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保山

撒满泥土芳香的乡村法庭

时间:2009-04-20 07:22:26  来源:保山日报网  作者:李秉琦

  这里没有漂亮的建筑,没有高高的法台,没有精美的桌椅,没有肃穆神秘的气氛,只有随手找来的几个矮凳和两张陈旧的竹篾桌用于放置“原告”、“被告”牌子。一切因陋就简,便宜行事。围观旁听的群众把篮子、锄头放在地上,有的安安静静席地而坐,有的怀抱小孩一动不动地站着。他们身上散发着劳作归来淡淡的汗味儿。不远处一条老水牛衔起几棵干稻草正悠闲地嚼着,几只破壳不久的小鸡儿裹着一身淡黄色的绒毛“唧唧喳喳”呼朋引伴欢快地跑来跑去。庄严的国徽悬挂在一棵小叶青树上,”昌宁法院——‘乡村法庭’现在开庭——”

小乌邦水源之争

  巍峨的大兰山下,依山傍水着一个秀美的村落,这就是卡斯龙潭山鼻子村,村里400多人世代在名叫“小乌邦”这块优质良田上,繁衍生息着。小乌邦田半接群山,山中云起雾开,远峰带云,流烟似雨;山下的村落炊烟袅袅,竹树掩映。村前的十里稻花如诗如画,微风过处,稻浪滚滚,摇风荡气。稻田中央,一汪清泉,清澈见底。在热辣辣的太阳下,倘若你掬几捧甜丝丝的水从井底汩汩涌出,顺着村民开挖的沟渠一路变成了白色游龙,沿途滋润着山鼻子、大木桥、石桥三个村400多亩良田沃野。
  2007年,石桥村一位杨姓老板与山鼻子村民小组长签订了一份合同,约定将“小乌邦水井”有偿转让给杨老板开发纯净水加工厂,使用权限为20年,转让费3000元。合同义务履行完毕,杨姓老板开始投资施工。就在杨老板引水施工时,却遭到了山鼻子200多村民的阻拦,施工被迫停止。纠纷发生后,杨老板一纸诉状告到乡村法庭,要求山鼻子村继续履行合同,并赔偿因此而造成的损失。这是一起涉及村民切身利益的案件,直接关乎基层农村的和谐稳定。
  2007年8月9日,乡村法庭的法官与卡斯党委、政府、村委会、人民调解员等一起沿着田间的机耕路、踏着一片蛙声,深入现场反复调研,并就地开庭审理。汗水淋湿了法官的制服,泥浆沾满了法官的裤腿。面对村民那期盼的眼神,为了秋的收获,为了春回大雁归,乡村法庭的法官们用自己的特殊方式默默地演绎和诠释着心中执着的理想和信念,演绎和诠释着法律人公平正义的永恒追求。“今天开庭,乡村干部都参加了,法庭经过庭前大量调解工作,双方表示同意调解处理。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涉及村民利益的,须提前村民会议讨论决定,否则协议无效,没有继续履行合同的理由,至于因施工停产而造成的损失,双方可以通过协商给予合理补偿”法院晓之以理,明之以法,喻之以义,悉心开导,耐心调解,终于促成了“和解协议”,杨老板当场领到了赔偿款9000元,双方解除了小乌邦水源转让合同,“水井”又回到了山鼻子村民的手中。断虹秋空下,山林放眉,放眼连绵山麓的稻花丰年景象,村民们露出了一张张灿烂的笑脸。

意外发生之后

  这是一座普通的农家院落,土基垒的墙,“人”字木架结构,椽头上是瓦屋面。要说有什么特别,就是院里长着一棵枝繁叶茂的紫藤,虬曲的藤枝缠满了墙头和门洞,藤枝高处零零星星地开着串串紫色的藤萝,像紫色的葡萄。紫藤花开,淡墨丽雅,姹紫嫣红,十分耐看。紫藤花期短暂,少则五六天,多则十多天。微风吹过,花瓣凋落,纷纷扬扬,似一场紫雨轻轻飘落于地。
  2008年10月8日,在广东打工的阿春和小芬俩因接到父亲病重的电话,急忙辞掉工作匆匆赶回了家。热心的阿春得知同村好友文兵家准备拆除老墙盖新房,村里好些年轻人都去了,他哪能把自个儿拉下。媳妇小芬劝他:“我们刚回来,爹爹又病着,阿文又没请你。我看就不要去了。”“他没有请,是他的事,既然我知道了,就该去帮忙才是,大家都是从小一起玩大的,人家拆墙建屋是一辈子的大事,我怎能坐视不管呢。”来到文兵家,阿春问他,为什么家里有活也不叫他,文兵有些不好意思:“人多呢,一下就拆完了,再说,你不是父亲正病着嘛。”“没关系,家里有我媳妇呢。”阿春边说着就抡起锄头加入到拆墙队伍中。天灰蒙蒙地正下着小雨。阿春心想“我来得迟,多做点”,其他人都避雨了,他还在加快速度拼命挖着,拆除的旧房年久失修,墙体有些倾斜,连续几天雨水溅泡,墙角疏松,可这一切,阿春全然不觉,只想尽快把活干完。“轰隆隆”整座墙体刹那间坍塌下来,迅雷之势让阿春猝不及防。得知丈夫出事的消息,阿芬惊慌失措赶到医院呼天抢地,悲痛欲绝。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多好的一个人呐!”村民们悲痛着摇头感叹惋惜。“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丈夫阿春去世的第三天,父亲承受不了丧子之痛,也随即撒手人寰。接二连三的打击,让25岁的小芬感到无比绝望。阿春出事后,文兵主动承担起了医疗费和丧葬费16369.50元。文兵家本来生活就很拮据,为了建房,已在信用社贷款几万元,意外的发生,让文兵家跌入万丈深渊陷入绝境。
  小芬认为自己丈夫是给文兵家帮工过程中遭到人身损害死亡的,文兵应该承担赔偿责任,文兵则认为自家拆房,左邻右舍都是自愿帮忙,自己又没有开工钱,不存在雇佣关系。小芬要求赔偿3万,要价太高,自己无力承担。经村社干部和双方亲戚协商调解未果,两家争执起来。无奈之下,小芬选择了对簿公堂,把文兵告到了乡村法庭。法庭受案后,没有急于开庭。考虑到双方家庭经济状况,乡村法庭决定作庭前调解,如果硬性判决,就会形成“一朝官司世代冤仇”。更何况即使判了,也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经过三番五次分别做工作,双方达成了赔偿协议,由被告文兵一次性兑付补偿10000元,做到了“不开庭事就了”。诚然,当事人打官司,实质上是为了“讨个说法”,自我维持秩序,达到心理平衡的过程。法院不能简单的流转司法程序,“公堂一言断胜负”,而是要看纠纷能否得到彻底解决。

一张小小司法便民服务卡

  “喂!李庭长吗?我是长山松林村民小组,我们这里发生了一场纠纷案件,你们能不能下来一趟?”“好好!我们明天一早就到现场给你们解决。”为方便群众,及时了解基层群众的纠纷信息,主动提供司法服务,乡村法庭把每个办案法官的手机号码、办公电话,服务承诺以及最高法院的“五个严禁”的规定制作成“司法便民服务卡”,发到乡村干部、村民组长、人民调解员、治保员以及有关案件当事人手中。只要遇到法律纠纷或者有关案件信息,就及时拨通法庭法官的电话。
  一滴水能见大海,半瓣花上诉真情。一张小小的司法便民服务卡折射出新时期人民法院民生司法,亲民、护民的工作作风,这是昌宁法院乡村法庭的一张闪亮“名片”。
  “法律是人类为公众利益所作实践中探索出的人类智慧最终结晶”。(塞缪尔·约翰逊语)昌宁法院乡村法庭以方便群众诉讼,方便案件审理为出发点,以“大调解”为载体,努力拓展司法职能,提出“审判三个延伸”,把法庭开到“田畔农家”,传播法制文明,展现了一种全新的理念和文化。“乡村法庭”带着大山甘露的清甜,带着泥土的芳香,载着广袤田野的希望,正走近你我,走进我们的生活。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休闲之都:让人发呆的地方
休闲之都:让人发呆的地
珠宝之都:璀璨夺目新“宝山”
珠宝之都:璀璨夺目新“
温泉之都:神汤奇水洗凝脂
温泉之都:神汤奇水洗凝
民族文化的别样风景
民族文化的别样风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