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樱花谷

时间:05-18 来源:保山日报

     其实多年前我就曾经去过樱花谷,那时那里刚刚开发,交通非常不便。我与同事都记不清走了多少路,奇怪的是居然不累,也许风景比任何地方都要美,也与任何地方都不同。我至今介绍别人去修身养性,都要说到樱花谷。
      没有出去走太久了,晚上做梦都想那样过上几天:关掉手机,远离电脑,带上一盒亲自做的饭,去一个偏僻但是风景很美的地方。那里最好有树林,可以让呼吸顺畅;最好还有温泉,因为爬山后走了很多的路,出了很多的汗后,就可以去温泉里泡一泡,保持素净的脸,素净的心情——那种地方,不就是樱花谷么?那天清晨醒来,电话铃就响了,是一个身在都市的朋友打来的,她跟我讲她的梦,梦境竟奇迹般的和我的相似。我淡淡地说,想实现这样的梦,在腾冲是很容易的事。在很多时候,我都会很庆幸自己是一个腾冲人,因为想实现一个美丽的梦都不会显得那么遥不可及。
      果然是如梦般再次走向樱花谷。当我们的车行驶在通往樱花谷的乡间弹石路上时,夜色已慢慢变得浓厚。在黑暗中说了许多话,笑了许多,路途变得轻松起来。心情的愉快让我们看到在车灯下奔跑的野兔都不忍心去追赶,任它顺着我们的车灯跑了好大一段,最后消失在茫茫的山林中。
      走下谷底的时候,夜更深了,人迹全无,没有月亮,除了手电筒的光开辟的一小圈亮色之外,周围全是一团浓重的黑,一层层包围过来。身在都市的朋友感慨:会连这些都觉得新鲜。在他们那里,最原始的黑暗已渐渐消失在城市辉煌的灯火中。
  在那样的黑暗中摸索了一阵,眼前出现了隐约的灯光和竹楼,听到了唰唰的水声。在跨进亮光的那一瞬,同时有一条银环蛇,静静地恒延在石阶上,以漫不经心的姿态与我们对恃了几分钟,又以漫不经心的姿态消失在路边的草丛。
      选择了40元一间的竹楼,刚好三间排在一起。我们三家人可以通过阳台互相穿梭,心与心不再有钢筋水泥的屏障。阳台和旁边的芭蕉树那般高,伸手便可摸到树叶上的水珠;我与朋友一步之遥,伸手便能接到她递过来的苹果……
      一伙人嘻嘻哈哈披着浴巾走向那个最大的温泉池子,时明时暗的灯光让水池形成神秘的光环。水面上弥漫着缕缕热气,水以最合适人体的温度拥抱了我们。全身心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水里开始绽放。好久没有清醒到那种程度,连落在水里的花瓣碰触到皮肤都会产生美妙的感觉。
      在竹楼一觉睡到天明,整夜,耳畔隐隐传来瀑布的声音,迷迷糊糊中觉得,自己就像栖息在树枝上的一只小鸟,窝很温暖,梦很甜蜜。
      阳光透过芭蕉叶照进小屋,镜中的自己,容貌滋润,定是得益于昨夜的夜浴。
  顶着稀疏的晨光漫步到池子,不知从什么地方,一下子冒出来了许多人,操着不同的地方口音,拍照的拍照,游泳的游泳,一个个容颜焕发。看来,他们是昨晚比我们更早住在竹楼的。昨夜天黑,都没有去看其它温泉池,有的天然形成,有的稍微做了人工处理,和地上的苔藓、树上的老藤、悬空的瀑布,浑然天成人间仙境。把耳朵竖起来听,好像能听到它们的交谈。
       我坐在水边的木凳上,吃一碗热气腾腾的粗面条,胃一点一点温和舒缓起来。放眼望去,波光荡漾,满眼葱绿。幸福和美好,有时候只停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