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哀牢国与哀牢王柳貌

发布时间: 2010-01-12 02:02:40

来源:保山日报网  阅读:

  公元69年(东汉永平十二年),在我国云南西南部,地域广袤辽阔,史称“东西三千里,南北四千六百里”的哀牢国国王柳貌“遣子率种人内属。其称邑王者七十七人,户五万一千八百九十,口五十五万三千七百一十一。西南去洛阳七千里,显宗以其地置哀牢、博南二县,割益州郡西部都尉所领六县,合为永昌郡。”(《后汉书》“西南夷列传”)永昌郡二十多万户,一百八十九万多人,在东汉的105个郡国中为第二大郡。BBB保山日报网
  哀牢“内属”和永昌郡的设置,是东汉政治上的一件重大事情,汉王朝在宫廷举行盛大庆典。东汉历史学家班固在他写的《东都赋》里记叙道:“绥哀牢,开永昌,春王三朝,会同汉京”,并且详细地描述了当时热烈隆重的情景。《后汉书》“西南夷列传”赞曰:“俾建永昌,同编亿兆。”意思是说,建立永昌郡,自此使这里的各族与全国亿万人民同为一体。因此,值得隆重庆贺。BBB保山日报网
  历史上的哀牢王国BBB保山日报网
  保山坝是哀牢王族的发祥地和都邑所在地。保山坝的东方有座哀牢山。根据历史遗迹和民间传说,这里有哀牢王的御花园,附近有哀牢夫人墓和哀牢寺旧址。BBB保山日报网
   哀牢部族是具有美丽神话故事的龙的传人。关于哀牢的起源,东汉杨终著述的《哀牢传》说,“哀牢夷者,其先有妇人名沙壹,居于(哀)牢山。尝捕鱼水中,触沉木若有感,因怀妊,十月,产子男十人。后沉木化为龙,出水上。沙壹忽闻龙语曰:若为我生子,今悉何在?九子见龙惊走,独小子不能去,背龙而坐,龙因舐之。其母鸟语,谓背为‘九’,谓坐为‘隆’,因名子曰‘九隆’。及后长大,诸兄以九隆能为父所舐而黠,遂共推以为王。后牢山下有一夫一妇,复生十女子,九隆兄弟皆娶以为妻,后渐相滋长。种人皆刻画其身,象龙文,衣皆著尾。”BBB保山日报网
  九隆为哀牢的首位国王,以后“代代相传,名号不可得而数,至于禁高,乃可记知。禁高死,子吸代;吸死,子建非代;建非死,子哀牢代;哀牢死,子桑藕代;桑藕死,子柳承代;柳承死,子柳貌代;柳貌死,子扈栗代。”(杨终:《哀牢传》)从禁高到扈栗共八代。云南民族史专家方国瑜先生认为:以25年为一代推算,禁高生于汉景帝之世。禁高之前至少缺五代之名号不可记知,疑九隆之世应在周郝王之时。这就是说,至少在公元前300年以前即距今2300年前哀牢就已经形成具有王权统治的社会,进入了奴隶制文明时代。哀牢国从九隆王开始至柳貌王“内属”,大致延续了四百多年时间。1964年以来,在哀牢国中心区域的今保山市出土了大量商代至西汉时期的青铜器,证明了方国瑜先生对哀牢历史阶段推算的可信性。BBB保山日报网
  哀牢国地域包括今云南保山、德宏、临沧、普洱、西双版纳等市、州,以及缅甸伊洛瓦底江中上游地带,其南至怒江下游两岸靠近入海地区。居住在这里的,“有穿胸、儋耳种”,“有闽濮、鸠僚、傈越、裸濮、身毒之民”,“其渠帅皆曰王”(《华阳国志》“南中志”)。“哀牢王出入射猎,骑马,金银鞍勒,加翠毛之饰”。(《太平御览》,引自《永昌记》)。BBB保山日报网
  史书记载云:哀牢“土地沃美,宜五谷、蚕桑”,“出铜、铁、铅、锡、金、银”,还有光珠、琥珀、水晶、翡翠、蚌珠、琉璃和轲虫、孔雀、犀、象、猩猩、貊兽等。哀牢人早已聚邑而居,从事农耕。此外,他们种桑养蚕,生产丝、绢、帛。还生产麻织品和毛织品。哀牢人用木棉(俗称攀枝花)织成“华柔如丝”、“洁白不受污”的桐华布,用苎麻织成“文如绫锦”的兰干细布,举世闻名。由此可见,哀牢的桑麻种植及纺织都已成为一种产业,并且具有相当的规模和很高的工艺水平。哀牢是中原内地自蜀通往掸、身毒的必经要道,有来自蜀、身毒的贾商,商业比较发达,并通过蜀贾商的贸易往来与中原保持着经济联系。BBB保山日报网
   保山市出土的500余件商代至西汉的作为生产工具、兵器、礼乐之器和生活器具的青铜器,以其悠久的历史、使用范围的广泛和特有的风韵见证了哀牢经济、政治和文化的辉煌。迄今为止,云南省出土的38件编钟,有15件来自保山市的昌宁、施甸。昌宁、腾冲出土的5件长方束腰铜盒为全国仅见。面无纹饰、腰有蹲蛙的无耳铜鼓也为保山独有。龙陵县出土的公元前十四世纪的铜器和铸范,说明这里是云南最早的铜冶炼地。BBB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