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法 > 现代书法

中国书法否定之否定

时间:2010-06-24  来源:保山日报网  作者:

  孙敏:张胜利老师,你是中国书法的实践者、书法家,又是站在书法理论的前沿、书法艺术评论家,对中国书法有着极深的体悟和感悟,你是如何看待中国书法艺术的?

  张胜利:习惯性的结论未必就是真理。因为习惯导致熟视无睹,甚至是错误的结论,也一致奉为真理从不怀疑。就像一片羽毛和同等重量的铁片从高处下落。人们习惯上总是认为铁片下落得快,伽利略给人上了生动的一课,纠正了人们的习惯,对中国书法而言,人们常说真草隶篆,其实只有草书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书法艺术,其佘的都不能算中国书法。

  孙敏:董老师,能做为魏碑书法的领军人物,沉浸书坛几十年,从书法经历和成就来说都有发言权,你是如何看待张老师这一观点的?

  董经斌:我认为这种提法就像久无定论的碑帖之争一样,有点偏激。过去曾有人说魏体书法是实用书法,是美术字,不叫艺术等提法如出一辙。而我认为魏体书法,不但是书法艺术而且是最高境界的艺术,康有为赞扬魏体书法有“十美”我就不再重复了。但它若与贴学结合起来,灵活应用,强与弱互补,遒劲与洒脱并存,不就成为更高境界的艺术了吗?如唐楷就注入了魏碑的宝贵基因,完全取缔是不公平、不公正、不公道的。

  张胜利:魏碑应该叫魏碑体,是“刀法笔用”的典范,有其约定俗成的特点,比如“内圆外方”,它的“提勾”、“弯钩”等用笔方法就不是一次性完成的,而是经过数次运笔方完成,可以说是“描”出来的,从书法是一门非重复性、不可逆性的艺术来说,篆书、隶书、魏碑、楷书等,都是披着书法的外衣,从事着非书法的“勾当”,“英雄欺世数千年”,艺术的种类很多,比如篆刻,他们自己就承认篆刻是一门工艺,但这并没有抹杀它的艺术性和价值。相反篆书、隶书、魏碑、楷书他们拒不承认自己属于工艺,这样不好,但无论如何怎么说它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书法艺术?充其量只能算是“适用书法”而已。

  孙敏:董老师你是如何看待这一提法的?

  董经斌:这种提法是不正确的。什么叫笔法,笔法不是任意画一下,就成的,它有提有按、有起有收等巧妙之处,“刀劈斧斫”即是其巧妙运用的杰出代表,但是,怎样体现其巧妙,没有多年的苦练、磨砺、铸淬、体悟,是很难达到心手双畅的。说是“描出来的”是没有真正掌握其巧妙而已。因此,就不能抹杀一切,说它不是艺术,难道随意描画也算是艺术的话,“随意撒尿”,“粪郎爬迹”那么也算是艺术了?比如实用字不叫艺术,然而它是我们祖先几千年经过努力实践,经过多少年的加工演变才成就出来的,而且直到现在凡是认汉字的人们都能认可,只有它才是近乎于“道”,是人们都认可而且遵循的“道”。像生命起源于草履虫直到现在能征服宇宙的人,难道人还能回到在履虫吗?这句话是针对“返朴归真”的偏激提法的。

  张胜利:书法和书法艺术不是一回事,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是“自然”,是书写者的精神应会,是生命的活化,流动的线条点化形成流动的音乐,创作具有不可重复性和不可逆性,是书家即时情绪和心态的表露,它的最高境界是心手双畅、天人合一的境界,描来描去怎么做到相忘?是一种纯技术而言,只要是技术经过学习,训练就能掌握,但是艺术就不是这样,正像我在“张胜利书法语录”里所说的那样:“笔成冢、纸成堆、墨成池,未能垂世者非不用功也,实则才情不足也。”技术和道相差很远。

  孙敏:董老师你以为呢?

  董经斌:中国书法艺术是以中国文字为基础的,它本身是点、画的组合,几千年经过演化最符合人们的审美要求,这是最美的造型。物有物的造型。天体有天体的造型,人有人的造型,书法有书法的造型,如果随意的乱写就失去了中国人的审美观念,有人提出提倡“原创书法”,难道一切都要重头再来?难道书法还要重新来个仓颉造字吗?人还要回到远古时代吗?如果生物回归到草履虫的模样,人再回到类人猿,成何体统?

  张胜利:不错,中国书法是一门古老的汉字书写艺术,是独特的视觉艺术,草书的出现是当时人们对什么是书法艺术和汉字书写速度的一种反思,石鼓文、钟鼎文等是装饰性极浓的文字,中国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是“天趣”,理应见不到技巧上的斧凿痕迹,“风行水上,自然成文”,凡是有痕迹者有做作者就是装饰性,就是工艺、就是造作艺术,就不是心之画。

  孙敏:你认为呢?董老师?

  董经斌:凡是艺术含量较高的东西才是真正的最具审美价值的,才是真正的艺术品。“玉不琢不成器,树不修不成材”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如:大楼没有装饰的话就如同砖垛灰堆,如果那也叫艺术品的话?还有必要去花钱找巧匠来装修吗?跟类人猿一样还去住山洞草窝吧,这样下去哪里还有美可言?哪里还有艺术可说?但话又说回来,草书有草书的艺术性,正书有正书的艺术性,如果完全否认其艺术性,取缔正书,那是极端,是要破坏生态平衡的,将会受到大自然的惩罚的。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达到真正的和谐统一,中国书法艺术才能永远放射出绚丽多彩、无限灿烂之光辉。

  张胜利:董老师说的很好,楷书、隶书、篆书就是程式化、装饰化的艺术,只有草书才是真正艺术上的中国书法艺术。

  孙敏:谢谢!董老师、张老师!有机会我们再聊。

据新华社

网络编辑:蒋建国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艺术:行走在书法经典的大道上
艺术:行走在书法经典的
推荐新闻
·中国书法否定之否定
·中国书法书写西班牙词语
·艺术:行走在书法经典的大道上
·中国书法的“比德”审美观念
·中国书法时空观
评论热点
·中国书法否定之否定
·毕竟西湖六月中 书法不与古时同
·中国书法书写西班牙词语
·艺术:行走在书法经典的大道上
·中国书法的“比德”审美观念
·老人用树根藤条“写”书法
·张坤山:从运动健将到书法名家
·中国书法时空观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