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观景

腾冲生态游:走过薄刀岭峡谷

时间:07-26 来源:保山日报网 阅读:113

  因为从未走过薄刀岭峡谷,所以,我们对薄刀岭峡谷充满向往。于是,我们走一走薄刀岭峡谷。kkk保山日报网
  走过薄刀岭峡谷,我们深深理解腾冲的坝子真小。大盈江从和顺流下,一路各有几个小坝子,一个比一个更小,小得令人惊叹。一开始见到的还有近百亩,最后是不是有十亩都值得怀疑。不过,坝子再小,也得有沟渠灌溉,于是,随处见有沟渠,只是农人现在没放水进沟,让干沟成路,干渡槽成桥。渡槽本是渡水之物,当作桥来渡人也算得是一物两用。我们纷纷把自己当作水被渡槽渡过,把自己当水由沟渠流过,于是,在干渴的田野上,我们都是水了。kkk保山日报网
  走过薄刀岭峡谷,真的会感叹天长地久。时光悄然流逝,逝者真的如水。来前在地图上看了一看,以为只个把小时就能穿过,却不知道从北走到南,穿过她,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就不在了。我们遗失的时间,不知道是遗失在嶙峋的石海里,还是遗失在九曲回肠般的江湾里,或者是遗失在险峻的江湾崖顶,或者是遗失在香果林里的藤条之中……kkk保山日报网
  走过薄刀岭峡谷,真的会感叹相逢是缘。哪怕是初次碰上,哪怕是永不会再遇到,就算偶然同行,一时间也都成亲人。路途崎岖,却又时常无路,历经千难万险,怎能不携手并肩,情同手足——于是,牵手何必是相恋,想拥何必是暧昧。林中的鸟,就是大家的邻居;绕藤飞纵的松鼠,就是大家的亲戚。偶遇的山羊,穿过树丛跑往大家的前面,似乎要想帮我们一大家子清点一下人数。看来,山羊不曾想到突然会有这么一干客人,于是便要有一点“人来疯”的欣喜。kkk保山日报网
  走过薄刀岭峡谷,真的会感叹薄刀岭真如其名。岭边如刀劈过,如斧削过;岭身笔直,真如一把对天炫耀刀锋的薄刀。也许站在薄刀岭的角度,天空应该就是一块蓝色的大砧板了,只是不知道能用这把大薄刀的师傅是谁。薄刀的一头,顶得大盈江反转出一个湾子,让她转个湾后再转而顺刀而流,成为大盈江上第一湾。也曾见过一些江河,但从不曾想江河竟有如此急湾,在百米之内弯得进出几乎同向。于是有人感叹:“差不多转三百六十度的弯了!”也真只是有水,才能这样绕着如此弯的弯子奔向远方。kkk保山日报网
  走过薄刀岭峡谷,才会知道只离腾冲城这么一点点路,就在和顺的水流出口之下,竟然有如此峡谷。几分钟前还在城市大道,几分钟后就可置身于人迹罕至的地方。草药遍布,大家不忍心采走一把;藤条乱缠,大家舍不得弄断一根。毕竟我们没有带来什么,我们也更不该带走什么。这个离城市最近的峡谷,其原始风貌如此爱人,却不知道能被人们爱护到哪天。也许下回来,原始风貌已经不在,但能爱护一天算一天;毕竟我们曾经爱护过,毕竟我们曾经领略过。让活着的细藤缠绕自己一下,于是,酷哥更酷;让活着的草药用药香清洗一下我们的鼻孔,于是,靓妹更靓。充分享受生态,我们就会记得也曾经生态过一回。kkk保山日报网
  走过薄刀岭峡谷,我们才知道薄刀岭的另一端外竟然是另一番风景。这是一个世外桃园,这是一个人杰地灵之地。腾冲明清六进士之一的江进士就出生在这个名叫镇夷关的小村。拜访江进士故居,“文魁”匾额赫然入目,置身其故居,自然可领会一番“江青天”(江进士在外省当官被民众尊为“江青天”)的精神。村外的“镇夷关古桥”岌岌可危——也正因岌岌可危,文物的价值越发可贵。kkk保山日报网
  走过薄刀岭峡谷,只觉得我们思想受到过一次洗礼,精神发生过一次升华。kkk保山日报网
  薄刀岭峡谷,我们的世外桃园;薄刀岭峡谷,我们的梦中仙境;薄刀岭峡谷,永远不说再见的朋友;薄刀岭峡谷,一个走过一次马上就想走第二次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