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林莽的交响变奏

时间:01-19 来源:保山日报网 阅读:67

  1.森林学启蒙与对水的感恩hhh保山日报网
  高黎贡山森林中的那个天然温泉叫澡塘河,离隆阳区芒宽境内的白花岭不远,四十多分钟顶多一个钟头就能走到。我们就那样出发了,两手空空,像是去作一次短暂的餐前散步,最终那竟成了一次事先没有预告的森林学启蒙,一次被我叫做“对水感恩”的现场教学。hhh保山日报网
  在山里穿行的小路几乎未经任何人工开凿,有时平缓有时陡峭,有时藏于密林有时挂在悬崖——真正的山路大概永远如此。说不清那到底是野兽出没的小径,还是护林人双脚踏出的便道,反正好多路段只是沿陡峭山崖顺势踩出的一段斜坡,走上去一脚高一脚低,歪斜的身子好像永远都无法站稳。但那条小路给予我的,远胜于走在某条城市大道或闹市陋巷的枯燥乏味。那条小路是温润的,有着清新的湿热微凉的呵护。太阳偏西,路两边的森林丛莽里,光影闪烁变幻不定,深深浅浅浓浓淡淡都在转瞬之间。斜射的夕阳小试身手,便在林间涂抹出令人炫目的斑斓与妩媚。薄雾在林间无声地飘移游走,轻盈得如同侧身行吟的隐士,飘逸的长袍总让我想起那些到人间寻访的高僧大德。偶尔会有一团云雾像一方方温湿的手巾那样,从我脸上悄然拂过。很远我就听到了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水声,仿佛近在咫尺,但直到那段暮霭冉冉云雾飘动的旅途走到最后,我们才看到了山里的第一道溪流与瀑布。事后一想,艾怀森看似无意的安排,引我们看到的,恰恰是高黎贡大城各种形态的水:雾霭,云彩,露滴,泉眼,溪流,瀑布,温泉和江河。hhh保山日报网
  事情是从我的一个提问开始的:高黎贡山里有水库有灌渠吗?艾怀森说没有。我有些诧异:“高黎贡大城”怎么能没有水源呢?当今世界,水已成了城市发展的最大制约。一座没有完善的水源设施的城市注定不可能长久,一座没有水流滋润的大山肯定也会枯燥乏味。直到听了艾怀森不紧不慢地的一番解释,我才恍然大悟——hhh保山日报网
  冬日积雪的高黎贡山,不仅挡住了来自南亚的雨云,让它化作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山溪河沟,喂养着东麓的怒江西麓的龙川江,也用它绵绵不绝的涓涓细流清澈浪花,滋润着“大城”里成千上万种生命。这我相信,但那些溪流江河源源不断的水都存贮在哪里?不仅那天,甚至后来我在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的多次漫游,都从没见过一个像样的湖泊和水库。艾怀森说,高黎贡山有的,是一个自然天成的庞大水系,无边无际的森林,森林里的每棵大树每株小草,从根系到每团松软的泥土,从枝叶到每片树叶的叶脉,都是一个小小的蓄水池。正是千千万万个那样的“蓄水池”,构成了整个高黎贡山庞大的水系——是它们拦截了雨雪涵养着水分,整个高黎贡山地区才不至于暴雨暴晴,也因为它们,整个高蘩贡山的水才能得到天然净化,让整个保护区长久地保持着温润。那样的水源充沛清洁。我们的眼睛能看到的,裸露于地表的各种形态的水,从露滴、云雾、小溪、水塘、温泉、热海到整个高黎贡山所有的大江小河,都不过是那个庞大隐秘、精致完善的水系的地上部分。设立保护区前,某些靠近村庄的森林因过度砍伐遭到破坏,有些地方的水开始变得浑浊,泥石流也时有发生。一旦森林被毁整个高黎贡山水系就将遭到致命破坏。设立保护区后,那些地方的水系已经或正在得到恢复。如果不是这样,我们怎么可能去泡温泉呢?一个浑水塘,即便是温泉,也会让人万分扫兴!等会儿看看你就会知道,那个天然温泉的水清澈透明,简直干净得让你不忍心下去。hhh保山日报网
  如此看来,那个走向温泉的傍晚,当我靠近高黎贡山的某片森林时,靠近的其实是耸立在我头顶的巨大“水库”;当我在莽莽森林中穿行时,其实是在以绿叶形态存在的水底穿行;而当我听到枝叶摇动林涛阵阵时,我听到的其实是高黎贡山的水对我的谆谆教诲。山与水与林莽的合力演出,犹如一部大气磅礴变幻万千的交响乐,让我看到了山中流水的各种奇异的形态:万般湍急的流水,狂泻而下的瀑布和宁静如镜的温泉,一一都是森林之水的化身。大山和森林中的水以其百变之身告诉我们的,是人类必须以生命和时间代价去体味的生存准则和道德法规。那时我才懂得,就像人是有生命有感知的一样,水也是有生命有感知的。真要读懂水,与水心灵相通,并不是一个无需学习的过程。而人类如果不能与水和谐相处心灵相通,反倒污染水糟蹋水,迟早将受到水的惩罚。想到那里,我真想对西方的感恩节稍加改造,为其注入崭新的内容,让它成为变成我们自己的节日:每到那天,我们都要对大地行礼对森林鞠躬:感大地之恩,感森林之恩,感水之恩,一句话,感大自然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