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林莽的交响变奏

时间:2011-01-19 10:12:37 来源:保山日报网 阅读:67

zzz保山日报网
  2.峡谷里的“小桥流水”zzz保山日报网
  仿佛一个印证,那道突然涌到脚下的山涧白浪如雪喧响如雷,正正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正踌躇怎么过去,就见一座简易便桥安然横搭其间,桥身离深涧水面虽说有好几米高,却因浪花飞溅水雾弥漫早被浸润得通体透湿,想来走上去如同脚踏波涛,跨越之壮中势必伴有凌空之险。脚下呼啸而去的水声引来满谷回音,仿佛那道山溪正在整个峡谷的每道沟壑里威武行进。zzz保山日报网
  说那是桥真有些夸张,几棵青木冈 木枝杈顺手往那里一搭,既有了通行之便,又成了一道别致的风景。到底是哪一位精明的山民行经这里,或保护区细心的巡山人偶尔路过,面对流水哗哗,随手捡起断落的大树枝杈,率性地搭成了这座小桥?尔后他便轻捷如猿地飞身走过,用一曲山歌唱彻山谷,处子般的行云从此便纷纷驻足聆听。桥身上,茸茸的青苔如时光层层叠叠的堆积,任后来的行人似乎再也无法踏破那种原始的苍茫喧腾的宁静。轮到我试探着走过时,脚下溜滑的树棵颤颤巍巍,每一步都有惊心动魄的美丽劫后余生的庆幸,再也顾不得稍一失足,身心都会在刹那间没入溪流喧嚣而去,永世无回……zzz保山日报网
  无名的造桥者为何宁可把过桥的危险留给自己,也不愿在那里造一座牢固些安全些的桥?以几乎无所不能的现代工程手段,在那里建一座像模像样坚固耐用的桥无非举手之劳。城里人早已习惯为了自己的方便,动辄大兴土木,而无限度地追求奢侈豪华,难道真是“现代化”的含义?那座小桥倒让我初尝到了“保护”一词的含义,也明白了“简朴生活”一语的真谛:人,即便要对大自然施行某种必要的改造,也要与原生的生态景观融合协调,尽可能不把更多人类的痕迹强加给山林原野。任何时候,为大地添加的一木一石,都要让它如同从地上自然生长出来,既不能毁了山水的原貌,又能在其功用一朝丧失时,能由大自然自己“消化”。zzz保山日报网
  或以为那样太粗糙太简陋,不美?其实美不美要看怎么看。要说“美”,流水上一座那样的小桥,才堪称真正的“小桥流水”。盆景式的 “小桥流水”一朝从古雅的唐诗宋词里跳落这边关山野,便以颠覆性的姿态一改其旧时容颜,有了生机勃发的豪壮。那道高黎贡山深处的“小桥流水”,既远离了绮丽江南的柔媚山水,也不复是与“枯藤老树昏鸦”为伴的“小桥流水人家”。没有斜卷熏风的褪色酒幌,也没有倒骑牛背的暮归牧童,有的只是群山巍巍林木森森,虽说到底粗野率性了些,谁又能说那不是一处真正的“小桥流水”?历经几千年的文化附着,“小桥流水”早已成了我们民族一个风雅的文化意象,尽管有文人雅士的流连与称颂,却又常常流露出病态的伤感纤细的柔软。高黎贡山野里的小桥流水,不啻为真正的“小”桥“流”水:日日夜夜分分秒秒,水是真地在流、在涌、在奔行,尽管没有“曲水流殇”式的优雅怡红院式的缠绵,也决不是如今江南水乡名镇那种凝滞得发绿发黑发臭的水,更不是那些徒有江河溪涧的形态,却不会流动缺乏生机没有响动的水。那段呈显出另类形态的生机勃勃的山溪,巨大的落差和逼仄的河床给予我的,是献身的豪迈付出的喜悦。巨大森黑的山石一个紧挨一个,溪流被分隔成千万道细流,或在岩石与岩石间奔突穿行,或平滑地漫过森黑的巨石,在巨幅黑锦上绣出一幅雪白的图案。石头被水冲击着叽里咕噜滚动滑落的声音依稀可闻。那样粗野而又生机勃勃的溪流,看一会儿听一会儿,就让人血脉贲张满心激动,充满豪壮的想像前行的冲动,绝不会无端地引发那种江南式的伤感。zzz保山日报网
  峡谷里的那座小桥更是真正的“小”,小到无法让现代的梁祝宝黛手牵手式的悱恻恋情并排而行,倒只能容人一前一后小心翼翼地通过。在一切都讲究高讲究大讲究豪华的当今,一座简单到只用两三根树棵子搭成的桥,它所昭示的那种简单朴实却情致优雅的生活,至此便成了一个寓言。都市里的桥建得再好也难免生硬冰凉,哪会有如此粗率的精致富有情味的简捷?树棵子上厚厚的青苔,让人以为是特意用鲜绿的平绒缠裹过,其实倒只是大自然的随意之作。中间粗些的那一棵,尽管因过路人多落脚于它,厚厚青苔早被踩成薄薄的一片,有些溜滑发黑,却成了对生命的磨砺对勇气的测试。人与那样的小桥流水之间,实现的是彻底的互动——到此我想告诉你,我想说的真不止是峡谷里那个“小桥流水”,不止是那个“小”桥“流”水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