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濮满”余脉

发布时间: 2012-01-17 09:00:07

来源:保山日报网  阅读:

  本刊从2012年开始,将陆续推出“保山·最美的村落”栏目,以向读者展示保山隐藏在大山深处鲜为人知的美丽村庄的绰约风姿和迷人的人文风情。aaa保山日报网

——本刊编辑aaa保山日报网

濮满人最崇拜的“山神”——瓦渡阎王山
  滇西丝绸古道沿着崇山峻岭向西延伸的途中,突然进入一个富饶美丽的天然盆地。这个盆地数千年以前因四周山水的流淌而囤积成一个美丽的湖泊。湖岸生活着一个以濮人为主的民族,他们沿湖耕种渔猎,世代生息,在古代曾形成一个国家,叫哀牢国。哀牢国里有许多民族,其主体民族叫濮人,濮人又叫濮曼、濮满、蒲人、本人、本地人(有些史料里又将其称为濮蛮),早在东汉时期户口就达六万多户,土地跨越“东西三千里,南北四千六百里”,范围涉及到今天的西双版纳、德宏、临沧等地。这个结论已经被地方史专家们考证证实。隆阳区原博物馆馆长徐鸿芹女士在其所著的《永昌钩沉》一书里说道:“濮满人是古哀牢文化的直接传承民族。濮即哀牢,哀牢即濮。哀牢国是哀牢濮人汉晋时代建立在西南边疆的神秘方国。”aaa保山日报网
  既然我们的生长地属哀牢国,哀牢人又创造出一部辉煌灿烂的“哀牢文化史”。那我们的祖先“濮满人”又到哪里去了呢?aaa保山日报网
  “哀牢”对我们来说,就像影子一样显得遥不可及。但哀劳文化的血液却持久地流淌在我们这片可爱又富饶的土地上。最近几年来,因职业的原因,我一直随我的同事们沿着滇西古道,或坠入纵深河谷中,或攀越在峰峦叠障的险峰峭壁间,或钻入荒无人烟、古木参天的密林深处,或走在叠满沧桑岁月的古驿道上,在那袅袅炊烟的山寨里,在那缭绕着动人情怀的山歌声里,在那潺潺流水的峡谷深处……不断地寻找着祖先哀牢“濮满人”的足迹。每当深夜在那密林深处的悬崖下与守山人和牧羊人靠在火塘边昏睡时,我的灵魂不时地穿过时光的隧道与另一类没曾谋过面的人物在另一个世界对接着。我在呼唤着:我的濮满人啊,你在哪里?aaa保山日报网
  在艰难的行走中,我所碰到的村民,除了少数佤族、布朗族、彝族、满族、德昂族之外(据专家考证,其实这几个民族其中就包含着濮满人的后裔在里面),都说自己是汉族。濮满人犹如遁入茫茫人海的云烟,已经杳无踪迹。据徐鸿芹女士说:根据调查,保山市隆阳区现有濮满人约700多户,3000多人,主要居住在辛街、西邑、瓦房、杨柳、水寨、丙麻、金鸡、汉庄、汶上、蒲缥、瓦渡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