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艺副刊

灰喜鹊

时间:2014-01-22 10:48:02  来源:人民网  作者:李丹崖

  灰喜鹊站在故乡的土墙上,日色偏西,冬日的乡村,树木寥落,鸡栖于埘,牛羊下来,一切,都逃不过灰喜鹊的眼睛。

  蜗居城市,好久没见过灰喜鹊,前几日驱车返乡,远远地,看到田野的上空成队飞着一大片灰喜鹊,远远地,落在乡野里,如霜后,没有收干净的红薯叶。

  傍晚的雾气轻纱一样罩在村庄的上围,灰喜鹊在轻纱里穿梭,落在地上,我随即下车,拿出单反相机,趁着傍晚的景象拍了几张灰喜鹊图,放在空间里,许多网友惊呼:太久没见过灰喜鹊了。不知道是他们遗忘了灰喜鹊,还是灰喜鹊把他们遗忘。

  城市和乡村在搞着拉锯战,锯齿伤的是诸如灰喜鹊一样的乡村精灵,建筑可以改变,人往高处走,高树换成了草坪,谁曾为灰喜鹊考虑过居所?

  真是枉费了喜鹊的“喜”字!灰喜鹊在给人报喜,而人们却在不断给灰喜鹊报忧。

  想起灰喜鹊,心里就格外明朗。记起范成大的一句诗:“晴色先从喜鹊知,斜阳一抹照天西。”世人皆喜晴朗,认为喜鹊是昭示晴朗的使者,它一出现,第二日便要放晴了,后来,读到《禽经》,方知,其实喜鹊的不同叫声,寓意不同的天气:“仰鸣则阴,俯鸣则雨,人闻其声则喜。”真有意思,真是好兆头。

  灰喜鹊报喜,却未必真的有喜事临门。欢喜由心,看一本书,逛一条路,约一个人,兴味所至,挥毫写一幅丹青,也可以画灰喜鹊,只用水墨,梅花上必有喜鹊,寓意“喜上眉梢”。

  在故乡的乌桕树上,看到一只刚成年的灰喜鹊,嘴巴还有淡淡的鹅黄色,阳光下啁啾地叫着,与老去斑驳的乌桕树组成一幅国画。若会剪纸,剪出来一幅“喜鹊登枝”也好,挂在窗棂上,窗外有雪,窗上一团火红,内心无比温热。

  安徽人对灰喜鹊应该是有感情的,安徽的省鸟就是灰喜鹊。在亳州,人们喜欢把灰喜鹊称为“灰毛点子”,又是国画中的意境,喜鹊飞得高,毛色发灰,远远地看,不就是一点又一点吗?记得有人把喜鹊称为“村庄的标点”,那么,整个村庄就应该是一篇散文了,在冬季,铺开来看,最入心。

  我还是喜欢把灰喜鹊看成是村庄的闲笔,冬日,村庄里的农人是最悠闲的,在太阳底下晒暖,在墙根处唠嗑,嗑着自制的南瓜子,满口生香,喜感就从舌尖蔓延到心底了。

  心里装着一只灰喜鹊过冬,面颊上飘满融融春意。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吴松等到施甸走访慰问困难群众和困难职工
吴松等到施甸走访慰问
带你玩玩特色岛
带你玩玩特色岛
《咱们结婚吧》:献给后青春族群的纯喜剧
《咱们结婚吧》:献给后
夜抢“奔驰女”13万 钱到手了劫匪哭了
夜抢“奔驰女”13万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