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艺副刊

村旁的纪念碑

时间:2014-01-22 10:49:47  来源:人民网  作者:林长祥

  纪念碑自往昔岁月走来,自老人们那刻骨铭心的记忆中走来,在那个血色黄昏驻足,在村头的路旁驻足,尽管歇脚在这里,依然那么要求自己,默默无语,不惊扰了村里,还遵守着当年的纪律。

  “记得那年俺还没有方桌高……”

  春天的清明里老父亲会长叹口气,让心中的记忆慢慢清晰起来。那支队伍一二十人的样子,像是走了一夜,身上挂满了严霜。有个小战士腿走瘸了,一拐一拐的,跑掉了的鞋底用麻绳和鞋面儿绑着,他们径直走到当时的村长胡守诚家。“胡守诚拿了口袋挨家敛了窝头给他们吃,给乡亲们铜子儿,乡亲们都不要。那个瘸了腿的小战士吃得特别香,俺忍不住摸了摸他的枪,他的枪很冷,他的笑容很孩子气很暖和……”

  太阳下山的时候,日本人的飞机来了,擦着树梢飞,在西边飞了个来回,一翻翅儿就飞回去了,一眨眼的工夫日军的骑兵和步兵黑压压的一大片,像西北的恶暴天气卷着燕子蜂拥而来。先是一声“汉阳造”,就像秋天野地豆荚的炸裂声,接着狂风暴雨般的枪炮轰鸣,持续了好久,然后归于沉寂,那天黄昏的风里充满了血腥味。

  “他们原本能退回来,可他们怕把敌人引进来,要了全村老少的命,可惜了!那些人……”于是那些人不再远行,留在了小村旁,清明时他们的坟头会有崭新的坟头纸和坟前的供品,老百姓只能用这种方式记住有恩的人。

  纪念碑在村头的树林里,又靠着出村的路,自然成了大伙儿聚会的地方,仿佛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那样。割麦倒茬,也正是土地重新调整的时候,纪念碑前天天有村干部和群众在这里论事儿。有时调整土地出了问题,村干部的解释大伙儿又不理解和信服,村干部脑门儿上青筋跳起老高,把量地的卷尺摔在地上,摔在纪念碑前:“当着革命烈士前辈的面,我如果自私自利多占一点儿地,多得一点儿便宜,俺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于是一段沉默后,会有德高望重的老人拾起卷尺重新塞到他手里,拍拍他的肩——好自为之,也仿佛代表了纪念碑的心情。其实就那么些地,仨猫瞪着六只眼能有怎样的私密呢,不过是人心的问题罢了。割倒茬后,天气热了,背搭缰绳的耕牛,跟随荷锄拿镰的乡亲匆匆走过纪念碑。家里的孩子有些顾不上,放学早了,就在纪念碑前的树荫里等着父母回来,大点的孩子坐在台阶上写着作业,有刚上学的孩子指认着碑文……

  北雁南飞的时候,纪念碑的林子树叶金黄,落在纪念碑的台阶上。果园里已硕果累累,有挂满鲜红苹果的枝丫从篱笆里伸出来,递给纪念碑,纪念碑似一位守望者,以秋风轻托着果枝,抖落下晶莹的露珠,为今年的收成高兴。村里有考上大学的孩子将远行,父母长辈相送,路过纪念碑停步,长辈会把孩子领到纪念碑前,轻轻说:俺家孩儿长大考学要走了,希望您们护佑着孩子顺顺利利,能够进步成才,好报效咱国家,也不辜负了老兄弟们流血舍命的心啊。来孩子,给爷爷们鞠躬。恭恭敬敬三个躬,转身离去,迎着秋日的灿烂阳光,和满坡金黄无垠的庄稼,孩子走出很远,纪念碑依然翘首遥望。

  冬天的日子,纪念碑披一身洁白的雪,幽静安详。有麻雀弹落枝头的雪落在纪念碑上,歪着小脑袋啄着碑文,或又飞落在台阶上,印着小巧的“个”字,落雪在阳光下闪着绚丽的银辉。透过林子可以看见村子青堂瓦舍的模样,更可以看见今年村里又盖起了不少的新房。闲下来的庄户人家终于有了时间穿上新衣,相偎着骑摩托车驶过纪念碑旁,去办事情或走亲戚。

  冬日深了,年关也就来了,在外打工的回来了,求学的回来了,人们欢天喜地赶年集,进出着村子忙着自己的事情,纪念碑此刻显得有些孤寂。当团圆幸福似刚蒸出的年糕味美甜香,除夕的夕阳化作蓦然回首的目光,“孩儿嘞——,家来吃饭嘞——”谁家的母亲喊孩子那样温暖悠长,走,咱回家。

  纪念碑在乡村暖暖的余晖中,看着我泪水盈眶……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吴松等到施甸走访慰问困难群众和困难职工
吴松等到施甸走访慰问
带你玩玩特色岛
带你玩玩特色岛
《咱们结婚吧》:献给后青春族群的纯喜剧
《咱们结婚吧》:献给后
夜抢“奔驰女”13万 钱到手了劫匪哭了
夜抢“奔驰女”13万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