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保山 > 保山史话

明代腾冲军屯的历史见证

时间:2015-04-27  来源:保山日报  作者:张月和

  2012年5月,笔者在固东镇甸苴社区张家寨发现了一份纸质发黄的手抄帖文,拍照后在电脑上反复辨识,发现帖文与《甸苴屯军余牧场案判决碑》说的是同一件史事,而碑文的部分字句显然存在误读。2014年底,笔者与县博物馆彭文位先生一起前往甸苴荥阳社区郑氏宗祠考证古碑,却因古碑被一大堆砖头遮蔽而无法看到。2015年4月20日,笔者再次驱车前往甸苴郑氏宗祠,重新对碑文进行逐字逐句的解读。

  现将《甸苴屯军余牧场案判决碑》及《甸苴屯军余牧场案判决帖文》照录于后,并简要进行分析。

  一、甸苴屯军余牧场案判决碑、判决帖文

  此前看到的几篇古碑解读文章,首先遗漏的具有统摄全文的关键性标题“察院明文”,这四个大字位于碑文正上方,突出了此案为按察司终审的特殊地位。还有“帖文”被误读为“贴文”,“诬捏”被误读为“诬埋”,“躧平”被误读为“踏平”等。

  1、《甸苴屯军余牧场案判决碑》

  察院明文永昌军民府腾越州为豪恶捏诬事,万历八年五月初五日奉本府帖文,本年闰四月二十日蒙钦差、整饬金腾兵备、云南按察司副使胡案验,蒙巡按云南监察御史刘批,据本道呈详,犯人段应高、黄如明俱依拟仍重责三十大板,號示一月,以为盗种在官草场、盗埋官山之并诬捏告状之戒。如明妻塚姑免移,但止许此壹塚,立石为界,以后不许再葬。如违,许诸人执词告究。其草场立碑遍示,永远再不许奸徒开种。取实收缴,备案行府,仰明奉此。

  又奉云南按察司分巡金沧带管分守道佥事胡批,据本州申奉前词,既经按院批结,免问缴,奉此勒碑。仰告人郑受一、张受一等照依今断:甸苴草场东至大江,南至黑箐,西至文仲清石头山,北至郑受一等官田营寨。内有饮水睡、卧二塘仍归受一本屯军余永远牧放。其段应高等开犁荒地悉令躧平,不许布种。如明先葬妻,姑免移,以后不许再葬。敢有仍前不遵侵占者,许诸人陈告以凭,从重究治,决不轻恕。

  2、《甸苴屯军余牧场案判决帖文》

  帖文文字没有碑文简洁,其叙述内容却更为具体。全文如下:

  永昌军民府腾越州为豪恶捏诬事万历八年五月初五日奉本府帖文,本年闰四月二十日蒙钦差、整饬金腾兵备、云南按察司副使胡案验,蒙巡按云南监察御使刘批,据本道呈详,犯人段应高等招由,蒙批:段应高、黄如明俱依拟仍各重责叁十大板,号示一月,以为盗种在官草场,盗埋官地,并诬捏告状之戒。黄如明妻冢姑免移,但止许此一塚,立石为界,以后不许再葬。如违,许诸人执词告究。其草场立碑遍示,永远不许奸徒开种,取实收缴。蒙此抄招备案,仰府蒙此合就发落。为此,除抄招前来外帖,仰本州当该官吏照依验帖文内事理,即将发去问完犯人段应高、黄如明、郑祺、张受一六,严伏一、唐兴一,朱五、张黑厮、郑受一名下告纸银各二钱,段思明名下民纸银一钱,段应高赎罪徒二银二两四分,黄如明钱银五分二厘五毫照数追完,差人解府额解。其段应高等开种山地,该州严谕悉合躧平,仍归郑受一本屯军余永远牧放牛马,黄如明葬妻,今葬一冢,姑免迁移,照依禁步为莹,此外不得再葬,立碑草场遍示,奸徒俱不得侵占开种,未到郑之属并有罪,段应伦等姑以原未仰种免提究。仍将段应高、黄如明遵照批详,各重责叁拾大板,枷号示众一月满放,以为违种盗葬在官草场并诬捏告状之戒,如再姑违,该屯军余执词告究,俱毋违错未便,奉此。

  又奉云南按察司分巡金沧带管分府金沧道佥事胡批,据本州申奉,云南布政使司分守洱海带管金沧道右参议骆批,据腾冲卫军段应高、黄如明告,为望天活命事,奉批:“仰腾越州查报!”

  依奉遵将问过犯人段应高等招由备申照详,去后奉批前词,既经按察使批结,免问缴,奉此勒碑,永远遵守外,合就给帖。为此帖仰各告遵照备奉,案帖内事理悉照今断:

  甸苴屯东至大江,南至黑箐,西至石头山,北至郑受一等官田营寨。内有牛马饮水睡、卧二塘,大坝团山官地仍归郑受一、张受一等本屯军余永远牧放牛马。其段应高等开犁官地悉令躧平,不许布种。黄如明许今葬一冢,姑免迁移,照依禁步为莹,此外不得再葬。倘段应高、黄如明及奸徒人等敢有不遵,仍前侵占、开犁布种者,许各指名陈告以凭,从重究治,决不轻恕。

  二、碑文、帖文透视出的明朝腾冲军屯的发展状况

  综合碑文、贴文进行分析,早在元朝时期,腾冲屯田就已初具规模,《元史》记载:“云南行省所辖军民屯田一十二处”,“永昌、腾冲二府军民屯田共二万二千一百五双”。一双为五亩,折合亩积为十一万零伍佰贰拾伍亩。

  明朝初年,腾冲屯田进一步发展,据《明实录·明英宗实录》记载:“正统三年八月乙丑(八月十三日,公元1438年9月2日),云南总兵官、黔国公沐晟奏:‘麓川贼思任发遣部属杀瓦甸、顺江、江东等处军余殆尽。’上敕晟等曰:‘朕以贼势日甚,累敕尔等筹画剿捕,乃玩寇养患至于如此。敕至,尔等宜恪遵前敕,相机行事,务出万全,一举而殄灭之!’”从中可知腾冲在正统三年以前即有军屯及军余的存在。文中的瓦甸,位于今腾冲县界头镇永安,顺江、江东,位于今腾冲县固东镇。其中,顺江与位于“甸苴屯”西北,江东位于甸苴屯以东。

  自从正统十年(1445)腾冲军民指挥使司成立以后,腾冲军屯得到了大力发展。腾冲军民指挥使司下辖腾冲所及左所、右所、中所、前所、后所,共六所,并大兴筑城、屯田。《明实录·明英宗实录》记载,正统十一年(1446)八月,广南卫强壮军编成两班,轮流往腾冲操备。十二月,参赞云南军务、刑部右侍郎杨宁奏请,量亩数拨腾冲等处田亩,摘拨守城铺土军、余丁耕种。

  以后,腾冲军屯发展到了三十多个。以上记载表明,在正德年间腾冲的三十个军屯中,甸苴屯为其中之一,其屯军“俱前所”,意即都是腾冲卫的“前所”所派。又据《腾越州志》记载“前所,从洱海卫调,多江南、山东、湖广籍”可知,甸苴屯的军余应在正统年间从洱海卫,即今祥云一带调到腾冲屯守的军人后代。

  自从明宣宗以后,屯田已逐步荒废,到了万历年间,腾冲屯田在曲折中稳步发展,万历《云南通志》记载,“腾冲卫,军数,三分马步骑军一千一百二十五名,七分屯军一千二百九名。舍丁,一千二百五十八名。军余,六千一百六十六名”,“城仓曰守御,屯仓:曰橄榄坡、乌索、曰界头、曰千双、阿幸、曰江苴、曰瓦甸、曰界尾”。可见,这时的军屯以“军余“的人数最多。

  为了保护军余的利益,官府对侵夺军余牧场者进行了严厉的惩戒——“各重责三十大板,号示一月,以为盗种在官草场,盗埋官地并诬捏告状之戒”,并树立碑记、颁发帖文,明确军余牧场的四至界限及军余可以依法保护自己利益的权利:“甸苴屯东至大江,南至黑箐,西至石头山,北至郑受一等官田营寨。内有牛马饮水睡、卧二塘,大坝团山官地仍归郑受一、张受一等本屯军余永远牧放牛马。其段应高等开犁官地悉令躧平,不许布种。黄如明许今葬一冢,姑免迁移,照依禁步为莹,此外不得再葬。倘段应高、黄如明及奸徒人等敢有不遵,仍前侵占、开犁布种者,许各指名陈告以凭,从重究治,决不轻恕。”

  两件文物记载了万历八年(1580)官府审理段应高盗种在官草场、盗埋官山案的始末,真实见证了明朝万历年间官府对军余屯垦利益的保护,表现了法律的严肃性。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上巷街的人文历史记忆
上巷街的人文历史记忆
松山战役日军惨败 战俘趴在弹坑边“痛饮”污水
松山战役日军惨败 战
百年以前的霁虹桥
百年以前的霁虹桥
哀牢王国的“国家机器”
哀牢王国的“国家机器
推荐新闻
评论热点
·白话哀牢古国
·戏说“哀牢”——关于“哀牢文化研究”的“异见
·哀牢崛起
·哀牢编钟
·南丝路腾越段的路向走势
·蜀身毒道与富财之河
·渡口·铺·丝绸路
·保山之名的由来
·三种草本植物与保山难忘的历史
·古城小引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