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景点推介

银杏村的肖像

时间:2016-11-28  来源:保山日报  作者:李 兴

  一年之内二十多次去同一景点,非但不会厌倦,反而是每每带着惆怅离开并盼望着尽快再次造访。这个反复撩动着我的神经、刺激着我的欲念的地方就是腾冲——固东镇江东银杏村。

  这个村庄在我脑海里轮廓分明且挥之不去,我曾多次将自己想象成一名绘画大师,试图全方位多角度地勾勒它的容貌。然而我未有绘画的经历,只能用意念涂抹苍白的画页,努力去表现一个灵动娇媚的村庄。我常常在惊悸中缓不过神来,“奢望”不得不一次次在现实中搁浅。村庄的引力让我欲罢不能,我终归受不了欲望的折磨走不出思维的牵引,毅然焚毁身后的舟筏,扼杀了随时可能抽身而退的数种理由,只身走进这个村庄的腹地。于是,案头的钢笔便张开了想象的羽翼——

银杏村的肖像.jpg

  冬之素描

  在太多人眼里,南方的冬天简单到没有想象的余地。从村庄的冬天着墨,并不是我刻意要将冬季的萧瑟用来铺垫深秋的浓重。丰硕的果实和繁茂的树叶带走了村庄的繁华,光秃秃的村庄没有诗意只有骨感。从骨感的质地中品味冬韵,村庄的厚重会使人大为惊叹。

  在这里,秋冬只有一墙之隔,秋天占据了整个旅游旺季,将繁华和喧嚣据为己有,却把清冷与萧条抛给了冬天。季节的交接短暂得让人猝不及防,一场阴雨乃至一夜冷风便实现了季节的更替。冬寒的骤降使树叶很快消遁无影,银杏树来不及穿上一条裤衩,便哆嗦着直挺挺地将身子裸露于大庭广众。娇羞和掩饰不是它们的特质,银杏树的树冠和枝干泾渭分明,张扬地袒露出它的筋骨,树冠暴突的轮廓如同雄性的腹肌,树枝交叉环绕恰似俊男少女勾肩搭背意乱情迷。

  银杏树枝节织就的天网如屏障般笼罩着整个村落,木质结构的民居被冉冉升起的炊烟哄抬着,在静态中动感的摇摆。旅游旺季已过,村里人迹日渐稀少,农家乐和小商品店已经关门歇业,穿街过巷的石板路也随淡季进入休眠状态,整个村庄空灵寂静得有些过头。偶有鸡鸣犬吠和孩童嬉闹,昭示着村庄的生机。

  木门前的台阶上,聚集着一些耄耋之年的老人,额头的纹路黝黑深壑,他们已然将岁月的沧桑抛向了身后的光影。老人们正惬意地享受着冬日暖阳,一应将双手插进衣袖,用体温传导着热量。平淡的家常已经激不起彼此的兴致,他们很少有语言交流,有人用水烟筒咂巴着自卷的烟叶,咕噜咕噜的声响挠动着味蕾,往昔在吞云吐雾中若隐若现。大多数老人枯坐着迷茫的遥望着天空,浑浊的眼神有些暗淡。也有老人枕着房柱打着瞌睡,睡眠中保持着微笑的姿态,嘴角淌出的涎水依稀可见。

  村庄的冬季并非一成不变,遇到婚丧嫁娶是最为热闹的日子。老人去世为喜丧,尽孝的形式与内地有着天壤之别,子孙们会隆重到连续几天敲锣打鼓唱大戏,以欢快的鼓乐和歌唱送别老人进入天界。嫁娶一般都选在农闲的冬天,这样的日子为忙碌了一年的人们走亲访友聚会聊天提供了平台。这是村里最幸福的时段,谁家的喜事都倾尽全力毫不吝啬,全村男女老少连续几天饭菜管饱酒肉管够,这种场合,不时会传来酒桌上猜拳行令的吆喝声或小赌怡情的麻将声。

  人们把冬季的日子过得简单明了,大多数人会蛰伏在家养精蓄锐,守候着房前屋后的银杏古树。这种树是他们重要的经济来源和生活依赖,每年的果实旱涝保收,当地很少有人外出务工,古树白果的价格已攀升至外地同类品种的三倍以上,售卖白果收入万元以上的农户占了多数。他们不会对冬天的干涸视而不见,更不会对“圣树”的饥渴不管不顾,殷勤地为这些发财树浇水施肥精心呵护成为人们冬天的必修功课。

  领悟这个村庄冬季的真相可以拓展太多的想象空间,简单和直白凸显了这里的质感,浓墨重彩地粉饰这个村庄的冬季,会掩盖太多的真实和底蕴,采用素描便成为必然。

银杏村的肖像1.jpg

  春之版画

  气候逐渐转暖,春雷催醒了越冬的倦鸟,春雨将天空刷洗得湛蓝湛蓝,初潮的三叠水瀑布磅礴欢快的顺村而下。在这样一个古树环抱的村落,绿色应该成为春天的基调。相邻的村庄早已绿草茵茵鲜花铺地,而这里还是残枝败絮毫无动静。犹疑中多次诘问,这是一个怎样的村庄?不但冷漠到毫不理会人们焦急漫长的等待,竟然对邻村投来的蔑笑也忍气吞声熟视无睹。

  春天的故事在这里酝酿和潜伏的时间太长,很难让人们在煎熬中保持足够的定力和耐心。停落枯枝的鸟类以此起彼伏的叫声宣泄着不满;各色虫类成群结队蜂拥而出,从冬天的洞穴爬向春天的餐坊,因食物链中的绿叶迟迟没有踪迹而饥肠辘辘。银杏村的春天何以淡定到这般境地?伤感不知不觉间在心里滋长蔓延。

  犹疑和纠结影响了情绪吞噬了兴致,改弦易张便成为可能。在初春时节放弃造访这个村庄,无疑是明智之举。我们去了村庄后山的石门屯兵遗址,在一个名叫“鬼磨针”的半山腰上,收获了意外之喜,纠结和不快很快消失殆尽。从高处俯瞰这个村庄,体悟了“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真意,这里的风水很好,兵家必争的玄机在于地势险要眼界开阔,目击之处足以对江东坝子尽收眼底一览无余。银杏村就在眼前,壮观得让所有人屏住了呼吸,惊愕的表情有些夸张。村前的河流波光粼粼静静流淌,村后蓄水的稻田散射出银白色的光晕,为村庄注入了水乡的元素。放眼村内,初春的晨雾还未散去,遒劲挺拔的银杏古树高耸入云,枝枝蔓蔓张开怀抱覆盖了村庄庇佑着生灵,光鲜精致的农家木楼星星点点镶嵌其间,牧童们牵引的牛羊正缓缓走过……身后的石门关已然成了村庄的屏障和靠山,而邻近村落引以为傲的花草和绿树此刻却成了陪衬。村庄因朴素淡雅而熠熠生辉,我展开了意念的画板,将这幅绝佳的版画刻在了心里。

  在人们的耐性即将枯竭的边缘,在别处的春天已进入中段的某一时刻,银杏村的春天漫不经心姗姗而来。古树的枝头会在一夜之间突然绽出嫩芽让人始料不及,它们用惊喜叩开了春天的大门。在这之后,枝叶生长的速度开始迅猛疾进。不由得从心底生出慨叹,厚重与辉煌的前奏原来要经历如此艰难的孕育和隐忍,将锋芒拒之门外,把锐气纳入内心,厚积薄发的要义也许就在于此。

银杏村的肖像2.jpg

  夏之水墨

  南方的夏天很是难熬,炎热会让人心烦意乱寝食难安。而在江东银杏村,这种惯性思维很快就会被颠覆。即便在数百米开外的地方还是汗流浃背,跨入这个村庄的领地,马上会领略到凉爽的惬意。这样的季节,村里数十家民俗客栈通常会人满为患。

  夏日的忙碌使村庄的一切都充满了动感。通过长达两个季节的积蓄和酝酿,古银杏树能量陡增,枝叶扩张的速度超乎想象,甚至能够听见它们生长的声音。薄薄的银杏叶慢慢增厚,晨露在叶片上发出炫目的光。雌雄异株的银杏树在这个节气进入了热恋节奏,即便娇羞和掩饰也能听见它们亲热的声响,感受它们勾肩搭背心手相牵肢体相融。上千棵古老抑或幼小的树犹如一个组织,枝干有步骤地铺排交织,合力织就了一张满绿的网,从空间罩住了整个村庄。雨过天晴,视野开阔,人们俨然穿上了绿色的蓑衣,茁壮蓬勃的绿树牵引着魂魄穿行,幸福得有些不能自持。

  毛茸茸的银杏幼果水珠滴面清靓诱人,漫长雨季的浇淋无法阻止它们疯狂的生长。追根溯源,银杏为第四纪冰川时期遗存下来的植物,地位如同动物界的大熊猫。本属有花植物,却罕见其芳颜,羞答答的花儿静悄悄地开,学术界释为二更开花,随即谢落。缩短花期,专注于结果,少了炫耀多了勤勉,内敛和务实道出了这一高贵树种的质朴品性。

  空间与地表相映生辉,房前屋后的各种花草竞相生长,绿草已经铺地,玫瑰正在吐蕊,桃李开始挂果。

  空旷的水田成了翠绿村庄一条滑稽的边界,犹如华丽衣衫上碍眼的补丁和白皙面颊上长出的粉刺。蒸腾的水汽乱了阵脚,不规则地四处飘散,阳光将村庄的形象投射进浑浊的水中,面目的光影狰狞可怖。人们不会对这样的景况视而不见,农事便开始繁忙起来。

  人们深知脚下的土地对于生存的现实意义,对夏日的炙烤,蝉鸣的烦扰,乃至水虫的叮咬似乎并不在意。此时,村里村外的稻田成为大家最为忙碌的场所。男重女轻的分工已成为铁律,劳作使他们成为游走在田野的快乐舞者。男人们挑着秧苗穿梭于田埂,肢体和扁担带动竹筐晃晃荡荡,水中的影像恰似本村老艺人们闲暇之余义务表演的皮影。女人们循着既定的线条绣花一样插栽着秧苗,形同纤纤玉手拨弄着琴弦。

  当田间的空白成为村庄的瑕疵,人们便用约定俗成的方式,及时用绿色的秧苗进行了修补和填充,整个村庄便浑然一体绿得盎然起来。夕阳西下,劳作的人们正拖着疲乏的身子走在回家的路上,往往会传来男人的笑声、女人的歌声乃至打情骂俏的嬉闹声。微风徐来,我看见古老的银杏树在频频向他们点头致意。任何想象如果突破了表象,真实的东西就会误入逆向的藩篱,把思维带向虚无的境地。这样的场景,非水墨画无以表述。

  秋之油彩

  三个季节的隐忍和铺垫成就了这个村庄秋天的辉煌。清晨的村庄在雾霭中慢慢苏醒过来,一场秋雨的滋润使银杏树的衣衫华丽端庄,小木屋上炊烟缭绕,雨后的空气清香淡甜。碧空如洗,蔚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肥厚的银杏叶片在秋阳下绿得有些晃眼,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形成的光斑,使地面的底色更加活泛。季节的深入势不可挡,树冠已凸显出明晰的轮廓,枝干也健硕蓬勃起来,沉甸甸的果实坠满枝头。

  银杏果的采摘时节会适时嵌入深秋漫长的雨季。雨雾交织的是村庄深沉的愁绪,笼罩的是村庄灰色的记忆,阴雨如同上苍的眼泪,送别果实与枝干的剥离,见证叶子一天天由绿变黄。收获的季节很美,但谁又能体悟到骨肉相连血脉相依分离的隐痛,村庄的阴柔凄美撼人魂魄。收完包谷、水稻和银杏果,村庄最美的时段便粉墨登场。

  雨季刚过,气候骤然转凉,银杏叶就紧锣密鼓的黄了起来,村庄便换上了黄色的衣衫。“满村尽戴黄金甲”,衣着彰显了村庄已经大美到帝王般的尊贵。层林尽染满眼金黄,远观如皇室的宫殿,进入村庄腹地赴一场惊艳的约会,仿佛自己也成为了皇族中的一员,正享用一餐御用的饕餮盛宴。

  晨雾要到中午才会散去,阳光穿透黄叶洒在铺满落叶的泥土上,行走在金色的晨辉里,人们的衣装也被光线涂成了金黄,虚幻中让人想起了典故《皇帝的新装》。缓缓的走在村间小路上,吸纳泥土的气息和黄叶的暗香,在金黄中贪婪的臆想,任黄叶飘落,让视角肆意撞击感官。

  村庄滋养并惠泽着村民,他们享受了美景享用着资源。旅游开发使当地的民俗酒店、农家乐餐馆和特产小店相继开业。旅游旺季游人如织人满为患,旅游产业方兴未艾使接待和服务面临着不可承受之重,但它始终以笑脸示人,在殷勤中恭迎接纳远道而来的客人,让人们尽享游历的快感。

  微风拂过,黄叶如雪片般飘飞,农家小院的房前屋后铺垫了一层厚厚的黄叶。院落里,情侣们依偎着席地而坐忘情的拍着照片,一对老夫妻穿着礼服让摄影师见证了他们的金婚或者钻石婚,男童女孩们在古树间的纤绳上荡着秋千。我感受到了人们在金黄的意境中惬意挥洒的快乐,心底的油画应运而生。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到象达,带你领略那山与山的相依
到象达,带你领略那山与
和小黑山来一场夏日约会
和小黑山来一场夏日约
云上之旅——腾冲云峰山印象
云上之旅——腾冲云峰
春到古城山,艳遇“醉”美丽
春到古城山,艳遇“醉”
推荐新闻
·云上之旅——腾冲云峰山印象
·春到古城山,艳遇“醉”美丽
·火山热海旅游区
·魅力名镇——和顺
·西南“丝绸之路”枢纽-腾冲
·平河杜鹃花海
·高黎贡山新发现——五道溪
评论热点
·老营李家大院对外开放
·道人山旅游看点
·保山汉庄城址简介
·高黎贡山新发现——五道溪
·瓦渡石林,石头垒积的天然画廊
·和小黑山来一场夏日约会
·平河杜鹃花海
·赧浒白龙潭倒影
·龙泉门,保山人的母亲湖
·西董:梦中追逐的家(组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