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保山

一位农民作家的影响(文化视野)

时间:2017-01-16  来源:保山日报  作者:本刊特约撰稿人 段秋云

一位农民作家的影响.jpg

  人们都说我的父亲当兵十年,是个道地的军人,其实他还是一个文人。

  人们都说“老段”著书立说,是个作家,其实在我心里他就是一个农民。

  爱国是他的信仰,只要是有中国人在的地方,爱国就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剑扫风烟》《松山大战》等书中的英雄伟烈、金戈铁马,就是他的爱国。老段一生对小鬼子恨得咬牙切齿,对祖国忠勇将士爱得至诚、壮哉、美哉。父亲过世后,为其整理诸多文稿与日记,有些日记,因其写在特定的年月里,每每阅读,均有震撼,且获益匪浅。如写于1995年1月25日被父亲题为“不媚骨”的那则日记,作为一个80后,我也颇为有这样一位农民父亲感到深深的自豪。这里不妨全文呈现给大家,以飨读者——

  1995年1月25日

  中日交手,风云际会,无论是在朝、在野,注定是暗潮汹涌、斗智斗勇。

  1995年1月17日,曾经随军侵略过腾冲、龙陵的日军中尉木下昌己和日本共同社记者原英俊、川岛到腾冲采访,我应邀参加了这次座谈会。

  一开始,我并不作声,我烟瘾大,在一个角落闷着抽烟,只想听听他们问些个什么。会议开始,日本记者非常傲慢,曾为侵略者的木下昌己更是目中无人,翘着个二郎腿神气活现,未及我方主持人说话,便喧宾夺主抢先发问:“你们当年是怎么和皇军作战的?我们需要细节。”

  我听着不是滋味,尤其在撰写《松山大战》的过程中,搜集到了诸多木下昌己等人在腾龙的侵略罪行材料,成千累万的血海深仇涌上心头,不由得怒火中烧,拍案而起:“今天是你们审判我们?还是我们审判你们!事实是,现在应该由我们来提问你们!”

  日本人被迫同意了,他们乜斜着两眼盯着我,似乎不相信我这个乡巴佬能提出什么关键性的问题来。

  一番较量下来,面对罄竹难书、铁证如山的滔天罪行,此前曾趾高气昂的三位日本人不得不低下了脑袋:“我们中曾有人参加过侵华战争,不论杀过人或没杀过人,我们都真诚地向中国人民认罪……”

  我说:如果你们真的认罪,就应当把侵华日军的全部罪行告知你们的日本当局与国民,而绝不是跑到滇西旧战场再来抓一把土,去悼念你们沾满了中国人民鲜血的罪恶前辈。

  木下等人低头服软:“谢谢指教。”

  我咂了一根烟,私下也暗自佩服自个儿的记性好,所有史料陈述中居然无一处出差错。看到外事办的人偷偷朝我竖起大拇指,我不禁哑然失笑。那一刻,我觉得我为我们中国人出了一口气。

  1月20日,腾冲外事办的干部驱车到我家通知我,说已返回昆明的几位日本记者不服气,可能还会回到腾冲来采访我,要做好准备。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扫庭以待。”我如是回答。

  1月22日,日本记者果然来了,他们想了解我是否是真的农民。哈哈!整个一个老段,货真价实,瞧瞧这家,瞧瞧权作书房的土洞,哪里像是冒牌的?

  这一段经历,事后被我整理成《今日的对话》,发表后收到了全国各地各界朋友的来信,他们把我称赞为民族的脊梁,有骨气。其实,每一位爱国者的血都是热的,我只是“位卑未敢忘忧国”,吐露一个站起来了的中国农民的心声罢了。我的正气,被世人理解为爱国,挺好。能够在全国范围内有积极的影响,能够给我们的民族我们的时代摇旗呐喊,这也是一个作家的责任。

  这就是曾经给过我无比震撼的父亲的一则日记。2016年末,前往保山参加《保山日报》特约撰稿人会议。其间,《周末》老编辑李崧以“自学成才的段培东对于文学后代的影响”为题与笔者约稿。回腾冲后曾苦苦冥思,不知如何下笔。此后的一天,无意中再次浏览父亲的日记,心中不由豁然开朗,父亲对于后人的影响其实更多在于他的爱国主义情怀。人们常说,作家其实就是社会问题的良医。可作家本身并非医生,故他们亦无法针对种种社会问题开具包治百病的良方。作家的根本作用在于,以其自身对于人与社会的理解、对于世界观、人生观以及何为真、善、美等问题的理解最终通过其作品影响人们乃至整个社会。如此,思量再三,也就有了本文。而下面一则日记,便是针对这一主题以一个小女人的视觉遴选的——

  1995年5月26日

  1991年12月,长篇纪实文学《剑扫风烟——腾冲抗战纪实》出版,36万字。不止一个人问我:“老段啊,你哪来那么大的干劲啊?了得!”

  骨气、血性、刚直、肝胆、正义、仇恨……其实,就是爱国!

  爱国的情怀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

  全国政协常委,远征军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宋希濂将军从美国纽约亲笔给我写信。《台湾时报周刊》主编赵之中写《老农奋笔,战史出书》,影响传到海外。苗哥说,看了你的书,我才知道你的学识水平、思辨能力、艺术根底,远在一般作家之上。你出现在云南文坛上,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段培东现象,值得文学理论家认真研究。

  说真的,对于上述几位前辈所说的那些我真没去想过,我所明白的一点是:爱国的情怀还原了历史真相——

  1991年12月28日,湖南,彭劢将军的孩子彭京士、彭京砥、彭京璞来信说:知道你正在为写作奔忙,在实地采访,你的工作正在填补一项空白,对于你所做的一切,我们感激你,人民不会忘记,历史不会忘记。

  1992年9月7日,新疆,洪行将军的子女洪虹、洪立新、洪固权写信致敬:“我们的父亲(洪行)在民族存亡的紧急关头,为滇西,为腾冲的抗日战争贡献了自己。腾冲人民缅怀他,尊敬他,我们衷心感谢腾冲人民的深情厚谊。你的历史创作,既缅怀了先烈,又给后人以鼓励和教育,还给先父平反正名,你为前后几代人做了一件十分有益的工作。”

  是的,爱国主义情怀使人励志自勉——

  因了父亲的影响,1995年5月,云南广播电视台导演王云龙、余奥、张珂共同摄制了《农民作家老段》,随后在中央一台“东方之子”栏目播出,片名是当时的省长和志强题写的“农民作家”。记得父亲在世时,曾不止一次与正在上学的我说起过大伙说他是农民作家,并给予了充分肯定云云。他说,每每听到这样的称谓,他都会感到难堪,一个庄稼汉,也配称“作家”?他说他想都不敢想,就像当年不敢相信他的一篇篇习作经报社编辑老师费尽心力修改后也能上报那样。他说,论出身,他是一位道地的农民;论文化,他才小学五年级水平;论环境,可谓土洞、油灯,没人会正眼看一眼。可事实是,就是在这样一种艰难环境 里,父亲他通过保山日报的搀扶达成了其人生的升华,并最终著书立说,对文坛与社会有了深远的影响,对缺乏爱国主义思想教育的青少年一代有了启迪式的教育与影响。父亲常说,一个人如若下定决心要做成一件事,只要持之以恒,就一定会成功。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过大年 舂粑粑
过大年 舂粑粑
故乡的田房
故乡的田房
阅读,享受好书的品位
阅读,享受好书的品位
城市治理后的新保山(图文)
城市治理后的新保山(
推荐新闻
·过大年 舂粑粑
·阅读,享受好书的品位
·金鸡彩陶:那一回眸爱上你
·关于雪的记忆
·微电影《笙声不息》主流媒体热播
·保山学围棋的孩子
·蔺斯鹰作客东方网:介绍保山之美
·哀牢文化研讨会在昌宁举办
·文化保山创云南经验
·休闲之都:让人发呆的地方
评论热点
·美国学者到我市考察滇西抗战历史
·文化视点:“中国一记者”陆铿
·保山文化掌故:“赶水”
·我参加征粮及清匪反霸的经历
·诗配画:英雄花
·“我的知青生活”征稿启事
·潞江泼水节
·芒宽,欢乐泼水节
·撒满泥土芳香的乡村法庭
·文化习俗:刺老苞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