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保山 > 保山史话

保山“五四被炸”七十五周年祭

时间:2017-05-08  来源:保山日报  

  童年印象,云南保山。有前辈者,尝就“五四被炸”陈年恨事而愤愤以告。溯源永昌史翰,问诸血案之尤,至“五四被炸”惨景之振骇,史无前例。其当之为最者,盖言有所及而情益含悲,述诸曩者常义愤填膺。悲愤交加而欲泪,溢于言表将嗔怒。

  倭机始至,城内弹坑遍布,尸横道路。繁华十字路口,市区“三牌坊”中,尸首悉数委之坑内。文革未始,携眷致祭于其上者,屡屡有之。幼时赤足偶过,烈日之下,纸钱余烬灼肤之痛,铭心难忘。百大超市隅角故地,去今偏北少许,弹坑伏尸,亦复如是。时至文革,是坑屡填屡陷,时人视为“冤坑”。日机过后而何:但见残垣断壁,血肉飞溅其上,至惨至悲;乍听穿城河道,呜咽之水赤红,如泣如诉。几处肝脑涂地而无状,什一尸骨不全而有甚。当是之时,流血漂橹,祸将至而风云变色,哀声起而草木含悲。伤心骇目,惨不忍睹:哀哉穿城河畔,捣衣无辜民女,浆洗身姿不异,身躯虽在而首级无存,杳然不知所踪;悲夫育儿哺者,乳婴坐姿依然,飞来横祸罹血顶之灾,头颅委之于地。

  祸有不测之灾凶,固苍生所不幸,孰料见之于边陲远地;大张杀伐之兽师,何兵燧之所加,安知意在于族灭华夏;人类公敌之罪魁,上下五千余年,穷尽史牒而举世乏双。天地无颇,鬼神莫不震怒;菩萨慈悲,眉峰有时倒竖。万物以造化为本:山中豺狼兽性,固知臻于生存之所系;上苍有好生之德:东瀛骄虏嗜杀,何期缘自逆上而欺天。比肩兽类同俦,倭寇等而下之。是之乎也?天日可鉴!

  甚之而有其甚,肆毒见于细菌施放。死事惨烈,万千莫及。无棺尸身犹未殓,惨淡兮,不计其数者名何,藳葬于荒丘野地;史无前例所仅见,伤心哉,扶棺殓葬者无俦,悉委于闺中女眷。仰天长啸而呼之不应,伏地饮泣而四顾凄凉。昊天不悯?如之奈何。伤心惨目,伊于胡底!人间地狱安在?六月飞霜,悍然加之良善;千夫所指谓何?天下嗔目,国人皆曰《血债》!

  “刀兵骤至现倭狂,无尽烽烟悼国殇。狂悖欺天居首恶,烧杀劫货炫‘三光’。舆图华夏金瓯缺,血雨腥风恨意长。但使妖氛除尽日,清平世界慰家邦。”

  儿时旧居曾记,屋瓦失序,墙板见残。岌岌乎危若摇摇欲坠,茫茫然心有惴惴不安。萦于方寸,长年未去。时雨每至,屋漏之声难奈,“滴答”不绝于耳。父母告之为倭寇轰炸所致。感时泣泪,忧思难忘。老宅“通商巷”口,“五四被炸”而后,言传巷内冤魂未散。夜半无人,畏为阴幽。

  国有窘步之虞,民兼菜色之疴。童稚无知,寻常一粥一饭,偶或失之微粒。慈亲辙俯而拾之,每诫之以不可,喻食粮为“金豆”:语出有因而陈以始由,悲从中来而言之哽咽。曩昔之时,祸临不测,日机袭来,血肉横飞。倾城夺路,亲者失呼。亡命乡野而疲于奔走,饥肠辘辘而水米不继。三日得食,仅可两餐。至是,惜食粮比于“金豆”, 视盘中粒粒皆珍,心结自始难了;抚今昔不堪回首,念旧事每每伤怀,终其一生未释。言之凿凿盈耳,往事历历在目。残梦未了,其敢或忘;痛定思痛,痛也盍极。

  ——连勇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上巷街的人文历史记忆
上巷街的人文历史记忆
松山战役日军惨败 战俘趴在弹坑边“痛饮”污水
松山战役日军惨败 战
百年以前的霁虹桥
百年以前的霁虹桥
哀牢王国的“国家机器”
哀牢王国的“国家机器
推荐新闻
评论热点
·白话哀牢古国
·戏说“哀牢”——关于“哀牢文化研究”的“异见
·哀牢崛起
·哀牢编钟
·南丝路腾越段的路向走势
·蜀身毒道与富财之河
·渡口·铺·丝绸路
·保山之名的由来
·三种草本植物与保山难忘的历史
·古城小引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