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保山

再别梦桥

时间:2018-06-07  来源:保山日报  

  2018年4月28日,保山市隆阳区芒宽乡勐赖怒江大桥全线试通车,正在保山城里的家中看电视的婆婆看到这则消息时,欣喜若狂地给远在芒宽家里的妹妹打了电话。“小美,以后我们可以经常回家了,电视上放了,桥通了,方便了,说回家只需2个小时就行了。”没等妹妹挂话,婆婆急忙拔打了另一个电话,“小路,路通了,我们要回家看看。”紧接着,又打通了另一个电话,“阿妹,我们家的路(桥)通了,我们可以一起回家了。”一个又一个电话持续拨打着……

  婆婆的电话是在公公的呵斥声中挂断的。婆婆一直不停地打电话,公公开始没说话,后来见婆婆没有停息之意,才呵斥起婆婆来。

  我在一旁安静地听着,没有说话,我懂公公婆婆,懂那座桥对他们的意义。

  盼 桥

  先生的老家在芒宽怒江江东。那是一个风景秀美的小山村,四周被群山环抱,以种植甘蔗、养蚕等为生。长期以来,不,应该说100多年来,以芒宽乡勐赖渡口为中心的上下游的怒江两岸十多万人民群众在120多公里无一座江桥的情况下,靠着竹伐、木船等进行摆渡,进行着日常的交流和商贸往来,来回一趟需要25分钟左右。一天仅上午一趟,下午一趟,赶集时方才多增加几趟。

  之后虽然改为的机动船在13个渡口摆渡,或绕行200多公里才能互相交流,仍然给两岸群众的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严重影响了当地经济的发展和生产生活与物质的交流。当年在徐霞客游记中曾有过类似的记载:“ 既饭。龙江欲侍行,余固辞之,期返途再晤,乃以其檄往。出门,即溯江东岸北行。二里,时渡舟在西岸,余坐东涯树下待之,半晌东来,乃受之。溯流稍北,又受驼骑,此自北冲西来者。渡舟为龙江之弟龙川所管,只驼骑各畀之钱,而罄身只身不带他物之渡,无畀钱者。时龙川居江岸,西与蛮边之路隔一东下小溪。渡夫谓余,自蛮边回,必向溪南一晤龙川。”建设一座跨江大桥遂成了两岸群众最迫切的愿望,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无奈的桥  

  渡口上发生的最大事件是滇西抗战时期,抗日将士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用木船、竹筏、橡皮艇横渡怒江,开始了大反攻。

  1978年以后,还进行过集体划船,船工每天划船一天可以记10个工分,每个乘船的顾客每趟要收费1角。

  滔滔怒江水,曾吞噬了几十条怒江两岸人民的生命。在历史的记载中,曾发生过一起较大的翻船事件,90年代末期,由于严重超载,加之装载不当,导致沉船,发生了10人死亡。

  90年代中后期木船换成了铁皮船,安全系数得到了一定的提高。2000年后,船只换成了轮渡,人、车、牲口都可以往返运载。

  晚上,公公组织全家人在一起召开了一场浓重的“家庭座谈会”,会议主题围绕“看桥”。这次的家庭会议,与以往任何一场都不同。公公婆婆陆续回忆着对桥的期盼,从老祖辈开始,就盼望着能有座桥。并且一直就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路段就没有桥,勐赖下游的双虹桥从清朝起就修建好,解放后再下游的东风桥也建好,唯独勐赖路段没有桥。公公说:“90年年代初期,政府就开始筹划建桥,消息传到村里,大家都奔走相告,当时我在江边种田,亲眼遇到工作人员在做测量工作。后来村里广播又通知开会,说是要讨论修桥的事,但是,20多年过去了,今天才建成。我还以为,我的有生之年是看不到桥了。”说到这里,我看到了公公眼里倾注的泪水。是对旧日的无奈,也是对桥的深深期盼。

  桥在哪儿  

  祖祖辈辈因为没有桥。关于桥的梦,便愈发清晰:家里的老祖在滇西抗战时当了“抓夫”,背运军粮,一步一步把粮食从勐林寨子背到保山城里,整整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先生上高中时,考到了保山一中,当时公公和他一起背着一袋大米,一步步靠双脚走到瓦房,再从瓦房乘坐每天只出行一趟的客车赶到保山城。用了2天的时间,路上渴了,就喝从山顶上冲刷下来的洪水,夜里,在瓦房的一家亲戚家借宿。三年后,先生考上了大学,到了省城昆明,每次回家在勐赖渡口西边等船,公公就在江东的那边痴痴等待,婆婆在家把饭热了一遍又一遍。往往要从中午等到天黑,一家人才能围坐在桌旁吃晚饭。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但是,没有桥,没有选择,怒江两岸人民来往只能等待。等待的过程中辛酸的故事是说不尽的。年近70岁的郑大妈几度哽咽地讲述:“那一年,我母亲病危,她人在江西我在江东,我要去看她最后一眼,等了很久船就是不来,我在江这边哭得死去活来,最后去到还是没赶上。”

  2009年,沙瓦公路修通后,我和先生开车从这条路上回家,但是路面不是很好走,100公里的路程往往要花5个小时左右。

  2010年,在城里买了房的我们,把公公婆婆接到城里和我们一起生活,因为婆婆每次坐车都晕车,两位老人很少回家,只在过年时节才回老家。家里有大小事情,两位老人大多都在电话里“坐镇指挥”。婆婆每次都叹气,“哎,要是有桥就好了,隔壁阿妹家的孙女满月,张大妈去世,李大爹家盖好新房,我都不能回去。”我看得出婆婆的失落,对于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家,隔壁大妈家的小狗都会引起她的牵挂,更不用说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妹们的大小事儿。

  在城里生活的婆婆,每每被家在附近的老姐妹们邀请到家里坐坐时,嘴里都要唠叨,“等我家的路(桥)修好了,我就约着大家一块回家。”对桥的渴望,依旧是那么热烈!

  别了,梦桥  

  关于桥,几辈人做着同一个梦,一代又一代。梦终有醒的那一刻,而那不是一个遗梦!此刻,梦里的桥终于来到了现实。

  2015年,家里的妹妹、妹夫接到芒宽乡人民政府关于“修建芒宽乡吾来村勐赖渡口处的芒宽勐赖怒江大桥的捐款倡议书”,二话没说,立即捐了1000元。

  家在大门坎村的84岁老党员张金林,在谈到即将建成通车的怒江勐赖大桥时,他激动的说道:“过去,怒江东岸的人们外出务工、赶集串亲都要乘船渡江,由于交通不便,生活过的十分艰辛,修建一座联通怒江两岸的大桥成了江东几十代人民几百年来年的夙愿。现在国家扶贫政策好,不仅勐赖大桥即将竣工通车,村组道路也进行了全面硬化,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们永远不能忘记过去、忘记历史、忘记艰苦,要永远听党话,跟党走。”

  政府努力,村民齐心。通过长期不懈的努力,选址于隆阳区芒宽乡吾来村勐赖渡口处的芒宽勐赖怒江大桥于2012年启动项目前期工作,2014年挤进全省“索改桥”计划盘子,2015年6月正式开工建设。

  在公公婆婆的讲述中,家庭会议一直在延续,在老家的妹妹通过手机视频让我们看到了“万人”看桥的壮观场面。她在朋友圈发到:“千言万语不能表达以前的无奈,通桥是盼了几辈人的大事,到我这辈通了,是我最大的幸福!”

  怒江两岸,勐赖桥头,挤满了村民,大家自发来到这里,载歌载舞,随着鞭炮声落定,大家踏上桥面,一步一步走在这座梦的桥梁上。

  这座几代人期盼的大桥建成后,直接受益人口为隆阳区芒宽、瓦马、杨柳、瓦房4个乡,涉及72个村(社区)633个村民小组10.17万人,间接受益人口为隆阳区潞江镇及泸水县上江乡、云龙县民建乡等,共计20余万人,怒江两岸群众出行成本有效降低,出行安全性、便捷性有效提升。通过与保泸高速瓦房至芒宽连接线衔接,将芒宽至隆阳城区的时间由2.5小时缩短至1小时。怒江两岸村民出行安全性、便捷性有效提升,以往依靠轮船渡江,时间受限、天气受限、船只有限的情况不再存在。出行方式发生了颠覆式的变化,村民脱贫或提升生活质量提供了保障,拓宽了致富路子。印证了“一桥通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在一个周末的日子,先生开车,我们一家三代人(公婆、我们、女儿)一起回老家看“桥”。看那座梦中的“桥”。

  桥将自己的身躯架在江上一生一世。从此,几代人盼桥的日子,不在复返!别了,梦中的桥!

  段杏花/文 施颖/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再别梦桥
再别梦桥
一座边境纪念馆,为何吸引人
一座边境纪念馆,为何吸
腾冲来凤山抗战遗址图展开放
腾冲来凤山抗战遗址图
“青青子衿”新年音乐会如约而至
“青青子衿”新年音乐
推荐新闻
·一座边境纪念馆,为何吸引人
·腾冲来凤山抗战遗址图展开放
·“青青子衿”新年音乐会如约而至
·博南艺术团:妙手奏得夕阳俏
·布朗少女泥巴玩出“布朗风”(魅力与传承)
·蒲满哨,正在消逝的如烟岁月
·过大年 舂粑粑
·阅读,享受好书的品位
·金鸡彩陶:那一回眸爱上你
·关于雪的记忆
评论热点
·美国学者到我市考察滇西抗战历史
·文化视点:“中国一记者”陆铿
·保山文化掌故:“赶水”
·我参加征粮及清匪反霸的经历
·诗配画:英雄花
·“我的知青生活”征稿启事
·潞江泼水节
·芒宽,欢乐泼水节
·撒满泥土芳香的乡村法庭
·文化习俗:刺老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