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保山 > 最美人物

张述尧:心中总怀着一粒信念的种子

时间:2019-08-03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千万次组合试验,千万次观察筛选,张述尧在一冷山头上选育玉米种,一待就是50年。

  他已经83岁了,身体大不如前,但仍孜孜不倦地在大山里研究、选育杂交玉米种,一任满头银发,哪怕步履蹒跚。

  50年如一日坚守的背后,是这位老农业科技工作者对梦想的执着,是他念兹在兹的那粒种子。

z8083-12_副本.jpg

张述尧在记录玉米成长的数据

  一项繁杂浩大的工程

  7月末的一天,记者在张述尧位于施甸县太平镇李山村一座小山上的玉米地里找到他时,他正在给玉米人工授粉。只见他左手拿着一张纸接着,右手将玉米的天花(雄花)弯下轻轻一抖,金黄的花粉落到了白色的纸上,然后再将花粉轻轻抖落到另一株玉米的“胡子”(雌花)上。

  张述尧种植的玉米和农民种植的玉米截然不同。农家的玉米,植株整齐、模样相同。而张述尧的玉米,则高高矮矮、参差不齐,有的将可收获、有的将要扬花、有的生机勃勃、有的蓬头垢面,有的“耍”红胡子、有的“耍”白胡子,有的玉米棒上套着一个纸袋、有的则被拔掉了天花……

  每一地块边,都插着一片小篾片,上面写有编号。张述尧告诉记者,选种过程不是简单地将两个品种种植在一起,让其自然繁殖,而是根据玉米雌雄同株等特性,利用遗传学原理进行科学研究,是系统的生物工程。他说,这小山包有10多亩地,最多的时候他种植了1000余个品种,现在看到的至少有500个。他每天会到地里观察,哪个品种长得好、哪个品种不怕雨、哪个品种不怕冷、哪个品种不怕晒、哪个品种成熟早、哪个品种少发病……然后选取那些“亲和力好”,产量高、抗病强、抗旱强、抗倒伏、品质高的品种,来年进行杂交种植,然后再观察、再杂交,像排列组合一样。

  张述尧说,育种试验既是复杂的脑力劳动,也离不开繁重的体力劳动,播种、收获可以请工,但观察、记录、授粉、试验等工序得由他亲自操作。为扩大种源,就需要扩大种植基地。为检验结果,需要到不同海拔、不同气候的地区去试种。就这样,通过大量地观察、筛选、试验,至少经过7代,也就是说至少要经过7年的时间,才能选定一个新品种。

  选出的新品种,还不能当作种子给农民种植,得报省级以上农科部门小规模试种,若第一年各项指标排名前三位,便可在来年继续试种植,若第二年仍然排名前三名,就可以交评审委员会审定,若通过了审定,才可于第三年批量生产这一种子,于第四年在适宜地区试验种植,如果效果理想,第五年才可大面积推广种植。也就是说,一个新品种从开始选择品种到最后让农民种植,至少要经过12年的时间。张述尧说,保山著名的杂交玉米“保玉7号”,就是他和当时地区农科所几位专家一起,在这个山头上培育出来的。

  这是一项何等耗时耗力、繁杂浩大的工程啊!

z8083-11_副本.jpg

位于施甸县太平镇李山村的玉米育种试验基地

  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保玉7号”

  玉米原产美洲,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将玉米带到世界各地。明末清初,玉米传到云南,后迅速成为重要的主食。过去,农民群众用自然法则选种,没多少科技含量,因此玉米产量非常低。20世纪五六十年代,保山主要玉米品种是“黄马牙”等农家种,农民辛苦大半年,单产最高也只有100多公斤。

  为改变这一状况,20世纪60年代末,保山地区农科所成立了稻谷组、玉米组、小麦组等几个粮食科研小组,攻克难题,提高粮食产量。其中,玉米育种试验基地选在中海拔的施甸太平李山村西山头。张述尧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任命为玉米组组长,来到了李山村,开始了漫长而艰辛的玉米育种研究工作。

  研究玉米育种,当时是新课题。张述尧带领邵思全、刘峰等人从零做起,播种、选苗、扬花、收获等,每一个阶段都认真观察记录;授粉、套袋、防虫、选种等,每一个过程都一丝不苟。当时试验站喝水要到几公里外的地沟边去挑;试验站不通电,他们白天在地里劳作、观察,晚上在煤油灯下苦读、思考,一刻不停地去发现、去选育适合保山种植的玉米。20世纪70年代末,他们终于选育出了“李山顶”等玉米新品种,最高单产突破300公斤。

  20世纪80年代初,云南省决定利用10至15年的时间,即在第六、七、八个“五年计划”中全省科技攻关,提高玉米产量。任务由保山等6个地州承担。保山的课题,就落在了张述尧小组的头上。他们再次投入到新一轮艰辛的玉米种选育工作中。

z8083-16_副本.jpg

  冬去春来,无数玉米在小山上春华秋实。在浓厚的学术气氛里,张述尧他们选育出了“保玉X号”系列杂交玉米新品种,在当地试验种植,且每一次更换玉米品种,产量都大幅增加。1995年,即“八五”末,以张述尧为组长的玉米组终于在李山村培育出了平均亩产超过500公斤、最高单产超过700公斤的“高产玉米”。1996年、1997年,在全省选送的30多个品种中,这个品种排名第一。1997年,这个品种通过省农科院专家的审定,并被命名为“保玉7号”。

  这,便是留在保山人民记忆深处的杂交玉米“保玉7号”。时至今日,乡亲们仍亲切地称“保玉”为“宝玉”。

z8083-17_副本.jpg

  “毫无疑问,张述尧是保山玉米育种的奠基人。”保山市农业科学研究所原所长、二级研究员郑家文这样评价张述尧,他说:“‘保玉7号’是保山乃至云南真正意义上的杂交玉米的开始,是新老品种的‘分水岭’,在云南杂交玉米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z8083-13_副本.jpg

张述尧和他的玉米种子

  干到不能动为止

  张述尧是昆明人,1952年从云南省农业厅举办的“农业科技干部培训班”毕业后分到保山工作,20世纪60年代末到保山地区农科所李山村玉米试验站。1996年他退休时,正值国家允许科技人员领办经济实体的政策,作为高级农艺师的他便买下了李山村玉米试验站,注册了相应实体,以个人名义继续选育玉米种。50年来,张述尧先后培育、推广玉米新品种20多个,通过国家级审定2个,通过省级审定7个,在省内外累计推广数亿亩,是云南主要玉米品种。他撰写的论文《玉米C型雄性不育的利用实验初报》等发表在国家核心学术期刊上,有的还被译成多种外文、被收入联合国粮农组织生产年鉴。近年来,张述尧还选育了特色玉米“旭玉”系列,这种玉米除了产量高、抗病强外,还富含赖氨酸,具有很强的糯性,也就是餐桌上的常客——“糯玉米”。

  也许人们会认为张述尧如今已名利双收,很有钱。其实不然,他的收益,基本就是维持基地运行、保证不断培育出新的玉米种。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为收集种源,张述尧仍会大江南北地跑,每收集到一种玉米种子,就如获至宝。他说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去看玉米,就是去试验地里观察、研究玉米,每有一个小小的发现,都会欣喜若狂。50年来,他几乎每年都在李山村过年。中秋节,是玉米收获的季节,他也会在山头上、在玉米地里度过的。因为他已经离不开玉米、离不开选育玉米种的工作。

  “我要干到不能动为止。”张述尧说,植物遗传特性决定,一个再好的品种,两三年之后就要淘汰,如果不是不断有新品种,玉米将会从人们的餐桌上消失。记者不禁想起美国科幻大片《星际穿越》里玉米成为“末日作物”的场景。张述尧说,如今,外地新品种不断进入,亦喜亦忧,喜的是玉米暂时不会或根本不会成为“末日作物”;忧的是外地品种不断进入,也可能带来不知预测的种植风险。说远一点,如果中国选育的种子比不过外来种子,最终会失去巨大的市场。

  “比如大豆。”张述尧不无痛惜地说。

  让张述尧欣慰的是,他50年坚守付出,得到了家人的理解与支持,如今他其中一个儿子已经放弃了城里的工作,上山和他学习育种知识。而他50年坚守,更得到了当地群众的认可——在云南许多地方,农民都认得“保玉”。

  [本报记者 董国平]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张述尧:心中总怀着一粒信念的种子
张述尧:心中总怀着一粒
一位村支书服务群众的初心
一位村支书服务群众的
巧手描绘美丽人生
巧手描绘美丽人生
施银红和她的“保山合伙人”
施银红和她的“保山合
推荐新闻
·保山选手何健喜获《中国好声音》云南赛区季军
·“香橼哥”:一棵树绽放的致富路
·王春燕:用爱守护生命之光(新时代的奋斗者)
·辛开泉:从村淘服务站走出来的创业青年
·李文,一路蹭蹬一路歌
·“亏本支书”张富忠
·钱文明:羡多傣家艺人
·创业青年返乡慰问父老乡亲
·杨会春:千针万线绣真情
·饶明的三次成功转型:从卖苦力卖手机到卖网上商城
评论热点
·彝族“刺绣王子”张志渊
·退伍兵阿虎的创业故事
·张述尧:心中总怀着一粒信念的种子
·郭会兰:让爱流淌在岁月两端
·"鸟人"
·杨国安:保山一名乡村医生的坚守
·杨跃华:醉心文化的“编外站长”
·赵乾:一个未来职业经理人的积淀
·罗尼:给梦想贴标,替自己代言
·龚娟:用情倾心“拔穷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