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隆阳

新光村“儿童之家”的破题之路

时间:2019-10-21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如何让农村留守儿童、困境儿童得到更多关怀和帮助,确保他们的生存权、发展权、受保护权、参与权等权力;如何通过提高“儿童之家”的开放率、活动率来促进乡村未成年孩子的健康成长?隆阳区芒宽乡新光村“儿童之家”做出了有益的尝试。

 8144-13.jpg

  仲秋时节,在隆阳区芒宽乡新光村“儿童之家”的活动室里,一群孩子正趴在窗口遗憾地望着窗外。本来约好在操场上开展的亲子游戏,因天公不作美,只得临时改成室内学习。被孩子们称为“桃子妈妈”的新光村“儿童之家”管理者左志松告诉记者:“自从有了‘儿童之家’,再大的雨也浇不灭这些孩子们兴趣的火。”

  “儿童有哪些基本权利?”“做作业!”小朋友的回答引来现场阵阵欢笑。看着越来越积极向上的孩子们,市妇儿工委办主任赵嫒告诉记者,能让一个有14个村民小组,居住着13种少数民族的乡村“儿童之家”成为“儿童乐园”,离不开各级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也离不开家长和孩子对“儿童之家”的信任。

“儿童之家”落户小山村

  对新光村党支部书记陈桥梁来说,“儿童之家”给辖区孩子带来的改变是他目睹的。

  2015年初,还是新光村村民委员会委员的陈桥梁在走访中发现,随着外出务工人员的增多,村里留守儿童也日益增加。

8144-12.jpg

  一次日常走访中,陈桥梁发现一户傈僳族人家的孩子,由于父母外出打工,年迈的爷爷对孩子又疏于管教,孩子不仅产生了厌学情绪,心理也表现得有些扭曲,见到老师和村组干部入户总是避而不见,有时还会对他们进行谩骂。陈桥梁明白,没人管的留守儿童有可能变成“问题儿童”“困境儿童”,这不只是一个家庭的问题,还是需要村委会直面和破解的工作难题。

  为了准确掌握辖区留守儿童的情况,2015年,在当地妇联牵头下,新光村村委会开始对辖区189名留守儿童进行走访,随后发现“问题儿童”“困境儿童”占比不小。“这是一个大问题,如果不进行有效的干预和疏导,孩子的成长将会受到很大影响。”芒宽乡妇联主席王晗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事实上,这些问题早已引起了各级妇联的关注与重视。2015年初,保山市按照《云南省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福利服务保障体系建设实施方案》的要求,结合实际出台了《保山市儿童发展规划(2011——2020年)》,保山市妇儿工委也制定了《保山市推进城乡社区儿童之家建设实施方案》。随着各项工作的推进,2015年6月,芒宽乡新光村“儿童之家”和全市许多“儿童之家”一样被列入建设日程。2016年2月,集儿童阅读馆、兴趣室、体育健身设施、电子阅览室、表演队之家等功能于一体的“儿童之家”正式建成。

  “儿童之家”建成时,已担任村党支部书记的陈桥梁高兴得一晚没睡好。第二天一早,他就找到村计生员左志松,请她兼任“儿童之家”的管理员。面对这个新事物,对计生工作得心应手的左志松有些心余力绌。好在热心公益的左志松并没有因此退缩,抱着办法总比困难多的念头,她通过请教妇儿工作人员、入户宣传、与学校沟通,慢慢地把孩子带进了“儿童之家”。

  新奇的玩具、各式各样的书籍、丰富多彩的活动,吸引着孩子们的目光。一种有别于传统说教的儿童教育方式开始在新光村落地生根。

小平台发挥大能量

  哪个孩子喜欢什么?哪个孩子遇到困境需要关心?如何让“儿童之家”的活动更丰富多彩?这些是左志松每天除了计生工作外考虑得最多的问题。

  对于那些喜欢到“儿童之家”的孩子们来说,除了父母,左志松是他们最亲近的人,不知何时,孩子们开始亲切的喊她“桃子妈妈”。这个称呼,是对兼职了三年管理员却没有一分报酬的左志松最大的安慰。

8144-11.jpg

  说起“儿童之家”给孙女带来的转变时,村民赧红芬(化名)几次擦拭着双眼。儿子坐牢,儿媳与其离婚后丢下两个女儿改嫁他乡,原本活泼开朗的孩子渐渐变得沉默寡言。虽然明白亲情的缺失会对孩子成长造成影响,但对一个没文化的农村妇女来说,赧红芬也束手无策。自从“儿童之家”开放后,赧红芬发现孙女回家后“话多了”。为了一探究竟,赧红芬走进了“儿童之家”。亲眼看到孙女在“儿童之家”开心快乐的样子后,这位农村妇女似乎明白了孙女转变的原因。从那以后,她每天都会关心孩子有没有到“儿童之家”,在那学了什么。

  2016年5月,新光村“儿童之家”迎来了一些新朋友。“儿童之家”与保山学院合作开展儿童保护与发展实训工作,实施儿童成长辅导社工项目。项目的实施拓展了新光村“儿童之家”的活动深度和广度,也让其在全市“儿童之家”里脱颖而出。

8144-14.jpg

  来自保山学院社会工作专业的大学生采用个案、小组等方法,遵循助人自助的专业理念,引导儿童从提升自我认知意识和行为能力方面参与活动,从谈理想、谈感动、谈付出、聊家人等话题中,激发孩子们的思维深度和感性认知。

  看着大学生通过专业知识不断解决着孩子们的各种问题,左志松感到了专业知识对“儿童之家”发展的重要性。她说:“毕竟我才是这里的管理者。”于是,左志松开始向大学生们学习策划和开展各类讲座、活动,对“儿童之家”的发展也开始有了一些独立的思考。

  2017年,市妇儿工委安排左志松到成都“儿童之家”进行了参观学习;2018年,又派她到昆明学习儿童保护与发展、儿童心理服务基础、儿童保健与健康的专题知识。

  随着知识学习与经验积累,左志松对开展好新光村“儿童之家”工作越来越有信心。她开始尝试着去解决“儿童之家”管理人员少、服务儿童多,管理方式单一、活动形式多元的矛盾。在多方请教后,新光村“儿童之家”家长委员会和儿童委员会成立了,并成功招募到18名家长委员和20名儿童委员。家长委员和儿童委员直接参与到“儿童之家”的工作中,协助管理员一起组织“儿童之家”的各类活动、维护“儿童之家”的工作秩序、看管“儿童之家”财物、清扫“儿童之家”卫生……为“儿童之家”发展注入了能量。

破解“三难”路长且阻

  尽管在全市的很多乡村,像左志松一样的代管者付出了时间与精力,投注了热情与心血,但代管者的现状常常会影响着她们的工作开展,不可避免地面临人员管理难、活动开展难、成效工作发挥难的“三难”境况。

  针对这一问题,市妇儿工委对全市“儿童之家”开展情况进行了深入调研,于2017年组织五县区妇儿工委对龙陵县率先开展专人专管的20所“儿童之家”进行学习。2018年,市妇儿工委以云南省儿童保护与发展资源中心“实训基地”建设和省妇联儿童保护项目落地新光村为契机,将隆阳区新光村“儿童之家”管理者岗位设立为公益性岗位,将其纳入财政拨款,使其成为隆阳区第一个实现专人专管的“儿童之家”。

8144-15.jpg

  左志松告诉记者,在代管的3年中,虽然有时也会感到分身乏术,但自己从未抱怨过,她很感谢各级政府和社会团体对“儿童之家”的关心与帮助,因为有了大家的重视,才促成了“专人专管”的实现。从代管到专管,左志松觉得身上的担子更重了,她希望能不断学习和探索“儿童之家”的经验和做法,将新光村“儿童之家”做出成绩,做出亮点,让更多孩子从中受益。

  按照云南省民政厅印发的《关于云南省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福利服务保障性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到2020年,50%以上的城乡社区至少有一个“儿童之家”;各乡镇(街道)儿童福利服务工作站要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或设置公益性岗位等形式,配备1名专(兼)职的儿童督导员……由于各种现实制约,截至2019年10月,全市445所“儿童之家”只有21所实现了专人专管。虽然有新光村作为范例,但面对未来,我市“儿童之家”的发展仍面临着重重困难和问题,需要各方合力去破解。(字相禹 )

责编:刘自明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新光村“儿童之家”的破题之路
新光村“儿童之家”的
青华街道“集中轮训”推进主题教育
青华街道“集中轮训”
永昌街道“望闻问切”推进主题教育
永昌街道“望闻问切”
隆阳:铸“三农”发展辉煌 启乡村振兴征程
隆阳:铸“三农”发展辉
推荐新闻
·一生荣耀,他受邀进京国庆观礼!
·隆阳区"学习强国"学习平台积极分子张招载誉归来
·青华新时代文明实践站着力打造“红花精神文化家园
·永昌"智慧河长"精细精准治理西大沟
·七宝黄金瓜:飞往上海的甜果果
·绿色家园 幸福隆阳
·隆阳区看守所民警拒收红包扬正气
·端阳逛百年花街赏百花争艳
·真招践行五个领航 榜样引领集群发展
·自己的规矩自己定
评论热点
·隆阳区成立老龄委法律援助工作站
·隆阳禁毒工作获省验收组肯定
·隆阳区检察院“四个一”丰富综治维稳活动
·万亩生态观光农业园助力农民再就业 实现增收新渠
·隆阳区全力做好食品安全风险防控工作
·隆阳区敬老院健康扶贫入户走访到黎新小区
·隆阳发改强化水电站汛期安全管理
·隆阳分局集中销毁查缴的枪支和管制刀具
·隆阳扶贫办为烟农解难题
·隆阳“租赁补贴”提供住房保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