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村官三年

时间:12-16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12

我的村官三年.jpg222保山日报网

  2016年9月25日,我独自一人到了隆阳区芒宽乡敢顶社区报道,开始了自己三年的村官生涯。222保山日报网

  所 见222保山日报网

  稚气未脱,书生意气。到村的第一件事,就是了解村情和贫情。第一个月都是支书带着我,开着他的“小红马”四处给我介绍。“小红马”是他自己对用了10多年“大阳牌”摩托车的爱称。慢慢地了解了村情和贫情后,我也逐渐投入到脱贫攻坚工作中了。因为村子比较大,有1185户4321人,加之村委班子5人年纪偏大,电脑业务跟不上,所以,我报道后就主动承担起每天的报表、总结、汇报、档案等文书工作。222保山日报网

  做基层工作,有一个好处,就是在你忙的时候,大家都在忙,农户们白天干活,晚上收工回家,所以白天忙完手头上的工作,晚上就是入户了解情况的最佳时间。但入户走访遇到的第一个困难就是语言不通,难以交流。面对绝大部分是傈僳族的情况,为了拉近与他们的距离,我特地学习了他们的语言,并将傈僳族的日常交际用语用谐音备注在笔记本上,就像初中第一次学英语那样:“book”,我就在后面写上汉字“不可”。慢慢地我不仅学会了用傈僳语称呼他们,问他们吃的问题,穿的问题,也学会了玉米、水稻、钱、读书、打针吃药等等日常用到也是脱贫工作必须用到的词汇。就这样,我和他们的距离拉近了,感情加深了,工作开展也顺利了许多。222保山日报网

  脱贫攻坚依然紧紧围绕“两不愁三保障”的工作而开展。对我所在的村而言,住房保障是最大的问题。在工作中,我负责一个小组的危房改造工作,从入户动员到开工,绝大多数都能顺利实施,我也曾在心底暗自窃喜:像这样的速度不日就能完成。但欢喜过后我就遇到了“钉子户”——麻勐林组的老张家。222保山日报网

  老张两口子在家,有一女儿在外地打工,每年只回家一次,由于各种原因住房年久失修,安全隐患很大。为了把党的政策落实到位,让他一家尽快住上新房,我几次入户宣传却都无功而返,这让我感到有些失落。有一天晚上,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忽然想到老张家只有一个女儿叫慧青,现在都已经21岁的大姑娘了……222保山日报网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一次入户,也许是进去的次数多了,老张家的老黄狗也不跟我瞎“吠吠”了,在老张一脸冷漠的表情下,他的妻子递过来一个凳子。我随口问了一句,“你们家慧青今年过年应该回来吧?”阿姨说:“过年肯定回来了。”于是我就赶紧接上:“到时候领着男朋友一起回来过年嘛。”才说完,我就看见他们害羞地笑了起来。“她还没有处对象呢。”“要是真的领着男朋友回来,看见你们住在这么一个危房下面,小心把别人吓跑了。”我开玩笑的和老张说。也许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老张两口子停止了笑声。沉默许久后,我开着玩笑说了一句:“叔叔阿姨,房子一定要盖,早盖晚盖都要盖,趁着现在政策好,拆除重建多好。”看见夫妻俩互相看看对方,我便将协议、合同、实施方案、户型都介绍了一遍,没想到老张立马就同意签字。第二天,施工方就进场开始施工了。现在,老张家已经盖好了新房,装修的漂漂亮亮,他们说:“等女儿回来一定会喜欢的。”222保山日报网

  再 见222保山日报网

  三年下组入户、走访调查、加班报表,已经是常态。我也时常一边做着材料一边抱怨;也时常不顾谦谅,以刚碰刚;也时常遇事莽撞,得罪八方。但是韶华不负,青春依旧,弹指三年,栉风沐雨,留下了无数的笑脸和回忆。三年,我爱上了傈僳族围着篝火,举着布汁酒,唱着歌,尽情放纵;我爱上了7月满地青黄芒果和鲜红荔枝;我爱上了老乡手握打田机耕地的轰鸣声;我爱上了低头的麦穗散发出来的阵阵清香和嘈杂的虫鸣鸟叫;我更爱上了这里的人,他们洒脱直爽,朴实无华……222保山日报网

  杨金鑫222保山日报网

责任编辑:蒋建国222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