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云南

光明日报|云南百花岭:“青鸟”探出致富路

时间:2020-01-14  来源:光明日报  

 

光明日报|云南百花岭:“青鸟”探出致富路

 

夕阳下的百花岭 本报记者任维东摄/光明图片

锈额斑翅鹛 本报记者任维东摄/光明图片

黑头奇鹛 本报记者任维东摄/光明图片

赤尾噪鹛 本报记者任维东摄/光明图片

  【观察】

  高黎贡山的冬天,黑夜来得有点晚。2019年12月21日的傍晚,拍完夕阳在天边映射出的最后一抹玫瑰红后,前来参加国际观鸟周活动的几位游客沿着弯曲的山路,一起向山下的客栈走去。

  这是他们第二次来百花岭。吸引他们再次光顾的这个位于云南保山市隆阳区深山里的少数民族村寨,过去曾长期为穷困所累。如今,这里百鸟投林、鸟语花香,一条以观鸟为核心的生态经济产业链在逐渐成熟。

高等植物5726种,鸟类525种,百花岭人却长期“端着金碗讨饭吃”

  “在这里可以看到高黎贡山的第一缕朝霞,也能欣赏到落日美景。”在当地新开业的灵芝客栈里,主人杨成吴一边把刚泡好的白茶一杯杯递给旅客,一边不无骄傲地说。

  坐落在百花岭上的灵芝客栈,充分利用原有老屋进行改造,耗资300多万元,设有15间客房,房内无线网络、智能马桶等现代化设施一应俱全。

  杨成吴原为百花岭村支书,因身体原因,辞去了职务,开起了客栈。他笑着介绍:“客栈用的是我媳妇的名字。观鸟游火起来后,全村的民宿客栈已经发展到了20多家,大家的日子越过越好了。”

  百花岭,光是名字就美得令人向往。然而,过去它却是云南保山市隆阳区深山里一个为穷困所累的少数民族村寨,579户2471人中,共有白、傈僳、彝、回、壮、傣、怒7个少数民族。村民们祖祖辈辈靠在山谷里、山坡上种地与打猎为生。

  位于高黎贡山东麓的百花岭,海拔1400米左右,四季苍翠,鸟语花香,温泉、瀑布、河流、山川和谐地融为一体。而高黎贡山,更是堪称世界级的动植物宝库。它既是“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世界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和十大濒危森林生物多样性地区之一,还是中缅印跨境保护的重要地段和无可替代的生态安全屏障。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WWF)列为具有国际重要意义的A级保护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生物圈保护区”。保护区有高等植物5726种、兽类154种、两栖类52种、爬行类81种、鱼类49种,其中高黎贡山特有种子植物382种,因此被誉为“世界物种基因库”“哺乳类动物祖先的发源地”“人类的双面书架”等。更吸引人的是,这里迄今共记录有525种鸟类,约占云南省已记录鸟类总种数的54.8%。因此,它又被誉为“中国的五星级观鸟圣地”“中国观鸟的金三角地带”。

  然而,世代生活在此的老百姓并未真正了解这块福地,也从未想过把这里的生态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只是习惯于上山打猎、砍伐,一直都是端着金饭碗“讨饭吃”,一年到头,每亩地收入大约2000元,勉强维持温饱。

  当爱护环境、发展生态旅游的春风刮进山寨后,百花岭人终于抓住了这次难得的机遇。

  那是1989年11月的一天,村民侯体国在山林里拿起弹弓准备打鸟,偶遇了一对来观鸟的台湾夫妻,他们请侯体国帮助带路找鸟,并许诺支付给他一笔费用。侯体国半信半疑地答应了,那一天他们共看到了160种鸟。返程前,两口子留下一句话:只要村民们不再打鸟,未来将会有世界各地的人到此观鸟。

  台湾夫妻离开百花岭后,便将百花岭富集各种野生珍奇鸟类的信息发布在网上。随后,观鸟、拍鸟者纷至沓来,百花岭逐渐引起了国内外的关注。最初是外国的专家拿着望远镜来科考,到后来,又有许多国内的鸟类专家前来观鸟,大批摄影爱好者也慕名而来。随着观鸟声名鹊起,一片比种地更能挣钱的致富新天地在百花岭人面前豁然展开。

  在保山市各级政府部门及村合作社的引导下,村民们纷纷为外来观鸟者提供食宿、接送、背包、鸟导、场地租赁等服务,一条以观鸟为核心的生态经济产业链逐渐成熟。

  让百花岭人做梦也想不到的是,2008年以前大家一年辛苦劳动下来,人均收入不过3000元左右,2008年以后村民人均收入逐年提高,到2018年人均收入增长到近13000元。2018年全村接待观鸟旅游者超过5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3500万元,一举改变了过去贫穷落后的面貌。

  鸟导、鸟塘、鸟客栈,曾经“猎鸟人”变身“护鸟人”

  在最近人气火爆的明星鸟塘——32号鸟塘,下午1点多,15个摄影机位已经挤满了人,来自天南地北的观鸟摄影师全副“武装”,把一个个三脚架、长镜头架起来,聚精会神地瞄准棚外树林里的野鸟,“咔嚓咔嚓”的快门声此起彼伏。

  这个鸟塘的主人叫张绍留,46岁,是个彝族汉子。他介绍说,鸟塘是2015年兴建的,因为这段时间来栖息的鸟类繁多,所以不论是摄影师还是观鸟者都愿意早早来这里等候。

  所谓“鸟塘”,是指专门在山林里沿着鸟儿相对稳定觅食的路线,为观鸟、拍鸟者搭建的小棚子,经营鸟塘的村民通过在棚外投放虫子、苹果、柿子等食物引鸟,观鸟者则躲在棚内观察拍摄。有了这样的鸟塘,观鸟摄影者就不用漫山遍野四处找鸟,可以定点观察拍摄,效率大大提高。

  在百花岭2号鸟塘,专程从黑龙江赶来的吴先生正在拍摄鸟类。“我大概是在山上待得最久的人了,已经在百花岭住了3个月。白天拍鸟,晚上用电脑整理照片,每天都这么过,有时候一天只睡几个小时。”为了拍鸟,吴先生花了12万元购置专业的照相器材,在网上订了百花岭村鸟导老侯家客栈的房间。因为自带的行李有100多斤,他是一路坐火车来的,准备等到樱花开后再回东北老家。

  同样热闹的还有7号鸟塘,观鸟者、摄影师架起“长枪短炮”,正在全神贯注地观鸟。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众多海内外各界人士不远千里来到这儿?正是森林中这些美丽可爱的野鸟。鸟网副总版主陈龙说:“这里是中国最好的观鸟地。以后会有更多的人来看鸟、拍鸟。”

  而今,当百花岭人看到野鸟能创造财富、山林可引来大批游客时,山村一切都顺理成章地发生了根本转变。

  每年数以万计观鸟者涌入百花岭的事实,给山村各族乡亲们上了生动的一课。他们终于明白:今后不仅再也不能打鸟了,而且要想方设法护鸟,因为它事关大家伙的钱袋子。于是,高黎贡山农民生物多样性保护协会应运而生。从村干部到普通村民,大家纷纷加入了爱鸟护林的行列。

  最早做鸟导的侯体国曾经一天打过上百只鸟。如今,率先尝到爱鸟甜头的老侯却说:“是鸟让大家得到了收入,改变了村里的面貌,过去带大家打鸟,现在要带大家爱鸟,要用心、用生命去爱护它们。”正是他,接受了观鸟者的建议,2009年,带头在百花岭一处鸟儿经常出没的林间建起了第一个鸟塘,在不影响野鸟觅食的情况下,为外来拍鸟爱好者提供观鸟摄影服务,每个机位收费20元。

  有了老侯的示范,村民们群起效仿,过去村里小卖铺柜台上常放着的弹弓不见了,一个个可容纳十来个拍鸟爱好者一起拍摄的鸟塘棚子如雨后春笋般在山林中出现了,鸟导也达到80多人。现在每个摄影机位收费50至100元不等,观鸟旺季时有经营鸟塘的村民一天收入可高达4000元。

  杨成吴说,为了防止观鸟经营中的恶性竞争,村党支部规定经营鸟塘者不得同时经营民宿,经营民宿者则不可同时经营鸟塘,还成立了专门的农业旅游专业合作社,对当地鸟塘实行统一管理、统一售票机制,同时还采用山林、资金、土地、房屋建设按户入股分红的形式,形成共同致富、同抓保护的氛围,做到经济、生态两手一起抓。

  村民刘绍纯清楚地记得,过去他也和村里很多人一样上山砍树卖钱。家里人口多,为了挣钱,他农闲时就上山伐木。“小的做房梁,30块一棵;大的做柱子,150块一棵。比较贵的是木荷树,一棵可以卖300块钱左右。”

  2005年,刘绍纯当上了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的护林员。14年来,和村里其他护林员一道,他放下砍树的斧头,一直巡护着这片家门前的大山,主要是制止偷采盗伐和预防森林山火。

  从“猎鸟人”变成“护鸟人”,从“伐木者”变成“护林员”……如今,村民们思想转变了,大家在护鸟和护林的过程中慢慢理解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深刻含义,在分享生态红利的同时不断提高“自我造血”能力,脱贫致富之路由此大大拓展。

  30年过去了,百花岭人用自己成功的实践,实实在在地证明了生态保护与民生发展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

  正在鸟塘拍摄鸟类的摄影师们 本报记者任维东摄/光明图片

  【记者手记】

  行走在穿越高黎贡山的“南方丝绸之路”古道上,听着林间叽叽喳喳的各种鸟叫声,呼吸着山间清新自然的空气,看见众多外来观鸟者满意的微笑,让人不由得感叹:百花岭,真是一个来了不想走,走了还想来的好地方。

  对于一年内两次来到百花岭调查采访、亲自体验了拍摄鸟类乐趣的我来说,感受的确是多种多样的。最主要的概括起来,有一喜,也有一忧。

  喜的是,我亲眼见到一个地处云南西部高黎贡山深处、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还沿袭着刀耕火种、打猎砍树生活方式的山地少数民族村寨,竟然在今天变身成了积极践行生态文明理念、依靠爱鸟护林而脱贫致富的典范。

  忧的是,百花岭观鸟业在蓬勃发展的同时,也难免出现了一些亟须重视的问题。

  无疑,百花岭村的生物多样性资源和历史文化资源丰厚且独特。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在开发利用这些资源的同时搞好保护,如何着眼于高黎贡山的绿色可持续发展,汲取其他地方“边发展边污染破坏,再来花巨资治理”的沉痛教训。

  我注意到,2019年12月20日,云南省生态环境厅、省林业和草原局、保山市委市政府,在百花岭联合主办了一次以“探秘高黎贡·邂逅明星鸟”为主题的高黎贡山国际观鸟周活动。来自国内外爱鸟护鸟的专家、摄影爱好者、游客等齐聚百花岭。其中不乏来自印度、不丹、尼泊尔、巴基斯坦、新加坡、马来西亚、缅甸、美国等国家的专家及爱鸟人士。

  保山市高黎贡山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主任李廷金说,这不是百花岭第一次举办这样的活动。从2016年起,百花岭每年都要举行一次高黎贡山国际观鸟节,来自世界各地的鸟类摄影师、鸟类保护者都被吸引前来。而即将到来的春节黄金周正是观鸟拍鸟的旺季,将会有大批天南地北的鸟类爱好者涌到这里。

  今天,“百花岭观鸟”已成为保山市的一张国际名片。然而,这个正在成长中的高黎贡山生态旅游品牌,要想做大做强,达到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双赢,仍有一些突出问题待解决。

  我注意到,当前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如厕问题。实地考察后发现,在百花岭为国内外观鸟者、摄影师准备的鸟塘旁,至今还没有一个像样的环保公厕,只有一个极其简陋、狭小的野外就地“方便处”,既难以满足多人同时使用,也没有相应的粪便处理设施。以后,如果更大规模的观鸟游人同时涌入,该如何应对?

  其次,为了避免在生态旅游开发时给高黎贡山国家自然保护区造成破坏,百花岭迫切需要建立旅游生活垃圾处理设施,比如兴建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生活污水与垃圾收集处理站,以避免污染这里优美的环境。

  再次,基础设施有待更科学地规划建设。比如,建设一个集中停车场,可以避免大量汽车开进山里乱停乱放,对山区环境造成污染。基于此,可按照国家旅游景区标准,改善道路,引进环保电瓶车,将各方游客从停车场接送至山中各处。同时,建设环保排放达标的餐厅也将为观鸟游人提供很大便利。

  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的易绍良博士认为,百花岭观鸟旅游提供了如何将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范例,表明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可持续发展在社区层面上是可以实现的。他建议准确定位,着眼于可持续性,采用景观规划方法,统筹观鸟旅游与产业的发展,在实践中和宣传上一以贯之,建立并坚持先进的行业规范与行为准则。

  “高黎贡山具有开展生态旅游的绝佳条件,未来不仅可以发展观鸟游,还可以发展昆虫游。”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资源昆虫研究所的陈又清博士说,据世界旅游组织统计,目前生态旅游收入已经占了旅游业总收入的15%。他认为,高黎贡山具有丰富的昆虫多样性,生态环境独特而优良,是进行生态旅游的最佳选择,据不完全统计,保护区内有1600多种昆虫。

  为了有效避免在发展生态游的同时对高黎贡山自然环境产生破坏,参加2019高黎贡山国际观鸟周活动的中外专家学者一致通过了《高黎贡山生物多样性保护倡议》。他们一致呼吁:要严格遵守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国际公约和《云南省生物多样性保护条例》,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实施社区居民参与共建共管,在确保受保护野生动植物生境安全、种群稳定的前提下,合理高效地利用自然资源,促进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美丽中国建设。

  让我感到高兴的是,当地政府官员具有很强的生态保护意识。保山市副市长宋光兴在这次国际观鸟周活动上表示:“在百花岭开展大众观鸟活动,让大家邂逅美丽的林间精灵,体验多元的民俗文化,领略秀美的自然景观,旨在践行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永续发展大计,探索保护自然与旅游扶贫深度融合的发展模式。未来,保山市仍需要牢固树立和坚持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坚持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坚定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

  (本报记者 任维东)

责编:蒋建国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不负韶华 奋进跨越】云南省全力补齐基础设施短板 “五网”建设跑出加速度
【不负韶华 奋进跨越
光明日报|云南百花岭:“青鸟”探出致富路
光明日报|云南百花岭:
【不负韶华 奋进跨越】闯出一条高质量跨越式发展的路子来
【不负韶华 奋进跨越
2020年春运1月10日启动 云南铁路预计发送旅客970万人
2020年春运1月10日启
推荐新闻
·精彩纷呈,云南多项非遗项目亮相进博会
·云南省各地明确导向直面问题 推动主题教育走实走
·云南省全面开展整治食品安全问题联合行动
评论热点
·省长阮成发:全力加快大滇西旅游环线建设
·2020年国考公告发布 云南省招录876人 激增近600人
·11月起 云南高速公路收费站逐步推行只保留1条人工
·云南跨境人民币收付额突破5000亿元
·云南省政府召开第五十一次常务会议
·第21届北京希望马拉松(云南行)鸣枪开跑
·中央扫黑除恶第二十督导组进驻云南开展“回头看”
·阮成发寄语广大青年:在创新创业中实现人生价值
·云南:确保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不负韶华 奋进跨越】闯出一条高质量跨越式发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