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旅游要闻
此刻·面对

在唐古拉山,旦曾那冰雪样纯洁的温暖

时间:2020-02-17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1月14日我们从滇西保山出发往拉萨方向走的时候,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还没有像现在这样让人揪心。沿滇藏线进入国道318一路西行,除了每一个检查站做一些登记,并没有更多的恐慌。19日到了拉萨,布达拉宫等景区因冬季的原因免收门票,进去参观的游客依然排着长队。在罗布林卡,我们依然能够凭身份证免费游览各位达赖上百年前的避暑夏宫。

  等我们在唐古拉山、昆仑山口、可可西里腹地转了一圈回到青海、甘肃境内,疫情已急转直下,各个高速出口警察和检疫人员已严阵以待,我们竟然生出了“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感觉。一路接受询问、量体温等程序,胆战心惊地回程,特别在西宁高速出口,一位警察见我们开的是云南车,随口问一句“你们还回得去吗?”搞得我心里凉凉的。于是,每当有担忧的时候,车里的朋友都相互安慰说:“旦曾都愿意帮我们,会顺利到家的”。

  旦曾是唐古拉山青藏线上雁石坪三组的藏民,如果没有他,我们陷在唐古拉雪地里的车就有可能在当晚拖不出来,-20℃的气温,车里的柴油一烧完,可不是开玩笑的。

  从未体验过-20℃是什么感受,去年10月在藏北阿里最低也就-1℃。问天天在藏区跑的西藏深度探险游领队德拉姆玛璜,他平静地说没什么,去了就知道了。也许在这样的路上有过太多的经历,这样的雪山对于玛璜来说已太过平常。现在看来,其实那冷得可以缩成一粒冰的感觉,真是刻骨铭心,直冷得山月无色。

  这次走唐古拉山,纯粹是个意外。本来计划去尼泊尔,签证也办了,刚出拉萨城,吉隆口岸的地界突然打电话说,因极端天气,尼泊尔境内喜马拉雅雪崩,路断了,三五天内是通不了的。我们顿时一筹莫展。从滇西保山出发,进入318线芒康地界,一路就冰天雪地,川藏中线班达、洛隆、边坝,比如、那曲,直至拉萨,一路艰险异常,防滑链都上了几次,特别在班达镇冷如冰窖的房间里,寒冷引发的高反让人头痛欲裂,镇里为数不多的宾馆都没有冷水热水,说是管子都冻上了。但每一家要价都不低,很简陋的房间都要两三百,不住又不行,已是晚上十一点,冰雪路段,行夜路极不安全。

  翻翻地图,尼泊尔去不了,我们决定去敦煌过年。敦,大也,煌,盛也。煌煌古城,朔风迢迢;河西走廊,北方丝绸之路,一直是我想去的地方。于是离开拉萨,重返来时的109国道进那曲,再次踏上了青藏公路。羊八井,当雄,那曲,左边念青唐古拉山绵延不绝,青藏铁路的火车轰隆着擦身而过。在藏语里,那是黑色,曲是河。那曲,就是黑色的河。从怒江下游来,对怒江源头那曲,我们自然十分好奇,只不过奔腾咆哮的大怒江上游黑水河,此刻似乎回到了冰河世纪,能见到的河面都是晶莹剔透,泛着翡翠般的蓝色荧光。放眼四望,雪山延绵不断,整个世界仿佛被笼罩在洁白雪域之中,翻过垭口时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除了轻轻拂过面颊的寒风,远处的群山显得寂静而苍茫,除了脚步踏雪发出的吱吱声外,一眼望去感觉一切都显得是那样不真实。

  1月23日,在藏羚羊和藏野驴的惊喜中,我们过了安多,登上了唐古拉山口。海拔逐渐从四千多米上升到五千多米。公路的青色已然消失,高原的天空压得非常低,甚至可以说触手可及,牦牛在远处被冰雪覆盖成几个黑点,苍凉和寂寥间,我不知置身月球还是某个星球。别说低矮的灌木丛,草都难见一根,四千米以上就被视为生命禁区,唐古拉山,还有阿里,除了南极北极,已被称为第三级。

  雪风呼啸,已近狂野,风力不知道有几级,想必七八级是有的吧,我们驾驶的依维柯自重2.7吨,也像一只失重的蝴蝶在风中左偏右倚,我们的心跟着在风中凌乱,生怕车子被吹跑。青藏公路已被漫天飞雪遮盖,公路左侧的积雪一阵接一阵被狂风刮向路面,在车前形成雪雾,能见度极低,部分路段的积雪已有五十厘米厚。即将过年,路上车已很少,一辆油罐车出现在前面,我们追着它拍了十几分钟的视频。约五点钟,接近昆仑山口,海拔标志是5170米。一辆庞大的拉钢筋的货车迎面驶来,它的道上积雪稍薄,我们所在的右道积雪已有50余厘米,还不仅仅是积雪,雪下面可是坚硬的冰面!德拉姆玛璜是计划停下让它的,想等它过了我们再移至左道,但根本来不及,路滑加上惯性,一眨眼我们的车就陷进了雪堆了,再怎么轰油门,除了四轮打滑,再不能前进半步。

  怎么办呢?玛璜拿出工兵锹下车铲雪,希望扒开轮子下的积雪能把车开出去。外面真冷啊,他下去不过五分钟,就冷得胡子结了冰碴,手指不听使唤,赶紧跳上来在空调上暖手,车里的另一位男士熊大哥赶紧跳下去替换他铲雪,几分钟后再跳上来暖手,直叫着“指头要掉了”。两人反复下去几次,玛璜说试试看吧,打火,轰油门,可车除了打滑,再不能前进一厘米。最后玛璜咬咬牙,说,“委屈三位女士了,你们得下去推推车”。只要能走出困境,我们是不吝啬力气的,尽管力气不大。我,易女士,段女士,第一次以这样“同仇敌忾”的勇气站在车后面,随着油门的轰动给自己鼓气,可是一次,两次,三次,直至无数次,车子驶出半步,又退回来一步,我们冷得嘴唇青紫,戴着手套手指还是钻心的疼,我甚至觉得指头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跳上车暖暖手再下来,超级大风随时要把我们卷走的样子,头发上,帽子里都是雪,彻骨的冷以及不断下沉的白太阳让我的心有些下沉,再推不出去天就要黑了。

  看来凭我们自己的力量是难了,我们决定拦车寻求帮助。

  还好,几分钟后,一辆皮卡车从我们后面驶来,我们三位女士齐扎扎站在路边伸出手,皮卡车停下,一位藏族老乡布满皱纹的脸露出车窗,副驾上坐着一位面容富态的阿佳,应该是他的太太。他看看我们陷住的车,在我们前面几米处停了下来。然后他下车,查看与我们车的距离。玛璜赶紧拿出他收藏的拖绳,那是可以承受10吨力的俄罗斯伞兵专用工具,他视为珍品。老乡接过拖绳的一头去他车里找可以固定的地方,玛璜在自己车架上上铁扣,可因为太冷,铁扣怎么也解不开,那一秒钟,他说他直想用牙齿去咬开。手指冻得麻木,他不得不跳上车暖一下再下去挂铁扣,一旁的熊大哥也替换他去挂,如此折腾了近二十分钟,两车终于连接上,老乡坐上皮卡车发动,他一发力,我们继续推车,可事与愿违,我们的车轮一直在打滑,丝毫前进不了半步。越来越着急,反复几次,我们的车反而把皮卡车拖进了雪堆里,这下更不妙了。

  车里的阿佳看这样也急了,下车来接过我们的工兵锹铲轮子下的雪。她的发辫上,厚厚的羊绒藏袍上渐渐落了洁白一层雪,可她顾不上抖一下,二十多分钟里,她与丈夫没像我们受不了就上车暖一下,迎着雪暴,弯腰用力铲着,我们很是过意不去。这时候,我们两个车已完全堵住了往来的车辆,我们后面已排起了好几辆大货车,6点了,大家都清楚,天一黑,情况就更不妙了。一个穿很厚袍子的藏族男青年从后面大货车里跳下来,指指我们的车,比划着说:“往后拉,往后拉”,藏语,我半天没听明白。还是玛璜听懂了,赶紧去卸前面的拖绳。与后面的大货车挂上后,大货车一拖动,我们的车往后退出了雪堆。

  终于走出困境,我们悬着的心落了地。这时才顾得上问藏族老乡的名字和住址,他叫旦曾,54岁,那曲地区雁石坪三组人。往前走我们要与他同一个方向,他与太太就一直给我们带路,7点过,天黑了,我们翻过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近9点,海拔下到4700米,路面已不见冰雪,旦曾才靠边打过招呼离开我们。“嗡嘛呢呗美吽,菩萨保佑你们”,旦曾太太双手合十送给我们祝福。

  此后几天我们到达长江源头沱沱河,过昆仑山口到格尔木,到了大柴旦敦煌近在眼前,却因当金山暴雪高速封路不能继续前行,调头走西宁,遇到的极端天气不知有多少桩,一想到旦曾夫妇,我们心头所有的担忧瞬间就会被温暖取代。直至回程,青海,甘肃,陕西,四川,云南,1月26日很多城市开始封城,对外地车和外地人检查很严,回家的路艰难重重,在这个特殊的时刻和年份,我们从北到南见证了全民打一场疫战的决心和勇气。从逻辑上看,旦曾与疫情似乎没有什么联系,但对我而言,他就是我们这次疫情路上的支撑,不管路上有多难,他在我们快陷入绝境时给予我们的帮助,却像高原的雪风遥远地飘来,凛冽却透着一个民族的温度,无论走多远,旦曾夫妇都会温暖着我们的记忆。感谢旦曾,盛谢这条路上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

  □ 刁丽俊

抗击疫情 众志成城 人人都扫码.gif

责编:蒋建国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2019年各地各部门推进文明旅游工作综述
2019年各地各部门推进
“鸟人”集聚百花岭  只为拍下美丽瞬间
“鸟人”集聚百花岭
美丽乡村创造美好生活
美丽乡村创造美好生活
滇滩,大西山下香果红
滇滩,大西山下香果红
推荐新闻
·云南旅游刮骨疗伤打造“诗和远方”
·保山旅游宣传专场推介会走进贵阳
·国庆假期云南接待游客2712.3万人次 旅游收入215.9
·保山4景区获"我最喜欢的云南旅游景区"称号
·端午假期国内游客超8900万人次
·中国旅游推介会在老挝首都举行
·中国为全球旅游注入强劲动力
·云南虎跳峡进入最佳观景期
·云南主要旅游线路和产品成本价出炉
·国家旅游局提醒赴台湾旅游大陆居民注意登革热疫情
评论热点
·旅游,别落下“文明”
·一棵承载着历史记忆的高山榕
·你不一定知道的云南美景
·云南省发布6条红色旅游经典线路
·乡村旅游让城市更向往
·一起去领略全国地貌奇观
·前3季度云南省乡村旅游接待游客超1.3亿人次
·滇藏线和云贵线上榜“西部行”自驾精品线
·云南省发展全域旅游推动转型升级
·青奥会指定接待五大特色景区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