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腾冲

腾冲五合乡竹编市场采访记

时间:2020-03-23 10:25:03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36

  几天前,恰逢五合乡赶集日,我到文化站上班途中经过了原供销社对面路口的竹编市场,老人们已将各种竹编产品摆在路两旁,一些顾客正在挑着自己需要的用具。其实,见到这个市场已经很久了,也一直想采访这些竹编手艺人,想想今早也没其他要紧事,我便停下步子,钻进边上的文具店临时买了个本子和笔,又和店家拉了只凳子坐到卖竹编的老人边上,把想了很久的这件事情做了。999保山日报网

  平时路过的时候我也留意到,这个竹编交易小市场有时候来卖竹编的人多一些,有时候少一些,这个赶街天来了7人,一眼看上去都是年纪比较大的老人了。我先向他们做了自我介绍,大家知道我的来意后都很高兴,闲聊间发现我们之间还有些亲戚关系,瞬间又感觉亲切了很多。999保山日报网

  我访问的第一个老人名叫尹万成,他腰背有些驼,但精神还很不错。老人今年77岁,是五合乡老寨村人,我得喊他“三公”。他告诉我,自己以前做犁、耙卖,后来体力不行了,就编些筲箕、背箩、篮子来卖,现在差不多编了十多年了,也来这里卖了十多年了。随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眼前都是他编的大大小小的筲箕、背箩和篮子,老人虽然年岁大了,但编的东西还是很精致,看着很讨人喜爱。但交谈中也了解到,其实这些产品并不畅销,一个较大的筲箕要价三四十块钱,大家还都嫌贵,一天下来也卖不了多少钱,有时候还要倒贴来赶街的车费。999保山日报网

  接下来访问的两位老人坐在一起。一个名叫陈德明,77岁,我要喊他“二公”;一个名叫尚兴柱,79岁,我要喊他“舅公”。陈德明说:“我是鹿山村大平场人,60多岁才开始做竹编,主要是做不了重活了,这个活路轻巧些,做了卖点零花钱用。以前还自己背着到山那边的勐连街卖,后来走不动了,去那边的交通也不方便,这几年就专门在五合的赶集日来卖,编的东西也就是大家日常用的筲箕、簸箕、挑篮、鸡笼、背箩等,有时候能卖两三样,有时候啥也卖不出去,连一个晌午钱都赚不到。”说完,两位老人都笑了笑,又说:“年岁大了,就当是混日子了。”紧接着我又问了尚兴柱,他是五合村小蚌嘎人,两位老人实际的情况都差不多。999保山日报网

  第四个访问的老人是从隔壁的芒棒镇过来的,名叫周应本,家住芒棒镇曼乃村周家巷,是这些老人中年纪最轻的一个,但也有66岁了。他是自己开拖拉机拉着竹编来卖的,竹编的种类也比其他老人的丰富,摆了很大的地方,除了上边说到的,还有采茶篮、竹筛、挑箩、鱼篓、抓耙、笤箸等,大小各种样式都有。他十一二岁就开始跟父亲学竹编,那个时候白天上学,下午就编这些物件,卖了能换到钱,用钱又能买到谷子。因为会这个手艺,手头宽裕些,加上父亲会计算,很早就准备下一年的口粮,在那个特殊时期,很多人家没有足够的粮食吃,但他家顿顿能吃饱饭。现在,虽然日子过得红火了,但是早已习惯了编这些物件,割舍不下这门手艺,很多时候还是会编到凌晨一两点。五合、芒棒两个乡镇大大小小的赶集日他都会去卖竹编,一个月只闲几天。周应本会根据时节的变化适应市场所需,打谷子的季节,他就主要编海簸,最多的时候一年能卖出八九十个,潞江那边的顾客很喜欢,经常一车一车的来拉去;到了打油菜籽的时候,他就编筛油菜用的大竹筛;农村办红白喜事多的时日,他就主要编厨房用的那些物件。讲到这,我询问他的收入,周应本有些自豪地说:“这个手艺还不错,平均一个月差不多有6000元的收入,现在存的钱我这辈子都吃不赢了。”999保山日报网

  最后三个,一个叫周绍凡,整顶村曩嘎人,70岁。一个叫杨朝德,花寨村锅底塘人,72岁。还有一个叫方明招(音),是个妇女,五合村新房子人,74岁,她是来帮老伴卖的,老伴还能编物件,但是来不了街上了。999保山日报网

  采访结束后,我花了70块钱买了两样自己喜欢的竹编,然后和他们一一道别回到文化站。999保山日报网

  当天的采访完成了我很久的愿望,让我了解到了这个竹编交易小市场的情况,看到了还有很多无论如何依然在坚守竹编传统手工艺的人,了解到了目前这门手艺在五合的现状。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从事这个竹编传统手工艺的都是年长的老人,多数已年过古稀,而年轻一些的人几乎没有人愿意再做这件事了。这里边更多可能是经济效益的原因,但传统手工艺的传承之路究竟该怎么走呢?(陈以晓)999保山日报网

责编:蒋建国999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