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旅游要闻

在阿里冈仁波齐的风吹落了天窗

时间:2020-05-18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在阿里冈仁波齐的风吹落了天窗.jpg

  一个人

  需要隐藏多少秘密

  才能巧妙地

  度过一生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却有那么多人

  因心事过重

  而走不动

  ——仓央嘉措

 

  去阿里之前,我盯着手机里阿里无人区的照片,时常陷入虚幻中。朋友去年拍的照片里,枯黄的荒原在残阳下无限延伸到遥远的天幕,似乎一切都通往未知,也许有狼,也许有狐,天幕低沉,乌云压顶,一顶白帐篷若有若无地隐匿在玄幻的天地之间,这是人间的真相吗?冈仁波齐的风在呼啸吗?想象着藏北高原的一百种神秘和荒凉,我无法安放对高原的向往,再一次踏入了青藏高原的冰雪之中。

在玛旁雍措.jpg

在玛旁雍措

  因为特殊的海拔高度,特殊的缺氧状态,特殊的地理环境,特殊的无人区域,形成了特殊的宗教信仰和生存法则,藏北高原阿里,一直让人心存敬畏。关于喜马拉雅,关于冈底斯山脉,关于冈仁波齐,关于喀喇昆仑,关于古格王朝,关于象雄古国,关于玛旁雍措,关于拉昂措,每一个名字,都是苍穹下神一样的存在。而且从来没有哪一个地方,能像阿里一样,能让众多的雪山圣湖簇拥在一起,形成藏民心中众神的居所。“天上阿里,人间秘境”,这是阿里官方对辖区的文化定位。对我们外来者来说,神的存在,应该是我们对雪山,对冰川,对高原,对大地,对自然,对万物的一种敬畏,一种虔诚,一种仰视,一种亲近;对于藏民来说,神几乎伴随着精神世界的全部,在高寒严酷的环境中,没有精神的支撑,也许生活就失去了意义。

  传说,转神山冈仁波齐一圈,可洗掉一生的罪孽,转一百圈,便可成佛。所以它被藏传佛教认定具有无限大的能量,被称为宇宙的中心。在藏北高原阿里,在凛冽的寒风和低沉的天空下,转山的不仅有步履蹒跚的老年妇女,脸上沟壑纵横的老年男子,服饰艳丽的年轻女子,挂着鼻涕的幼稚孩童,也有来自印度、尼泊尔边界的异国朝圣者。他们一律系着皮围裙,戴着皮手套,念着六字真言,三步一磕头,匍匐在地拥抱尘埃,只愿今生的苦修,换来来世的永生。

  海拔6714米的冈仁波齐是冈底斯山脉的主峰,据说内转一圈需要1天,外转一圈需要2天,转前世,转今生,转来世。内外转前后需要9天。饿了,吃糌粑;渴了,喝酥油茶;困了,随身有帐篷;实在累了爬不起了,看看前方可通天堂的冈仁波齐,力量就从脚底升起。我们两次到达冈仁波齐脚下,去的时候是下午四五点钟,从普兰折回来的时候是第二天早上十点钟,运气都很好,隔着鬼湖拉昂措,就能看到金字塔般的峰顶完全从云雾中露出真容,冰雪中裸露出的岩石台阶样一级级向上延伸,似乎通往遥远的天庭。从塔青开始内转外转朝圣的藏民磕长头九天,更远地方的藏民甚至长途跋涉几个月、几年,或许就为了能找到通往天堂的道路。想必,三步两步便能迈入天堂的人,已是无欲无求、心境澄明的人,人生的秘密,对他们也许已不重要;而心事过重的人,也许还需要在转山的路上念无数遍的六字真言,这佛光闪闪的高原,才会给他们稍许的明示。

  青藏高原被称为世界的屋脊,因为喜马拉雅、冈底斯山脉和喀喇昆仑三个“巨神”架起了阿里西边的骨架,阿里被称为世界屋脊的屋脊。可以想见,在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阿里生存,需要怎样的身体和精神信仰。因为31万平方公里的高原上只有6万人口,普兰、札达、噶尔、日土、革吉、改则、措勤7个县分布在广阔孤寂的草场、戈壁、荒原、湿地中,很少能看到内地那样大片集中的村庄。县与县的距离,近的300多公里,远的500多公里,我们是怎样到达阿里的呢?从拉萨到狮泉河,五天时间跑了3000公里。那一个远啊,不能用远来形容,只能用翻过了多少座雪山,呼吸了多少雪风,身体浸润了多少暴雪的冰凉,被多少湖泊的蔚蓝、宝石蓝、墨蓝闪了眼,追赶了多少群藏野驴、藏羚羊、牦牛和绵羊来形容。

经幡猎猎.jpg

经幡猎猎

  按行程安排,我们走的是阿里南线,也就是沿国道219走撒嘎、仲巴、普兰、札达、噶尔、日土线,至于阿里大北线上的革吉、改则、措勤这次没有了机会。

  其实到达霍尔就基本进入玛滂雍的蔚蓝里。这是一种摄人心魄的蓝,尽管雪风强劲,吹得经幡漫天飞舞,吹得我们的车顶天窗不翼而飞(依维柯的天窗是后来改装上去的),开出去老远才折回来找到,且已被摔成几片,但那大风没有吓跑我们,相反,那一湖一望无际澄净的蓝色,那种安详,让我的心长跪不起。我情愿像藏民一样相信,居住在玛滂雍的神,居住在冈仁波齐的神,正安详地注视着我们,把福佑和平安赐予我们。磨蹭了很久很久,我们仍在湖边不愿离去,大家明白,今夕何夕,这样的经历也许一生只有这一次。

  与玛滂雍相比,拉昂措却显得有些诡异,据说,从空中看,它就像一张人皮。隔湖相望,冈仁波齐的腰身似乎是从拉昂措湖面升起的。也许,通往天堂的路,注定是要经历种种考验,今生到来世的轮回,神明要让你在苦难中剔除贪婪、邪恶、痴傻、懒惰等等,心思澄明地进入下一个人生,所以设计一个鬼湖来渡劫你的灵魂。鬼湖的水是咸的,因而水域周围没有任何飞鸟,所有湖边静立的人,在风的呼啸中手忙脚乱地整理自己的思绪……

  西行的途中,领队德拉姆玛璜一再交代我们4000以上海拔坚决不能洗澡。开始我们不以为然,可随着海拔的不断升高,日喀则3950米,桑桑4600米,帕羊4680米,霍尔4620米;几个垭口岗巴拉4900米,结拉山4930米,愧拉山5089米,马攸木拉山5211米,狮泉河达坂4785米,拉梅拉达坂5191米……雪山巍巍,雪风肆掠,两件羽绒服在身上分外地妥帖,这样的海拔,晚上进了房间就是有瑶池仙汤,我们也舍不得脱下衣服,更别说洗澡了。所以在藏区,我们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有的藏民头上的辫子都打结了油光闪闪的还不洗,也理解了有的藏民高原红的脸上为什么总是油腻腻的涂着一层,似乎用刀才能刮下来。十八九岁的女孩子,即使笑靥如花,也舍弃了雪花膏,每天早上的第一件事是往脸上抹酥油,厚厚的一层上去,才能抵御一天的寒风侵袭。想必,对藏民来说,不是他不想洗,而是洗澡面临极大的风险,是一种应对严酷自然的反应吧。

  我们去的时候才是10月份,到了真正的冬天,高海拔的藏区,随便就是零下二三十摄氏度,河流、湖泊的冰层有几尺厚,即使是集镇里的水管也结了冰。条件好的宾馆,在水管旁放个电烤炉保证房间里有冷热水洗脸,条件差的,水的问题则需要客人自己解决。在藏北,在这个区域,要想活下去,想活得好一点,就要完全适应这里的一切生存法则。我还曾试穿过当地藏民的藏袍,那是可以抵御零下20摄氏度寒冷的褐色藏袍,领口和袖口绣了精致的图案,除了漂亮,更重要的感觉是重,重量来自袍子的里层,那是厚重的制作得很干净的洁白羊羔皮(稍轻巧的还可以用羊绒),估计得有20斤吧,穿在身上稍显笨重但从内到外都是暖融融的。只是不知道身材瘦削的人能不能承受住这个重量。最具智慧的是右肩的设计,热了,可以把右边长袖褪出来系在腰上,漏出半边丝绸的上衣;冷了,再严实地穿起来。这大概也是特殊地理环境下激发的智慧吧。

  在四、五千米的高度,在极度寒冷,极度荒凉的环境下,这里的藏民都明白,男人软弱是没有价值的,不仅身体要强壮,内心也要强大;而不管男人女人,如果没有信仰,也是生存不下去的。因为内心的强大,需要信仰作支撑。信仰和生存,是这一区域里的人精神世界和肉体构成的全部需要。所以在藏区,我们随处可见磕长头的队伍,他们对待死亡的无所畏惧,对待来世幸福的渴望,超越了人世间的一切快乐。在羌塘草原深处,一个蓝宝石般的湖畔,有一个村庄的人常年生活在5000多米的海拔,他们的平均寿命只有40多岁,但他们从没想过要搬离,他们的生命和喜乐,已与这里的雪山圣湖融为一体,灵魂从今生的躯体离去,又会在下一世重生,所以,生命的轮回,如同高原的花儿,花开花落,皆是自然的现象。

在阿里冈仁波齐的风吹落了天窗1.jpg

德吉拉姆家的牧场

  2019年10月2日,在阿里到日土县的途中,夕阳已经淹没到一条河流里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德吉拉姆一家。在这条翡翠般的河里,德吉拉姆的笑在光晕里细碎而飞,洁白的羊群在翡翠上漂浮,金色的草地在翡翠上摇曳,这一切美得让我眩晕。德吉拉姆的阿妈煮了酥油茶拉我们进帐篷里喝,我们叫她阿佳,她其实不老,50岁不到,只因高原的雪风吹得她过早长满了皱纹。白帐篷很低矮,我们坐到地面的藏毯上,牛粪饼燃起的炊烟温暖而醇厚,在帐篷内萦绕不绝。阿佳将杯子在裙子上擦了又擦,满满地倒给我们一杯酥油茶,然后满眼含笑看着我们一口气喝下去,又给我们斟满。这里只是他们冬季的牧场,他们的家在几十公里外的村子。德吉拉姆是用生涩的普通话与我们交谈的,四年前,她从福建读了农校回来,就陪着父母妹妹在这个水草丰美的河谷养牦牛养羊。我们就这样在白帐篷里喝到天快擦黑。曾经无限神秘的白帐篷究竟有什么样的人间真相,今晚终于让我看了个明白——曾经,有人告诉我,白帐篷是为年轻女孩子招女婿准备的,哪个有情义的年轻男子走进去,也许就有机会成为这家人的新主人。无论高原有多高,雪风有多凛冽,无外乎都要装下人间的冷暖。

“天上阿里”狮泉河.jpg

“天上阿里”狮泉河

  见到狮泉河,就算见到阿里了。神奇的是,这会儿,天上出着太阳,窗外却下着冰雹,糖丸大的冰雹将车窗及玻璃砸得啪啪直响。从喀喇昆仑和冈底斯山间蜿蜒流淌的狮泉河碧蓝剔透,在戈壁荒滩中惊艳无比。跟着狮泉河,我们沿219国道翻过加果拉山、雅切拉达坂,全国最高海拔的高原机场——昆莎机场出现了。这个机场为很多想到阿里,又视阿里无人区为畏途的人找到了捷径,也为阿里通向外界提供了无尽的可能。

  阿里被称为“天上阿里,人间秘境”,到达这里确实一万个不易。从普兰拐出来104公里,再次经过拉昂错和冈仁波齐一路向西,300多公里皆是满目荒凉,出了戈壁就是荒滩,生命的迹象在冈底斯山脚下寥若星辰。翻越4785米的狮泉河达坂时,狮泉河在旷古的高远中似有似无,火星般的沉寂让整个高原都安静下来,我屏住呼吸把相机伸出车窗外,自我感觉世纪大片就是这样诞生的。因为我们所处的位置较高,当阿里地区噶尔县狮泉河镇以一个地区行政中心出现在对面很远很远的高岗上的时候,我竟然生出不真实感,4300米的狮泉河镇似一个天籁的音符停驻在喀喇昆仑的肩上,对望过去,与一个音符的相遇,竟是以大美无言而开始。四周云雾翻腾,集镇犹如在天上,住在天上的人,每天不忘把羊群,把牦牛赶到云雾间晒晒太阳,把最美的藏袍当作大地的点缀,天外来的人,一不小心就分不清天上人间,以至于很多人到了西藏,出现了无数个版本的“来西藏前是这样的,来西藏后是这样的”——他们已完全迷失在西藏的天空下。

  阿里,即公元七世纪前的象雄。当出生于雅砻河谷的松赞干布荡平了前藏后藏,奠定了吐蕃基础的时候,他的雄图开始向更广阔的区域扩张。公元644年,松赞干布发兵攻打象雄,将象雄部落收为吐蕃治下,统一了青藏高原。

  站在狮泉河镇街头,象雄路、古格路张扬着远古的传说;狮泉河,象泉河,孔雀河汇成的水系在城市里穿行,翡翠一样滋润着我们一路干涸的眼睛。西藏学者认为,由这片土地创造、并且源自冈底斯神山的古象雄文明,是青藏高原古代文明的根源,也是藏族一切历史、宗教和文化的滥觞与源头。早在公元七世纪前,盛极一时的古象雄就以位居古丝绸之南路、天珠之路、黄金之路等要塞中枢,成为了横跨中亚和青藏高原最强大的文明古国,并由此确立了自己通边贸易的核心地位。《阿里文化志》说,从雍仲苯教演化而来的象雄文化,惠泽了历代西域边民,藏民的生活民俗、天文历算、藏医、藏文,以及歌舞绘画艺术,无不由此而来。在阿里的亘古高原,在寺庙传来的梵音里,在藏民的六字真言里,我们似乎时时都能听到那些来自远古的声音。

  在现实里的狮泉河,我们最开心的一件事是遇到了援藏老乡肖宁。从滇西到藏北,跨越3000米高度的温暖,是由老乡来完成的。10月2日中午,肖宁在我们到达之前20分钟就约着两位同事等候在城外的边防检查站,我们14个人,他依次为我们献上吉祥的哈达,这块橘黄色的哈达,一路就随身成为我们最吉祥的祝福和拍照时最美的点缀。在肖宁陪我们去加木村,去红柳滩,送我们前往喀什要经过的检查站的时候,在他依依的送别中,我们都深深理解着故乡、故土的情意,尤其跨越千山万水在这雪域高原的聚会。

  □ 刁丽俊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在阿里冈仁波齐的风吹落了天窗
在阿里冈仁波齐的风吹
在乌本桥观最美的日出
在乌本桥观最美的日出
“危”中寻“机”:云南文旅产业逐渐复苏
“危”中寻“机”:云南
2019年各地各部门推进文明旅游工作综述
2019年各地各部门推进
推荐新闻
·10个关键词看云南“旅游革命”
·云南旅游刮骨疗伤打造“诗和远方”
·保山旅游宣传专场推介会走进贵阳
·国庆假期云南接待游客2712.3万人次 旅游收入215.9
·保山4景区获"我最喜欢的云南旅游景区"称号
·端午假期国内游客超8900万人次
·中国旅游推介会在老挝首都举行
·中国为全球旅游注入强劲动力
·云南虎跳峡进入最佳观景期
·云南主要旅游线路和产品成本价出炉
评论热点
·云南省90个4A级以上景区门票优惠50%
·旅游,别落下“文明”
·一棵承载着历史记忆的高山榕
·你不一定知道的云南美景
·云南省发布6条红色旅游经典线路
·乡村旅游让城市更向往
·一起去领略全国地貌奇观
·前3季度云南省乡村旅游接待游客超1.3亿人次
·滇藏线和云贵线上榜“西部行”自驾精品线
·云南省发展全域旅游推动转型升级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