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副刊

昨夜,我又梦回从前

时间:2020-05-18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昨夜,我又梦回从前.jpg

  那一天,我漫步在夕阳下,看见一对母女沿着河边散步,手牵着手、有说有笑。那一刻我仿佛回到从前,刹那间泪如雨下。

1

  清晨6∶30,您正在为我梳长长的发辫,须臾功夫就将我睡了一夜乱攘攘的头发编成了两条大辫子。然后背上您递过来的书包,拿着您从缀满补丁的衬衣内兜里掏出来的五角钱,在您的目光中,我和两个哥哥高高兴兴地朝着学校奔去。

  那些年,因为父亲残疾,干不了很重的体力活,但父亲也拼尽全力在家缝制衣服、帮新华书店代售新书,家里的农活主要压在了您的肩上。那些年的您,一边要忙农活,一边还要和父亲学着搞缝纫,你们经常忙碌到深更半夜。尤其是邻近年关,服装生意就要比平常多得多,每天只能睡2、3个小时,您总对父亲说:“忙些好啊,忙些才能供养三个孩子!”

  “你妈虽然没文化,但你妈特别勤劳、好学、善良。”父亲经常这样评价您!您跟父亲学缝纫,从最开始的学计数开始,一点一点来,不急不躁,继而学会了量尺寸,记录客人资料;学会了剪裁,将布匹变成客户满意的衣裤……你们的和蔼耐心及过硬的本领引来了许多慕名而来的客人,许多人都成了多年的老顾客。你们还经常为生活困窘的客人免费缝制、熨烫衣服,客人过意不去硬塞给你们一些手工费,可你们又经常把它悄悄地装在做好的衣服里还给客人。客人又变换着方式给你们送点玉米、洋芋什么的,这下轮到你们过意不去了,只得缝制一些鞋垫作为附送品,或将剪下来的碎布打成小包,让客人带回去做布鞋底子。

  这样的日子里,您总对我和两个哥哥说:要好好学习,争取以后不要像您和父亲一样苦!还经常在我和两个哥哥临睡前,要我们背几首古诗、念几段文章、唱几首歌给您和父亲听。时间长了,我和两个哥哥也会自觉地在您和父亲疲倦的时候,齐声朗诵父亲教我们的那首诗词:“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或是低声吟唱您靠在枕边教我们的童谣:“大公鸡、喔喔啼,小宝宝,清早起……”

2

  每天放学归家,您和父亲都会尽量安排好农活,和我们一起吃饭。饭桌上,有你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辛劳,也有你们含辛茹苦的叮咛和殷切的期望。

  以前家后院,有一块菜园子;小河边,有两丘田;山那边,有一大块偏坡山地。勤劳的您,一年四季都不会让这些地块空闲着。春夏秋冬:菜地里,洋丝瓜、蚕豆、萝卜、青菜、白菜、韭菜等等哪样都不会落下;山地上,玉米、苦荞、茶叶,该有的都有;田垄畔,小麦、水稻、洋芋,家家收割的时候,咱家也不会少。您,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个十足的“女汉子”,那时的生活容不得您来半点的娇柔,田间地头的重活都由您一人扛起。

  晨曦微露,您已经奔走在田间地头,挑粪、薅草、浇水;烈日当头,您汗流浃背忙着理地墒、点种子、施农肥;夜幕降临,您披着星光,肩上是沉甸甸的猪草和各种时鲜小菜。

  那些年,饭桌上绿茵茵的青菜汤、露水辣子煎“哈”腊肉、素炒包白菜、水腌菜烩茶豆、杂菜等各种各样的季节蔬菜,沉淀成了独特的“妈妈味道”。

  那些年,田间地头的收获,使得家里年年有猪卖,有年猪可宰,有“哈”腊肉、干肠子、辣子肉来调剂生活。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您和父亲终于“熬”过来了,孩子们长大了、成家了。亲朋好友都劝你们:少苦些,身体吃不消,可尽享天伦之乐了。

  那时,您的女儿也成家了,不能经常回家,这是我多么后悔的事情。逢年过节,您多希望女儿能回来品尝自己精心养肥的鸡鸭,多希望女儿回来和您一起沐着余晖到田里拔菜,多希望看看怀着宝宝的女儿是什么样子……可我呢,总说忙!忙!忙!等有空一定回去看您,一定要接您到城里的新家住上几个月,可这房子都已经新颜成旧貌了,您就仅仅来过一趟,您的辛勤劳动成果却络绎不绝——土鸡肥鸭香腊肉、蔬菜瓜果油鸡枞、毛衣抱被小衣服,经常托人给我带来。

  岁月不等人啊,“熬”过来的你们已经银发如霜、腰背如弓、皱纹如壑。

3

  然而,习惯早起的您,却在2008年11月19日的清晨因突发脑溢血,落下了半身不遂的顽疾。一切来得如此突然、如此悲伤。

  生病后的您刚开始异常烦躁,词不达意、行动不便,您常常生气地把牙刷摔到洗漱盆里,把洗脸毛巾扔到一旁,睁大眼睛冲父亲发火,还费力地说出一大串大家都不能听懂的话。父亲每次都不愠不火地捡起牙刷用热水冲烫干净,细心漂洗毛巾,再次调了温水,挤好牙膏,扶您坐好,端着脸盆,耐心温和地说道:“别灰心,老杨,等过了年,天气变暖和,就会慢慢好起来了。”接着又让您再次洗漱,一系列的晨起护理工作父亲已经有序娴熟起来。

  起初,您要大小便时,也要家人的帮助。您曾讨厌过自己,或许您认为自己连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真没用。一次次灰心丧气地说:“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时哥哥嫂嫂就会轻轻拭去您嘴角溢出的菜饭、汤汁,用热毛巾为您擦净双手,安慰并鼓励着说道:“妈妈,别灰心,等过了年,天气变暖和,手脚灵便了,一切就会好起来!”一旁的父亲顿了顿,也经常接着说:“等你好了,我们带着孙儿一起到田里看我们一起种下的麦子,它们已经长得很高了,绿油油的。”您暂时稳定下来了,变得分外安详平静,眼神柔和坚定,或许您正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做事麻利快捷、个儿高大的您又奔走在了自己挚爱的山间田野。

  天气晴朗的中午或傍晚,全家人都要把您扶到外面晒晒太阳和练习走路。经常为您揉揉腿脚、捏捏手臂五指,舒活舒活筋骨,期盼您能早日康复。经常是哥哥嫂嫂扶着您,父亲移动您的右脚,鼓励您走一步,再走一步。您性子急,常因一段时间的锻炼后仍不能行走想要放弃。此时,父亲总说:“别灰心,老杨。来,左脚、右脚、左脚、右脚……排除万难,争取过了年,能独立行走。”您被父亲逗笑了,挺了挺腰板,休息几分钟后,又朝着远方吃力地走去。

4

  我们想,您会慢慢好起来的。然而,随着年纪的增大,您的体力越来越不支了。您除了每天早晚坚持绕着新老街道走两趟路外,更多的时间躺在了病床上,在爸爸和哥哥  嫂嫂、孙子孙女的陪伴下,细数着时光的点点滴滴。

  然而我们的期盼,却在2018年10月2日的中午戛然而止。我本想着等国庆值完班就回去,然而等不及、真的等不及了。凌晨,哥哥打来一个说您病重的电话,电击一般,我泪流满面。

  那天中午,您走了。待您的女婿、女儿、孙子、孙女一一从外地赶回,您走了,就这样走了。父亲说,临终前的几天,您和往日没有两样,走路、吃饭、睡觉样样正常。只是在头天傍晚,父亲扶您走路时,您总是问父亲您有几岁了,您到底有几岁了。大家都没想到您就这样离开了我们,灵魂在痛苦和思念中徘徊,独自躲在深夜任泪水流出来。

  昨夜的梦还浓,从前依稀:妈妈啊,远处山岗、遥远村庄、青青山峰,我看到了您在遥望,在等待归家的孩童。山里呀静悄悄,月亮出来蛐蛐叫,我看见了孩童入睡妈妈笑……

责编:蒋建国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精彩热图
过河图
过河图
装裱师傅朱贵富:每一幅书画都是我的“孩子”
装裱师傅朱贵富:每一
从西藏到加德满都
从西藏到加德满都
原乡花海拾趣(组章)
原乡花海拾趣(组章)
推荐新闻
·以共享之名,遇见“另一种抵达”
·我与“周末”同行
·文艺青年
·生活气息,无言的温暖
评论热点
·以共享之名,遇见“另一种抵达”
·我与“周末”同行
·乡村岁月
·追忆广场电影
·河床上思想
·文艺青年
·生活气息,无言的温暖
·遇见悦读,遇见更好的自己
·读杨沫《青春之歌》有感
·白米饭的味道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