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栖花岭

时间:08-31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位于腾冲市曲石镇旅游生态度假小镇的腾冲原乡栖花岭,东临高黎贡山世界级自然保护区,西接火山国家地质公园,紧邻黑鱼河大峡谷,以山、林、河、湖以及花海为资源基底,是一个集花海观光、游乐体验、运动康体、亲子娱乐、田园度假于一体的综合性旅游度假4A级景区。到腾冲,在栖花岭的慢时光中,一起寻找心灵的原乡——

  看一眼就爱上了这里,栖花岭,一个充满诗意的地名。

  花那么美,谷那么深,让人一下子想到《神雕侠侣》里的绝情谷。

  沿着由泰国BDS设计机构担纲设计的10公里山地峡谷景观大道,移步换景中,高黎贡山与地质公园之间的沿途美景一一串联,峡谷、林海、江河、梯田、古村落五大主题景观一一呈现。走上这条景观大道,无时无刻不被原乡各色美景所震撼,而沿途绿树掩映中隐约可见的建筑,又让人体会到与自然和谐相生的魅力。

  在这一路的曲折和幽静里,似乎适合想一些与现实无关的,遥远的、纯净的,为常态人生所淡化或者遗忘的东西。比如说岁月,比如说烟云。

  比如说,爱情。

  金庸在书里说得很简单:爱情,是一种有毒的花。

  到了游客服务中心,人已在岭上,抬头一看,这里已是另一个世界,离尘世已经很远了。栖花岭景区一期打造有缤纷花海世界、悦动嬉水乐园、田园牧歌乐园、运动拓展乐园、亲子乐活世界5大主题分区,园区有执紫之手、陌上花开、如花玫眷、心如磐石、花影缤纷、三生有杏、花田喜事、天鹅比翼、花色婵娟、葵藿倾心10个以爱情为媒介的主题景观。马蹄湖、忘忧湖、陶然湖、缤纷湖、白鹭湖、星月湖、天鹅湖7个湖泊与之山水相依;5个以“风花雪月 四时流转”为主题的乐活加油站,提供着精美的旅游纪念品。此外,8个电瓶车观光车站、15个互动体验类游乐设施以及600亩花卉景观,也让这里服务体验的优质性格外凸显。

  美到犯规的花海,满地打滚的草坪,唇齿生津的美食,妙趣横生的体验,让人挪不动脚步。比如眼前的马鞭草。

  栖花岭的人叫马鞭草“执紫之手”。“紫”既是眼前这片花海的紫,又是执子之手“子”的谐音。每年4月,孟加拉湾的季风穿越整个中南半岛,然后在巍峨的高黎贡山下歇脚,而来自北方的寒冷空气又被挡在山脉的另一侧。此时,位于腾冲原乡的栖花岭便迎来了一年中最宜人的时刻。

  从5月到7月,整个栖花岭被紫色的马鞭草花海所包围,灰绿色的叶片,优美典雅的蓝紫色花瓣,略带柠檬香味的紫蓝色波浪,在风吹起时层层叠叠的上下起伏,让置身于植物中的人,能听到花海的呼吸,感受到蓝色星球的草木同心。海浪般起伏不停的花海一路迤逦,让人心头震颤,有一种中了绝情谷情花毒的感觉。

  走近花海,单看马鞭草细碎的花朵,并没有什么独特之处。但千万株同时绽放,层层叠叠、起起落落、袅袅婷婷,海浪般起伏不停的花海一路迤逦,就让人心头震颤了。那个千里之外以成片薰衣草花海闻名遐迩的普罗旺斯有多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眼前的这片紫色马鞭草海洋,就有我想要寻找的美好与浪漫。“维纳斯的香草”,这历代相传的爱情毒药。

  第二季马鞭草预计10月中旬盛开,花期持续至12月。届时,可乘坐热气球俯瞰花海,脱离地心引力,俯瞰大地的丰盛与斑斓。在花海周末自助烧烤趴上,景区提供烤炉、炭火、烧烤桌、烧烤棚,让花香和肉香承包你的味蕾。亦或柔软的草坪上,放一方野餐垫,将精心准备的餐点、水果通通摆上,斑斓花海,微醺暖风,让胃口和心情一样晴朗。

  芳草萋萋,陌上花开,花田种植了万寿菊,那圆球形的橘红色小花层层叠叠,像褶皱的丝绸一般柔美。当年吴越王期盼夫人归来的殷殷思念跃然眼前。

  冬季花田种的是格桑花。藏语中格桑花又称格桑梅朵,“格桑”是美好时光、幸福的意思,“梅朵”是花。传说,要是谁找到了八瓣格桑花,就找到了幸福,因为那是爱情的象征。花丛中蜂忙蝶舞,花语中灌满幸福和怜惜的蜜,铺展成一条童话的路径。

  栖花岭上有花,紫色的、黄色的、橙色的,有玫瑰,有南天竹,也有金叶女贞,都不是情花。如果是的话,我想我一定会去摘的,哪怕管理员会罚款,哪怕它的刺再毒。

  人生如果受伤是必然的话,我宁愿受的是情伤。

  眼前的马蹄湖,因毗邻驷马屋,形状似陷落在花海中的马蹄而得名。马蹄湖边,花影摇曳,十五朵红色的莲蓬雕塑,导游说,这是“精灵”。

  山坡上不同形状的镜面小品是2019年“从原点到原乡”大地艺术节中留下的艺术品。刘瑜的《睡眠》过目不忘,玫瑰花海中一张巨大的白色铁床,床上是一个金色的抽象巨石形象,让焦虑的现代人珍惜香甜的睡眠;王锐的《654700m的重建》,6000块来自昆明拆迁现场残留的红砖在原乡得到重建,是时间和社会变迁的见证;李瑞的《根源》,用抽象的根茎形象,塑造一个奇幻的梦境,展示诗性精神和审美回归;赵磊明《山的子民》,以钢筋为线条,把云南特有的水烟筒,化抽象为具象,体现坚硬向上的精神;陈川的《分灕》,十九个金字塔的切割与重组,描绘人类社会的人群分布;王钰清的《松山日记》唤醒人们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与尊重。还有苏亚碧的《日常》,冰冷的金属丝编织日常物件,再放置于自然中,试图从空间和材料的层面来重新思考“日常”;马丹的《记忆》勾勒了记忆的形状,颗粒、线条、片状、网状……最终,化为虚无,存在于我们自身存在之外,但又永远属于我们自身。

  脚步慢些,再慢些。

  不要等不及转弯,不要急着看前面的风景。

  稍微走快些,就有可能错过一处美,因为这里的美,是含蓄而不张扬的美,是一定要凝神细看才能得其深味的美。随便一座小桥,不管有没有栏杆,都可以横出诗情;随便一块石头,不管有没有青苔,都可以立出画意。石椅上,随便垂下一茎红叶藤,就可以飘出风的样子;河边上,随便露出一丛兰草,就可以写出水的形态……

  31根玻璃柱围成“心如磐石”。“君心如磐石,妾心如蒲苇。磐石无转移,蒲苇韧如丝”。爱情是坚贞。来到这里的游客都会对着神柱谷许愿,希望他们的爱情可以如神柱一样历经万年而不变,大青树上挂满了飘飞的红纸条。眼前的玄武岩六边形柱状节理,是我国迄今为止发现的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年代最短的柱状节理。河水哗哗,心头轰鸣,绝情谷底就应该在这样的绝壁下。导游说这条清澈的黑鱼河是龙女的化身,他说的龙女,显然是龙王公主的意思。然而,这水的清澈、柔美和幽深,让我不由自主想到终南山中那个几乎不食烟火的白衣女子。

  玫瑰花海里,如花美眷相伴,美好姻缘相随。这大片种植的大马士革玫瑰花是栖花岭20万平方米自有食用鲜花种植基地。大马士革玫瑰是世界公认的优质玫瑰品种,早在4000年前,叙利亚就开始种植。玫瑰喜光,每年只开一次,花期只有1个月,对空气湿度有较高要求,不得低于50%。大马士革玫瑰还不能套种。栖花岭平均海拔1500米,年平均气温14.8℃,日均光照10小时,可以享受全年300多天的湛蓝天空与明媚阳光,充裕却不暴烈,而黑鱼河优质泉水为栖花岭玫瑰提供了理想的灌溉水源。

  二十万株大马士革玫瑰花海,自选手摘,鲜花饼DIY。玫瑰物语工坊就建在花田中,定时采摘,现场制作,22个起做, 12小时内完成,24小时内发货。每一枚饼都是由5朵新鲜玫瑰制成,片片花瓣清晰可见。咬一口鲜花饼,心里想的却是金庸让杨过和小龙女,用十六年来互相等待的故事。

  一朵玫瑰的开谢,一片落叶的去留,一群黑鱼的聚散,总让我想到金庸书中那段惊心动魄的离合悲欢。

  被玫瑰花环绕的湖是忘忧湖。因水面宽阔,让人望之涤荡心灵,忘却烦恼而得名。湖水绿如翡翠,静如明镜,“绿水似酒,见之忘忧”。陶然湖,因毗邻陶然村,周边一派陶然自得的世外桃源景象而得名。三五好友,相携欢聚,陶然忘机。

  昨夜天公下了场喜雨,落在世外田园的清晨。盛开的油菜花,遍地金黄。一场喜事,浩浩荡荡。山水间唢呐吹得震天响,花轿抬来俏新娘。乡亲们乐开了花,游客们合不拢嘴,欢欢喜喜,热热闹闹,都沉浸在花田喜事的氛围里。这块涌动着一浪浪芳香和喜悦的油菜花田,是充满乡土气息的欢乐颂,是花田边白头偕老、渔樵耕读、相守相伴的田园牧歌式传统爱恋。

  忘忧湖的对岸,是梦浮岛民宿,房子不大,展示着一些非遗产品。青瓦黄木下,有两个宽敞的花格窗。如果是一个无边无际的夜,窗子半开着,桌子上可以没有酒,没有茶,但必须有半截红烛,一把剪刀,一杯蜂蜜,当然,还要有一个白衣的女人。按书里的描述,那个女人应该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偶尔,抬起头来,与她目光相对,只觉她洁若秋霜,冷若冰雪,不可逼视。

  那时候,我宁愿在窗外站成一棵芭蕉,或者一棵银杏,为了那一夜的雨声。

  缤纷湖,镶嵌在缤纷花海和七彩跑道之间。花影倒映在湖中,芳草鲜美, 落英缤纷,就如人生初见,隽永难忘。旁边一个小型运动场是原野运动场。原野运动场由篮球场、羽毛球场、网球场、门球场、足球场等各种球场构成。

  球场前面有白鹭湖,因水草丰美,常有白鹭栖息且形似白鹭展翅得名。白鹭有时也会扑扇着翅膀奔跑在湖边的浅水里,把雪白的身影倒映在清澈的湖里。

  星月湖,因湖面清澈,星辰日月常倒映湖中而得名。在繁星满天的夜晚,于星月湖中荡舟。饮一壶清酒,让人想起唐温如的句子“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路越走越远,水渐深渐蓝。

  那是一种有别于蓝天的靛蓝。

  水中有老树,有芦苇,还有两只黑天鹅。

  天鹅被视为美丽吉祥和高贵的象征。而黑天鹅又是天鹅家族中最漂亮的一个品种,和白天鹅相比更显风度翩翩。天鹅显然没有神雕凌厉,也没有大雁富有诗意,但它们也是成双成对的。当靠近时,它们不约而同地扑打着翅膀,在水面划出长长的两条平行线,然后起飞。青山碧水间,它们的身躯显得很小,就像两只大一点的鸭子,姿势也很笨拙,但并不妨碍它们拥有平凡而纯真的爱情,并不妨碍我在心中默默地念那首元好问的《摸鱼儿》: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栈道弯弯,流水潺潺。水边,偶尔可以看到一丛丛杜鹃花,开着淡白淡红的花朵。溪风拂过,摇曳舞动,仿佛一群悲情的杜鹃鸟。而我更愿意把它们想象成一群冰清玉洁的蜜蜂。它们的翅膀上,都用针刺了字:“我在绝情谷底”。字应该是那种温柔秀丽的蚕头小隶。

  向日葵蹦床,由若干个大小蹦床构成。走至蹦床中间,双脚用力弹起、落下,在动态中寻找相对平衡。导游说这里正准备开发一个蹦极项目,让人有了很多期待。

  试想,站在千丈绝壁上,站在蓝天与白云的下面,站在小说与现实的中间,放下一切俗事杂务,只留一缕情丝牵绊,纵身跃入纯真的深渊……

  那一刻,我希望有过儿纵身,而我,看见那个穿白衣的女子。

  这种关于痴情的故事,恍如隔世离空的虚无缥缈的美梦。就是这样的故事让我相信:人间还有这样一种活法——不为了名利,只为了爱情;人间还有这样一种死法——不为了名利,只为了爱人。

  “倾心比葵藿,朝夕奉光曦”。夫妻倾心,相互忠贞。葵藿倾心这片以向日葵为主打的花海,有着波澜壮阔的美丽。让我想起35岁的梵高从巴黎去阿尔小城寻找阳光,他在画布上狂热地画着最纯净的铭黄,用各种程度的蓝色做天空的背景,从最淡的维罗纳赛蓝色到最高级的普鲁士蓝色,来渲染一朵朵闪闪发亮的向日葵,让你看到最原始的冲动和最震颤的生命力从阳光下喷薄而出,让你生出一种如同梵高一样生活在低处、灵魂在高处的炽热情感来。

  关于向日葵,有一个美妙的传说。相传,克丽泰是一位水泽仙女,一天她在树林里遇见了正在狩猎的太阳神阿波罗,她深深为这位俊美的神着迷,疯狂地爱上了他。可是,阿波罗连正眼也不瞧她一下就走了。克丽泰热切地盼望有一天阿波罗能对她说说话,但她再也没有遇见过他。她只能每天注视着天空,看着阿波罗驾着金碧辉煌的日车划过天空,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阿波罗的行程,直到他下山。日复一日,她就这样呆坐着,头发散乱,面容憔悴。一到日出,她便望向太阳。后来,众神怜悯她,把她变成一大朵金黄色的向日葵。她的脸儿变成了花盘,永远向着太阳,每日追随阿波罗,向他诉说她永远不变的恋情和爱慕。

  我想,只要你愿意去仰望,爱情就是眼前的这片葵花。

  我们总是渴望诗、远方和爱情,其实真正滋养我们灵魂的,往往是脚下这块真实的土地。只要你愿意,没有什么不能做到的事,这也是我越来越相信爱情的原因。

  我来腾冲,在栖花岭上的慢时光中找到心灵的原乡!

  本刊特约撰稿人 段秋云

责编:蒋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