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剿匪的刀光剑影(连载)(百年征程 峥嵘岁月)

发布时间: 2021-10-25 08:47:04

来源: 保山日报  阅读:

 BBB保山日报网

1949年4月被“共革盟”控制的澜沧江功果桥
“共革盟”发行的流通券(背面)
“共革盟”发行的流通券(正面)

  □ 刁丽俊BBB保山日报网

  第三章BBB保山日报网

  “共革盟”覆灭记BBB保山日报网

  1BBB保山日报网

  麻金顺长得不好看,名字也不好听。她本来姓朵,朵金顺,因为小时候得过天花,脸上留下了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坑,村里有好事的人觉得这“花朵”的“朵”离她太远,就叫她麻金顺。天长日久,竟然叫顺口了,似乎没了歧视之意,叫得自然,答应得也爽快。BBB保山日报网

  在保山坝一个离城不远的村子里,麻金顺父母勤劳,在很壮年的时候就挣下了一亩二分地,夫妻俩还是种菜的好把式,尤其是种苦瓜,那是一绝。每到夏季,地里瓜架上,白生生的苦瓜小姑娘一样水灵灵的,惹人爱得很,挑到街上也总能卖个好价钱。麻金顺从小就在地里陪父母干活,也学会把苦瓜种得活色生香。以至于她漫长的一生,都没离开过瓜架。苦瓜清凉去火,是保山人喜欢的好菜,麻金顺的劳动成果,无疑很受欢迎。BBB保山日报网

  1949年4月23日,麻金顺就在瓜藤下,逃过了“共革盟”的一劫。BBB保山日报网

  一大早,她父母进城买东西,一个亲戚说过两天要带一个四川人来相亲,父母心急如焚,想尽早做些准备。麻金顺因为脸上的毛病,二十多岁还没人提亲,成了父母的心病。BBB保山日报网

  麻金顺从天蒙蒙亮就在地里浇水、薅草,忙到吃午饭的时间,七望八望,不见父母回来,心里不免焦急。突然听见外面有慌乱的声音在叫:“共革盟”来了。继而就听见了枪声。她一急,就钻进了一个麻布口袋,躺在瓜架下一堆猪粪旁边,乍一看还以为是一袋猪粪。瓜地是与本村地主刁选甲的房子连着的,麻金顺侧耳倾听着旁边的动静,乒乒乓乓一阵乱响,是踩着木楼梯冲上楼的声音,一个苍老的妇女尖利的哭声紧接着传来,那是地主老婆的声音,“我的谷子啊……啊,我的耳朵……”,一声比一声凄厉,剜得麻金顺的心咚咚跳个不停。BBB保山日报网

  很长时间,杂乱的脚步才远去,麻金顺确定没问题了,钻出麻袋跑进刁家院子,没见人,再跑上楼,只见刁顾氏捂着鲜血淋淋的耳朵昏了过去。楼板上是散乱的大米和谷子,老太太耳朵上的金耳环被扯走,大概是老太太舍不得取下来,被活生生扯走了。刁家在城里通商巷有房子和铺子,老太太平时喜欢待在乡下,没想到“共革盟”进村就直奔她家。被评为工商业兼地主是后来的事,麻金顺与刁顾氏常打交道,卖给她两根苦瓜,帮她挑担水是常有的事。这会儿刁顾氏不省人事,麻金顺赶紧掐她人中,扯了块布给她包扎伤口,再把她抱上床躺着。BBB保山日报网

  心里记挂着父母,麻金顺好容易挨到中午,父母颤巍巍地回来了,什么都没买成,身上的钱全被抢光了。好在,命留住了。父母直念叨,城里乱套了,金铺银铺米店,各种商行被抢,行人躲避不及的被打被杀被抢,人人如惊弓之鸟。BBB保山日报网

  这一天,是“共革盟”进保山城的第三天,被抢的商铺和大户人家不计其数,受害的普通老百姓也不计其数。麻金顺和刁顾氏只是很普通的个例。BBB保山日报网

  资料记载,在“共革盟”盘踞期间,昌宁枪械全部被缴,1948年征收的省、县级公粮被其耗尽。保山县损失县赋粮(不包括积谷)28991公石,每个乡镇派款4000银圆,合计不下15万银圆。“共革盟”强行发行了2万元“流通券”,迫令茂恒等各大商号将所存棉花、棉纱“借”出做“流通券”基金。“共革盟”所到之处,抢掠、酷刑勒索、奸淫妇女、枪杀、吊打、电绞、火烙,无所不为,老百姓闻之色变,不寒而栗,成为保山城的百年大劫。BBB保山日报网

  2BBB保山日报网

  “共革盟”是1949年云南出现的政治土匪武装,全称“共产党、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民主同盟联军”,是一支由失意政客、官僚、恶霸、匪首、退伍军人组织起来的到处荼毒人民、横征暴敛的既反蒋又反共的投机反动武装。它的形成有其特殊的政治土壤和政治需求。其缔造者是云南王龙云。BBB保山日报网

  执掌云南军政大权20多年的龙云到1945年前后,其地方割据与蒋介石中央集权的矛盾已水火不容。10月3日,蒋介石逼迫龙云下台,任命卢汉为云南省主席,稍后龙云被软禁南京。1948年12月8日,龙云逃到香港。任何一个曾叱咤风云的人大概都不甘心于黯然退出历史舞台,只不过方式不同而已。龙云也这样。不久他派亲信安恩溥回滇招降纳叛,联络地霸武装,再派前60军军长万宝邦回滇催促卢汉反蒋,派夫人顾映秋、三儿子龙纯曾回滇策动“共革盟”计划。毕竟龙云1927年以来就盘踞云南,影响力巨大,加之蒋介石政权已大厦将倾,各种为自己打算的势力蠢蠢欲动,“共革盟”计划得到很多失意政客、官僚、恶霸等的响应。BBB保山日报网

  龙云看时机成熟,就派原侍卫主任方家治回滇,与万宝邦、龙奎垣、龙纯曾迅速组织了“共革盟”,如果成功,日后他即出任总司令。龙云还拿出大笔黄金收买旧部,很快就在云南昭通、楚雄、鹤庆、永胜、景东、顺宁一带打出声势,至1949年3月,“共革盟”武装在云南各地出现,打着受共产党、国民党、民主同盟联军三党委托来解放滇西的旗号,催粮派款,荼毒人民,危害四方。BBB保山日报网

  保山“共革盟”是云县“共革盟”进窜保山后扩张起来的反革命武装。云县头目钟世俊是万宝邦旧部,曾为龙云绥靖公署中校副官,此时被龙云委任为“共革盟”滇黔桂纵队司令。在万宝邦授意下,回到家乡云县,与教育局局长赵正元密谋策划,纠集地痞惯匪100余人,于1949年3月12日攻占云县县政府。3月底,向顺宁进犯。BBB保山日报网

  云县、顺宁(今凤庆)与昌宁山水相连,云县闹“共革盟”的消息长了翅膀样传到昌宁,一时间昌宁人心惶惶。昌宁即将卸任的县长邵润几次去函省政府,要求派兵增援;3月20日又召开士绅会议,决定请保山警察局长杨剑虹(昌宁新寨人)回昌宁御匪。杨剑虹到昌宁时,新任县长王丕也与他一起到昌。只不过昌宁人没想到的是,请杨剑虹,恰如引狼入室,杨剑虹反倒成了昌宁最大的“共革盟”。BBB保山日报网

  杨剑虹在常备队基础上,抽调各乡壮丁组成自卫队,自任指挥长,但他自有打算,并不想剿匪。新老县长见形势不利,一个交出大印躲回老家,一个收拾财务离开了昌宁,政府成了空架子。一些有头脸的士绅为了自己的财产生命得到保护,请曾与钟世俊是同学的袁嘉荣、段国礼到顺宁和谈,于是,云县“共革盟”司令赵正元、副司令钟世俊率千余人大摇大摆进入昌宁。杨剑虹为某得一职,将常备队的军械交给了钟世俊。BBB保山日报网

  “共革盟”进驻昌宁,不忘蛊惑人心的政治宣传,“打到南京政府”“没收官僚资本,反对征兵征粮,实行耕者有其田”,确实蒙蔽了一些无知青年,他们真以为“共革盟”就是共产党,数千人纷纷加入到队伍里去。杨剑虹与赵正元、钟世俊合谋后,组建了“共革盟”独立第1支队,他摇身一变,成了独立第1支队司令,下辖第1总队和3个独立直属中队。随即他派各部分别进犯永平、施甸、保山。BBB保山日报网

  4月17日,钟世俊率“共革盟”到达保山辛街。4月21日,“共革盟”进攻保山城。钟世俊称自己是“共革盟”滇黔桂纵队司令,保山自卫军应接受整编。保山原县长杨恒刚4月11日才在与金鸡恶霸、县参议会副议长杨玉书等同僚的争权夺利中获胜,与团管区司令张镇英合谋成立了有千余人的“五县人民自卫军”(保山、腾冲、龙陵、云龙、永平),张镇英为司令,杨恒刚为副司令,他们在保山城大肆抢劫,还打死银行经理,劫走了大批钱财。钟世俊进保山,正是杨恒刚风头正旺的时候,他当然不愿意接受钟世俊整编。双方在诸葛营激战。毕竟钟世俊是正规军出身,武器精良,攻至南门外时,杨恒刚已有不支,率自卫军退回城内。钟世俊指挥占领营盘山的“共革盟”用迫击炮轰击县政府和指挥部,城内一片混乱。BBB保山日报网

  自知难以抵挡,杨恒刚不得已与钟世俊谈判,愿意接受整编,两军合流,组成“西南人民革命军滇西纵队”,钟世俊为司令,赵正元为副司令,张镇英任政委,杨恒刚任政治部主任,下设7个独立支队,9个直属总队,均戴“共革盟”胸章,总人数达1万多人;有步枪2500多支,轻重机枪28挺,炮4门。杨剑虹、桑建和、陈东山、朱鄂、张子仁、丁明聪分任支队司令,分驻顺宁、云县、辛街、打渔村、诸葛营、云龙、镇康等地。成立“维持委员会”“筹粮委员会”“筹饷委员会”;接管侨民银公司改设县银行;没收公私汽车40多辆;将《保山日报》改为《共革盟日报》。BBB保山日报网

  因“共革盟”打着中国共产党的旗号,并且以武装组织形式发展,大量工人、农民、学生上当受骗,参加了该组织。“共革盟”发展迅猛,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在保山就迅速发展到了两三万人。如曾经在国民党军队当过营长的蒲缥里上乡里布嘎的杨龙、杨万金两人,就组织起几百人的地主武装,打出了“共革盟”旗号,渡过怒江攻打潞江土司。BBB保山日报网

  钟世俊占领保山后,企图在滇西建立稳固地盘,派1支队司令杨剑虹东进永平,攻漾濞,目的下关。派桑建和率独立2、3、7支队西进腾冲,进攻龙陵,目的芒市、畹町,打通滇缅公路。派独立5支队南进镇康、双江、耿马。BBB保山日报网

  在“共革盟”的派遣下,稍后,陈东山率300余人向龙陵开拔,进驻县城。直到今天,龙陵腊勐一带还流传着当时的一个故事。说腊勐乡公所守总机的小余正在值班,猛然就听到外面喊“共革盟”来了,慌乱中,跟着县里来的闫书记及三名警卫员冲到大门口,可他突然想起有500块现金没有拿,折回去拿了钱,再跑到大门口,遗憾的是最佳逃生时机已经错过,土匪已包围了乡公所,跑出去的闫书记及警卫员因为力量的悬殊,也不可能再冲进去营救,小余没办法只有回到房间,钻进一个廊柜。乡公所的院子原本是一户地主家的,房间里大都顺回廊装了柜子,用于装米装谷子。不知土匪是看见了还是没看见小余钻进廊柜,总之土匪进屋后,往柜子戳了一刺刀,正中小余肚子,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惨烈。很多人后来在谈论小余时都惋惜感叹,小余咋就想不开呢,500块钱就丢了一条命。BBB保山日报网

  在龙江边,驻腾冲的第十二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杨茂实,一面调集腾冲壮丁千余人沿龙江布防;一面派兵分3路进剿。腾冲县长刘福铭为第一路指挥官,潞西设治局长方克胜为第二路指挥官,专区保安副司令杨世麟为第三路指挥官,21日分头从腾冲、芒市出发。4月21日,入窜龙江乡的“共革盟”100余人被刘福铭部全歼,击毙60余人,俘15人,溃逃30余人。同日方克胜部在龙陵县自卫总队、常备中队配合下,攻入龙陵县城,击毙“共革盟”40余人,其余溃逃保山。BBB保山日报网

  (未完待续)BBB保山日报网

责编:刘自明BBB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