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得野趣在城南

发布时间: 2022-05-09 15:42:12

来源:保山日报  阅读:

  RRR保山日报网

 RRR保山日报网

  诸葛堰 范南丹 摄RRR保山日报网

  往前数十年,在保山城里,想觅得一点野趣,应该不是什么难事。老保山七十二条街,八十二条巷,古井遍地,溪水长流,尤其上、下水河一带,石桥多,碾房多,闲来在街上看人家打井水、洗衣物洗菜,沿溪看水鸭子打架,看碾房里石磙转动和风车筛米,或是坐到临溪晒石上歇歇脚,无论怎样,似乎都饶有一番趣味。RRR保山日报网

  若是往城外去,那可看的景致就更多,城墙下的水田一直延展到坝子中的村庄去,水田种稻米,也种成片的藕荷。听老辈人说,除了捉捉鱼找点野菜,划着木筏子摘荷花剥莲蓬,感受一下斜风细雨不须归的闲适,最有趣的,莫过于在秋日里看乡人们采收。保山城水多,坝子里更是一片水泽,稻子成熟了,有些水田排不开水,人们就各撑着一只木筏割稻子。而那荷田收了藕后,枯荷叶则一把火烧了肥田,傍晚的时候,这种荷田里野烧中的青烟,在暮色中很能引起一点情思。RRR保山日报网

  如今想在城中找野趣有点难了,但城郊几个地方依然一年四季野趣横生,很是值得看一看。磨房沟南面山上,有半坡桃林,虽然磨房沟的潺湲流水已不复存在,但春天来的时候,桃花一层层往下开,开到布满卵石的旱沟边,那点画面,那点颜色,也是一种别样的风景。RRR保山日报网

  青华海东湖的东岸和南岸,长着一些野荷,疏疏落落的,这里一攒、那里一攒,荷茎荷叶是瘦瘦的,等到荷花开了,那花也是瘦瘦的,可就是这些瘦荷,配着不尽的天光水色,比起那种接天莲叶的百亩千亩荷塘,更显示出了荷的风骨和意韵。RRR保山日报网

  青华海近岸的地方,还栽着许多芦苇、葱兰、萱草、凤眼莲、美人蕉、千屈草等,这些水生花杂而不乱,各自成趣,引来无数水鸟、游鱼和苇莺,也颇显野意。RRR保山日报网

  然而最有野意的地方,当属城南,比如城南的大海子。RRR保山日报网

  在青华海建成之前,易罗池和大海子,是保山城两只澄澈的眼睛。易罗池因为砚池一方,笔塔一枝,湖亭一点,把米字格布局的保山城做纸而文房四宝俱全,历来为文人墨客流连吟咏。相较来说,传说中诸葛亮南征时所修筑的“洗马池”大海子,少了些文韵,多了些乡野情趣。RRR保山日报网

  到大海子来,首先当然是看水。大海子原名诸葛堰,是附近二十多个村寨、两万多亩农田的蓄水池。每年重九后拦坝潴水成海,次年清明开小纂,小满开大纂,夏至以后海水尽泄,海底农田照样耕种。每年周而复始,每年一次沧海桑田。冬春两季堰水充盈时,是大海子风景最美的季节,湖边是大片金黄的油菜花,天空是高远的湛蓝色,湖水映着天光,也是明澈的湛蓝色。水中几十株新绽绿的老柳,原是成排种在河埂之上,此时则半淹没在湖水中,疏影横斜,扶风蘸水,早晚起云霞和薄雾的时候,有种浓淡相宜的水墨意境。RRR保山日报网

  我一直觉得,树木长在水中很有风姿,天光云影树影,借着一片水域相照徘徊,水是清清浅浅的,树是疏疏落落的,若这些树在季节变换时,再加上些色彩斑斓,那更是一种炫目的美。比如新疆塔里木河的水胡杨林,比如海南东寨港的红树林,比如浙江青山湖的水杉林……简直是一张张绝美的天然风景画。RRR保山日报网

  在丽江,我曾见过长在拉市海里最美的柳树。一次是骑着马,水天是一色的蓝,看着像要晕染一切的样子,白云和金柳把倒影投在水面,挥就一幅色泽明丽的水彩画。我迎风策马,水很浅,马蹄搅乱了一溜清影,那马一直向水中奔去,我恍惚觉得它要把我带往远方,穿过那些水柳,去往水天交接的地方。RRR保山日报网

  还有一次是坐船,独自撑着只木筏在水中乱撞,水光刺得人睁不开眼,便歇了桨,任由凉风推送。水中的古柳,大多是一两人合抱粗的,树身歪斜,枝条倾覆,风就常常把人送到柳荫中去,隔着层层枝影,外面的人望不进来,可以安然闲适地躺在筏子中小憩。就是那贪凉的水鸭子,呆头呆脑游到旁边,也蛮可以不动声息地和它共处半天。RRR保山日报网

  可能是因为这些难忘的经历,我对长满水柳的大海子,总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大海子没有木船可划,这多少有点遗憾。有时偶然走下大坝,穿过水田,沿着一道道坍塌过半的河埂,信步走到水边,看着柳树成排地向水中延展,心中总会异常柔和,我想起拉市海,想起我骑过马、荡过船的那些时光,那是最没有心事的年少之时啊。RRR保山日报网

  能与水中柳树自由嬉戏的,是那些精灵一样的水鸟。大海子四季如春,除了留鸟,秋冬时节,还有许多候鸟飞来栖息越冬。平时在堰坝上闲逛,常见水中野鸭浮游、白鹭点点,可倘若仔细观察,或是对鸟雀有一定研究,就会在心中引起一点震动:这几十亩的一片堰水,有三四十种、数千只水鸟,除了常见的小白鹭、牛背鹭、池鹭、小鷿鷈、白鹡鸰(小鷿鷈当地又叫水葫芦,白鹡鸰就是俗称的点水雀,点点雀,顾名思义,这水鸟飞起来有懒态,在水中一点一点的)等,还有各种野鸭、水鸡、翠鸟、苇莺、柳莺等。尤其是青头潜鸭,据说全球只有500余只,在大海子,观鸟的人们就曾发现两只。RRR保山日报网

  湖中的水鸟,没有离群索居的,它们大多成群结队,一忽儿往南游,一忽儿往北游,一忽儿又钻进柳荫或苇丛中去。早晚的时候,它们喜欢在近岸处觅食,有时甚至飞上岸边来;中午则游到湖中央去,敛起翅羽,飘在水面,懒懒的随波逐流;到了夜晚,它们又大多是在柳棵中憩眠了。RRR保山日报网

  湖中多产鱼虾鳅虫,除了供水鸟食用,大部分是附近乡民得了近水楼台之利。每年小满,大海子泄水,鱼虾上市,堰坝上总有上百人观望守候,有人要了两三斤一尾的鲤鱼,有人要了指尖大小的细鱼虾米,想要尝鲜的人总会满载而归。哪怕不买鱼虾,就是看看那鱼虾出水时欢腾的场面,也总有许多趣味。RRR保山日报网

  近年来的夏天,大海子里总还有半堰的蓄水,岸边的田里种了稻子和包谷,终日有农人在田里劳作,或薅草或施肥,也有小孩挎了小背篓,在田埂上找猪草割牛草。有时从坝上走过,还能看见一些捕鱼的人,大半个身子浸在水中,边上漂着一只黑色的轮胎内圈,那小小的鱼篓就卡在胎心里。原来,为了防止鱼篓翻倒,捕鱼人别出心裁,给鱼篓安了一个救生圈。渔人们往往相隔很远,静默地各自守着张在水里的网,有时一守就是大半天,哪怕拉网的时候,因为隔得太远,听不见哗啦的水声,在茫茫的水天中,给人的感觉也是静默的。RRR保山日报网

  大海子种种的野趣,得益于尚属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一片天然水泽,得益于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春种秋收。希望这一派祥和的乡野气息,能久一点,再久一点,久到我的心能坚硬如水,承受得住每一次分离与失去。(杨敏)RRR保山日报网

责编:姜维RRR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