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鸡,一座流放的“城池”

时间:2010-12-09 09:41:30 来源:保山日报网 阅读:231

  金鸡,这个看似不起眼的村落,不仅跟凤凰有关,还跟秦相吕不韦有关。333保山日报网
  查阅《辞海》“不韦县”:“不韦,古县名。西汉置。治所在今云南保山金鸡村。汉武帝徙南越相吕嘉子孙宗族于此。因以为名。东晋废。东汉、魏、晋为永昌郡治所。”一个人口不足6千、面积不逾6万平方公里的村落何以成为古县名?且郡县历史穿越时空588年(公元前109年——公元479年),迄今已有2100多年。333保山日报网
  早在汉武帝元狩元年(公元前122年),开西南夷,始通博南(今大理永平);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设置不韦县,属益州郡。故晋代史学家常璩在《华阳国志·南中志》这样记载:“孝武时,通博南山,度兰仓水、耆溪(今瓦窑河),置嶲唐(今云龙漕涧)、不韦二县,徙南越相吕嘉子孙宗族实之,因名不韦,以彰其先人恶行。人歌之曰:‘汉德广,开不宾,渡博南,越兰津,渡兰仓,为他人。’渡兰仓水以取哀牢地,哀牢转衰。”333保山日报网
  所谓“徙南越相吕嘉子孙宗族实之……以彰其先人恶行”,“先人”即千古奇人吕不韦。众所周知,吕不韦乃战国末期著名商人、政治家、思想家,他堪称世界商人鼻祖,国际贸易第一人,“奇货可居”理论创始人,商人从政先驱,文化传媒祖师爷。333保山日报网
  吕不韦,作为大商人,比起商圣陶朱公范蠡更胜一筹,他白手起家,尚未婚配之年即成为一国首富,还将商品贸易发展到赵国,走出国门的吕不韦不但开展跨国贸易,还独具慧眼地发明“奇货可居”理论,颠覆了古今商业理论界,甚至把在赵国当人质的子楚和华阳夫人都当作往后光宗耀祖、大发其财的奇货囤积起来(典出成语“奇货可居”),并以钱色贿赂,开官商勾结之先河,从而改变了自己商人低下的社会地位,跻身上层达官贵族之列,最后成为相国,贵为“仲父”,权倾朝野,位高盖主,实现了他“小商在于民,中商在于政,大商在于国”的政治理想。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333保山日报网
  吕不韦,作为“杂家”文化思想的代表,他虽然文化水平(学历)不高,笔墨不深,但善于招贤纳士,笼络人才,成立吕氏文学院,组织门客编撰以自己姓氏命名的《吕氏春秋》,“……以秦之强,羞不如,亦招致士,厚遇之,至食客三千人……乃其客人人著所闻,集论以为八览、六论、十二记,二十余万言。以为备天地万物古今之事,号曰《吕氏春秋》。布咸阳市门,悬千金其上,延诸侯游士宾客有能增损一字者,予千金(典出成语“一字千金”)”(《史记·吕不韦列传》)。《吕氏春秋》堪称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奇书,千金难改一字的经典之作,此种炒作宣传壮举,何等的超前、先锋?即使他重金包装人质子楚,寻大阴人嫪毐,“使毐以其阴关桐轮而行,令太后闻之”,都将公关手腕、明星绯闻、自我造势发挥到了极致。333保山日报网
  吕不韦与陶朱公相比,他最大的失败在于没有急流勇退,迷失于情感的漩涡,最终招致杀身之祸,落得个自杀身亡、家小流放的悲惨结局。甚至到了汉武帝时,还恐其后裔犯上作乱,再次流放到“绝域荒外”、“未通中国”(《后汉书·西南夷列传》)的哀牢邑地,虽以其宗族命名“不韦县”,但旨在“以彰其先人恶行”。裴松之在注解徐寿的《三国志·吕凯传》这样写到:“初,秦徙吕不韦子弟宗族於蜀汉。汉武帝时,开西南夷,置郡县,徙吕氏以充之,因命不韦县”。“充之”,乃充军、流放。可见,“徙南越相吕嘉子孙宗族实之”,实际上是明升暗贬。333保山日报网
  毕竟,将相王侯自有王者的王气,“吕嘉子孙”自有吕家的霸气。不韦县,是中原王朝在滇西设置的第一个载入正史的汉族政权,也是澜沧江流域最西的第一个政权,确定了中国西南的版图,加强了汉王朝对边疆土著少数民族的统治,起到“镇哀牢人、叶榆蛮夷”(《古今注》)的作用,直接加速了“哀牢归汉”的进程。吕不韦子孙宗族是有史记载的最早进入哀牢地区的汉族移民,金鸡村是哀牢国境内第一座古城池,吕凯是第一个位列封建正史的保山人。如此之多的“第一”、“之最”成就了保山悠久的历史,也成就了金鸡这个历史文化名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