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灵魂 边地的歌者

——艾芜边地小说的艺术魅力及其影响

时间:2013-02-21 10:19:42 来源:保山日报网 阅读:102

  中国现代文坛上,艾芜和沈从文一道以其浓郁纯厚的地方特色,开创了一代极具个性的边地文学。作为一种地理空间、社会形态和民族文化高度和谐的文学样式,边地作家以各自的艺术禀赋和艺术体验营造出各不雷同的文学世界。品读艾芜的边地小说,仿佛一股清新的山野之风撩人心扉,字里行间洋溢着清爽质朴的情调,柔美亮丽的色彩,真挚深邃的情思,无论抒写滇西边陲的深山密林,还是再现别具一格的风土人情,朴野旷达中浸润温情婉约,苍凉原始中跳荡柔腻烂漫,让人真真切切感受到一个漂泊者的恣意与豪情,一个文化歌者的孤寂与彷徨,从而赢得了“流浪文豪”的美誉,鲁迅称之为“最优秀的左翼作家之一”。WWW保山日报网
  WWW保山日报网
  艾芜:边地秘境的漂泊者WWW保山日报网
  艾芜,原名汤道耕,四川新都人。1919年,艾芜考入县高等小学,初步受到新文化思想的启蒙;1921年,进入成都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书,接触到更多的进步书刊,大大开阔了视野;1925年,由于不满学校旧式的传统教育和反抗家庭包办婚姻,离家出走,从成都步行至昆明,然后混迹于赶马人、烟贩子、江湖艺人的行列,开始了长达六年的滇缅漂流生涯,足迹遍布滇西南的山山水水,踏遍边地秘境的蛮荒瘴疠。做过各种苦役,历经生活的磨折,饱尝人世的艰辛。在缅甸,艾芜结识了保山人段古秋,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两人一见如故,志趣相投,共同参加了马来亚共产党。1930年,艾芜因参加缅甸的反帝运动,被英国殖民主义者逮捕,押送到香港,几经辗转回到上海。此后,段古秋到新加坡参加党代会被捕,获释后被英缅当局驱逐出境回到保山。WWW保山日报网
  当青春的锐气渐渐消散,个性的棱角慢慢磨平,劫后余生的作家,也许才真正体会到自我价值的存在。笔名艾芜,即取其“爱吾”的谐音,这是漂泊之后发自内心深处对生命的执着和珍爱,是一种生命意识的觉醒和生存经验的挑战。他紧紧扼住命运的喉咙,从自我个性的角度出发,真实地记录漂流途中的传奇故事,像一个不知疲倦的文字马帮,穿行于边地的山野,放歌于边地的山寨,其代表作《南行记》是作家奉献给现代文坛的一朵奇葩,堪称独树一帜的边地文学的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