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观景

腾冲界头 世界太美没有尽头

时间:03-12 来源:保山日报 阅读:61

  选一个日子,我们去界头。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jpgvvv保山日报网

  穿越清晨的迷雾,车追逐着平坦、宁静的柏油路开始了一场旅行,来到落雪的高黎贡山下,那个叫沙坝的村庄,迷雾渐渐汇成一条银练横亘山间,似乎把一片片村庄引渡到天上。新透出来的阳光,明朗干净,碧绿的秧田,金黄的菜花,棕红的树林,层层叠叠的田园,淡淡的雾气,从天台山脚像绵延的画卷铺到了路边,空气是清新和清香的,行人是悠闲而坦荡的……那幅画卷太新鲜了,使我们一行看起来就像在一幅油墨未干的画中行走。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1).jpgvvv保山日报网

  也像是在浅浅淡淡的梦中行走着,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冰清的溪流,明艳的花黄、绵白的云朵、亦远亦近的雪山……全部都在浅唱低吟,一些明黄、墨蓝、晕红、雪白的色彩暖暖地交织着,浅浅淡淡的线条变成一双无形的手,轻轻地帮你搓揉着太阳穴,神经便不再那么紧绷着了,杂事被风吹走,往昔挤得满满的脑袋也空出了地方来。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2).jpgvvv保山日报网

  记得,一位画家说过,大师的作品常会留白,太满太挤容易让人失去想像的空间,人生的许多魅力不在于完美,而在于对缺憾的回味。那么,眼前的这一切,又是哪一位大师的作品呢,让世人如此回味。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3).jpgvvv保山日报网

  “哪怕一无所获,出来走走心情也是美的”,此行背负着采访任务,却早被我丢在脑后,一走到野外,我总是会那么容易丢弃掉一些约定束成的规则,此刻,我只需付出身心,和每一缕空气,每一寸风景,每一朵菜花细细交谈。居然发现,每天相处着的人,没有一个人,会像大自然那般,让你相处得如此轻松舒服呢。假若,假若又非要把界头比做一个人的话,那该是多么温厚宽容的一个人,让你感受得到他的博大和多姿,却不曾给你一点压力,这里不是心灵故乡,又是哪里?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4).jpgvvv保山日报网

  还是多出来走走吧,尤其要来界头,宅在家中的人,怎么能够体会到这一路行走的轻快欢愉。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5).jpgvvv保山日报网

  “界头”这个名字,无论来由如何,我每每想起,眼前便开始播放这些片段:高黎贡山的雄奇与秀美;大树杜鹃王与英国人的跋山涉水;青山绿水间袅袅冒着热气的神奇温泉;天台山间的积雪映照着冷冷的秃杉林;建于明朝时期的宝华寺在风中抖落着千百年的风尘;抗战历史、万亩油菜花、千年银杏王、乡村抄纸人家,甚至是最平凡的泡辣子,都让人难以忘怀……“界头”,莫非就是指世界的尽头?而这个“尽头”并不是真正的尽头,应该是指完美极致,再难寻这样的一个美好去处,或许,是清静和凡俗的区别,还或许,是天堂和人间的界线。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6).jpgvvv保山日报网

  说是脱俗,说是天堂,又有是浓浓的人情味,界头以纯朴的民风远近闻名,走在界头的村子里,平素无故遇见的界头人,你若是男人,他会给你传烟,你若是女人,他会唤你去他家吃饭,若是你带了孩子,就像亲戚一样硬塞一把松瓜豆子给你……界头人一定很有幸福感,因为,随便看到的一位在墙角晒太阳的老人,满脸皱纹中都是笑容浮现。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8).jpgvvv保山日报网

  我有个朋友叫芳,常常妙语连珠,花一般的年龄时她说过一句至今都让我觉得是对界头的最高评论:“应该找一个人,把自己嫁在界头”,现在,她的界头情结仍然很深,没有嫁在界头的她如今又说:“好吧,让我把唯一的嫉妒留给界头吧!”上天特别厚爱界头,它把肥沃的土地,广阔的田园、瑰丽的景观、丰美的食物,多元的手工艺术全都给了界头,界头承载了太多的好,太多的美,无论去到那一角落,都似乎有着自己灵魂的出口,无论去到哪一个角度,界头给你的是千般芳容。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18).jpgvvv保山日报网

  我们走过积雪的天台山,走过雪融为流水的山坡,走过今日正值花黄的田园,走进了一户抄纸人家,男主人和女主人都在抄纸,不急不燥,情绪如纸一般平和,浆池里散发着植物的清香,有人说臭,我却爱极了那种味道,想起朋友说想把自己嫁在界头的话,这户寻常人家,这对不言不语但默契做着抄纸的夫妻,在我眼里一下子胜过了世间无数浓抹重彩的幸福。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10).jpgvvv保山日报网

  难怪,芳会萌发这样的理想:面朝界头,春暖花开,种菜、抄纸,过安稳的小日子,就是最幸福的人……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20).jpgvvv保山日报网

  穿过永安集镇、界头集镇、桥头集镇,越往北走,越往上走,越接近大塘,情景与传说和神话越加接近了。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25).jpgvvv保山日报网

  突然之间,脑海中浮现关于界头的“罗哥城”、“罗妹城”的传说,虽然具体的古城遗址并不在大塘而在永安一带,但是大塘给人的感觉正是一个从远古时代穿越过来的村庄,人类绚丽的想像让历史蒙上一层迷雾,更多了一些神秘之美,那一座迷失的城,仿佛正隐匿在大塘深林的某一个地方轻舞曼歌。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27).jpgvvv保山日报网

  曾经,去往大塘的路是那样漫长曲折,对于我来说,就是漫长曲折到遇见再美好的风景,也没有心思去观赏,第一次去过之后,不知道找了多少次的借口不愿意再去。于我,那坑坑洼洼、曲折迂回的难度无疑是去“天上”。多少次的想过,假如没有一条新修的路,我们不会那么轻易走进来,大塘人也不会那么轻易走出去。如今,一条柏油路,只需要一条干净平整不再颠簸的路,便改变了界头,改变了大塘,改变了无数的村庄,改变了无数村庄里的人的生活。历史的灰尘已经消散,当那一轮红日在天边隐退,美丽的梦境便会开始——界头人不会永远守候着一个闭塞的小村落……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28).jpgvvv保山日报网

  今天的我们轻松就接近了大塘的边沿,一路挺进。庆幸的是,新修了的路,仍然没有抹杀几年前存封在记忆里的“花山”,那一年路过,我晕东东要睡过去,却看到各色杜鹃花在两座圆形的山坡上没有约束地疯长,开得铺天盖地,密密麻麻,花色品种之繁多,让人惊叹,据说,当地的山民居然在此山上找到过黑色的杜鹃花。我疲惫的精神便在一片片花海中振奋了起来。今天虽然没有遇上杜鹃花开,但经过的时候我还是毫不犹豫地认出了它,满山招摇着杜鹃树的新意已在预告着它们将要举行的花开盛会了——我要感谢策划这条路的人了,看来,精明的他们并不是满脑子只是计算着捷径的距离,他们把沿途不可多得的风景,也算计进去了。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23).jpgvvv保山日报网

  在如今放松的视野里,我发现,并不是只有两座山才能称之为“花山”,简直一路都是花山,是仙女在散花吧!一路葱绿的山下,铺满黄色的油菜花田,马上桃花、梨花都会继盛开……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31).jpgvvv保山日报网

  然后,篱笆上的木瓜花,红瓦青砖上的炊烟、墙头伸出来的桃李、看不到尽头的石头小径、漫山遍地的温泉……这些乡村元素开始在向我们展示大塘村庄应有的面容,我再一次疑惑了,那是人间烟火,还是已经到了毫无烟火的天堂了呢?那个叫大河头的村子,那个叫黄家寨的寨子——显然,它们都没有一个美丽迷人的名字,像没有施粉黛的少妇那般清丽脱俗。整个村庄被油菜花包围着,花红柳绿,鸡犬相闻,在河水流经的臂弯里,在雪山映衬的明亮里,在森林吐纳的生态里,安静闲淡地端坐着,满满的美向外溢着。恍若到了“天上”,到了一个天上不知名的小村庄。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11).jpgvvv保山日报网

  我们用短短一天,走过了很多座山,听着某位道长又在哪座山头修炼成仙的传说……大塘,莫非已经隐居在这里修炼千年万年,不知不觉中便把自己修炼成了仙境。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12).jpgvvv保山日报网

  最后终是要暂时离别这个幻像和现实交错的地方,我们从那条望不尽天边的路上返回,从一处天边走向另一处天边——我深信,这里定不是天边,一回头,还会发现大塘更有许多我们还不曾发现过的天外之天。但是,同事在后面突然提示:别回头,别回头,再回头的话,你们就舍不得回去了——每天和枯燥的公文打交道,我们只不过去了一趟界头,话语里就充满了诗意。vvv保山日报网

640.webp (34).jpgvvv保山日报网

 vvv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