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龙陵

马背驮出致富路:一个“马锅头”世家的脱贫故事(新春走基层)

时间:2019-02-15 10:26:50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54

  浓浓的年味笼罩着赵家寨。这是个有90多户村民的大寨子,位于寨子头的赵双华家充盈着喜庆祥和的气氛,一正两厢的院落收拾得整洁干净,气派的正房里彩电、音响、沙发一应俱全,厨房窗户洁净无烟尘,厕所清洁卫生无异味,户外畜圈宽敞通风无积粪。虽然离过年还有两天,院子里已竖起了1棵披红挂彩的年松,刚宰了年猪,老赵的老伴和儿媳及嫁在外地回家吃年猪饭的女儿正在灌猪肠,赵双华在院子里用刷子给骡子刷背挠痒痒,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ccc保山日报网

赵双华喂骡马。ccc保山日报网

赵双华喂骡马。ccc保山日报网

  今年71岁的赵双华是龙陵县镇安镇镇北社区赵家寨村民,全家三代同堂6口人,老伴、儿子儿媳、两个上高、初中的孙女。老赵家是远近闻名的“马锅头”世家,三代人从事赶马行当。解放前,迫于生计赵双华的父亲到大户人家的骡马队里干上赶马仔,常年赶着骡马走夷方(缅甸),挣几文血汗钱聊补家用,摸索积累了一身赶马技能。解放后,赵双华父亲的赶马技能派上了用场,在“一大二公”年代里被生产队委于重任,担任赵家寨生产队60多匹骡马的“马锅头”,他很知足,常对人说,我在旧社会赶了10多年的马只混到个“二锅头”,新社会让我当上了“大锅头”,我要好好干,把掌握的技术传授给年轻人,搞好传帮带。赵双华小学毕业进入父亲的麾下当上了“小马锅头”,父亲有意把衣钵传给他,从喂马料、钉马掌、绑驮子、宿营、路途打尖(做饭),事无巨细悉心传授,几年后成长为行家里手。ccc保山日报网

  1980年农村实行联产承包生产责任制,赵双华家分到了1匹骡子,又筹资900元买了3匹骡马,组建起赵家骡马队,选准马背上驮(脱)贫这个门路,让年迈的父亲当驮运“顾问”,妻子带孩子打理责任田,他召集寨里10多户有骡马的村民驾着“山地之舟”驶向瑞丽、盈江等县市揽驮。他们以山里人的纯朴厚道、吃苦耐劳赢得客户的信赖,许多木材商主动将运输业务交给他们承担,当地农民也竞相聘雇这伙“驮哥”驮运粮食、柴禾、木料和进行农副产品运输,虽然累得人黑马瘦,但换来了一沓沓大钞票。一匹驮骡一年可纯赚2000至3000元不等,骡马运输业带来丰厚的回报,使赵家寨的许多村民摆脱贫困,过上了温饱日子。ccc保山日报网

赵双华綑驮子准备去驮运河沙。ccc保山日报网

赵双华綑驮子准备去驮运河沙。ccc保山日报网

  采访中赵老倌告诉记者:“从事驮脚(运)集体揽活占的业务量不大,大部分驮活都是单打独斗,尤其是农村实行分田到户承包经营责任制后,大宗驮脚活儿不多了,主要是为村民驮运建房木料、烧柴、坟墓石料和为不通公路的地方驮运建筑材料,这很考验驮哥的技能。”“你一人搞驮运咋抬得动驮子呢?”记者好奇地问。“每个驮子都是几百斤重,即使是两人一人一边抬驮子也要使巧力,何况一个人。如果是一个人就把驮子的一头挪到土坎或台阶上,然后抬起另一头再唤骡马入驮,待骡马马鞍与驮子相对时轻轻放下驮子。每匹骡马都有名字,如我家的5匹骡马分别叫大黑、小黑、花鼻、竖耳、小花,牲畜是有灵性的,叫唤时间久了它们就知道自个名字了,也就为驮哥的无言伙伴了。”ccc保山日报网

  随着农村基础设施的逐步完善,许多农民卖了驮骡买摩托,摩托、农用车进入普通农民家,驮运市场渐渐萎缩,市场份额逐年减少,大部分农民都不养骡马了,赵双华家成了镇北社区最后的“马锅头”。ccc保山日报网

  1992年,赵双华的儿子赵宏超初中毕业向父亲请求考个农用车驾照买车跑运输,他不愿走父辈赶马人的老路了,期望用车轮开创新生活。老赵语重心长地说:“车有车道,马有马路。眼下汽车多了,马帮少了,赶马是条生财路,在咱这偏远农村吃草的马比喝油的车能挣钱,你还是跟着老爹当‘马锅头“罢,保准你不用两年娶上新娘,住上新房。”ccc保山日报网

赵双华和儿媳准备去驮脚。ccc保山日报网

赵双华和儿媳准备去驮脚。ccc保山日报网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赵双华父子俩赶着骡马承揽了为龙陵境内几段架设高压输电线路电杆基座驮运建筑材的活计,每天起三更、睡五更,顶烈日、沐风雨苦战在施工一线,热汗和辛劳换来了脆生生的钞票。由于讲信誉,驮价公道,赵家马帮声名远播,被东家请来、西家聘去,常年有活干,每年创收10多万元。ccc保山日报网

  2000年,一位名唤邵维兰的邻村姑娘与赵宏超喜结连理,成为赵家马帮的“驮嫂”。谈起儿媳,赵双华一脸自得:“维兰这闺女不但孝顺,而且挺能干,做家务干农活都是把好手,赶马驮脚不比男子汉差,经常自个赶着骡马到山里驮柴、驮木料哩。现在我已经退到二线了,驮脚业务都交给小俩口打理了,他们做得比我做的好,咱‘马锅头’世家后继有人。”ccc保山日报网

  雷 华 文\图ccc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