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观景

碧波荡漾青华海

时间:07-22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34

p1_b (1).jpgHHH保山日报网

  湖光山色   蒋 蕾 摄HHH保山日报网

  一座楼宇林立的城市,突现一片平静开阔的水面,四周绿树成荫、花卉草木;水边微波荡漾、栈桥亲水;亭榭花坛装点其间,池中水鸟掠过,岸边游人悠闲——这,不就是都市中的“世外桃源”吗?这是一个城市的湿地公园,被人们称为“城市的肺”。青华海就是这样一个地方!HHH保山日报网

  借新住宅小区离青华海较近的优势,我常到青华海散步。有一次,当夕阳西下,我坐在西湖长廊的木凳子上,听着湖水哗哗拍击湖岸的声音,心中不由地泛起了几多对青华海的爱慕。HHH保山日报网

  据史料记载,远古时代,保山坝是一片汪洋。“保山平原,乃一陷落之低洼盆地,系一古海,支流所经之区,环周百余里,高处森林密布,低处沼泽湖海,河流纵横,无路可通,居民多沿四面山麓生存。”(《保山县志稿》)经过漫长岁月的演变,“古海”面积慢慢变小,逐渐成为一个湖泊,俗称“海子”。HHH保山日报网

  早在秦汉时期,保山一带就有“哀牢夷”在这里繁衍生息,并建立了神秘的哀牢古国。所谓的“哀牢海”,就是保山坝子中间的那片“海子”。到了明代,永昌(今保山)来了位状元郎,即杨升庵,他给“海子”起名为青华海,一直沿用至今。据《保山县志稿》载:“明洪武十五年(公元1382年),朱元璋遣发江南数十万大军临滇……并遣送江南民户前来实边。就到实行军民屯田制,经各族人民数百万之辛勤劳动,辟土种田,开河导水,直入峡谷山落水洞,始逐渐创出今保山平原。”经后世几代人的不断耕耘改造,这片近万亩的水域逐渐被农田、藕塘、村庄等替代,“海子”所剩不多,青华海也便慢慢淡出人们的记忆。HHH保山日报网

  夜风嗖嗖,寒意袭人。离开长廊后,我仍然在幽静的湖边徘徊。湖水的拍岸声不绝于耳,“哗——,哗——”有规律的湖浪声把我带入淡淡的回忆中。HHH保山日报网

  20世纪50年代中叶,我第一次触碰到青华海,那是一个秋天,那时我正在读小学4年级。有一次,父亲带我来游海,正是这次经历,让我对青华海有了最初的印象——一年四季的海子里,生长着鱼虾和许多水生植物:春天,海子里有海菜、茭瓜和蒲草;夏天有红萍、卷荷叶和荷花;秋天有菱角、莲蓬以及茨菇、莲藕等,这些都是“靠海吃海”的天然特产,是这里的人们生产的主要对象与生活的主要来源。HHH保山日报网

  那时,每到秋天,城里的人就爱到青华海去游玩,他们通常都会提前和海子周围的红花村、打渔村或者三家村的农户进行联系。根据来人的多少,农户们考虑是否要把几张船拼在一起,装上围栏和顶棚,成为供游人玩耍娱乐的大船。游海的人往往相邀成群,按预订的时间,预备好餐饮的东西,带着麻将、扑克、象棋等娱乐器材,有些甚至还准备了乐器,打算一展歌喉……游海是挺悠闲的事,那次和父亲的青华海之游,在我的记忆里一装就是几十年。HHH保山日报网

  随着时间推移,青华海的面积更小了,特别是在“滇西粮仓”开发的历史节点,“海子”渐成了“吨粮田”,很多人所见到的它只剩下了三家村最低处的由地区水利局经营的鱼种站所在地的几个种鱼池塘。想着往事,听着水浪声,我沿水边的栈桥穿过沙沙作响的芦苇荡,攀上东河堤,来到了原来三家村大桥的位置。HHH保山日报网

  桥对面是修葺一新的水莲寺。同水莲寺相对的,就是如今青华海东湖的假山圣景了。夜幕降临,在隐约的灯光下,那通往假山的由巨大的石头铺就的水中栈桥上有人在徘徊着,他们,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沉浸在对往事的怀想中呢?HHH保山日报网

  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就又来到了东河堤,在其下方,是宽阔的东湖面。湖边亲水处是一簇簇的芦苇和水草,一条曲曲折折的栈桥向远处伸去,河堤上路灯的光芒反射到水中……HHH保山日报网

  今天,“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惠及保山城,青华海重现人间,回到了保山大地的怀抱中。外地人可能不明就里,但保山人大都并不陌生——2016年,保山市委、市政府提出要将“山、水、田、园、城、绿、文”等要素融为一体,按5A级景区标准,在保山坝规划建设“三个万亩”生态廊道,其中,“万亩青华海生态湿地恢复工程”就是之一。从此,一个改造地域微环境,“显山露水”的绿色画卷在保山坝徐徐展开,一个多年吊着保山人“胃口”的乡愁——青华海,又出现在了人们眼前。同记忆中的那片“海”一样,如今的青华海,水草肥美,海菜、茭瓜、菱角和莲藕生长旺盛,是保山水上的“菜篮子”。HHH保山日报网

  公园绿地不但成了调节城市微气候的“肺”,还是一个集休闲娱乐、体育锻炼为一体的好去处。自北向南流淌的东河,把青华海分为两半,绕湖的大道也顺理成章变成两圈,分别设有自行车道、康体健身之道和休闲大道,无论是春夏秋冬,保山人都多了一个赏景的地方。HHH保山日报网

  初春,衔泥的燕子最先飞临青华海,它们在东河两岸刚刚冒出嫩芽的垂柳中穿行,一会儿点下水,一会儿穿过树枝;站在河堤高处向东望去,当倒影在远处山岚上悄悄散去,碧绿湖水的岸边,又传来了映着繁花似锦的涟漪;忽听“噗”的一声,一群在芦苇荡中栖息的野鸭掠过水面,搅碎一汪清澈的琼浆。盛夏,海子着一身浓绿的“袈裟”,山绿水绿,绿得滴翠,绿得凝重;水中栈桥相连,岸上曲径通幽,并有一大片人造沙滩,专供孩子们玩耍;为营造一种候鸟栖息的环境,青华海的周围还特别种植了一些大树,十分令人惊喜。深秋,种在湖边的银杏树一身金黄,飒飒飘落的树叶将草地“染色”。严冬,尽管已百花凋零,但青华海仍保持着“南方本色”,四季如春……HHH保山日报网

  走着想着,突然听得一阵广场舞音乐夹杂着人的歌声、笑声,我已来到永昌阁广场。恬静娴雅的永昌阁,试图要将挺拔的身姿藏匿于东河垂柳岸与西湖烟波浩渺的绿树花海间。这一座建于湖心岛的高9层的仿古式阁楼,雕梁画栋、飞檐叠起,是保山坝子地标性建筑之一,其另有一个响亮的名字——“永子棋院”,即保山城的名片之一,也是展示保山非物质文化遗产“永子”的博物馆。HHH保山日报网

  永子棋院中,既有永子展示馆、围棋图书馆、高端对决厅,也有线装棋谱、黑白棋子和竹制棋盘。近年来,棋院已多次成功举办各类围棋比赛,保山永子以及永子棋院,深得韩国、日本等国际围棋高手的好评,从而也大大提高了保山的知名度。HHH保山日报网

  青华海的“脉络”现已大大张开,原来只有保岫东路延长线这一条道通往景区,现在,升阳路和北四环路延长线同样“大道通青华”,两条路均和兰惠大道相交,形成一个新的交通网络,方便人们往来。HHH保山日报网

  傍晚时分,我每每到青华海踏青与听浪,总享受着这里的新鲜空气与宁静。畅然放飞思绪,感叹岁月,这片家乡的“海”,让人流连! 【赵从文】 HHH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