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见嘉木展新枝

——读《耿德铭文集》第五卷

时间:2019-07-27 17:01:49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7

   继四卷本《耿德铭文集》(云南出版集团 云南人民出版社2015年7月第1版,以下简称《文集》)印行并很快脱销、重印后,耄耋之龄的耿老先生又含英咀华,为念兹在兹的桑梓热土捧出44万字的《耿德铭文集》第五卷(云南出版集团 云南人民出版社2019年5月第1版,以下简称“续卷”)。史学名家何耀华先生尝言,“出版《耿德铭文集》是云南人民出版社推进文化强国强省战略的盛举,是云南史学家振兴史学的盛事”,两个“盛”字于今依然适用——若说《文集》是渗透着先生半生心血的好大一棵史学嘉木,那么其续卷就是这好大嘉木上伸展出的美荫郁郁的蓬勃新枝,为振兴中的地方史学及探进中的先生学术苦旅标示出了个醒目的惊叹号。uuu保山日报网

  管窥先生学术苦旅的丰硕成果,笔者曾在拙文《拓荒耕古的“绝域”方家——观耿德铭先生的史学贡献》中恭列四端:填补远古文明“空荒”;开创哀牢文化“基业”;刻录滇西抗战丰碑;彰显保山人文底蕴,《文集》一卷一端,端端倾注了先生寻根追梦的赤子深情,端端渗透着先生筚路蓝缕的一路艰辛,而坚持以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指导实践,举信史之纲,张实证之目,以科学精神和审慎目光广猎穷搜、通观详察地上地下一应文物遗迹、文载口传一应历史素材,并使之与所本典籍文献史料融会贯通相向印证互补增益,从而赋予立论以科学性、切史感、可信度,则是先生治学的不二法门。uuu保山日报网

  作为相应研究领域的一项补缺拾遗及充实加固工程,续卷有别于《文集》各卷相对聚焦,浑然一体的专论结构而呈现兼收并蓄的“混搭”格局,看似不那么“严整”,所收篇目却自有向度,皆与其相向命题隔卷呼应、殊途同归,一样彰显出先生一以贯之的治学风范:笃实、严谨,力求“其文直,其事核”(班固评太史公语)。uuu保山日报网

  通览全卷25篇(组)文章(不含自序及附录),由时序分,或为《文集》应收未收之旧作,或为近期锐意求索之新作;由行文观,或如悬瀑之水砰崖荡壑,或如三秋之树枝简干挺,俱各得其宜,行于当行时,止于当止处;而就内容论,则大体言归两端——uuu保山日报网

  其一:地域历史文化的阐与扬。uuu保山日报网

  此端亦可视为《文集》第四卷“穷源溯流 彰显保山人文底蕴”(拙评标题)题旨下的锦上新添之花。其中,《保山历史大事记》惜墨如金,言至简而事俱明,看似信手拈来,实为先生在广搜详考大量典籍文献及相关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披沙拣金的煞费苦心之作。所记史事上溯先秦下抵民国,一字一句板上钉钉,对脚下热土数千年往事及史河流程作了简明扼要的线性梳理,为读者走进历史踩出了一条便道;《保山籍举人表》以人为本,“请出”了465位明清两代科举制度的优胜者,并用“花名册”的形式言之凿凿地为方志所称“地灵人杰”作了个翔实的注脚;《青华海的前世今生》以颇具文学意韵的笔触旁征博引抚今追昔,引领读者兴味盎然地“畅游”于历史与现实之间,“渔村晚钓”“荷塘观弈”等令人心驰的往日佳境与高阁入云、芳洲蕴秀等如诗如画的当下景观遥相辉映,触发着读者止不住的绵绵乡愁;《略说“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保山历史文化资源》《对滇缅公路文化遗产保护和文化提升的建议》《继续推进保山历史名人文化的开发建设》《发扬光大梁金山先生的三种精神》及《“汉营走马古镇”谈》等诸篇,或从认识论角度注视并解读所及历史文化遗产的客观形态和特有内蕴,或从方法论角度探寻并勾画所及历史文化遗产在新时代氛围中的可持续光大之路,均以不同侧面、层面观古照今、提纯人文菁华,为承源续流激活历史文化名城沉韵提供了弥足珍贵的一家之言。uuu保山日报网

  其二:滇西抗战英雄史诗的赞与叹。uuu保山日报网

  此端堪称《文集》第三卷“笔淬血火 刻录滇西抗战不朽丰碑”(同上)意犹未尽的荡气回肠。先生胸塞国殇,“慨当以慷,忧思难忘”(曹操《短歌行》),以极庄严的目光回望那段烽火连天的战争岁月,深情追述志士仁人们的英勇悲壮:uuu保山日报网

  《滇西抗日反攻中的隆阳大塘子战役》堪称先生厚积薄发的一篇战史创新力作。长时间来,论及滇西反攻作战,人们多聚焦于松山攻坚战、南北斋公房攻越战、腾冲攻城战及芒市遮放追歼战诸役,对同样至关紧要的大塘子之役往往轻描淡写甚至一笔带过。先生不辞劳形,批阅了大量相关战史资料,数度深入战地追踪寻迹、访老闻轶,终成竹在胸,以充分论据论证再现了斯役“全豹”:大塘子战役是中国远征军强渡怒江后,在北起康郎渡之西的大白峰坡南至豹子洞全长约四五十公里的战线上,投入3个师共16729人,对当面之敌2千余人发起的一场战役目标明确、作战计划周密的攻关夺塞之战;大塘子战役在极为惨烈的殊死拼杀中以我方的全胜而报捷,这是举世瞩目的滇西反攻作战斩获甚巨的首胜之役,沉重地打击了日寇不可一世的骄狂气焰,大大鼓舞了远征将士杀敌报国的信心和斗志;大塘子战役之所以在敌易守我难攻的险恶条件下大获全胜,系远征将士同仇敌忾奋勇杀敌、战地民众尤其是潞江土司倾力相助、美国盟军尤其是“飞虎队”密切协同等诸因相得益彰的必然结果——概言之,大塘子战役是滇西反攻作战中堪与松山、南北斋公房等驰名战例相提并论的关键之战,其战场规模、战局战况、惨烈程度、战略价值均值得永载史册而不可等闲视之。uuu保山日报网

  《保山专区南洋机工》叙写曾在血火滇缅路上“慷慨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南洋机工和他们所经历的那段峥嵘岁月。“南侨机工”是波澜壮阔的全民抗战进程中挺身而出的英雄群体“南洋(即东南亚)华侨回国服务团”成员的通称,在国家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他们奋然响应胸怀民族大义的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的奔走呼号和组织协调,含愤挟技回国效力,写下了中华民族保家卫国史上极光彩照人的悲壮一页。滇缅公路运输线是南侨机工投劳最众、历时最久、贡献及牺牲最大的主干险段,可由于历史原因,此间机工们的史事、人物、功绩等一直几近尘封,更无系统记述和评说。先生痛感于斯,决意排除万难“为填补这一重大历史空白进行探索”(《导言》)。文章不仅以翔实文字全景记述了南侨机工尤其是在保南侨机工回国抗战的艰巨历程、突出业绩、独特地位,还苦心孤诣地通过各种途径“追踪”到有确切身世、事迹记载的南侨机工百余人,经综合、对验各种资料,最终整理“显影”出77人的事迹追记,由此,一个个曾经鲜活的生命体透过先生深情的笔墨朝我们迎面走来——滇缅公路军运的开路先锋李伟庆(来自印尼苏门答腊)、穿过四道生死险关的保山女婿翁家贵(来自马来西亚吉隆坡)、终老保山如愿永远守望滇缅公路的任作成(来自马来西亚怡宝)、啸吟“风萧萧兮易水寒”的黄炎宋(来自马来西亚)、巾帼英雄李月美(来自马来西亚)、“死”而复生且破镜重圆的传奇“活鬼”王云峰(来自马来西亚)、爱国战歌唱一生的陈寿全(来自印尼苏门答腊)、“冒”名请缨的外籍志士王亚能(印度锡克族,原名达拉星)……他们的身世、经历、业绩及际遇无不烙印着战火硝烟的悲壮,感人至深、令人肃然。而今,他们中好些人早已将人生永远定格为殉国的青春,幸存下来的也大多历尽沧桑先后离去,尚健在者则寥若晨星百不存一。少时曾亲历日机“飞来横祸”毁宅夺亲之痛的先生或曾早已对他们中一些人行过“注目礼”,笔下自是情见乎辞,家国情怀、赤子之心郁然纸上。uuu保山日报网

  《滇西抗战中的飞虎队》无疑是一篇道人之未道且颇有“维权”意味的补阙“正名”之作。在中国、美国乃至更大范围,“飞虎队”和陈纳德的威名早已无人不知且如雷贯耳,只是其在滇西抗战中无与伦比的赫赫战史、战绩却海市蜃楼似的难得一现,就连最新版《辞海》之“飞虎队”词条也只说其曾“先后在彰德、汉口、岳阳、长沙、桂林、香港、台湾等地”作战,只字不提曾先后呼啸过数千架次战机并演绎了一个又一个惊天“飞虎神话”的滇西空域(大约已被那个“等”字“吸附”进去了)。先生不平则鸣:“滇西抗战中的飞虎队历史必须系统补写”(《导言》)!于是,他依据大量可靠第一手资料(主要是权威馆藏档案和中国远征军长官司令部及所辖各部之作战方案、战报、函电、当事人回忆等),用最“笨”也是最直观可靠的方式,逐时逐项地梳理开列出一本长长的自1941年8月1日至1945年1月28日飞虎队守护滇缅公路生命线及滇西反攻鏖战中的“流水账”,不容置疑地展示了其临敌之久、战事之频、战绩之著——1942年4月29日晨,日军27架三菱轰炸机由大批零式战斗机护航,奔袭雷允、腊戌(滇缅公路重镇),飞虎队分兵两路迎头痛击,击落日机22架,己方无一伤亡。同日,陈纳德派8架飞机进驻保山机场;五天后,日机54架分两批轰炸保山城及飞机场,飞行员本尼·福希紧急起飞迎战,不幸被弹片击中英勇献身。其同伴查尔斯·R·邦德成功升空以寡敌众,在击落4架、击伤1架敌机后,战机中弹起火,他成功跳伞并被红花村村民营救;次日,两批共54架日机又先后从泰国起飞北上。12点30分,当首批27架日机刚闯入保山上空,就有飞伏此间的9只“飞虎”猛扑而下,一举击落日机9架,其余日机惊慌失措纷纷夺路狂逃,随后赶来的日机群见势不妙急忙掉头逃窜;1944年6月1日,远征军71军大举渡江,地上百门大炮震响,天上9架中型轰炸机助战;6月4日6点40分,新28师向腊勐及竹子坡日军发起攻击,当日7时、9时、12时、14时,飞虎队相继出动B-25轰炸机编队飞临上空助战,将炸弹成吨成吨地倾泻在松山日军阵地;6月20日,飞虎队20架飞机为20集团军投送粮弹60余吨;6月26日,14架B-25轰炸机分头轰炸、扫射腾冲、芒市之敌;7月20日,20集团军总攻腾冲城,飞虎队60架战斗机、轰炸机混编机群临空发威……这“流水账”实在太长太长,长得让人眼花缭乱透不过气来,却明晃晃凸显出一个真相:事实胜于雄辩,飞虎队啸傲滇西长空的史实不应也不能沦为二战、抗战史研究中的“盲区”——套用古玩界的一句行话,耿老先生眼光“毒辣”,着实“捡”着“大漏”了。uuu保山日报网

  《滇西抗战及其历史地位与国际影响》《滇西抗战研究现状和未来思路》系先生在不同场合所作专题讲座稿。前者侧重于历史阐释,后者着眼于学术探进,均就已沉淀为文化形态的“滇西抗战”的挖掘研究和传承升华作了深入细致的思考,文章持论中肯、阐述充分,可圈可点之处多多,读者一看便知,无须笔者置喙。uuu保山日报网

  除却上述两端,《续卷》还“顺便”收入了作者五六十年前的两篇旧作,一篇为《张其林两进困难队》,极专业的新闻佳作,“水”活“鱼”跃;另一篇为《论诗的想象》,很有见地的创作方法论,文思飞扬。虽说只“算是聊备一格,也算是早年所为的一抹印痕”(《自序》),且看上去也似与《文集》“主调”格格不入,却让人眼前一亮:难怪先生行文如此了得,原来是有“童子功”的!再看先生《学术年表》,从1965年到1985年20年里,几乎一片空白,不免心生好奇:一个昂首放飞“诗的想象”的文学青年怎么一转身就成了埋头耕种沧海桑田的“历史老人”?虽也略知先生曾落“背”字的过往和昨日新闻即今日历史之通理,还是想不出其中端的,于是就近求解,先生喟然曰:“逼的”——一是时之所逼,早年的他只能摁住“想象”面对现实;二是运之所逼,半百之年的他“懵懵懂懂”地从现实“撞”进了历史便深“陷”其中也乐在其中了;三是使命所逼,他很珍惜姗姗来迟的难得机遇,总逼着自己一门心思去发现并弄清那些自己想弄清的事情,总逼着自己一门心思去做并做好那些别人想要他做的事情,不觉间也就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时也运也命也,苦了先生,磨了先生,成就了先生。uuu保山日报网

  行文至此,忽然想起先前曾在拙评中赘言《文集》似有“遗珠过多”之憾,并信口怂恿先生编纂续卷,“为《文集》及方域人文再添一分丰腴”。今果见“嘉木”展“新枝”,且不唯“遗珠”闪亮,更有“新珠”耀眼,自是“欣见”不已,于是忍不住为之点赞以示其诚,还想说:先生辛苦了。[唐定国]uuu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