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观景

一个曾被称为“钢铁公社”的地方

时间:09-21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28

   一种自然资源能够与一个地名融为一体,充分说明它在当地众多自然资源中占有绝对优势,腾冲市滇滩镇在1958年大闹钢铁以后就曾一度被命名为“钢铁公社”。RRR保山日报网

8124-64_副本.jpgRRR保山日报网

  沿着汩汩西沙河溯流而上,从云峰山脚下的小龙河,到达河西老厂,再经过芦秆河、哨坡、滇滩坝,进入姊妹山脚下的埽地,随处都可寻觅到滇滩悠久矿业发展史的遗迹。RRR保山日报网

  滇滩镇地处腾冲市西北,与缅北接壤,其地下蕴藏着铁矿、锡矿、钨矿、铅锌矿、铜矿等30多种丰富的矿产资源,已探明的铁矿储量约6400万吨,铅锌矿储量约100万吨,锡矿储量约15万吨。RRR保山日报网

  滇滩矿产资源不但种类繁多,而且品位高,开发历史悠久。明朝崇祯年间,地理学家徐霞客到达姊妹山下,在游记中记载阿幸厂开采冶炼矿石盛况云:“炉烟氤氲,厂庐在焉”,“厂皆茅舍,有大炉、小炉。其矿为紫色巨块,如辰砂之状”。RRR保山日报网

  徐霞客游记中记载的地点,即今埽地一带。埽地位于滇滩镇联族社区淡酒沟与棋盘石之间的峡谷之中,其名来自冶炼矿物质之后留下的埽渣。在埽地,我们还可看到一座被列入腾冲市文物保护名录的清代炼炉。炼炉占地面积20平方米,高3.8米,石壁上的青苔和野草,无时无刻不在向人们鲜明昭示着这里冶炼矿物质的悠久历史。据载,清朝光绪年间,英国人占领缅甸,经地方政府批准,驻腾冲的英国领事馆曾组织一批英国工程技术人员到达埽地一带修建炼炉,用水力鼓风方式从矿中提炼矿物。直至抗日战争爆发,英国人才撤走。RRR保山日报网

  正因为矿业发展历史悠久,滇滩镇河西社区有个寨子名为“老厂”,老厂至今保留着清朝同治年间修建的铁神庙。RRR保山日报网

  从明朝年间到民国年间,滇滩先后开设过阿幸厂、广益公司、富华公司等,或生产毛铁,或铸造铁锅。新中国成立以后,滇滩矿业发展迎来了新的机遇。滇滩的富华公司改组为华新锅厂。1955年下半年,古永铁厂与滇滩华新锅厂融合,建成腾冲县铁厂,也称滇滩铁厂。于是,一座冶炼炉拔地而起,一批技术工人从南华应聘而来,短短一两年时间,职工增至55人,年产铁200吨至220吨,产铁锅1至1.2万口,产值9.3万元左右。RRR保山日报网

  当1958年大跃进浪潮席卷到腾冲时,全县上万名男女老幼齐上阵,在滇滩“大战钢铁”,当地人俗称“大闹钢铁”。大战钢铁历时九个月奋战,耗资80万元,在方圆十余公里区域内建成河西、芦秆河、哨坡、哨坡头、龙山、花桥、老山、夹谷山、小湾子等9个采矿冶炼点,设立8个炼炉群、72座高炉、200多座月牙炉。RRR保山日报网

  对于当时那种热火朝天的场面,许多亲历者至今记忆犹新。RRR保山日报网

  滇滩镇云峰社区东坪人柳树航,退休前任云峰小学校长。大闹钢铁时,他正在读小学,他回忆:“大闹钢铁时,在云峰大队后甸的小龙河曾建起十多座高炉,兴盛一时。小龙河基地以学生、机关为主,大部分人去了滇滩。工种有采矿、敲矿、烧炭、炼炉等,小学五六年级以上的学生都去。技术性较强的是冶炼、运矿、烧炭等工种,大多数是妇女。第一批云峰人去滇滩搬运木炭的,是住在背阴塘与三家村交界处的石土主。吃饭不开钱,做活不评分。第二批去敲矿的云峰人20多人,是住在麻栗坡献鸡山,开始计工分。有上千人烧炭,一个生产队都要抽去几十人,一个大队1000多人。我与三哥正读小学,没有去,母亲、姐姐去烧炭,哥哥去炼炉,父亲去当司秤员,劳力基本都出去了,几个月不回来,可谓全民皆兵。有一个姓岳的人受不了跑掉,上面又派四五个人把他抓回来了。云峰吴家寨的一个人逃跑至小甸垭口被抓住。”RRR保山日报网

  河西人李绍廷,一家几代人都在从事打铁手艺,他回忆说:“1958年放卫星时,老厂区办厂有五六十人。河西有黄家山、汤家山、象山三个矿山。当时瑞滇共有区办厂、乡办厂、滇滩铁厂三个厂,哨坡桥以南边路有乡办厂,桥北面属于国营滇滩铁厂的炼炉,区办厂是由明光硫酸厂、小龙河铁矿厂与河西老厂合并后在河西成立的,主要是炼水铁。河西本地人打铁,别处来的人主要是炼铁。小高炉修建,是用树枝支撑后用泥土浇灌,高达一两丈,由于铁矿、木炭等原料缺乏,河西基本炼不出过铁。工资分为8、7、6、5级,即24、21、18、15元钱。翻砂是用砂子做出一个模子,与大铁锅铸造一样。翻砂是在李氏宗祠那里,不怎么成功。有木工、翻砂工,有拉马车的。我参加过炼铁。”RRR保山日报网

  芦秆河李应雄,96岁,大闹钢铁时正值壮年,因烧炭而导致残疾,他回忆:“芦秆河的炼炉在芦秆河的黄家一带,有5号、6号炉和9号炉在黄大成家附近,最后没有建起来。我曾去烧过炭,是按人口比例抽去,属义务工。参加炼炉的有杨永茂等人。”RRR保山日报网

  柳树航校长记得,一位炭山队长大齐声音洪亮,身材高大,口才也好,饭量也大,管着水城后边以及大坪地等处山林的烧炭,经常打电话派工,要人要马帮,一次打电话给固东的书记,对方问:“你是哪位?”因名字中带有“大齐”二字,他回答说:“我是滇滩大齐嘛!”于是,他就赢得了一个“滇滩大齐马”的绰号,人们还给他编出一个顺口溜:“好个老滇滩,一顿吃饭七斤三,洋瓜不算数,小菜还吃了若干!”RRR保山日报网

  柳树航校长还记得,滇滩铁厂的一位柳姓工人因被惊吓而神志不清。赶马车的民工牺牲后,被挂在滇滩铁厂炭房里,晚上伸手不见五指,柳某进去后忽然摸着挂着的尸体,吓得喜怒无常,以后病情越来越重,被送到宝峰寺医院去治疗,回来后精神仍然不正常,用匕首刺人,闯祸几次,不得不用木鞋控制着,用铁链子拴着,后来病死。RRR保山日报网

  滇滩铁厂冶炼铁矿,先是炼出约一米长、两米宽的铁块,再用生铁铸造出大铁锅,或者锻打、铸造小器皿、铁锤、犁头、耙齿等毛件,也曾锻打20多米长的熟铁外调。RRR保山日报网

  由于浮夸风盛行,大闹钢铁造成人、财、物巨大浪费,报刊杂志的报道却一直在大唱赞歌,柳树航校长就曾经读过《云南日报》刊登过一条消息,标题是“小铁厂炼出优质钢”,说的就是滇滩铁厂。RRR保山日报网

  1958年10月,滇滩铁厂生产点大幅度收缩,人员裁减,其余冶铁点全部撤销。1959年,滇滩铁厂有人员522人,经1961年、1962年精简下放,到1964年只剩下69人。从1964年起逐步进行基本建设,购置机器设备,建设水力电站,先后安装了160千瓦和250千瓦的两台机组,生产转入正轨。RRR保山日报网

  20世纪60年代末期,地质队开始进驻滇滩,在滇滩的铜厂山一带探矿,同时,地质部副部长旷伏兆到达滇滩视察,并提议兴建钢铁厂。RRR保山日报网

  2019年6月,作者在腾冲市北海乡盈河社区罗伍塘采访原滇滩地质队工人张在廷,他讲述了地质部副部长旷伏兆到达滇滩视察的一些往事。RRR保山日报网

  张在廷,83岁,1959年至1960年在打苴公社盈河大队任大队干部,曾被评为云南省先进,前往大姚领奖,受到省委书记闫红彦接见,1966年至1969年,30多岁时到滇滩,在地质队担任农副业生产队队长,每月工资35.6元。RRR保山日报网

  张在廷介绍,地质队是云南地质局所属20队,全队有几百名职工,指导员姜家明,队长吴家祥在战上海时是一位营长,曾在公安部工作。农副业生产队的工作主要是搞木工,制作三脚架、炸药箱、岩心箱。岩心箱是将钻探出来的岩心编号以后装在里面。那时刚开始勘探,主要地点在铜厂山、大坪地、大硝塘等处。也就在此期间,他有幸接触到地质部副部长旷伏兆。RRR保山日报网

  张在廷回忆,旷伏兆副部长前往滇滩途中,腾冲、保山部队都戒严了。他之所以能够认识旷伏兆副部长,是因为旷伏兆副部长曾经到车间问候他们。RRR保山日报网

  旷伏兆副部长说:“老师傅们辛苦了!”RRR保山日报网

  张在廷回答:“心不苦,命苦!”RRR保山日报网

  就这样,张在廷与旷伏兆副部长认识了,以后两三天,旷伏兆副部长多次邀约张在廷陪同他出去视察,一起到过铜厂山、大硝塘、大坪地等矿区。RRR保山日报网

  旷伏兆副部长临走的时候做过一个报告,他说:“日本人侵略中国时,日本只有500吨钢铁,就来打中国,现在,仅滇滩这个矿区就有上千万吨。我要去向毛主席汇报,下坝搭桥,上山修路,在这个地方建设一个钢铁厂!”RRR保山日报网

  听到这里,我对地质部副部长旷伏兆将建设钢铁厂与抗击日本侵略者联系起来的精神肃然起敬。当时,昆明钢铁厂已经建成,而在腾冲建设钢铁厂之事,以后虽然屡次动议,终于还是没有建成投产。RRR保山日报网

  张在廷接着讲述:“旷伏兆副部长来了以后,厂里的变化很大。那时,学习毛主席著作活学活用,主要是学习老三篇,我也经常写心得。星期天我们去赶马,送菜、送材料等。”RRR保山日报网

  “当时的公路是往返于腾冲、昆明、滇滩之间,用汽车把材料拉到早坡,又用马车运到麻栗坝,然后用马驮上矿山。坡头的段相春是赶马车拉材料的。矿山主要是探矿,滇滩铁厂的负责人,文革前期是李子和,‘文革’期间是舒有吉。烧炭的烧窑只是小部分了。铁锅窑是象形,就是挖个洞子,上面用土封起,像一口锅。”RRR保山日报网

  “我曾经负责从水城修筑一条通往狼牙山的道路,以便从上面挖掘黏土来提供钻探使用。在此之前,黏土要从龙陵运来。勘测以后,水城不同意,上面就让我去做工作,我就想了一个办法,让他们自己修,每工两元钱。结果,6900元钱就把道路修通了,比原勘测的几万元预算大大节约了,道路从水城寨子上去,修了二三公里。水城及地质队都很高兴,水城的队长麻生明为感谢我,还要送我一所房子的木料,我也没有要。”RRR保山日报网

  “地质队分为测绘组、后勤组等,养着十多匹马,每年需要几万斤稻草喂马。当时推广种植的西南175稻谷的稻草马不吃,拉去也白拉。后来,我奉命去解决这一问题,由于我平时人缘广,就去与种植老品种稻谷的寨子商量,终于解决了问题。”RRR保山日报网

  “当时滇滩铁厂一个是乡办厂,一个是县办厂,名字就叫滇滩铁厂乡办厂、滇滩铁厂县办厂。水城面前曾经用水力拉动鼓风机扯炉,原理和碾子一样。县办厂用电力带动炼炉。当时在水城修了电站,卖给地质队的电是每度5分钱。地质队的车间,加工螺丝、钻杆都需要用电。在滇滩有一个地质队的车间,位于麻栗坝河边,还盖了一些房子,有一个大礼堂,共有5栋房子,住的人主要是后勤组的几十人,地质队总部有队长、财务、收发等二三十人。”RRR保山日报网

  也就在旷伏兆副部长深入滇滩以后,滇滩铁厂于1977年改变了铁矿全部以木炭为燃料的冶铁方式,因为以木炭为燃料,成本高,对森林破坏严重。1979年,滇滩铁厂开始简易热风炼铁,燃料消耗大为降低,同时,为响应“以富养农”政策,河西曾经在老厂(今活动室)附近建过一个高炉炼铁,与滇滩铁厂一样,用高水平的水力风箱炼炉,同时烧炭,正式工人15人,加上矿山上的人,共30多人。开采不用炸药,用柴烧火,然后用水浇,自动炸开,运送是用马车,距离一至二公里。1982年,滇滩铁厂把土炉改建成8立方米球式热风高炉,采用焦炭冶炼,由于消耗高,生铁质量不稳定,费用大,成本更高,只好仍用木炭为原料。1985年,生产铁1423吨,铁锅1191口。RRR保山日报网

  也就在此期间,地质队、冶金局、物探队在大松坡、大硝塘、大坪地、云峰小龙河等地大举探矿之余,在传统冶铁工艺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河西铁业社也办得红红火火,铁业工艺传人李绍廷就是其中的一员。李绍廷介绍,河西在解放前就有打铁的,老厂散了以后,从1964年到包产到户前,曾经有过一个铁业社,50多人,5间房屋,主要是打铁,供应附近村寨的农具,包括犁头、耙齿、大刀、锄头、斧子、马掌、镰刀等。属于自负盈亏的企业,由县轻工局管,缴纳3%的管理费,直至2018年才解散。RRR保山日报网

  20世纪90年代初期,滇滩铁厂走上了与昆明钢铁厂联营之路。企业改制后,恒益集团于2000年兼并了国有企业腾冲县富华公司,恒益、恒丰、瑞土、恒达等众多公司先后在滇滩从事多种矿产资源开发,2009年铁矿价格一度下跌,近年渐渐回升,老厂、埽地、芦秆河、无极山、铜厂山等地,到处是采矿工人热火朝天的奋战场面。滇滩这个曾被命名为“钢铁公社”的古老矿区,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奏响一曲昂扬奋进的宝藏之歌!RRR保山日报网

  [张月和]RRR保山日报网

  责任编辑:禹洪金RRR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