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观景

依山傍水阿水村

时间:01-07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30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这是多少人毕生所求的一种生活状态,不必理会世俗的纷纷扰扰,只需谨耕自己的一亩两分薄田,不用计较市井的名来利往,且管看护自家的三棵五蔓瓜枣。ppp保山日报网

依山傍水阿水村.jpgppp保山日报网

  古时先人崇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从这点来说,我是无比佩服阿水村的彝族先祖的,他们不知经过了多少次艰辛的跋涉与迁徙,才选定了阿水这片既依山,又伴水的宝地。阿水村先人们究竟何年何月在此安家落户,已无人知晓,也无迹可查。只有村前那条奔流不息的永平河,依然随着四季的更迭,而起起伏伏,随着老天的阴晴雨枯,而胖瘦交替,也只有村子四周的巍巍青山,不分白天与黑夜,仍高举着那一肩的葱郁,既要献给太阳,也要献给满天的星辰。村落则依山势而建,有的是新建的彩色平房,有的是青瓦红砖的旧屋,有的矗立在山梁岭冈,有的隐郁于坡脚洼底。ppp保山日报网

依山傍水阿水村3.jpgppp保山日报网

  阿水村隶属于保山市昌宁县耈街乡,地处耈街乡西北角,距乡政府23公里,距县城75公里。东邻打平,南邻栗木大箐,西邻栗木阿扎古,距离澜沧江约3公里,北临永平县水泄乡,以永平河为界。阿水村共9个村民小组,280余户人家,1200余人,大部分是彝族,只有少数几个是远嫁而来的汉人。ppp保山日报网

依山傍水阿水村2.jpgppp保山日报网

  永平河是澜沧江的一级支流,大理州永平县的水泄乡与保山市昌宁县的耉街乡以此河为界。耉街乡阿水村海拔最低的阿贵村民小组就座落在永平河畔,海拔约1200多米,与大理州永平县的水泄乡隔河而望。常常是此岸的公鸡叫醒了彼岸的懒汉,彼岸的恶狗惊散了此岸的牛羊。ppp保山日报网

  因为海拔相对较低,气温便高一些,桔子、坚果一类的植物就生长得好。这里的彝民平日里忙着耕田耙地,种麦打粮。一旦农忙结束,闲下来的时候,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年长一些,或是喜欢钓鱼网虾的年轻人,便会备齐了工具,准备好食粮,到江边去,选一处鱼虾聚集的河段,搭起帐篷,支好鱼竿,撑好虾网,便安然地在帐篷里待着,或卧或躺,或点一袋旱烟,悠闲地吐着烟圈,只需静静地等鱼竿上的铃儿响,虾网上的绳儿晃。若是闲来无聊,也会到河岸上去挖鱼腥草,掐野薄荷,薅水蕨菜。待夕阳西下的时候,在岸边拾一些上游冲刷下来的干枝枯木,烧一堆柴火,煮一锅米饭,一锅腊肉炖青菜,再掏半碗酱菜,倒一杯小酒,围着篝火,左手抬酒杯,右手抓肉,也当一回独行好汉。ppp保山日报网

依山傍水阿水村1.jpgppp保山日报网

  当夜幕垂下,两岸的蛙虫便开始了它们精心准备的演唱,阵阵微风轻轻吹拂着茂盛的水草,静静地躺在小帐中,仰望着浩瀚的星空,真个是红蓼花繁映月,黄芦叶乱摇风,碧天清远江空,搅动一潭星动。就这样在河边蹲守,或三五天,或十数日,必然满载而归,把收获的鱼虾拿到集市上卖了,可以换酒买肉,补贴家用。ppp保山日报网

依山傍水阿水村4.jpgppp保山日报网

  阿水箐则是阿水村地理位置最高的小组,海拔在2100米以上,种植的核桃不仅产量高,而且壳薄瓤饱,品质优良。二十来户人家,像是镶嵌在半山腰上,若是下雨,或是天气稍凉的晨暮,山间便起了些轻岚,远远望去,真正是祥云笼罩,瑞气环绕,似乎到了观音修道的紫竹林,进了如来讲经的灵鹫山。ppp保山日报网

  梅雨时节,深山密林中陆续冒出的菌子鸡枞,一朵朵,一窝窝,或在草丛中隐匿,或在枯叶底纳凉,只有善于低头弯腰,不怕露水沾衣的人,才会有所收获。菌子品种繁多,口味也各异,可煎可炒,也可煮汤,吃不完的则油炸了装在罐子里面,平常吃面条米线时掏一点,味道极佳,也可以拌上佐料,像腌咸菜一样腌制保存。ppp保山日报网

依山傍水阿水村6.jpgppp保山日报网

  “你说,林深时见鹿,海深时见鲸,梦醒时见你,而我,林深时雾起,海深时浪涌,梦醒时夜续。”这是一种现实与梦想的反差,也是对现实的失望。而在阿水箐的山林里,林深时雾起,也可以林深时见鹿,可以把现实照进梦想,也可以把梦想寄托于现实,因为山高林密,植被保护得好,山林中也常见麂子(吠鹿)一类的动物出现,野猪、黑熊也偶尔会遇到,野兔、野鸡之类则更为常见了,悬崖间岩羊炫技,峭壁上雏鹰练翅。ppp保山日报网

依山傍水阿水村1.jpgppp保山日报网

  中秋节前后,是山中的马蜂蜂巢最大,蜂蛹最饱满的时节,挂蜂的蜂蜜也可以采割了。阿水的壮年男子便腰挎砍刀,相约进山寻蜂去了。只见败叶枯藤满路,残稍老竹盈山,绿萝干葛乱牵攀,虫蛀空心桦樟,风吹断头松楠,采来堆积备冬寒。不是每次出去都会如愿以偿,但每次都不会空手而还,或扛一捆干柴,或打一把野菜,或摘一兜野果。ppp保山日报网

  过去“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老思想已然行不通,继续无限索取的话,必然会坐吃山空,最后的结果就是山穷水尽,但是,只要我们对大自然心存敬畏,对环境加以保护,大自然必然会给予我们更多的回报。(李志标)ppp保山日报网

责任编辑:蒋建国ppp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