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苑

文艺青年

时间:04-20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36

文艺青年.jpghhh保山日报网

  1973年秋天我考上初中,编入施甸中学人称特殊班的“文艺班”,开始了梦寐以求的吃住在校的中学生活。有社会人士称我们是“文艺青年”,不同于如今网络上褒贬不一的“文青”标签,那时大抵是“文艺爱好者”的意思。其实对我而言,只是没有选择而已,还谈不上什么爱好。hhh保山日报网

  文艺班的特殊,在于学生是全县小学推荐,有的还经过面试挑选,或有“吹拉弹唱跳”一技之长。班主任是教音乐的赵老师,部队文工团退役,擅长京胡和手风琴演奏。文艺班用早练功代替跑步做操,用排练节目代替基地劳动,羡煞其他班。文艺班也不特殊,所有课程和其他班一样。第一学期末考,作为学习委员的我,物理考试竟然不及格。老师说:“物理公式里的字母是固定不能变的,你用ABC随便代替,计算全对也只能判错,给你59分算是照顾。”听老师一番话,我感觉自信心倍受打击。hhh保山日报网

  1974年春,上一年教育上发生的三件大事已广为人知,“反潮流英雄”和“取消文化考试”,打倒“五分加绵羊”和“师道尊严”,“不会ABC,也当接班人”等等成为热词,校园也出现了“反回潮”大字报。课堂发生了很大变化,英语课没开,史地并政治语文,理化改“农业基础知识”,生物改“卫生”。接着是“批林批孔”运动,批“克己复礼”、批“学而优则仕”等等。上课和作业也随意起来,老师不敢批评学生,作业有勾叉但没有不及格,没有小测验也没有期末考。只有数学闻老先生偶尔咆哮:“你们这些糊涂虫……”因而落得个“糊涂虫”的外号。hhh保山日报网

  此时的赵老师,就开始忙碌起来。他喜欢穿军衣、戴军帽,浓眉大眼国字脸,络腮胡子几天不刮像板刷。他很有文艺范儿,那时叫“娘娘腔”,因此有“姨妈”的绰号,同学们都不怕他。他经常与小乐队合乐,给独唱独奏开小灶,指导合唱小合唱,请外援教舞蹈、教化妆,督促各舞蹈小组排练。一台晚会节目,就逐渐成熟成型。hhh保山日报网

  我在班里属于“跑龙套”角色,只参加合唱和一两个舞蹈,偶尔客串锣鼓、碰铃、木鱼等。刚巧,地区在县里举办工农兵美术创作培训班。有过地区儿童画展经历的我,很荣幸地参加了培训学习。在培训班里,地区文化馆老师轮流担任主讲和示范,我们学习绘画基础知识,认识画种画派画法。以山西“户县农民画”进京展出作品为范本,我们认真领悟“三突出”创作原则,学习选题、构思和构图。我们还坐着马车,沿仁和、由旺一线采风写生。遇上街天,我们被赶街的人群围观,也有机会挑选父老乡亲典型,到旅社给我们做模特儿。培训结束,所有学员的速写、素描、色彩、写生、创作画稿,都由老师精心指导和挑选,在县文化馆展出。因为参加培训,我错过了班里的首场演出。hhh保山日报网

  初二年级,学校组织年级军训,拉开了我们班巡回演出的序幕。那年深秋,我们两人一组,打上背包米袋,自带锅碗水壶和咸菜,向着十多公里外的保场、银川进发,开展为期一周的野营拉练。文艺班是“宣传队”,自然是走一路、演一路。hhh保山日报网

  第一天出发,我们顶着骄阳,各班队伍整齐,红旗飘飘,歌声嘹亮。但不久,队伍就越拉越长,走的走、歇的歇,七零八落,各班不得不组织收容队收尾。到达红谷田营地,有同学脚上起了血泡,有同学忽冷忽热得了感冒。指挥部好像未卜先知,宣布就地修整两天。红谷田山清水秀,大寨坐落在半山腰上,山下南北两沟汇合处是红谷田小学,一泓清水向西潺潺一公里,流过沟口东山寺进入坝子。小学和东山寺就是四个班的宿营地,我们两个班住在小学的教室里。hhh保山日报网

  第二天,有同学赶保场街,有同学在林中打野菜,我和同伴则下河滩捉石鸡,改善伙食。傍晚,我们早早换上戏服化好妆,带上道具器材,跟着向导驼铃,沿着山间小路,上红谷田大寨演出。一进村,我们点亮汽灯就开始表演。那时没有录音机,每一个节目都由小乐队伴奏。他们都是多面手,除赵老师外,有竹笛、二胡、三弦和小提琴,兼有单簧管、小号和长号。每一个舞蹈都是台上边唱边跳,台下同学合唱伴唱,没有一个闲人。班上最小的男生还没到变声期,一曲童声独唱《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非常受欢迎。男女班长,暨是报幕又是领唱,暨有独唱又有二重唱,还是舞台监督。hhh保山日报网

  笛子独奏《苗岭的早晨》、舞蹈《阿瓦人民唱新歌》《有一个美丽的地方》,二胡独奏《赛马》、舞蹈《万泉河水清又清》《北京的金山上》……歌声与欢笑,在小山村响起,如同过年一般。村民的善良淳朴和热情好客,深深地感染着我们。来时,他们敲锣打鼓到村口迎接,为我们专门搭建了舞台。演出结束,还来不及卸妆,他们就捧上红薯稀饭,给我们做夜宵。走时,他们依依不舍送别,使我们一直处于亢奋状态。我们披星戴月,点着汽灯手电,一路欢歌笑语返回驻地。那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半夜的紧急集合,我们班成绩最好。hhh保山日报网

  随后几天,我们在保场街老戏台上演出,接着上老麦、下银川,每地必演。其他班从银川返校,军训宣告结束。我们班又过由旺上太平,慰问太平和地里的乡亲和知青。演出当场,知青和乡亲们一样热情,为我们欢呼喝彩。演出结束,我们有哥姐插队的,就到知青户蹭喝蹭住,听他们讲“一个鸡蛋”“一把青菜”的故事。我们知道,他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hhh保山日报网

  1975年春夏是毕业季,我们班又分别到湾甸农场、六一四厂(水银厂)、旧城糖厂建设工地慰问演出。针对部队、厂矿不同对象,我们加排了相声、快板、腰鼓、秧歌,还为联欢活动或同学出状况留有备选,随时调整演出节目。每去一地,都有大货车接送。逗留期间,就和官兵、工人打成一片,或打牌下棋,或交流吹拉弹唱心得。返回前夕,就在小本上临别赠言,互相勉励、增添友谊。hhh保山日报网

文艺青年1.jpghhh保山日报网

  毕业演出是重头戏,我们加排了音乐剧。剧本由应届毕业高中生编写,赵老师编曲和配器,将我们的“农基课”搬上了舞台。我在剧中扮演“分数挂帅”的眼镜男,在老师同学感召和带领下,从五谷不分到深入农村,从只重书本到实践锻炼,师生共同研究和推广应用“5406菌肥”,同学和农民都喜获丰收。第一场试演,面向初一和高一,类似带观众彩排,有情节的音乐舞蹈叙事,随着场景变换而渐次展开,令人耳目一新。第二场正式演出,面向初二和高二毕业班,台上和台下心意相通、情景交融,共同唱响“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谢幕,学校领导和创作班子向我们献花,祝贺演出成功。老师和同学们都难掩激动心情,眼中闪现着泪花,团团相拥相抱,抽泣着向同学和舞台、向老师和母校,告别!hhh保山日报网

  那次毕业演出,我得了个“老学究”的诨名,到现在还有同学称呼。在那个“读书无用论”充斥着整个社会的年代,“学究”只是舞台上的“假装”,难掩我们知识的贫乏,以致后来不得不从头学起,为此付出代价。hhh保山日报网

  那段多姿多彩的初中生活,对我后来的工作大有裨益,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也是因为工作且学艺不精,我临近花甲也没能真正成为——无关年龄、没有功利、只有情怀和梦想的“文艺青年”。hhh保山日报网

  当然,那段经历再怎么精彩,也不希望后人重新来过。我们希望的教育,是全面发展的教育,立足传统面向现代化,立足中国面向世界,立足当今面向未来。我们希望师生,都成为全面发展的人,学而不厌,诲人不倦。hhh保山日报网

  □ 陆 松hhh保山日报网

责编:蒋建国hhh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