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苑

母亲,天堂山和我

时间:05-09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14

  天堂山一直都在,只是,它是否存在于你的灵魂和视线之外?还是如我这般,好不容易走出大山,却对这座大山念念不忘!GGG保山日报网

  难忘它横亘于我和父母之间的霸道。小时候,我在山的东边,母亲在山的西边;长大后,我在山的东边,父亲在山的西边……天堂山,是我一生的宿命,无论我怎么努力,也走不出这座大山的围裹!GGG保山日报网

  难忘那些往返于天堂山的艰难岁月。风霜雪雨里,母亲身背篮子,怀抱弟弟,手拉着我,为了回去看一眼外婆,却要把第二天早上的活做了,才连夜回去一趟,第二天天不亮又要赶回来干下午的活,以凑足一天的工分。泥滑狭窄的山路上,我连滚带爬,被母亲拖着赶路,母亲的汗珠,树上的露水,天空的降雨,常常一齐落在我的头上、脸上。有时候,冷雨里还裹挟着冰雪,打得我的小脸通红,这时母亲就会心疼地脱下外衣给我顶在头上,继续在漆黑的山路上,高一脚低一脚,深一脚浅一脚地摸行,还要不时地提防着不知什么时候会从深林里蹿出来的老熊、豹子或其它野兽。GGG保山日报网

  有些时候,翻过了山尖,开始下山时,母亲会让我大声地喊 “阿婆”,一来为壮胆,二来也真希望阿婆能听见,会让舅爹来接我们一程。还真有那么几回,盼来了拿着火把和挑篮的舅爹。在那陡峭的山路上,舅爹每回都是心疼地解下母亲身上的篮子,再把早已睡着了的小弟放进另一个篮子里挑上。而刚卸下重负的母亲,走不了几步,便会回头拉起我背上……GGG保山日报网

  有了舅舅的接力,我们到外婆家的时间就缩短了,而每一次见到外婆,外婆的第一句话总是:“小乖,每一回都是天不黑不进家门,你这是拼什么命呐……”这时候,我看到了母亲和外婆笑盈盈的脸上,滚下一串串泪花。GGG保山日报网

  多少年过去了,母亲和外婆都到了另一个世界团聚,而这些画面,却永远定格在我的童年生活里,总在每一次路过天堂山的时候,一遍遍想起。GGG保山日报网

  失去了母亲的日子,我和姐妹们相依为命,仍然磕磕碰碰地穿行在天堂山的山路上。冬天有时候遇上下雪,崎岖的山路被雪覆盖,山路又陡又滑,姐姐就把小弟背在背上,倒爬着滑下山去,有时候脚手都被划破了,鲜血滴在雪白的地上,很是耀眼,姐姐却会笑着说:“像一朵花,好看!”GGG保山日报网

  此时,在姐姐的身上,我看到了母亲的模样!GGG保山日报网

  后来姐姐们相继出嫁了,却都没有走出天堂山,她们在天堂山西麓养鸡种菜,采茶捡菌,生儿育女,过着山里人平凡的日子。而翻越天堂山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GGG保山日报网

  只有我,源于到校读书必走的路径,仍然爬涉翻越在天堂山的东西之间。然而,有人陪伴的次数却越来越少,很多时候,只有我孤身一人,翻爬在茫茫天堂山间。陪伴我的,是满山的杜鹃、木莲、松涛和鸟鸣。我常常被高悬摆动的树衣所迷惑,也常常被突然蹿出来的麂子所惊吓,还会因树林里不知情的声响惊得不敢动弹,屏住呼吸……就是那些往返于天堂山之间的经历,磨炼了我的意志,培养了我的坚强!GGG保山日报网

  无法忘记得知母亲去世的噩耗时,我正坐在大山东面的教室里,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学生,赤脚翻越了大山,只为能看上母亲最后一眼。而乡亲们见到我时那些温暖的搀扶和呜咽,让天堂山动容,使红豆河悲鸣……GGG保山日报网

  是母亲的勤劳和坚韧,教会了我如何面对生活的磨难和 在挫折面前要不屈不挠,在无数次的翻越天堂山中,练就了我大山一样的性格和品质,成为了我一生的财富和支柱。GGG保山日报网

  于天堂山而言,我是那么的渺小而卑微,大半生的穿越却从未真正地了解它,读懂它。读不懂天堂山,就像年少的我老是搞不明白母亲为什么每次都在夜里回娘家。GGG保山日报网

  本刊特约撰稿人 辉丽琴GGG保山日报网

责编:蒋建国GGG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