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苑

接电话(小小说)

时间:05-14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109

  表弟出去打工前,和四爷吵架了。吵架的大体内容是:表弟嫌弃四爷和四婶没有钱,没有能耐;村里同龄的男孩子基本上都住上了新房,娶了媳妇儿,唯独自己家里住的还是上一辈留下的矮旧老房子,表弟谈了几个对象也因为家里的条件而告吹了。NNN保山日报网

  那天,我不在家,是回来的时候母亲和我说的。表弟和四爷顶嘴,四爷打了表弟两个耳光,表弟一时气不过,背着行李独自出去打工了。NNN保山日报网

  我说;“都是一家子人,怎么不拦着点?”NNN保山日报网

  母亲摇摇头:“都在气头上嘞!再说你四爷和表弟都是倔牛子脾气,拦不住嘛!不过,四弟也不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娃儿两嘴巴子,娃儿长大了,好面子了......”母亲唠叨着走进里屋,像是还在说着表弟的事情,不过我没有仔细听。NNN保山日报网

  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大事,很快一个月过去,也就忘了。进入雨季,雨刷刷的从屋檐顶滑落,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傍晚了,这个点,父母应该是在家的,因为母亲腿上有风湿,一到下雨腿脚便不灵便;可是父母都不在家,直觉告诉我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急忙拿出手机,打给母亲。NNN保山日报网

  许久,母亲才接了电话。NNN保山日报网

  “您和爸去哪里了?”我急忙问。NNN保山日报网

  “在...你四爷家。”母亲的声音有点哽咽。NNN保山日报网

  “出什么事情了吗?”NNN保山日报网

  “你四爷...去山里掏燕窝,摔下来了...”电话里我听到母亲哭泣的声音。NNN保山日报网

  我脑子一片空白,顾不得打上雨伞,冒着大雨向四爷家跑去。我到的时候,大伯、二伯、三爷、爸妈都在,眼里都挂着泪珠,四爷躺在床上,脸色极为苍白,胸腹像是没有规律的起伏;四婶伏在四爷的床前,小声的痛哭着。父亲跪在一旁,紧紧握着四爷的手,泣不成声的说着:“老弟啊,我不该,不该让你一个人去的呀,是我害了你啊...”NNN保山日报网

  “怎么不送医院,赶紧送医院啊,我去喊车...”我立即转身,大伯拉住了我。NNN保山日报网

  “不用了...去了回来了,医院不收了...”NNN保山日报网

  ‘不收了’,这句话我懂,意味着死亡。NNN保山日报网

  一个鲜活的生命,瞬间就奄奄一息,我已经分不清楚眼角流下的是雨水还是泪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眼泪也是一种很好的倾诉。NNN保山日报网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雨水也稍小了一些;在门外,我问大伯,这件事告诉表弟了吗?NNN保山日报网

  大伯脸上有点愤怒,不过还是压低了声音。NNN保山日报网

  “这个不孝子,从老四出事到现在,几个人轮流打了几十个电话,硬是不接,唯一接了一次,提起老四,我还没说完,他说了一句‘忙!’,便挂了,真的是造孽啊!”NNN保山日报网

  我比表弟大了几岁,平时沟通的也比较多,我相信我打给他应该会接的。NNN保山日报网

  嘟嘟的声音过后,表弟还是接了电话。NNN保山日报网

  “怎么了?表哥。今天你们是不是吃错药了,一个个的给我打电话。”NNN保山日报网

  我听得出电话那头表弟的不耐烦。NNN保山日报网

  “表弟,你听我说,我没说完之前千万别挂电话。”NNN保山日报网

  “什么事你说吧!”NNN保山日报网

  其实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表弟说。NNN保山日报网

  “是这样的,四爷他...他出事了。”NNN保山日报网

  “表哥,你怎么也和大伯二伯一样,我爸能出什么事,他打我嘴巴子的时候,能跳起三丈高,会出什么事,你别和我开玩笑了;我在加班呢,先忙了。”NNN保山日报网

  “是真的...”“嘟嘟嘟...”表弟也没等我说完就挂了电话。出了这么大的事,他怎么就是不信呢?我真的想飞过去踹他两脚,踹醒他,告诉他这是真的。NNN保山日报网

  我又打了几个,表弟索性不接;自上次表弟和四爷吵架,已经过去一个多月,我也没想到表弟如此的倔强,还在为四爷打他的那两耳光生气。表弟和我从小玩到大,他的脾气就是这样,倔强,也格外的能较真;我知道再打也无济于事,我发了一条短信给他,将家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他,希望他能看到。NNN保山日报网

  “小正...小正...”是四爷的声音,我急忙跑了进去。四爷躺在床上,脸色红润了一些,眼睛望着门外,苍白无力的手也指着门外,嘴里喃喃的喊着。“小正,回来了,回来了。”NNN保山日报网

  大伯年长,知道四爷快不行了,这是回光返照,眼泪也唰唰的往下掉。NNN保山日报网

  四婶握住四爷的手,泣不成声的说道:“娃儿他爹,孩子出去打工了,马上回来了,你要等着他回来。”NNN保山日报网

  “是啊...打工去了,打工去了。”四爷虚弱的说着,眼睛又缓缓的合上。突然又猛地睁开,看着天花板。NNN保山日报网

  “我想娃儿了,我想跟娃儿说说话。”NNN保山日报网

  “老四,咱打电话给娃儿。开免提,让娃儿跟你说说话。”大伯从桌子上拿过手机,那是四爷的手机,准备打电话给表弟;我知道这个时候再拿四爷的电话打给表弟,他一定不会接,我不想四爷在最后的时光里遗憾离去,这个电话我替表弟接;我拉住大伯,拿过手机,将表弟的手机号换成我的,然后又递给大伯,大伯似乎也明白了我要做什么,没有阻止。我含着眼泪急忙跑出去。NNN保山日报网

  路灯在雨水中像是穿上了纱网,又或许是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我紧紧握着手机,等着手机响起。NNN保山日报网

  手机响了,我哭着接起电话。NNN保山日报网

  “爸!我不该顶撞您的,我错了!”我想学着表弟的声音,可是怎么也学不像。NNN保山日报网

  “小正啊,爸今天掏了...很多燕窝,可以..换...好几千块嘞。”四爷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也很小;我使劲的将手机贴近耳朵,生怕听不见。NNN保山日报网

  其实四爷上山掏野生燕窝,多半也是为了吵架那天表弟说的那些话,天下父母,谁会想自己的儿女过的比别人差。只是这次四爷付出的代价是生命。一想到这里,我更加止不住泪水,想仰天嚎哭,可是我只能忍着。NNN保山日报网

  “等爸...攒够了钱,就...给你...给你盖新房子,娶...娶媳妇。”NNN保山日报网

  “爸!我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你好好的,健健康康的。”NNN保山日报网

  “那天...我,不该打你的。你别...怨爸。”NNN保山日报网

  “我不怨,是我的错,爸您别生气,我这就回来看您,爸,您一定要等我回来......”NNN保山日报网

  “好啊!回来...回来好...爸想你了,爸..看到..看到..你回来了...”NNN保山日报网

  电话里再也没有了四爷的声音,只有一阵阵的痛哭声;四爷走了,真的走了。NNN保山日报网

  第一次亲眼看到生命的消逝,没有恐怖,只有无尽的悲恸,我扑通的跪在地上,迎着雨水,嚎啕痛哭。NNN保山日报网

  四爷下葬前的一天,表弟赶回来了;他在四爷的骨灰盒前整整跪了一天一夜,没有跟谁说一句话,只是一直哭一直哭,直到四爷下葬。NNN保山日报网

  下葬后的一天,表弟哽咽着跟我说,表哥,我怎么那么傻,那么倔,要是能听完你们的电话,兴许我爸能无憾的走...NNN保山日报网

  我抱住表弟,告诉他。NNN保山日报网

  “四爷走的时候,没有遗憾。电话!你接了!”NNN保山日报网

  有些事,是后来父亲跟我说的,其实四爷的死和父亲也有关系。那天,本来四爷和父亲约好一起去掏燕窝的,由于下雨,母亲风湿病痛,父亲便返回来了。他也劝过四爷,一起回来,改天再去;可四爷跟父亲说:“一个人也能掏,多掏一点,就能多换一点钱,小正也就不会嫌弃了。”NNN保山日报网

  “要是我没有返回来,老四出事,能及时送医院,也能救回来,怪我啊...都怪我。”父亲泣不成声。NNN保山日报网

  我握住父亲的手,对父亲说。NNN保山日报网

  “谁都不愿意出事,四爷是笑着走的。”NNN保山日报网

  之后的三个月,表弟跑来问我。NNN保山日报网

  “表哥,父亲临走前电话是谁接的。”NNN保山日报网

  我说:“是你!”(杨国朝)NNN保山日报网

责编:蒋建国NNN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