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隆阳

水源村的春天,安放着对乡村深深的眷恋

时间:06-07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饶志海
入户走访
水源村的春天
彝族全家福
水源村远眺

  □ 刁丽俊 段杏花

  怒江东岸,与西岸高黎贡山脉隔江对峙的是同样苍茫雄浑的怒山山脉。

  在云雾或者森林深处,一个个村寨挂在陡坡上,远看,犹如外婆针线箩里随意安放的纽扣,转过一个大弯,就是一粒;再爬几个陡坡,又是一粒。

  到达隆阳区瓦房乡水源村的时候,看到绿树覆盖、桃花掩映的小村庄,2200米的海拔高度,料峭春风依次吹开了桃花、樱桃花、桑花,也吹醒了水源村新的一天。我就在这一天见到了村支书饶志海。

  那时,他正从他家大门前盛开的樱桃花树下走来,蜜蜂嘤咛之间,是他皱纹间的笑脸。这样的场景,简直不能让人相信半个小时前,他还卷着袖口,一手污垢地疏通村里堵塞的排污管道。而且这样的活他没少干。

  一天之间,我们在水源村草坝山、苍林、绿坪小组进东家,出西家,村民眼里产业发展的带头人、脱贫攻坚的领路人、疑难问题的知心人、家长里短的调解人、大小事务的“保姆”,通过一个个故事的讲述逐渐清晰起来,慢慢回笼到饶志海身上。我有理由相信,一个扎根山区20多年的基层党员、基层党务工作者,能得到群众的理解和支持,凭的不是大话和套话,凭的是对自己职责的尊重和敬畏,凭的是对脚下这片土地深深的眷恋。他说,我出生在水源,成家立业在水源,我也只想把我的聪明才智耕种在水源。看着水源的山是绿的,水是清的,村庄的道路是通畅干净的,房子是稳固的,老百姓兜里是有钱的,孩子一个个考上了大学,有了美好的前途,我就觉得我的选择是对的。

  敢于站上房头的人

  2013年,瓦房乡脱贫攻坚行动开始,饶志海担任水源村脱贫攻坚指挥长。在此后的两年里,他都是妻子眼里“三不问”的人。回不回来吃饭?今天做什么?什么时候回来?都不用问,因为问了也是白问,他睁开眼睛就忙得脚不落地。

  水源村是多民族村寨,彝族有118户,满族有30户,白族有10多户,其余是汉族。多民族村寨就涉及不同的语言、建筑风格及风俗,有的问题协调起来就复杂许多。

  在“两不愁三保障”工作推进中,村里首先解决的是村民住房修缮加固和拆除重建问题。经过筛选,全村333户需要加固修缮的有72户。其中有4户人家的屋顶漏雨,需要翻瓦换顶。为了省钱,饶志海就自己上房顶翻瓦。前后一个多月里,他都站在房顶上当泥瓦工,脸晒脱几层皮是大家看得到的,腰酸背疼只有他自己知道。

  村子里有一户姓杨的建档立卡户,曾让饶志海伤透了脑筋。他家的房子,原来只有半截墙,饶志海带着施工队去帮他家补墙,却遭到对方拒绝,“没有楼板,补墙有什么用,走吧走吧!”饶志海只有答应他把中间楼板踩起。可是墙打好,楼楞装好,对方又不干了。半途而废的工程是验收不了的,饶志海心里那个火啊,一阵一阵往外窜,经费有限,还有很多人家的房子要等着补。但理性告诉他,忍耐,忍耐,大局为重。就这样,原计划3天的工程,整整花了20天。这样的事情,极大地考验着饶志海对群众的耐心。

  按工作进度,接着是优化入户道路和硬化院场。项目资金保证的是公分石、水泥等材料,原则上有劳动力的要自己干活。没劳动力的人家,饶志海只有用自家的三轮摩托拉着材料,带着生态护林员和班子成员一家家去整。细算下来,村里有三分之一的人家是饶志海带人亲自做完的。每天一身泥一身汗,晚上到家,鞋子没脱就睡着了。

  在水源村的草坝山和绿坪小组,闲逛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水泥路贯穿全村,伸出院外的桃花、茶花一蓬蓬,一簇簇,争芳斗艳,这一切的鸟语花香,都得益于村里的卫生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在山区,厕所和猪圈里的污水处理是个难题,在脱贫攻坚项目和美丽乡村建设中,饶志海带着施工人员挨家挨户架污水管道、填埋化粪池。2019年厕所新建及提升71座,厨房改造42户,圈舍改造1户;2020年提升人居环境厕所改造179户,污水处理151户。没有列入项目的,饶志海自己垫进去7000多块钱完成了改造。他还想如果能处理成沼气,利用污水池来产生能源,那就更好了。只是目前,他犯愁的一件事就是,排污管一堵,他的麻烦事就来了。至于村里的卫生他不愁,门前三包、责任到户是最好的方法。

  要让农民的兜里有钱花

  瓦房彝族苗族乡属高寒山区,水源村离乡政府所在地还有21千米,属更偏远的高寒山区。2011年7月,饶志海从喜坪村调任水源村支部书记时,村委会机构已近瘫痪。办公用品基本没有;二楼会议室垃圾淹到了脚面子,且已腐烂发臭;窗帘脏得抹布不如。一天,在一楼火塘边,进来一个妇女,饶志海问她要做什么,她说来找她家的杯子,前面的村干部来客人时去她家借的。当他顺手烧起火塘时,又进来一个村民,问:“你是不是又来我家拿柴烤火了?”他苦笑,没法回答。接着,又进来一个人,是乡街子附近牛肉馆的老板。老板说,前面的支书欠了他家750元饭钱,他来结账的。饶志海只好说:“你也别去找他了,过一个星期来找我拿。”

  一连串的“来访”,让饶志海明白了自己面临的状况,也明白乡党委政府把自己放在这个位子上的良苦用心。

  村委会是一个基层党支部的形象窗口,没有良好的形象群众怎么信任你呢?饶志海先从收拾村委会开始。

  村委会没有办公桌及办公用品,饶志海跟蚕桑公司要了一部分;让儿子帮忙做了十来张桌椅;村里没买菜这笔支出,他开着自己的电摩托拉来土和肥料,自己动手种蔬菜,还从家里拉来一些果树美化环境。

  村委会勉强像样的时候,他开始着手思考如何以产业带动村民脱贫致富的路子。

  他明白,高寒山区,种植业、养殖业是发展经济的基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以水源村的优势,最适合的就是建生态宜居乡村。多年来村民已发展了7600多亩核桃,那是细水长流的零花钱。怎样才能有稳定的收入呢?

  除了近千亩的洋芋、红花、青豌豆等常规作物,山区种植包谷多,全村每年面积保持在1800亩左右,秋收时每家都会有几千斤包谷进仓。这对发展养殖业是极为有利的,况且农民也比较有经验。于是他带动村民加大生猪、肉牛的养殖,还积极协调项目资金,重点扶持大户,取得了很好的成绩。2020年,水源村生猪产值达600万元,最多的一家利润就超过70万元;肉牛产值达160万元。这两项户均增收5700元。

  饶志海得知徐掌村大桥河自然村、大陷坝木瓜岭自然村的蚕桑发展得比较好,比较水源村的海拔和气候条件和村里有许多留守妇女的劳动力优势,于是带着班子成员去考察。看了人家的种桑养蚕情况,详细询问了投入和效益情况,再询问了农科站技术人员,2013年就带领村民发展了600亩,当年桑农就尝到了甜头,有的人家养到20张蚕,收入超过4万元。饶志海觉得这是一项可以长期发展的产业,就经常请农科站技术员来村里搞培训,以提高蚕农的养殖技术,顺便也带动农民文化素养的提高。随后他主动担任起村里的蚕桑养殖辅导员,全村的蚕桑产业得到极好地发展。

  那几年蚕价一直很好,最高的时候一张蚕卖到3000元,平均下来也有2000元。村民你家看我家,都把荒坡荒地开成了桑地,2014年以后,全村桑树发展到2070亩。2019年,全村的蚕桑收入到了210万元,2020年因为疫情,蚕价下跌,总收入只有160万元,但也带动农户156户,其中建档立卡户136户,户均增收8717元。

  对于脱离贫困,村里的百姓感受最为深切。饶志海风趣地说,他刚回来任职的时候,妇女们上街都是卷着裤脚,背着背箩,如今各村社建好了水泥路,妇女们挎着小包,骑着摩托,别提有多“洋攀”了。她们用卖蚕宝宝的钱,为自己买漂亮的衣服,再不像以前,买一瓶洗发水都是一种奢望。

  村里的左杨慧是我们见到的变化最大的一个。今年28岁的左杨慧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两口子都想改变家庭贫穷的面貌。扶贫工作推进后,村里通往乡道的公路打通了,也同时打开了他们通往脱贫致富的路。左杨慧和爱人试着养猪,起初的时候只敢养三五头。这两年有了经验,就一口气养了20多头。去年正遇猪价行情较好,一年的收入就增添了好几万元。日常她还骑着摩托车去周边的芒宽等地做些散工,每天可收入100余元,家里经济情况大有改观。她学会了玩抖音后,还把每天的劳作、吃饭、送孩子上学等都拍成视频发在抖音上,用她的话说:“幸福就要晒出来”。隔壁邻居都夸赞她:“这个小媳妇是真的会过日子了。”

  传帮带也是责任

  左建文是水源村年轻人中比较出色的一个。他勤劳、热情、脑子活,舍得吃苦。初中毕业后,从16岁起,就去深圳打工。前几年,看到家乡变化很大,于是鸟儿一样飞回来停歇在家乡。与妻子种桑养蚕的同时,他最大的乐趣是养蜂割蜜。每到诱蜂的季节,就带上蜂桶,进林子引蜜蜂,慢慢地养到了二十几箱。山上野花多,蜜的品质就好,每年冬月二十几的时候,远远近近的爱蜜人就拥了来,这是野坝子花蜜,清凉去火还很香,100元1斤,还不够卖。春天后的蜜,是吃桃李杏各种花蜜所酿,量极少,只是给朋友解解馋的。

  说起诱蜂,左建文可是眉飞色舞。从小就跟随爷爷进山收蜂的他,近几年越发有了经验,对找蜂的方法进行了改良。比如把蜂桶放远些,离寨子1公里多的大山,会更快收到蜂子。收蜂的季节,他会拿一个空的木桶,找一个山坡或者半山坡,刷上蜂蜡,放好蜂桶回家等待,一般在四五天后再回到山上看。大多数的时候,已是满桶的蜂在等待着他。

  养蜂之外,左建文还养猪。

  这两年猪肉价格好,左建文每年出栏10多头肥猪。各种收入算下来,一家人也能过得有滋有味。最近,他还被选进村委班子,任纪检委员,像是先飞的鸟,给年轻人领了个头。

  对村委班子后备人才的培养,饶志海的想法是要多给年轻人锻炼的机会,老党员始终有老的一天,有思想有活力的年轻人终将要登上农村发展的舞台。

  眷恋的乡土,心之所归的地方

  不愁吃,不愁穿,住房、教育、医疗全保障,哪一样不是重中之重?

  在村子里转,我们看了学校,看了卫生室,朗朗书声让我们心安。饶志海告诉我们,这些年村里先后已出去了72个大学生,他们不仅用知识改变了命运,也为社会的发展进步尽着自己的绵薄之力。

  2015年,水源村与保山市第二人民医院结成了挂钩帮扶对子,用村民的话说,“我们就享福喽!”无论何时,小毛小病也好,大毛大病也好,只要进城找到自己的“亲家”,检查、拿药,甚至住院,“亲家”都会办得好好的。医院还不定时地组织医生进村为村民体检,普及健康知识,发现问题及时处理,过去看病难的事情再也不会在水源村发生了。对于村内的人居环境提升、打造美丽家园等各项扶贫工作,二院在资金、人力、物力等方面都给予了大力支持。

  即将离开的时候,看着望不到头的绿荫,我还是忍不住让饶志海介绍他的“宏伟蓝图” :3150亩天然林、2840亩人工造林要怎么保护,退耕还林还要怎么继续抓,83%的生态覆盖率怎么继续保持 ,1160亩白花木瓜和28亩梨要怎么卖出去,待新种植的650亩云南樱花全部盛开将会是什么盛景?饶志海呵呵乐着,到时候你就亲自来看如何?

  来之前我是了解过饶志海年轻时的创业历程的,十七八岁的时候赶马驮牲口,在高黎贡山驮料子,帮供销社驮粮食,吃的是千家饭。二十多岁的时候学木匠,带着工人干工程,四处帮人盖房子,工资不少挣。如今,他当年带的徒弟都是包工头,事业越做越大,他还只领着每月2300元的工资。我问了饶志海一个挺俗气的问题,从收入的角度说,有后悔吗?他没正面回答,只是说,当再过十年二十年,我很老的时候,我家孙子告诉那些年轻人,这条路是我家爷带着人铺的,这片林子是我家爷带头种的,这些房子是我家爷带人修的,想想,这是什么感觉呢?

  是的,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出生的地方,是每个人心之所归的地方,脚下的乡土,也是我们深深眷恋的地方!

责编:刘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