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乡土中国》看中国社会格局

发布时间: 2021-11-29 11:50:16

来源:保山日报  阅读:

 999保山日报网

 
 

  □ 李 轩999保山日报网

  传统的乡土社会是富于地域性的,不常迁移的,若无重大的变故,基本是生于斯、长于斯的,由此带来的就是:乡土社会是一种熟人社会,是没有“陌生人”概念的。即使相邻村落与村落之间,由于没有协作的需要,也是孤立与隔膜的,他们各自守着自己的社会圈子。999保山日报网

  在这种传统的乡土社会中,熟人之间交往靠的是熟悉、信任和习惯。这种交往模式,在现代社会中却是一种阻碍,现代社会是由“陌生人”组成的,陌生人之间的交往类似于乡土社会中村落之间的相处模式,是不熟悉不信任不习惯的,任何事是需要讲明白的。当口说无凭的时候,就有了法律。999保山日报网

  在这种熟人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是“面对面”的,是没有空间和时间的阻隔的。所以并不需要交流的载体,当然就不会需要文字了。就算是历史长河中乡村文化的传承也可以靠口口相传来完成,必须有“词”,但并非一定有“文字”。999保山日报网

  但即使是在这种小的村落中,每个人或者每个家庭也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在这个角度看,传统的乡土社会与中国现代社会并无太大差别。细究原因,应该是群己、人我的界限划分。西方社会是一种团体社会,家庭是最基本的团体,团体的界限分明,谁是团体里的,谁是团体外的,一定要分清楚。即便是孩子成年之后也会被取消团体资格,去另外成立他自己的团体。在西方社会看来,这并不是人情冷热问题,而是权利问题。而中国的社会,不论是传统乡土社会,抑或是现代社会,可以说是一种差序格局。每个人都是一个圆的中心,由中心推出去像水波一样一圈圈的纹路,每一圈水纹离圆心的远近代表了亲疏远近;而能推出去的半径长短,又与自身是否有实力有关。达官贵人的波纹,可以推出成百上千层,一眼望不到边,和无数人发生交集,不同的关系之间的区别就是亲疏远近。而势单力薄的普通百姓,推出去的波纹可以小到短短数圈,围绕他的是最亲的亲属。这种伸缩能力取决于中心势力的变化。“私”的问题,可以从这种差序格局中明显地表现出来——为了内圈的利益可以牺牲外圈的利益。在乡土社会中并不是没有团体概念,只是说从主要格局来说,差序格局和社会圈子的组织是比较重要的;同样的,在现代社会中,差序格局也是必然存在的,但是重要程度相对有所下降罢了。999保山日报网

  由于乡土社会中的人相对稳定地在一定地域内活动,其形成人际的网络范围也就有所局限;另外,维持乡土社会秩序依靠的是“规矩”和“道德”,即“长老权力”,是教化的力量。在西方工业化社会结构中,由于格局不同,维持社会秩序的是“同意权力”,即法律。中国现代社会,应该说还处在这两种权力的交替时期,但“同意权力”已明显大于“长老权力”,即法治已明显大于教化。999保山日报网

  在工业社会的城镇,现行法律制度在社会分工的作用下瓦解了“长老权力”的基础,但“同意权力”却并未起到替代之的教化作用(法律在西方人心中的地位更像是道德教化,因为他们的法律一定意义上是宗教戒律的世俗化),目前只能说是一种威慑力。对于铤而走险者来说,这种威慑力是可以加以挑战的。没有了道德的潜意识约束,很多人会认为只要做的违法行为没被发现就万事大吉。这种心理是知法犯法的一大根源。平时办事时,人们不是想着怎样按照程序来,而是先“找关系”。在“长老权力”和“同意权力”都未处于强力位置的情况下,“关系”越找越广,程序越来越畸形,违法行为也越来越肆无忌惮。999保山日报网

  在依然是农业社会的乡村,现行法律制度产生了“特殊的副作用”,“它破坏了原有的礼治秩序,但并不能有效建立起法治秩序”。文化水平偏低的广大乡民除了将法律当作一套新的行为准则以外是极难理解所谓“法律精神”的。法律冲击了旧有道德和规矩的权威,同时给予了一些不顺从者反抗“长老权力”的借口和武器,甚至扰乱了乡村原有的稳定秩序,产生了一系列新的问题。999保山日报网

  乡土社会是一个稳定的社会,但乡土社会也是在变迁的社会,只是变迁的速率相对较为缓慢。乡土社会中的长老权力是稳固的,但为了应对社会缓慢变迁的需求而产生了名与实分离的现象。即承认或者说维持形式上的长老权力意志,而在内容上加以注释和曲解,从而实现改变。名与实的分离,就是乡土社会的变迁。也许名与实的分离,就是缓慢变迁的代名词,当代中国社会中“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就是名与实分离的代表。999保山日报网

  人类的欲望经过了文化与自然的淘汰,到乡土社会时代,欲望暗合了人们生存的条件,于是在乡土社会人们可以依欲望去生存。然而社会变迁使欲望不再是人们最后的动机,人们最后的动机是理性的需要。从欲望到需要,是社会变迁的里程碑。999保山日报网

  乡土社会运行的过程就是欲望不断得以实现的过程,欲望的实现是乡土社会运行的内容。乡土社会中的欲望已经过自然和文化的筛选,契合人类客观生存条件的欲望才会成为文化的一部分而得以积累。从“欲望”到“需要”,就是从自发到自觉。乡土社会是自发的,缓慢变迁的,也是稳定的;现代社会是自觉的,快速变迁的,也是不稳定的。999保山日报网

  费孝通先生的这本书,深刻剖析了中国传统社会结构,涉及了格局、道德、家族、秩序、法律……分析的是中国传统社会的乡土性,但也为解决现代中国的社会结构问题指引了方向。999保山日报网

责编:刘自明999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