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的诱惑(阅读新时代·奋进新征程)

发布时间: 2022-04-24 09:28:44

来源:保山日报  阅读:

  说到读书买书有了瘾,那种难以言明的情趣,只有爱看书的人才体会得到。每次走进书店,见到一本好书,倘若不果断掏钱将书买下来,就像遇见了一位窈窕淑女,使你留恋驻足,难以挪脚走出书店。有时候,因买不到需要的书,仿佛初恋失约一般,顿时感到失魂落魄。MMM保山日报网

  2015年初,我在《人民日报》副刊的新书介绍栏目,看到了厚夫的《路遥传》出版的信息,便到城里的书店找了个遍,遗憾的是营业员说书店没进过这本书。回家后,我把《路遥传》的封面及相关信息,从微信上发给了远在大理的小女儿,时隔几天便收到了她网购给我的《路遥传》。此前我一直对网购图书心存疑虑,连忙将包装封膜拆开来,从头至尾逐页地浏览了一遍,书中没有破损,印刷字体清晰,用了几个晚上把书阅读完,文字也没什么错误,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随后,我又把需要的书单发给了小女儿,过了四五天就收到了《路遥纪事》《买书记历》《那些年那些事:新华社摄影记者的故事》。MMM保山日报网

  阅读完第一批网上买来的书后,我开始放心大胆地在网上买书。有时候,买来的书也有遗憾的,例如聂震宁的《舍不得读完的书》,因印刷时纸张有折页,其中有四个页码,页面只有半页字,书快要读完了才发现,叫小女儿重新买了一本。吃一堑长一智,有了这次经验教训,之后每次收到新书,我都要拆开仔细检查一遍。MMM保山日报网

  一本感动人的好书,时隔多年读来不厌。早在1981年,我买到了张扬的长篇小说《第二次握手》来阅读,这是一部描写老一代科学家事业、生活和爱情的长篇小说,生动地刻画了苏冠兰、丁洁琼、叶玉菡等爱国科学家的感人形象。20世纪70年代,小说以手抄本形式流传全国,让千千万万人“心里燃起了光明的火焰”,然而,在十年浩劫中被列为“禁书”围剿,直至1979年7月才出版问世。记得书中有句经典名言:“凡是不平凡的开头,必定会有不寻常的结尾。”2012年,我从施甸新华书店买到了重写本《第二次握手》,那种感觉就像失散多年的故友重逢,心里有叙说不尽的感慨之言。三年后,我从网上买到了张扬的长篇报告文学《我与〈第二次握手〉》,拜读后才知道了这部小说艰难写作与问世的过程。正如作者所言:“如果说《第二次握手》确曾‘感动过整整一个时代的中国人’,那是因为人们从中看到了我们民族的美丽与尊严。”MMM保山日报网

  20世纪80年代,我成了作家张贤亮的粉丝,凡是《中篇小说选刊》《小说选刊》选载他的作品必读,在书店见到了出版的单行本便买来收藏,或是汇款向福建的《中篇小说选刊》邮购部邮购。当时,我想买他的《早安!朋友》来阅读,每次上城都要去新华书店询问,却买不到这部有争议的作品。2016年3月,我从网上买到了他的典藏作品中篇小说卷《浪漫的黑炮》,书中收入了《早安!朋友》《浪漫的黑炮》《土牢情话》《青春期》四部中篇小说,这才得以了却一桩心愿。MMM保山日报网

  前些年,因忙于编纂地方史志及撰写文史资料,我没有太多的时间用来读书。2019年5月退休后,我前往昆明与大女儿生活了5个月,把大量的时间用来读了不少书。这期间,我阅读了叶辛的早期作品《孽债》《蹉跎岁月》《往日的情书》《我的山乡情》。1969年至1975年,叶辛在贵州省的砂锅寨上山下乡插队落户,从他的作品中,可以领略贵州的人文风情及山水风光,回味那段知青岁月,他的文字质朴无华,描述生动有趣,读来亲切感人。MMM保山日报网

  自从得知了网上买书这一轻松便捷的渠道,我到城里时就很少再去逛书店。2015年至今,网上买书的“重任”落在了两个女儿的身上。截至2019年底,我从网上买了120部书,包括随笔、回忆录、传记文学、文学史及文化史等等。MMM保山日报网

  以前,总是为买不到需要的书而困惑,现在买到了需要的书也困惑。每次新书买回来后,因没有安身之处,只好挨个堆积,查阅资料时要从书橱里把堆压的书拿出来,用完又逐一放回去,有时候还要翻来覆去折腾,才能找到所需书籍。对爱读书之人来说,时常感到书多为患,为没地方藏书而烦恼,但又难以控制买书的欲望。对我而言,读书学习修身养性,家有藏书便是财富,这就是书给我带来的诱惑。MMM保山日报网

  本刊特约撰稿人 祝庆开MMM保山日报网

责编:姜维MMM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