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腾冲

腾冲市:抓实微治理织牢平安网

时间:11-02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网格单位参与文星社区环境整治

帕连自管组的火塘会议

居民参与文星社区全员体检

司莫拉志愿服务队为游客提供服务

巡逻中的司莫拉志愿服务队

帕连“拢巴”志愿服务队

  基层工作千头万绪、繁琐复杂,能否将涉及千家万户的简单事、平常事、具体事做实做好,直接关系着党的各项方针政策落地生根、产生实效。在腾冲市,末梢治理体系的建立健全,激活了基层治理的活力,在群策群力中将基层工作做细做实做好,确实增强了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六级网格体系,让社区实现应管尽管

  腾冲市腾越镇文星社区是个老旧小区与开发小区并存的社区,非户籍人口占到社区总人口的75%,流动人口多、人员结构复杂给社区管理带来许多困难。开发小区的居民谁来管?怎样全面掌握租房户情况?如何满足非户籍人口的合理诉求?这些问题一度困扰着文星社区党总支书记许华泽。

  “以前确实精力有限,想管也管不来啊。现在,有了社会治理大合唱,社区再也不用担心人少事多的问题。”许华泽口中的社会治理大合唱是腾冲市围绕“到支部·在一起”主题,建立健全的“市委—街道工委—社区党总支部—网格党支部—街巷(楼栋)党小组—党员中心户”六级城市网格组织体系。

  网格组织体系以党建引领市域社会治理,将城市社区划分为若干党建网格,明确111个市直单位为网格责任单位,实现了单位支部与社区支部在一起、单位党员与社区党员在一起、党员和群众在一起,推动城市基层党建与城市治理深度融合,真正实现了“街巷吹哨、部门报到”,有效破解了城市社区的治理难题。

  有了网格组织体系支持的文星社区被划分为10个党建网格、25条街巷,以往想管没精力管的社区事务实现了应管尽管。

  68岁的吴绍福所处的文星楼小区属老旧小区,近年来,随着车辆增多,时常出现拥堵。党员中心户向上反映后,社区和网格单位及时与职能部门协调,统一拆除了违章建筑,疏通并铺设了下水道,解决了道路拥堵问题。

  “我们饮马河小区百年鑫城的暗沟盖板被过往车辆压断后污水外流、臭气四散,反映给网格单位后,问题一个星期就解决了。”社区居民况枝兰说。

  “我们不仅要服务好社区居民,还鼓励居民参与社区管治。”许华泽说。

  “每10户居民或一个巷道就是一个联防组;楼层房每个单元设置1至2个联防队员;业主要主动通过社区警务App申报租房者信息;大商汇这样的开发式商业小区也实现了外来人口自管……”说起社区居民自管自治效果,许华泽充满自豪。“社区还积极推进小区业委会建设,让业委会成为开发小区治理的‘主心骨’;通过约谈业委会、监督物业工作的方式,指导小区改建物防设施、实行夜间落锁等制度,提升小区业主安全感。”

  “2020年5月到现在发案明显减少了,之前每周都要去开案情分析会,现在半个月都没去了,两周‘零发案’。”文星社区警务室主任杨永科说。

  “随着‘六级城市网格组织体系’的落地生根,一些细小的民生问题得到及时解决,社区居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攀升。”腾冲市政法委副书记赵国朝说。

  “1+1+N”体系,激活自治内生动力

  在腾冲市五合乡联盟社区,社区党总支书记王明坤因常年置身社区事务顾不了家,被家人吐槽“家懒外勤”的“憨坤”。“就靠村组的人来管理近4000人肯定忙,很多事也难抓实抓好。”这位务实干练的女人了解基层工作的难点所在。“社区党员65%以上是老党员,带头作用不明显;年轻党员在外务工,缺乏归属感;群众对公益事业不热心,对村寨建设发展参与度低;许多工作难做到群众心坎上……”

  困扰王明坤的问题并非特例。农村基层党组织特别是党支部领导作用弱化、战斗力不强、村民小组管理缺失等问题早已引起腾冲市委领导注意并纳入议事日程。

  2019年,腾冲市以五合乡为试点,尝试在村民小组构建“1+1+N”的农村末梢治理体系。通过建强一个村民小组党组织;组建一个村民自管组;健全N个群众组织的方式,形成“支部到组、自管到户、商量到人”的治理格局。

  “把傣族人口占到72%,集体经济接近空壳的联盟当作试点中的试点,这是对我们的考验,也是对这个治理体系的检验。”王明坤说。

  结合村情组情,联盟社区优化调整了帕连、畹岭、孙家寨3个党支部,选举产生了3名党支部书记、6名支部委员;通过推荐、审查、试用、表决等程序产生自管组成员;在村民自管组下成立了妇女小组、老年协会、青年小组、文明理事会、治保小组、协调委员会6个群众组织,配齐配好“1+1+N”领头人,形成了打通基层社会治理“最后一公里”的局面。

  人还是那些人,事还是那些事,但末梢治理体系让村民的角色发生了转变,不再只是治理的受益者,也成了治理的参与者。角色的转变调动了村民参与村组事务的积极性,许多事情从“要我做”变成了“我要做”。

  “以前我就是个光杆司令,支部建到了小组后,有党员和自管组成员跟我一起操心村里的事,很多事情通过‘商量—执行—再商量—再执行’的‘四步群众工作法’来处理,群众满意度提高了,执行起来也更顺手……”帕连村民小组长杨正学觉得现在开展工作底气足了、信心也增强了。

  “相比于村组干部,自管组更了解村民,也更了解各类矛盾纠纷的根源,这些‘优势’使落小落细的‘微治理’成为现实。自管组成立后,不仅消化了内部矛盾,还调动了组与组的外部竞争,大家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腾冲市政务服务管理局副局长、五合乡党委副书记(挂职)张占菊说。

  团结协力的帕连人积极参与到“艺术改变乡村”的项目建设中,让古老的村庄实现了华丽蜕变。

  从一盘散沙到握指成拳,联盟通过“1+1+N”末梢治理体系实现了。

  基层党组织战斗力、村民凝聚力的提升为村集体经济的发展打下了基础。9月18日,腾冲帕连旅游专业合作社正式挂牌。以“党支部+合作社”为契机,壮大村集体经济,带动群众脱贫致富。这是试点村帕连交出的合格答卷。

  “一些在外务工的帕连人开始返乡创业。我们正在从内至外的摆脱空壳,这都得益于‘1+1+N’末梢治理体系。”王明坤说。

  2020年,腾冲市将“1+1+N”农村末梢治理模式示范点扩展到33个,全市18个乡镇已累计成立自管组180个。“1+1+N”末梢治理体系的创建,基本实现了让基层党支部“强起来”、党员“活起来”、群众“动起来”的治理初衷。

  培育法治思维,推进治理法治化进程

  平时巡逻村庄安全、协调处理村民间的矛盾纠纷,黄金周、节假日、旅游旺季或举办现场活动时,协助社区民警维持现场秩序、疏导交通;商家与游客、游客与游客间有小摩擦、小纠纷时,第一时间现场调解……随着热度上扬,腾冲市清水乡三家村司莫拉佤族村的自管组和治安志愿服务队比以前更忙了。

  “以前街天才去集镇卖货,现在家门口就做起了生意;以前几天才见一个生人,现在每天都有五湖四海的游客。还好有了自管组,很多问题都能及时解决。”村民赵兴双说。

  “作为乡村末梢治理体系中的群众组织,司莫拉自管组与治安志愿服务队不仅承担了自治的任务,还弥补了片区警力不足的短板。为提升村民的治理能力,所里量身组织了交通疏导、应急救援、法律知识等多项培训。”清水乡派出所教导员肖智涛说。

  既是自管组成员又是治安志愿服务队队员的孟家明用“逢事学事,提升自己”来表达参与乡村自治的收获。“以前我们这些人很懒散,现在有组织有归属了,对自我的要求也提高了。”

  自从进了自管组,孟祖洪对自己的要求也发生了变化。“我以前也很爱玩,爱喝酒,加入自管组后参加了派出所的多次培训,法律意识增强了,安全意识提高了,自我约束能力也比以前强了。”这个30岁的佤族青年笑呵呵地说。“自己做好了,才能去管别人嘛。要不怎么好意思去劝导那些以往和自己一起喝酒的伙伴。”在日常的法治思维培养中,自管组和治安志愿服务队明确了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和禁止做什么,自治能力得到了提升。

  “要将法治和法治思维融入乡村末梢治理中,通过法治规范与保障村民自治。”赵国朝说。

  在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的过程中,腾冲市通过发放普法资料,拓展法治宣传阵地,设立普法学堂,开展普法专题讲座,建立法律援助工作站,建设法治主题公园、法治文化广场,配备法治副校长、法治辅导员等多种形式,提高市民法治意识,养成法治思维,推进基层社会治理法治化,为构建和谐稳定的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提供坚实的法律保障。

  本报记者 傅华平 段柔汐 通讯员 李玉梅

责编:蒋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