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龙陵

(连载)《朱家璧》第一章 青年壮志(百年征程 峥嵘岁月)

时间:2021-04-03 09:45:56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1271

 444保山日报网

  开篇絮语444保山日报网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学习党史、国史,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党和国家各项事业继续推向前进的必修课。”强调“重视历史、研究历史、借鉴历史,可以给人类带来很多了解昨天、把握今天、开创明天的智慧。”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也是“十四五”开局之年。“百年征程波澜壮阔,百年初心历久弥坚”。10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不懈奋斗、与时俱进,用勤劳、勇敢、智慧书写着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故事,改变了中国,影响了世界。444保山日报网

  在中国共产党100年历史新起点之年,我们连载传记文学《朱家璧》,对于继承和发扬先辈的光荣革命传统,学习先辈的革命精神和崇高风范,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444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同志1910年生于云南龙陵县,1930年考入黄埔军校第八期,毕业后回滇军任职。1938年2月毅然离开滇军,奔赴革命圣地延安,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初,朱家璧同志根据中共中央南方局的指示返回云南,卓有成效的在滇军上层军官和地方实力派中开展统战工作,成为云南统战工作的组成部分。1948年,奉云南省工委之命,到路南圭山、弥勒西山组建云南人民游击武装力量“一支人民的军队”,后改称“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一纵队”,任纵队司令员。1949年改编“中国人民解放军桂滇边纵队”,是云南人民武装力量的创始人之一。1949年7月,率“西进部队”挺进滇西,迂回转战8000余里,切断敌军西逃缅甸的通道;开辟腾龙新区,为阻敌外逃,解放边疆起到了重要作用。他的英名威震三迤大地。444保山日报网

  全国解放后,朱家璧同志担任云南省党、政、军重要领导职务,在清匪反霸,防止敌特破坏,肃清反革命分子,建立社会新秩序,建设和巩固边防等一系列工作中取得显著成绩。1955年,朱家璧同志荣获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被授予大校军衔,1964年,晋升为少将。444保山日报网

444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444保山日报网

  第一章 青年壮志444保山日报网

  龙陵县位于祖国西南边疆,与缅甸接壤,国境线全长19.71公里。高黎贡山南段逶迤全境,森林茂密,风光秀丽,夏无酷暑,冬无严寒,气候温和宜人,素有“滇西雨屏”之称。离县城40多公里的象达,地处滇西交通要冲,是通往德宏和缅甸的重要商贸通道,更是有名的历史文化名乡和知名侨乡。位于象达集镇西面的朱家庄,是营坡行政村的下属自然村,属于半山区,1910年,朱家璧就出生在这里。444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的父亲朱天锡,读过私塾,稍识文字,以种田和做小本生意为生,在朱家璧4岁时病故。朱家璧有两个姐姐、两个哥哥、一个弟弟,父亲去世后,一家人的生活仅靠母亲勉力维持。好在象达挨近缅甸,两个哥哥农忙时种田,农闲时就到缅甸贩运洋纱、盐巴,朱家璧也跟着去过。朱家璧小的时候脾气很犟,认定要干什么事情,一干就要干到底。从小就参加家里的生产劳动,人又长得粗脚大手,喜欢锻炼身体,爱爬山,好游泳,有一副好的身板。朱家璧还喜欢舞枪弄棒,每天早上在晒场上跟族公学武,练棍棒时,朱家璧还在上面绑了一把小刀,族公问为什么,他说这是枪,我要学长山赵子龙。读初中时爱上了足球,喜欢翻单双杠,锻炼臂力,用现在的话说,是体育爱好者,为他在后来的军旅生涯奠定了很好的身体素质,还为他所在滇军第18师获得过荣誉。444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9岁时在一家私塾里读初小,1924年升入龙陵县高等小学。时处民国初期,对教育进行民主化改革,将兴校育才作为变法图强的根本策略,废弃科举制度,办起了新式学堂,建立新学制。所用课本也不同于明清时期,学的也不再是《四书五经》,而是《国语》《算术》《历史》《地理》《自然》等新教材,教材由民国政府教育部审定。聚文堂书局印行的《新国文》是小学通用的课本,是图文并茂的绘画本,寓仁、义、礼、智、信,家国之源、江山之远、永恒之义于课文中。如“猫捕鼠,犬守门,人无职业,不如猫犬”之句,说的是人不可无职业,不能游手好闲,猫和狗都知道生存在世上要尽自己的本分,否则连小猫小狗都不如;“屠羲时曰,凡盥面,必以巾遮护衣领,卷束两袖,勿令沾湿,栉发必使光整,勿令散乱。”要求每天起来要洗脸,从小就要养成整洁的习惯。高小毕业后,由于龙陵没有初中,只好到远离家乡的保山完成了初中学业。444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从小就富有同情心,乐于助人。婶婶杨定秀,家中田少,也没有耕牛可用,一家人生活十分困难。朱家璧就和弟弟一起赶着牛,扛着犁耙,去帮她家犁田耙地,扶助春耕夏锄,从未中断,直到朱家璧离开家乡。寨子里哪家要是揭不开锅了,要是朱家璧知道了,也会缠着母亲给人家送点米面,以解断炊之急。444保山日报网

  1928年,朱家璧长至18岁,个头高大,英俊潇洒,热心于行伍,于是离开家乡龙陵到了昆明,投靠其叔父朱晓东。朱晓东毕业于云南讲武堂,曾任国民革命军第九十九师中将师长、讨逆军第10路前敌副总指挥、云南盐运使,省民政厅长等职,与卢汉齐名,很受龙云器重。至如今,在昆明南屏街和宝善街之间还有一条不足200米的街叫晓东街,是朱晓东于20世纪30年代任滇军第三师师长时低价购得,在此开办了“东记木行”,做木材加工贸易。抗战爆发,朱晓东妻子宋嘉琴女士和长子朱嘉锡毅然捐出“东记木行”部分闲置土地供政府开发建设商业用街,时任省主席龙云便将新建商业街命名“晓东街”。在滇西抗日战争期间,朱晓东之子朱嘉锡在中共云南地下党朱嘉璧、张子斋等同志的影响和鼓励下组建龙潞游击队,毅然卖掉晓东街上10间铺面,又将“茂恒商号”的股金和晓东街上南屏电影院的股金抽出,用于购买武器和药品,为滇西抗日战争做出了贡献。444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到昆明后,就住在晓东街40号。因中共云南党组织的创建人、早期的领导人之一李鑫,和朱晓东是龙陵老乡,又是中学同学,朱家璧经常听到叔叔和同事们讲李鑫的故事。李鑫1920年考入东南大学,1924年转至国立北京农业大学农学科完成学业。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受毛泽东同志推荐,中共广东区委派遣,回云南创建中共云南特别支部并任书记。1927年5月11日,他与其他20余位中国共产党党员和国民党左派人士遭到逮捕,他被营救出狱后曾一度出任滇军卢汉部的政治部主任。1927年底,李鑫转移到滇南继续从事地下工作,1929年5月在领导马拉革矿工罢工中被捕,被反动派杀害于蒙自。在朱家璧叔叔们口中的这些关于李鑫的逸闻趣事,给朱家璧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认为李鑫很了不起,下定决心做李鑫那样的人。所以,后来朱家璧从延安回云南工作时,请示周恩来副主席,回到云南后可不可以去看看李鑫和王德三的家属。王德三是云南祥云人,历任中共云南省特委、临委、省委书记。1930年11月因叛徒出卖不幸被捕,在昆明英勇就义,年仅33岁。可见朱家璧对李鑫、王德三这样革命先烈有着深深的崇敬之情。444保山日报网

  1929年,朱家璧被叔叔朱晓东送到上海文化学院补习文化,为考入黄埔军校做准备。不负其叔叔的期望,于1930年7月考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学习,与他一起考取的还有卢汉的妻弟龙泽汇,朱家璧也因此与他成为同学,在后来两人各自的人生道路上,都是相互影响,彼此相携的存在。在武汉分校学习期间,教学主要分为政治学习,讲帝国主义侵略史,讲鸦片战争;文化学习,包括数学、物理、化学等知识;军事学习,就是进行军事训练。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朱家璧忧心如焚,认为日本侵略中国,就是要灭亡中国,使中国人当亡国奴。“九·一八”事变的第二天,武汉分校学生举行游行示威,支持收复汉口的日本租界。1932年3月,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并入黄埔军校南京主校,统称黄埔军校第八期。在黄埔军校期间,朱家璧最大的收获是接受了进步思想,阅读了大量的进步书籍和刊物。他爱看书,《生活周刊》《中学生杂志》《大公报》《国文周报》都会买来看。他还读胡愈之的《莫斯科印象记》、大公报记者曹谷冰的《苏联考察记》,其中有许多苏联五年经济建设的故事及苏联见闻,使朱家璧大开眼界,对社会主义、对共产党有了一定的认识。他还喜欢看苏联小说《毁灭》《铁流》《母亲》《夏伯阳》等进步书籍,还看了一些社会科学和经济学方面的书籍,如《共产党宣言》《经济学》《社会科学》等。当然,在这个时期他还只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444保山日报网

  1933年10月,朱家璧、龙泽汇和其他18个同学一起从军校毕业回到云南。朱家璧被分配在云南滇军教导团担任副区队长,相当于见习排长。云南滇军教导团是1930年龙云在讲武学校成立的,龙云自兼团长,除步、骑、炮、工四兵科外,增设宪兵、经理、交通三个区队以培养专业军官。还不到1年,朱家璧又调到滇军近卫二团第一连当中尉连长,他一不打骂士兵,二不贪污克扣,三不准士兵违法乱纪,深受士兵的欢迎和爱戴。当时部队住在华亭寺修路,朱家璧常给士兵讲故事,讲做人的道理,不仅影响了士兵,也影响了一排长张士明。朱家璧给自己规定了四个要做到∶一是睡觉不用枕头,睡在硬板床上;二是不坐黄包车,坚持走路;三是不进电影院,专注于学习;四是不寻花问柳,做个堂堂正正的人。他用这些规矩自律一生,从不逾违。444保山日报网

  当时国民党也搞预备役集训,凡是高中二年级的学生,都得参加3个月的军训,训练结束后授予预备役军官的称号。1935年,朱家璧调到昆明学生集训队二大队六中队当中队长,驻在昆明北校场军营。他所在中队有4个分队,250多人,住在大西门外的原工业学校里。除学习军事外,还学习时事政治,积极开展救亡活动。他们中队搞最活跃,对学生教唱救亡歌曲,如义勇军进行曲,甚至还教唱《国际歌》。组织学生出进步墙报,开展体育活动。他要求每个学生订一份进步杂志或报纸,组织一些进步学生参加读书会。他在读书会上讲鲁迅的《狂人日记》,讲高尔基的《海燕》。他将海燕比作革命力量,潜水鸟是小知识分子,蠢笨的企鹅就是资本家,年轻人就要学海燕,不惧暴风雨。许多参加这次集训的学生,后来大都成为“边纵”的领导骨干。李天柱在新中国成立前曾任滇东北地委副书记、滇北地委书记,就是那期接受集训的学生。他对朱家璧的印象很深:他非常活跃,打篮球是中锋、打足球是后卫,是有名的朱大脚,一脚开出老远。444保山日报网

  因从小长在农村,朱家璧身体素质确实很好,干起活来那是实实在在,做起体力劳动来也是身先士卒,从来不觉得丢面子。1937年10月,朱家璧被借调到洗马河(洗马河在翠湖原陆军讲武堂)军士大队(有4个区队)当区队长。军士队结束后,近卫一团想留朱家璧当营长,朱借口要回近卫二团(已调建水)而婉言谢绝。实际上是准备脱离旧军队,隐姓埋名,投奔革命圣地延安,投奔抗日的队伍。444保山日报网

  这里先要说明的是,朱家璧名字的写法本来是“朱嘉弼”。1947年间,昆明报纸凭传言说他在滇西搞“武装叛乱”,将“朱家弼”误用为“朱家璧”,显然是听其音而不知其实的错写,当然也不会有人去作更正。以后报纸上有关他的报道都这样写,当时朱家璧还隐蔽在缅甸,“以讹传讹”,他自己也就默认了。444保山日报网

  □ 王琨楼444保山日报网

责编:蒋建国444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