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龙陵

(连载)《朱家璧》第四章 统战滇军(百年征程 峥嵘岁月)

时间:2021-05-07 09:39:11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1897

 BBB保山日报网

  1949年3月,朱家璧等同志与国民党云南省主席卢汉的代表龙泽汇在石林县石拔五棵树村谈判旧址BBB保山日报网

第四章 统战滇军BBB保山日报网

  1941年1月底,朱家璧带着周副主席、陈云和叶剑英的指示回到云南,审慎地开展工作。在昆明,朱家璧遵照周副主席的嘱托,到当时云大化学系的疏散地杨林马房,看望胡家模教授,又托李桐生去看望三德三的爱人和孩子。对此,时任中共云南省工委书记的郑伯克回忆:“中央从延安派朱家璧回云南,在滇军中任职,他一方面在滇军上层将领中做工作,另一方面与所在部队的党员和进步人士在一起,开展抗日宣传工作。”从时间上看,郑伯克是1941年6月由中共中央南方局派遣,带着周副主席的指示来到昆明,领导云南地下党斗争。应当是周副主席在给郑伯克交代工作时,介绍了朱家璧回云南的任务,以便于保护朱家璧并支持他的工作。BBB保山日报网

  在滇军中开展统战工作,先要想办法打入滇军,毕竟当年朱家璧是开小差到延安的。朱家璧以大哥在个旧为由,去了个旧,还去了建水、石屏,会见了一些熟人,多方面了解云南地方实力派的情况。知道“皖南事变”后,滇军没有什么变化。朱家璧找到黄埔军校第八期同学、时任中校团长的龙泽汇,他刚从遵义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回来。告诉他说自己是在延安抗大学习和工作,这次回来是探亲,过几天还准备回延安去。还讲了在延安抗大学习的情况,说那里的人们抗战热情都很高,延安的社会风气很好,没有贪官污吏,没有娼妓。龙泽汇听了朱家璧的讲述,有意将朱家璧留在滇军,就说我俩去看望旅长卢濬泉吧!BBB保山日报网

  卢濬泉,1924年入黄埔军校轮训班学习,留校任第三期学生队区队长。抗日战争爆发后,先于1937年任滇黔绥靖公署近卫第1旅少将旅长,1941年又任第1集团军第1路军第1旅旅长,第1旅是滇军中的王牌。卢濬泉是卢汉的叔叔,跟朱家璧与朱晓东之间的关系一样;龙泽汇是龙云的堂弟,卢汉夫人是龙泽汇的姐姐。所以说,朱家璧在滇军中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加之朱家璧原在滇军中有不错的名声,这也就是朱家璧为什么能重新回到滇军的原因。BBB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在滇军近卫团工作时就与卢濬泉熟悉,见到卢濬泉后,说自己是从延安请假回来探亲,并有意向他透露了一些延安的情况,如八路军的治军方法、部队的精神面貌等,又谈到蒋介石发动“皖南事变”破坏抗战的阴谋。卢濬泉听后说:全民抗战,云南也需要人,你不要回去了,就留在一旅,到二团去当营长吧!朱家璧当即表示同意,并说还是要先回龙陵探亲。BBB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回龙陵探亲期间,深感家乡文化教育之落后,一个县连个中学都没有,不利于培养人才,为国效力。加之叔叔朱晓东任云南省民政厅长时,就曾设想在家乡创办一所中学,愿望未实现即于1933年病逝。而朱家璧与时任龙陵县长的杨星斋相熟,建议办个中学,得到县政府首肯。学校在朱晓东夫人及亲属连同地方人士的鼎力支持下,在县立中心小学后院办起了私立晓东中学,类似于20世纪70年代小学附设初中班。朱晓东夫人宋美坤任学校董事会董事长,朱晓东侄子朱家祥担任校长,招生一个班29人开始上课,至1948年,在校学生达119人,朱家璧完成了其叔叔朱晓东的夙愿。在此期间,朱家璧去看望了李鑫的爱人,并送上组织给的50元钱,李鑫的爱人非常感动,一再谢过党和朱家璧的关心。BBB保山日报网

  学校办起来后,正好遇着从昆明来准备转移到缅甸的肖荻同志,朱家璧对他说:“缅甸就不要去了,先在龙陵中学教书,然后一起去滇军中工作,搞革命是要抓武装的。”事实上,晓东中学自创办开始,一直都是中共地下党在龙陵的活动中心。地下党员以教师这样特殊的身份,宣传马列主义和爱国思想。除了肖荻,还有地下党重要干部唐登岷、张子斋、马仲明都在晓东中学当过老师。BBB保山日报网

  1941年5月下旬,朱家璧返回昆明,滇黔绥靖公署已任命他为滇军第1旅第2团第3营营长。因部队驻防在蒙自芷村,朱家璧经路南去泸西找张士明,进一步了解这几年来滇军的变化情况,交换在滇军中怎样开展工作的意见。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朱家璧在延安期间,张士明于1937年随60军184师出征抗日,任师直特务连连长,先后参加台儿庄战役、武汉保卫战。师长张冲是云南省弥勒县人,1938年参加台儿庄会战后升任第60军副军长、新3军军长。这年年底,滇军在崇阳战役中失利,这在当时的大环境下是难以避免的。张冲率新3军退往九宫山,拟与八路军联系,建立根据地打游击。有人把崇阳失利的责任推给张冲,并向蒋介石告密张冲“通共”。蒋介石趁机报复,“电令严办新3军军长张冲,革职枪决。”后因各方面反映强烈,龙云、卢汉电报求情,周恩来出面干预,才改为撤职留任,旋被调回云南,张士明也跟随张冲回到云南。时值龙云组建滇军第二路军指挥部,就委任张冲任了第二路军的总指挥(实为军长)。张冲就让张士明任特务营营长,隐蔽身份是中共滇军地下党支部书记。张士明向朱家璧这个老连长介绍了泸西东山、路南圭山、弥勒西山和师宗高良地区的地形、民族与统战的许多情况;朱家璧则向张士明转达了中共中央的指示:如果日军深入云南,就要在云南发动抗日游击战争,一是要把自己带的队伍切实掌握起来,到时候能够拉起来打游击;二是要广交朋友,拉些关系。住了两天,张士明带了两个卫士将朱家璧送到弥勒县的朋普镇去开远时,两人才分了手。BBB保山日报网

  1941年6月中旬,朱家璧到蒙自芷村上任,按照中共中央南方局“争取上层,是为了做下层工作”的指示,看望了旅团黄埔军校的老同学和原来在滇军工作时的老上司、老同事,聊聊天,叙叙旧,为日后工作作铺垫。同时还把三营存在的军官动辄打骂责罚士兵,官兵关系紧张,士兵没有练武积极性,要对三营进行整顿的想法给旅、团领导人也讲了。虽然类似三营这种情况在旧军队里是普遍现象,积重难返,但还是有旅团领导本着试试看的想法同意朱家璧整改,这对于提高部队战力是好事,也有极少部分人以看笑话的心态表示不反对。BBB保山日报网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朱家璧召开全营官兵大会,还把团长请了来作见证。团长也是真心观摩,想看看朱家璧到底有几把刷子,结果被震惊了。朱家璧规定在三营不许打人、骂人,不准枪毙逃兵,长官不准吃空饷。吃空饷是旧军队当官的发财之道,朱家璧这是把自己的财路给堵了。同时还宣布了经济要公开,每月公布一次伙食账目等等。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当即获得了大多数官兵的拥护。团长后来想明白了,这完全是红军的做法,或者说是八路军的做法,有着很大的政治风险。后来的事实证明,由于三营政治上民主、经济上平等,明显的变化是官兵之间的隔阂少了,训练的积极性也比以前大了,军纪比以前好了。BBB保山日报网

  时间到了1941年11月,第一集团军营以上军官200余人到文山参观第九集团军回来后,在蒙自召开会议,卢汉要求去参观的每一个军官都讲一讲自己的看法和打算。朱家璧提了三点建议:第一,部队不住民房,盖简便营房,有利于军队的训练和管理;第二,开展文体活动,使军队活跃起来,也能增强官兵体质;第三,搞点生产,如养猪种菜,用以改善士兵生活。卢汉听后说意见好是好,就是没有钱,朱家璧立即表态说我们回去自己想办法。BBB保山日报网

  1942年春节刚过完,朱家璧就带领三营着手建营房,自己动手伐木料,割茅草,采石材、烧石灰,各连还开展了劳动竞赛,仅用了半年时间就将营房建起来了。营区里还建有图书室、文化室、厕所、操场,在营区栽花、种树、种菜,既美化了环境,又搞了副业生产。地下党又派来了一批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朱家璧把他们分到连队,让他们给士兵读报纸,讲时事,上文化课。对文化低的士兵,教他们识字、帮他们写家信,部队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有的士兵还编了快板书:“三营好,吃得饱,学军事,学文化;不打骂,不想家,打日寇,保国家……”BBB保山日报网

  关于三营内党组织的活动与工作,“边纵”4支队营教导员王白回忆:三营下辖5个连,他把政治上反动、生活上腐化的9连连长龙跃武、10连连长杨国彬撤换,将党派来的党员和进步青年安排在营连任文化教员。最早跟他进入的有毛子良,省工委派遣的有王子近、高粱、李文亮、白一平、华定周、甘延芳、李怀根、肖荻等;从缅甸回国做战时工作的有郑柱鹏、陆振华、朱梅等。朱家璧还亲自到学校秘密吸收了赵之国、朱亲康作为他的通信员和警卫员。进入该师的同志,都是由各级党组织直接派遣、单线联系,不成立党支部,不发展党员,如家璧同志个人直接受南方局领导。BBB保山日报网

  通过整顿与训练,朱家璧在三营宣传抗战,宣传团结,宣传民主,得到下级军官和广大士兵的拥护,三营的面貌也随之迅速改变。1942年6月中旬,卢濬泉来三营视察,回去之后就号召驻布召坝的各营来参观学习,还让朱家璧在全旅营以上军官会议上发言,有典型经验介绍的意思。朱家璧抓住这个机会,不但讲了三营在管理上效学八路军,还讲了抗日战争的性质问题,指出罪恶的轴心国德国、意大利、日本法西斯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反人类的,是必败的,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是正义的,是必胜的;还讲了中国抗日战争的持久性和游击战争的重大战略作用。事后,有些军官表示,朱家璧的报告内容很新鲜,听完感觉开阔了眼界,也认为中国的抗日战争是可以取得最后胜利的,坚定了抗战胜利的信心。BBB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趁卢濬泉这股热乎劲,又向他提议:许多连排军官的知识都很贫乏,有些人连报纸都看不懂,应该请个顾问来讲世界知识和国际时事,进行政治常识及形势教育。卢濬泉认为是好事,并让朱家璧帮物色一个合适的来。正好在第三国际工作的专家刘思慕从印度尼西亚回到昆明,朱家璧就去请他来当政治顾问,安排他一家四口住在营部。刘思慕对朱家璧十分感激:那时我偕同一家四口冒险从即将陷敌手的爪哇出走,远涉重洋,回到祖国,辗转到昆明,举目无亲,怎样生活成为首要问题。正好朱家璧要物色一个文化界人士到滇军做政治文化工作,受在昆明销售进步书籍的“金马书店”好友庄重推荐,与朱家璧见了面。朱给我的最初印象是热情、爽直和质朴,我们谈到了邹韬奋、胡愈之、金仲华等上海文化界名人,也谈到鲁迅、高尔基。谈到工作,他说军队的文化工作在第一旅首先展开,需要各方面的人才,已找到3人,分别是音乐教师、剧团演员和编导。如果我同意,就到第2团任“政治顾问”,主要任务是给一般官兵和政工人员讲抗战的政治课、讲国内、国际时事,有需要时向全团官兵作纪念周报告。说到朱家璧的个人魅力,刘思慕特别谈到一件事:朱营长便带我到离3营驻地不远的旅部去,把我介绍给营以上的军官们,除了长期留在昆明龙云身边的卢濬泉旅长之外,张副旅长、参谋长和以下的几个团长、营长都在场见了面。从他们的谈话中间,都表示推崇和信任朱营长。后来,刘思慕也成了朱家璧的铁杆粉丝:为了入乡随俗、同官兵打成一片,我向朱营长学习。第一件事是学穿草鞋,初穿时脚跟被擦破了,后来还是习惯了。在泥泞的山路上走,比穿皮鞋方便。第二件事是希望与官兵谈话时做到像朱营长那样用云南话讲,并且尽量通俗一些。结果呢?我那半南半北、非驴非马的“云南腔”士兵们听不懂,更不要说内容了,所以失败了。BBB保山日报网

  1943年3月,滇军第一旅改编为暂编第十八师,朱家璧升任第三团副团长,有了更大的活动空间和话语权。他把在三营的做法带到三团,请来李乔讲《孙子兵法》,刘思慕讲政治常识。他自己则根据延安《中国文化》创刊号上发表的《新民主主义论》,写了一个讲课提纲,结合当时的国内形势和滇军情况,给全团的军官宣讲。为了提高官兵对抗日形势和中国共产党抗日方针的认识,朱家璧讲坚持抗日,反对投降;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对要求进步的军官,介绍阅读《西行漫记》和《新华日报》等。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工作上的进展,滇军中的高级将领和不少中下级军官对朱家璧的身份、来历,都有一些猜测。有个别反动军官直接说朱家璧是在搞“赤化教育”,是要“赤化滇军”。有人这样说也不奇怪,只是所谓的“赤化”,实际上就是从民族的利益、大众的利益、国家的利益出发,宣传抗战必胜,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将抗日战争进行到底。对此,朱家璧一方面提高警惕,严防出事;一方面牢记周恩来和陈云同志的指示,利用国民党蒋介石与地方实力派的矛盾,大胆地开展工作。BBB保山日报网

  一支部队要如生龙活虎般充满活力,文艺是少不了的。别以为文艺就是吹拉弹唱,跳跳闹闹,文艺也是军队建设的重要方面。通过军队文艺活动进行意识形态宣传,是朱家璧在滇军中做统战工作的重要方法。因为文化艺术的教育可以鼓舞士气、动员群众、提升战斗力、凝聚军心,不是单纯思想政治教育所能比拟的。1943年9月,朱家璧鼓动已是师长的卢濬泉成立文化艺术工作队,卢濬泉还指定朱家璧兼任队长。朱家璧到昆明招收了一批进步青年和文艺爱好者20余人,多数是中共地下学员、昆明抗日救亡运动的进步青年。余家惠当时是滇军18师艺工队队员,对那段生活是记忆犹新:当时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是中共党员,只是从他们对大家的关心爱护中产生了一种由衷的敬仰之情。我们像对大哥哥一样的尊敬他们,以他们的言行作为学习的榜样。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根据党的“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在进行党的工作。BBB保山日报网

  艺工队成立后,请来进步艺术家王旦东任副队长兼编导,吕风教绘画,张光年讲戏剧,赵沨讲乐理、声乐,先后排演了老舍、宋之的四幕话剧《国家至上》、丁玲的四幕话剧《杏花春雨江南》,舒非的独幕剧《民族公敌》、王旦东编导的《送郎出征》,还有在解放区、根据地流行的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兄妹开荒》等20多个剧目,不但在18师内演出,还到驻地附近的村寨演出,引起了很大反响。当表演到奸商破坏抗战、剥削人民的罪行时,有的群众冲上台来就打扮成奸商、汉奸的演员。艺工队还排练了一些有影响的救亡歌曲,如《黄河大合唱》《游击队歌》《在太行山上》《胜利进行曲》《丈夫去当兵》等。朱家璧还将《八路军进行曲》后两句“向华北的原野,向塞外的山岗”改为“向西南的原野,向滇越的山岗”。这些歌曲不单艺工队唱,还教全师官兵唱,还进行歌咏比赛,在滇军中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BBB保山日报网

  艺工队是18师的编外组织,队员们没有工资,只有很少的一点补贴。但这是云南地下党在滇军中的一个工作据点,隐蔽和掩护了一些地下党员,培养和训练了一批革命青年,许多同志新中国成立后成为党和国家优秀的文艺人才及领导干部。如黄虹,后来成为我国著名的歌唱家;张光年担任了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赵沨担任中央音乐学院院长;王秉银是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思慕是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所长。BBB保山日报网

  1945年初,蒋介石将滇军主力60军、93军以及中央军52军、广东的62军组成第一方面军,卢汉任总司令,下辖第一、第九两个集团军,驻防开远。当时,在华宁县盘溪镇驻有93军的特务营、战防炮营,18师的炮兵营、辎重营和工兵营,卢濬泉决定成立一个督训处,首先想到的是朱家璧,由朱家璧就任93军督训处主任,负责这5个营的训练工作。接着,卢濬泉建立体训班,从各团抽人到盘溪进行体育集训。由于朱家璧一是会带兵,二是会打篮球,是有名的中锋,故要他兼任体训班主任。经过3个多月的训练,在1944年8月昆明市举行的全市运动会上,18师夺得球类和田径的许多项目的冠军,新闻记者还作了采访报道,这使18师的声誉有很大提高,部队军政素质大大增强,卢濬泉当然是很高兴,对朱家璧也更加赞赏。BBB保山日报网

  所以,在对几大营的督训结束后,卢濬泉就将朱家璧调到第一方面军特务团任团长。朱家璧也借此机会将部分地下党员和进步青年带到特务团,刘峰是军需主任、于学明任文书主任、史济先任卫生队长、华定周任担架排长,他们都是地下党组织成员。特务团团长这个职位也有利于朱家璧对滇军中上层将领开展工作,重点对象是卢濬泉,通过他去影响龙云、卢汉。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蒋介石利用受降这一机会,实施调虎离山之计,任命卢汉为第一受降区受降主官,率第一方面军开赴越南受降。朱家璧就对卢濬泉讲:那么多中央军在云南,为什么不调他们去越南受降,偏偏调滇军去?这是蒋介石的阴谋,是调虎离山,我们前脚走,后面肯定就出事。果然不出朱家璧所料,1945年8月20日,卢汉的第一方面军开往越南。蒋介石即令赵公武的52军和周福成的53军尾随开进,名义上拨归第一方面军统辖指挥,实际上是监视滇军,防止回防昆明。9月,又令暂编19师龙云之子龙纯武部和暂编23师潘朔端部进入越南。就在卢汉于9月28日在河内总部(原法国驻越南总督署)举行日军受降仪式后的第5天,蒋介石于10月3日命令驻昆明附近的中央军第五集团军进攻昆明,包围了云南省政府所在地五华山并发布训令:“特派龙云充任军事参议院院长,云南省政府即予改组,所有行营及黔绥署并予撤销、任卢汉为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未到任以前,由李宗黄代理省政府主席。”这时,龙云手里只有独立旅的一个团和一些警察,合计不足3000人,根本不是第五军的对手。在蒋介石的武力威逼和政治诱惑下,龙云于5日被迫放权并飞往重庆。BBB保山日报网

  □ 王琨楼BBB保山日报网

责编:蒋建国BBB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