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龙陵

朱家璧(连载) 第十五章 挺进滇西

时间:08-02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22.61k

 NNN保山日报网

1949年12月,边纵七支队进大理

  □ 王琨楼NNN保山日报网

  昆明“九九整肃”后,蒋介石派萧毅肃到昆明,布置“围剿”边纵事宜。卢汉将萧毅肃接进自己的青莲街公馆住下,既是对萧毅肃这个老朋友的亲近和尊敬,也是方便了解萧毅肃来昆明的真实意图。NNN保山日报网

  萧毅肃来昆明后,立即按照蒋介石的意图把卢汉的三个保安旅升格为两个军。他知道只有迅速把这两个军组成,才好驱使云南地方部队协同第8军、第26军、第89军进剿“边纵”。在人事安排上也完全尊重卢汉的意见,第74军辖第184、257、206三个师,由余建勋任军长,佴晓清、李韵涛为副军长;第93军辖第277、278、279三个师,由龙泽汇任军长,杨朝伦为副军长。NNN保山日报网

  萧毅肃组建完这两个军后,立即部署对“边纵”的围剿,成立了滇东南和滇西两个“剿匪指挥部”。由云南绥靖公署副主任、第26军军长余程万兼任“滇东南剿匪指挥官”,指挥第26军和从贵州调来的刘伯龙第88军,由第26军封锁滇越铁路,围剿活动于路南、弥勒地区的“边纵”游击队主力,控制滇川、滇黔通道;由第74军中将军长余建勋任“滇西剿匪指挥部指挥官”,指挥部驻大理,负责指挥新组建的滇军第74军和第93军一个师,围攻活动于滇西北的“边纵”游击队,并防止滇东北的“边纵”向西转移。NNN保山日报网

  时任云南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厅长安恩博参加了剿匪会议:“在萧毅肃、毛人凤、徐远举等督促之下,以绥靖主任名义召集有26军师长以上及88军军长刘伯龙,省政府委员、各厅处负责人(我也在内)保安部队旅长以上参加的‘剿匪’会议。萧毅肃宣布蒋令限三月剿清,讨论了保安司令部与26军参谋人员会拟的‘剿匪’方案。决定陆良、曲靖以下归刘伯龙军负责外,以余程万为‘剿匪’指挥官,组织剿匪指挥部于开远,省府派秘书李悦立为主的联络组在‘剿匪’指挥部负责与省府及各县联系,办理地方供应事宜。实际是要李悦立报告余程万的具体计划,以便处理。”这里需要注意的是,省府秘书李悦立这个角色,是卢汉安插在余程万身边的“眼线”,卢汉“要李悦立报告余程万的具体计划,以便处理。”这种处理,包括向中共中央报告和向云南省边委和边纵朱家璧通报,遗憾的是朱家璧率部西进途中电台摔坏,以至于卢汉于12月9日宣布起义后,与朱家璧一直联系不上。NNN保山日报网

  这次对“边纵” 的围剿,敌人出动的兵力有10万之众,且兵分六路,命令驻文山的第26军第116师三个团进剿砚山、广南;驻开远的第26军93师的三个团向石屏、建水、元江一带扫荡;从贵州方面过来的第89军三个团从黔西向沾益、宣威一带进攻;由余建勋指挥九个保安团以大理为中心,负责分剿滇西公路线上的祥云和滇西北地区;由石补天指挥第26军193师三个团、第93军的277师三个团和保安第16团共七个团,对活动于路南、弥勒、泸西、曲靖、罗平一带的“边纵”主力部队围剿;刚从川南开过来的李弥第八军三个师则聚结于滇黔公路上和昆明附近作为机动,并相机往滇中地区移动。目的是把“边纵”主力挤压到盘江北岸的狭窄贫困山区,使游击队处于无粮食无兵援又无法回旋的困境中再聚而歼之。NNN保山日报网

  卢汉在“进剿”军事会议后,立即让他的妻弟、已升任第93军军长的龙泽汇亲自去通知朱家璧,做好反围剿的准备。龙泽汇轻车简从,以视察防务为名,去了驻在离昆明约60公里的宜良保安第一团,在团部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亮,在朦胧夜色中驱车驰往40里外的路南石林五棵树村一所高大、古旧、僻静的民房里见到了已在那里等候的“边纵”副司令员朱家璧、副政委郑敦、政治部主任张子斋等人。略事寒暄后,把卢汉从重庆回来,被迫进行“整肃”的情况向他们作了通报和说明,说卢汉是“时机未至,不惜委屈忍耐,权为应付”,朱家璧也代表边纵表示理解。接着铺开带来的军用地图,把萧毅肃的进剿部署逐一叙述。萧毅肃、余程万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次最重要的进剿“边纵”的军情,却是一位中将军长亲自去送给“边纵”,而且是从容地铺开军用地图,与边纵领导人一起来共商对策。NNN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等人在路南送走龙泽汇后,迅速把情况向“边纵”党委作了汇报。NNN保山日报网

  边区党委深感形势的严峻,这几年“边纵”游击队虽然多次抗击了敌人的进攻,但还没遇见过部署这样严密,兵力这样多的敌军一起出动呢!蒋介石此时大动干戈,很明显是垂死挣扎。越是垂死的敌人,越是凶残,这是黎明前的黑暗。为粉碎敌人的“围剿”,边区党委于1949年9月23日在师宗县石洞乡张家大院召开,有司令员庄田、副司令员朱家璧、政委林李明、参谋长黄景文、政治部主任张子斋参加的会议,决定“西进南击”,以粉碎敌人的围剿。由庄田、林李明、张子斋率领第一支队的第15、16团南渡盘江,活动于滇桂边境,做好迎接野战军的准备;由朱家璧和杨守笃率领第17团往滇北寻甸县款庄与第六支队会合,由第六支队抽调第56团与第17团组成有2200人的西进支队,第17团改称三团,第17团改称六团,由朱家璧任司令员和政委,杨守笃任副司令员,张白林任政治部主任。NNN保山日报网

  西进部队组建后的第二天即是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这是中国历史新纪元,朱家璧率部在离首都北京万里之遥的敌后根据地款庄欢庆新中国的诞生。“边纵”独立排副排长牛维光回忆:“1949年9月,师宗石洞会议结束,朱家璧、杨守笃同志率西进部队三团和独立排离开石洞向款庄马街挺进,国庆节在款庄与张白林带领的六团会师。会师后朱家璧召开了动员大会,他首先报告了毛主席10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西进部队指战员听到这一消息后,万分高兴,增添了西进必胜的信心和勇气。朱家璧讲解了西进部队的任务、目标、路线。朱同志说,蒋介石已调集军队大规模地向我滇桂黔解放区进行扫荡,企图最后立足云南顽抗。我们西进部队就是针锋相对,你扫荡我的解放区,我就跳到你蒋管区向滇西未解放的地区挺进。”NNN保山日报网

  1949年10月3日,部队从款庄出发向滇西挺进,为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出发时毫不隐蔽,而是声势浩大的以“边纵”主力部队的姿态沿途唱歌,喊口号,贴标语,与当地人民群众、青年学生举行营火晚会,展开宣传,既是发动群众的需要,也是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力。NNN保山日报网

  云南保安第一旅这时已改编为第93军278师,旅长陇生文也升任为师长,他本来奉命率属下的三个团从昆明搭乘滇越铁路火车去往宜良、路南、弥勒方向进攻“边纵”根据地。部队还在昆明火车南站没有上车,就传来“边纵”主力由朱家璧率领离开路南,越过款庄、富民方面向禄劝、武定行进的消息,气得进剿总指挥第六军军长余程万大骂是哪个走漏了消息?“边纵”的行动怎么会这样迅速?急命陇生文部改变进剿路线,从昆明直插富民、武定去堵截。时任云南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厅长安恩博说:“余程万正部署中,朱家璧突走滇西,出乎大家的意外。他们遂改变计划分兵追剿朱家璧,绥署直接指挥陇生文旅,往禄劝、武定截堵。陇生文旅由昆出发时,卢汉亲交密电本,嘱有重要事件用此密本注明亲译,一般事件,用保安司令部所发密本,并面授机宜,要求掌握自己实力,不得已而战时,做有限度的战斗,不必穷追。”NNN保山日报网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西进部队10月4日走到距离武定20华里的白花山,就与保安团一旅警卫营、保七团、保九团遭遇;虽然卢汉、龙泽汇早把这次进剿的军事部署告诉了朱家璧等人,并有过在拦截中不进攻边纵,“不得已而战时,作有限度的战斗”的诺言,但只能在极端保密情况下相机行事,团长营长们并不知道。NNN保山日报网

  西进部队是在连日急行军的疲劳中匆忙打这场遭遇战,被敌军打了个措手不及,朱家璧因有与卢汉的约定,所以麻痹了。只不过,虽然是遭遇战,敌人有备而来,却也没有占着什么便宜。独立排副排长牛维光说:10月3日,部队从款庄出发,10月4日在武定县白花山遭遇敌军阻击,我军尖兵连抓获敌人7名军官,交朱家璧审问后确知是保安团陇生文旅,然后放行,军官们佩戴的手枪都还了。7名军官大约走了10多米,朱家璧把他们叫回来,又交代了一句话:回去告诉你们陇旅长,我就是朱家璧,今天要打就摆开打,不打就各走各的。言下之意就是不是说好不打吗?怎么还打!还不把路让开!之后命令部队快速占领了杨柳河北面的几个高地,做了大打的准备。NNN保山日报网

  午后敌人从东西两面实施包围,以一个警卫营从正面向西进部队进攻,保九团从左翼发起攻击,形成前后夹击之势。战斗很激烈,敌人占着武器好,人又多,攻得很猛。朱家璧率独立排与敌人相距仅百米,与战士们一起用卡宾枪对敌人进行还击,从上午9时打到下午6时,击退敌军五次冲锋,毙敌100余人,西进部队伤亡虽然只有16人,但三团团长李承华牺牲了。敌人进攻是遏制住了,但形势仍然很危急,他们被敌保安八团及保七、九团、警卫营三面包围,第834团已进抵附近的罗茨,正冒雨赶来,从西南方向形成大包围,西进部队似乎插翅难逃了。好在已是黄昏,敌人也明白再打也是浪费子弹而停止攻击,朱家璧、杨守笃召集营、团干部研究,决定利用夜间朦胧月色和寒冷微雨向罗茨县大猪街方向突围。西进部队的战士是打游击出来的,练就了突围中人马皆可悄无声息的本事。三团一营副营长柏振林参加了此次撤退:“一支2000多人马的队伍,就像三条无声的长龙并排静悄悄地沿着树木茂密的山脊,出敌不意,在一夜之间走了60(华)里,巧妙地突出敌人包围圈。”NNN保山日报网

  这当然也有敌第278师师长陇生文的功劳,他见手下几个团和“边纵”真的开打了,情知不妙,这种事又不好明目张胆制止,忙赶到武定,以整顿军队为名停歇下来。几天后,估计“边纵”走得较远了,才继续尾随追击。驻大理的第74军军长余建勋同样领会了卢汉的意图,只派出了一个团在大姚附近缓慢地移动,隔着龙川江不过来堵击,西进部队才得以走得从容。安恩博回忆:“由于与朱家璧等联络得不好,以改陇旅北进,朱家璧西进中在距武定20余里之高地上不预期地遭遇,接触中双方都有伤亡。陇旅由罗茨来的一团行动很缓,否则朱家璧部伤亡更大。朱家璧通过后,陇旅在武定借整顿耽延数日才追跟,余建勋部的一个团也迟缓行动来到。”NNN保山日报网

  也就是说,卢汉还是履行了石林协议的,只是在操作上有失误。白花山一仗的好处是,让蒋介石认为卢汉是真“剿匪”,疑心消除了些。再就是“边纵”主力确实是向滇西“流窜”,调动了敌人,把敌人的鼻子牵住了。白花山战斗后,朱家璧也不再缩手缩脚,不再抱有幻想,该怎么打就怎么打,他要让敌人知道粑粑是面做的,小锅是铁打的!NNN保山日报网

  仅仅是从白花山突围后的第二天,也就是10月5日,朱家璧写了封信,派三团副政委王健交与富(民)、罗(茨)联防大队长段峻德,联防大队遂决定起义,加入到西进部队中来。当我查阅资料,看到这里的时候,心想这也太神了吧?一封信就把一支队伍给拉过来了。好在隔了段时间,又看到富民县委党史办提供的资料,原来这富罗联防大队,就是卢汉将龙泽汇从东北叫回云南,要龙泽汇抓紧扩充军队时,于1949年3月组建起来的,大队长段峻德,1941年在滇军18师2团三营任连长,营长正是朱家璧,受朱家璧影响,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民青”,1949年8月经由万荣仁、黄宗毅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当卢汉扩充保安部队时,是保安司令部要段峻德到富民、罗茨组建联防大队党组织要他利用这个机会以合法身份掌握这支武装。新兵大多是穷苦农民出身,大队以及两个中队的领导政治上必须可靠,地下党还派了20多个“民青”成员到联防队做政治工作。联防大队成立特别支部,万荣仁任书记,黄宗毅负责“民青”及思想政治工作,段峻德负责军事,这个联防大队实则是中共地下组织掌控的武装。收到朱家璧的信后,特别支部当即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执行命令,于10月6日到达武定县秧草地与大部队会合,六团二营教导员魏林说:“到达鹤庆县松桂村后,家璧同志宣布独立(富、罗联防)大队改编为西进部队六团二营,独立大队长段俊德为六团副团长,从六团一营和三营抽调了一批骨干充实二营,营长杨嘉喜,教导员张张明,一营一连指导员、支部书记魏林调二营任副教导员、营党委书记、团党委组织委员。”NNN保山日报网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西进部队却没这个条件,人民政权还没有完全建立,也就没有什么“财政”拨款,谈不上“军费开支”,得自己解决。边纵六团一营军需员陶文灿回忆:“部队向西挺进,正值青黄不接的季节,在地方党组织支援下,勉强凑集了每人三天的口粮。当时整个部队只有16元银币,若每人发一分钱,也还差六至七元,当了解到我们确实发不出菜金时,没有任何人向后勤人员提出责难,这就是游击战士的本色。战胜生活中的困难,也属解放事业的一部分。若没有崇高的革命理想,是万万不能做到的。”NNN保山日报网

  元永井是禄丰四大盐场之一,开发于明代万历十年(公元1582年),是云南财税收入的来源之一,有金库之称。朱家璧决定攻取元永井,不仅这地方是行军途中必经之地,还因为部队粮饷要在这里补充。先派侦察员化装成盐商潜进镇里侦察,了解到驻有一支400余人的税警队,虽然武器装备精良,相较于西进部队来说还是差了很多。打元永井的战斗从10月6日10时打到15时,歼灭敌人130余人,俘虏了50人,缴获长短枪80余支、轻机枪3挺,枪榴弹发射器4具、枪榴弹4箱,手榴弹2箱。西进部队不但在武器装备上得到补充,更重要的是从盐业管理局搜获25000元银圆和一大批食盐,解决了军费困难。带不走的食盐,就在地下党的配合下救济给贫苦人民。NNN保山日报网

  10月9日,西进部队抵达牟定县,敌县长逃跑,西进部队开仓济贫,开监释放无辜百姓,然后向大姚、姚安、盐丰开进。待敌援军到达牟定时,朱家璧已率部转移到70多里外的火烧屯,在那里休整了一天。又于10月12日攻打盐丰县城,这也是一座盐业重镇,有着80余人枪的盐警队和50余人枪的税警队,得知元永井都被拿下,自知不敌,早与县府官员一起望风而逃了。NNN保山日报网

  西进部队在朱家璧和杨守笃的领导下,打元永井、弁定、盐丰,所向披靡,大有横扫滇西之势。这一系列军事行动,完全打乱了萧毅肃、余程万的“围剿”部署,原本想尽快消灭边纵主力,没想到还连失滇西几座城镇,一再电责陇生文部行动迟缓,作战不力。蒋介石的重庆行辕主任、西南行政长官张群,对西进部队的行动感到震惊,电令卢汉务必增兵追歼,于是加派敌中央军第26军第193师及保安一旅共六个团尾追、堵截西进部队。NNN保山日报网

  然而,西进部队是势不可挡的。“边纵”西进部队三团副政委王健、三团三营副教导员杨平回忆:“家璧同志在敌人调集重兵,围追堵截,妄图将我西进部队消灭的情况下,为了争取时间抢渡盐丰鱼泡江天险孔仙桥渡口,事先命三团一部急行军60多里,抢在敌人之前控制了渡口,并击退了前来实施封锁的保安团。当晚家璧同志带领我们后续部队,顶着滂沱大雨,从南部山梁上摸黑下到鱼泡江边,仅靠一只一次仅能渡20来人的小木船,将3、6团全体人员依次渡到对岸,于10月21日到滇西北解放区的松桂,与边纵第七支队会师。”解放区的群众听说朱家璧带队伍来了,纷纷在路边设贡桌、摆香案,箪食壶浆,以迎仁义之师。27日在剑川县城举行了会师联欢大会,七支队藏族骑兵大队纵马挥刀,做了精彩的骑射表演;纳西族、白族等兄弟民族身着色彩鲜艳的民族服装,载歌载舞。NNN保山日报网

  按原计划,西进部队在滇西北抽调七支队一个团,组建“边纵主力二支队”,尔后经祥云、镇南直插新平、元江。但在剑川休整时,敌情发生了重大变化,如上所述,在敌西南行政长官张群的干预下,敌26军一个师及74军三个师四面合围滇西北:东面经祥云、宾川进松桂取鹤庆;南面从邓川、洱源进犯剑川;西面从云龙进攻兰坪、马登;北面令中甸土司带兵南犯,欲将我西进部队和七支队歼灭于剑川以北、金沙江以南地区。因电台损坏,与边委联系不上,朱家璧同滇西北地委、七支队的负责人在剑川分析研究后作出三项决定:一是西进部队立即西渡澜沧江,跳出敌军包围,迂回保山地区,破坏滇缅公路上的几座战略桥梁,断敌逃缅道路;二是将七支队主力全部留在滇西北,以集中力量粉碎敌军“围剿”;三是由滇西北地委组织一个工作组随西进部队行动,到保山地区与地下党配合,开辟腾冲、龙陵解放区。NNN保山日报网

责编:刘自明NNN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