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龙陵

朱家璧(连载) 第十六章 迂回保山

时间:08-09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18.03k

 555保山日报网

 
 

  部队离开剑川是农历九月,滇西北漫长的雨季还没有结束,这一带又是横断山脉间的怒江、澜沧江两条大江挤得比较拢的地方,连续大雨使两岸的大小河流都涨了水,给行军带来很多困难,如果被敌人发觉行军意图,调动大军前后堵截,虽然不是在长江边上,却也有可能成为另外一个石达开。幸好边纵七支队和滇西北工委在这一带有很好的群众基础,西进部队依靠地下党和群众的引导,在深山峡谷中一路急行军。555保山日报网

  敌人也惊讶朱家璧应变能力之强,原本是在宜良、路南、弥勒一带活动,突然掉头西进;发现有强敌追踪后,又放弃由镇南、祥云之间穿过滇缅公路进入思普区的计划,沿澜沧江和怒江之间的险道迂回至保山地区。目的还很明显,那就是破坏滇缅公路上的澜沧江功果桥和怒江惠通桥,切断敌人外逃通道。这已不是战术上的需要,而是战略层面上的考量了。555保山日报网

  为防止驻保山、云龙的敌军占领两江之间的石门关拦阻部队南进,朱家璧率部连续三日急行军,11月1日沿东岸顺江南下到兰坪营盘镇鸿尤村委会小扎局村宿营,11月2日拂晓在石屏村渡过澜沧江,强行军近百里到达归里乡表村,11月3日接近石门关。555保山日报网

  石门关因两座陡峭的山峰拔地而起,绝壁矗立,犹如两扇推开的巨门而得名。关内壁削千仞,犹如巨斧从中劈开一般。一条小溪从山间穿峡而过,飞瀑层叠,藤蔓攀岩,花奇草异。若是和平时期,沿着古涧栈道走进石门关,观奇峰异石,赏危崖飞瀑,俯瞰碧水深潭,肯定会说风光秀丽,仙境一般。但在战争时期是险境、是阻碍、是危潭,仅有一条长达十几里的傍山单行险道,个别地段要手脚并用地扒着走,两旁全是齐胸深的茅草,不要说用枪炮了,就是放上一把火,部队就有可能成为盘陀谷中诸葛亮火烧的藤甲兵,其危险可想而知,怎能轻松得了。555保山日报网

  部队顺利通过石门关,还有第二关,那就是卧于澜沧江上的飞龙桥。飞龙桥是云龙境内横跨澜沧江的第一座铁链桥,始建于清同治二年,桥的东岸是陡坡,西岸南侧是绝壁,桥下江流湍急。国民党74军军长余建勋也已发觉西进部队的意图,急令部属赶往飞龙桥,企图截击西进部队。555保山日报网

  兵贵神速,西进部队的行军速度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快,11月3日过了石门关,次日即抢在敌军到来之前顺利通过飞龙桥。为阻敌追兵,朱家璧下令破坏飞龙桥。副营长柏振林带三连三排在茅草坪找到一家铁匠,借了风箱,买到了木炭,这也是他们能想到的弄断铁链子的办法。那个年代没有电焊、氧焊这样的现代工具,就是一把钢锯也没有。555保山日报网

  紧张的时刻已经来临,副营长带二连占领桥头阵地,掩护营长他们破桥;营长带三连的二、三排来到桥头,木炭堆在桥头铁链上,烧着后用风箱鼓风,把整个桥头变成了一个大炉灶。炭火随着风箱的鼓动而忽明忽暗,铁链随着时间的推移由黑变红再变白,这时就用錾子将铁链斫断。铁链坠江时在半空中留下一道狭长的焰影,落入江中更是冒起了青烟。当弄断到第九根的时候,桥头倾斜着向对岸缩去,然后砸入江中,江面上涌起巨大的水柱,接着听到一声巨响,然后一切都随着江中波浪的远去而平息了。555保山日报网

  在飞龙桥被破坏的当天,朱家璧率大部队进入位于澜沧江纵谷区的云龙西南部的旧州。旧州南靠保山瓦窑乡,西邻漕涧镇,是一个有着翠竹、溪流、江湾、峡谷、渡口的地方。滇西北地委委员杨苏回忆:“部队到达云龙县旧州后,兵分两路:一路由朱家璧带一个团,从澜沧江西岸翻山迂回南下保山、蒲缥方向,破坏惠通桥,再往龙陵、腾冲。我和赵鼎、赵玲随这个团走;一路由杨守笃率一个团继续沿江南下,破坏功果桥后进昌宁,王以中、李岳嵩、鲁根随他们走。两路部队计划分开活动20天左右,在镇康县境汇合,然后向滇南地区挺进。”555保山日报网

  现在的保山市辖隆阳区、施甸县、腾冲市、龙陵县、昌宁县,而1949年的保山专区辖制可不止这些,有保山、昌宁、双江、镇康、潞西、龙陵、腾冲7县,还有耿马、瑞丽、陇川、莲山、盈江、梁河、泸水7个设治局。设治局是成立新县政府的筹备单位,主官为设治委员,权限相当于县长。也就是说,当时的保山专区是14个县,范围还是相当广大的。西进部队主要在保山、腾冲、龙陵、昌宁、镇康、耿马、双江7县境活动。555保山日报网

  西进部队兵分两路,我们这里也就话分两头说。555保山日报网

  先说杨守笃率领的三团走东路,首要的任务是破坏功果桥。功果桥是澜沧江上最大的、唯一能通行汽车的钢桁构加劲钢索吊桥,桥的两头还筑有地堡等防御工事,由保山县常备大队一百多人防守。从旧州与朱家璧分兵后,杨守笃就于行军途中,命令一营派出侦察员侦知功果桥敌情,接受任务的同志边吃饭边受领任务,任务受领完了饭还没吃饱,各自用毛巾包上饭团边走边吃。时任云南省第12区(腾龙)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杨茂实,在1949年11月20日给卢汉的电报中,总结西进部队的特点时称:“匪之特点:①简单轻装;②行军力特强,一日行两日程;③出其不意;④以轻机枪炽盛之火力猛扑一据点后,再扩展战果。”他不知道的是,西进部队是将吃饭的时间都用在行军上,再加上战士们强劲的意志力,不是敌人所能企及的。555保山日报网

  杨守笃,我们在前面多次提到,陆良县马街镇人,于1941年考取云南大学文史系,积极参加学生运动,1946年奉组织之命到陆良中学任教,以老师身份为掩护主要做民主进步人士杨体元的统战工作,在特别支委会的领导下与杨体元签订了反蒋的“谷雨协定”。1948年任龙海山区游击队长,率队加入到以朱家璧同志为首的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主力部队中,任第三支队第八大队大队长、三支队副支队长、队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区纵队一支队副司令员,1949年9月下旬,任西进部队副司令员,由一个进步青年学生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军事指挥员。555保山日报网

  侦察员去后,大部队于1949年11月5日下午出发,乘着夜色急行军51公里,在距桥1公里处,根据侦察员侦知的敌情,杨守笃命令一营担任主攻,二营负责破桥,重机枪连以火力掩护主攻营,七、八连占领桥西6公里处的高地,阻击可能由保山方向来的增援之敌。一切安排停当,已是黎明时分,趁着黎明前的黑暗,一营副连长张诚带领一个排迅速接近敌工事,正如杨茂实所说,“以轻机枪炽盛之火力”,加用手榴弹同时向敌桥头堡和岩洞工事开火,敌两个哨兵当即毙命。碉堡及岩洞内30多名敌人还未来得及穿上衣服,就懵懵懂懂地成了俘虏。桥东头的敌人听到枪声,知道情况不妙,动作很快地上了桥头高地,向着桥西头射击。杨守笃命三连也上了西岸高地与敌人对射,重机枪也开了火,那枪声比点燃的爆竹还要激烈。555保山日报网

  杨守笃长年跟着朱家璧东征西战,学到了很多东西,他把在桥西俘虏的敌副大队长叫来,向他讲了全国解放战争的形势,讲了国民党蒋介石必然灭亡,都这个时候了还为反动派守桥划不来。这个副大队长倒也是个明白人,他说东岸守桥的是一个中队,40多人,他可以去说服部属缴械投降。杨守笃简要写了一封信,由四连的两名排长和一名战士跟着那个副大队长一起过桥劝降去了。555保山日报网

  功果桥置滇缅公路之要冲,虽处澜沧江峡谷,看似闭塞,实则消息灵通得很。东来西往的人带来许多信息,这几天听得最多的是朱家璧带领部队打回滇西来了,说前几天还在剑川跟那里的部队和群众开联欢会,11月3日也就是大前天过了石门关,前天破了飞龙桥,所以说,今天到达这里是再正常不过,是朱家璧的部队无疑了。保山县常备大队的士兵大多是当地的农民子弟,朱家璧率领边纵创造的那些奇迹他们是时时有闻,受着各种各样不同的影响,把朱家璧当成他们的偶像。一听说真的是朱家璧部队,也就不作抵抗,好说好商量地就投降了,将轻机枪1挺,步枪60余支,子弹1500余发,银元400多元,骡马两匹及军需物资全部交给了三团。杨守笃也不为难他们,经过一番教育后,愿意加入西进部队的留下来,要回家的每人发给四元路费遣资回家,缴获的棉被、粮食等物资部分送给雇请来的向导、铁匠和当地群众。555保山日报网

  只是破桥似乎比拿下敌人的桥头堡还困难。这是一座公路钢索桥,全是钢梁结构,钢索两端悬空固定在绝壁上,岂是用炭火烧得红斫得断的;用炸药炸龙门架,也造不成致命的损伤。由于发生了战斗,桥两头的车辆被滞留下来,于是收集了一些汽油浇在铺着的桥板上,一条火龙过后,只剩下钢桁构孤零零吊在钢索上在风中凌乱,来往交通也因此阻断。555保山日报网

  当敌人方面得到功果桥告急的电报,派出保安团两个营赶往救援。11月7日,杨守笃率三团干部战士满怀胜利的喜悦,沿公路向保山瓦窑疾进,在标水岩与正往功果桥方向驰援的敌人保安第三团在瓦窑村遭遇,但因时间近晚,敌人撤回下河湾营地,三团亦陆续进到瓦窑、茨竹坪等村宿营。555保山日报网

  接下来就是一场恶战了。八日晨,太阳刚刚出山,杨守笃率团部人员从瓦窑西南侧上山查看地形,看到敌人正从下河湾向二台坡脚移动,准备发起攻击。杨守笃命一连和八连留山顶警戒,防保山方向增援之敌;三营七连从右翼隐蔽迂回包抄敌人,重机枪连正面射击掩护一营二连和三连从左翼隐蔽下山接近敌人。七连组织三次突击未成功,战斗中七连长朱朝德、七连一排长杨继麟、三连二排长张应良身先士卒,英勇牺牲;敌人在迫击炮和机枪的掩护下向二台坡猛攻,同样组织四次冲锋,也均被七连击退。555保山日报网

  战况的惨烈在杨茂实给卢汉的两次电报中也能看出来,第一次电报里说:“杨营在瓦窑被围,猛扑两次均被击退。恳饬空运部队一团增防。”第二次电报里仍说:“杨(守笃)在瓦窑马转湾与保三团杨营激战;朱(家璧)在保山汶上镇瓦房街,动向不明,速电余派大军围剿,以期一举歼灭。”从卢汉给顾祝同、张群的电报中也可知战斗之状况:“朱杨李匪分股窜抵瓦房街及功果桥后,该营潘副营长即率一、三两连向功果桥之匪进剿,七日晨七时抵标水岩,遇该匪已被保二团鹿营击溃,窜抵该地,当展开激战,俟后瓦窑街之匪亦来会合参战,先后计猛扑七次,亟形惨烈,该营官兵奋勇苦战,凡肉搏四次,九日晨率将击溃。计毙匪首李岳嵩营长、王文光连长以下200余人,生俘匪连排各1员、士兵2名,虏获轻机枪2挺、步枪3支。”555保山日报网

  《转战八千里——边纵西进部队纪实》中对这场战斗是这样记载的:“瓦窑战斗共歼敌100余人,其中俘敌20余人,缴获步枪30余支、重机枪1挺、轻机枪5挺和部分军用物资,敌军被击溃逃跑百余人。我方在战斗中牺牲12人,伤30余人,损失轻机枪3挺。我军瓦窑战斗的胜利,给敌人很大震动。敌曾多次电请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要求派飞机运送部队和武器增援。”虽然说战争双方在战斗结果上总是各说各话,但对战斗过程的描述基本上是一致的,从11月7日到9日激战三天,敌我双方冲锋七次,肉搏四次。要求空降增援部队也是事实,1949年11月17日,卢汉给余建勋的电报中回复:“查请派飞机助剿一案,经呈奉渝长官公署并电准空军第五军区,电复略。以所有机队均已派赴各地作战,无法抽派;又因飞机活动半径及油量诸种条件限制,亦无法派遣等因,特电知照。”555保山日报网

  不同的是各方伤亡人数,对于敌人来说虚报战果也是习以为常。敌战报中“毙匪首李岳嵩营长”就属不实之词,李岳嵩同志是滇西北地委派出到保山的工作组中的一员,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七支队36团团长,1950年3月转业到地方任保山中学校长兼保山专署文教科长、党支部书记。事实上,三团在战斗中牺牲七连长朱朝德、一排长杨继麟、三连二排长张应良等12人,伤30余人。据保山地委档案室保存资料记载,这些伤员分别秘密安置在瓦窑、老营一带的贫苦农民家中。其中有七名伤员安置在坡脚后山草医杨树旗家中,由他和妻子杨阿翠、侄子杨凤林三人护理。一天,听说国民党到麦庄搜查伤员的消息后,杨树旗一家立即邀约村里群众,连夜将五位伤员转移到离村较远的岩洞中隐藏,将另外两位伤员转移到周家田。经过他们的精心照顾和护理,七名伤员先后伤好分三批返回部队。1953年这七位伤员还从部队集体写信,向杨树旗全家表达军民鱼水深情。555保山日报网

  瓦窑战斗之后,敌人怕西进部队进攻保山城,将保安第三团从水寨调回保山县城防守,又命保安团一团团长陈敬熙率领两个营从永平向保山增援,并负责霁虹桥防务。杨守笃决定利用霁虹桥防务的这个真空期,拿下霁虹桥。11月10日,杨守笃率三团沿澜沧江南下,进驻水寨后,当即下令抢在敌保安团一团到达水寨之前将霁虹桥破坏。破桥仍然由三连和八连负责,在向导的带领下,借着星斗的微光在坎坷的江边小道上前进。555保山日报网

  到达霁虹桥时天还没有亮开,道路进入绝壁下的隧道。这个隧道后来一直都在,我们好多去过霁虹桥的人都会猜测这个隧道是干什么用的。因为后来在隧道之外开辟出了一条可供车辆通行的路直达桥头。而在这之前,这个隧道是通往桥头的唯一通道,还在隧道口装有坚固的大门,杨守笃命令用大锤从外面砸开第一道铁门,用巨木从里向外冲开第二道大门,八连占领桥头阵地以监视敌人动向,三连立即架起柴火烧铁链,火光把岩壁上的“西南第一桥”五个大字照得清晰可见。只可惜柴火是烧不红铁链的,进村找木炭时,意外从一位老乡那里得知,不必这么费事,霁虹桥的铁链子都是用插闩固定在地井里的,只要将插闩拔掉,桥就会整座地垮掉。在这位老乡的协助下,拔掉锁住铁链的插闩,就见大桥一阵巨大的抖动后一头砸进大江里,激起巨大的浪花。555保山日报网

  1949年11月12日,三团在杨守笃率领下,沿澜沧江西岸南下,过保山县水寨、安和街、小田坝,进入西北的大田坝,离昌宁县右甸坝越来越近。这里的道路有着典型的滇西特色,连绵不断的群山,山中一个个小坝子被山丘隔开,时不时地还会冒出些茂密的树林和河滩;篱笆墙围起来的菜园里种着辣子和玉米,或者是一人高的花椒树。就是在这诱人的田园风光之下,谁也估计不到会在那里发生激烈的战斗!为了以防万一,保证部队不被敌人包围并能在第一时间获得足够的火力支援,兵分三路交替前进,随时准备迎接新的战斗。555保山日报网

  西进部队就要进入昌宁的消息传来,昌宁县长杨继林惊恐万状,先是派县军事大队一、二区分队分别到大叶子山神庙和澜沧江边土锅山一带防守,又派县常备自卫大队到大田坝堵截,同时向昌、顺、云、缅、双、耿六县联防指挥部求援,该部周秉先营于11月11日赶往大田坝,阻击“边纵”西进部队。555保山日报网

  11月12日下午,当西进部队三团从小田坝进入南窝山时,中路尖兵即与蒋宗祯率领的县常备自卫大队遭遇,俘敌10余名,缴获驮马4匹,步枪10多支,蒋宗祯带护身随从10人逃回蒋家山。西进部队于当晚分驻新街、老街、铁匠寨和尹楼二寨等村。次日,部队沿枯柯河东岸南下,途经双青树(今沙坝)时,与“西剿”部队周秉先营遭遇。这周营也是没有真正打过仗的那种,见解放军这阵仗,纷纷夺路而逃,营长周秉先窜至宝华乡乡长潘升家,收罗溃部逃回顺宁。555保山日报网

  昌宁县长杨继林及其他政府官员自知派出去的两股部队均不能敌,早早逃离县城。杨守笃率部于11月14日下午四时进入昌宁县城,未及歇息即走上街头刷写“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反征兵、征粮、征税”“实行减租减息”的标语;深入居民户院宣讲共产党的政策,宣传全国解放战争的形势;责令管狱员开监释放在押人员。当晚在县田粮处球场举行军民营火晚会,演出活报剧《五里亭》和《金凤子》等文艺节目。555保山日报网

  部队并没有在县城久留,于次日即11月15日凌晨,打扫住地,归还借物,即离开县城,过碧云寺,经三岔河、普家寨,当晚住翁堵;11月16日下阳旺田,到勐统街后,杨守笃在勐统高等小学召开教师座谈会,参加座谈会的有普晋荣、禹子忠、张大兴等。11月17日,部队从勐统出发到达更戛,宿营大寨,在大寨会房门前召开群众大会,告知群众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成立,云南也即将解放。滇西北地委派出的保山工作组王以中、李岳嵩等同志,还在杨光郁家召开了贫苦农民座谈会,到会的有鲁贵兴、胡从兴、李顺德、胡双宝、熊培基、杨光华、段双贵、段双有等人。王以中,李岳嵩向大家讲了许多革命道理,号召大家组织起来,闹翻身、迎解放,并要求大家防止地主老财转移财产。19日,部队离开更戛,过西米、西河、西桂,从薄刀山下渡过镇康大河,当晚到达小勐统宿营,11月27日到了镇康的明朗。555保山日报网

  □ 王琨楼555保山日报网

责编:刘自明555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