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剿匪的刀光剑影(连载)(百年征程 峥嵘岁月)

发布时间: 2021-12-20 09:53:11

来源: 保山日报  阅读:

 rrr保山日报网

解放军在边境剿匪
翻山越岭找匪巢
清匪反霸
国民党残兵败退金三角,屡次进犯边境,解放军对其围追堵截。
解放大军进滇西
在清匪反霸镇压反革命运动中,一批罪大恶极的土匪、恶霸、反革命分子被执行枪决。
匪首侯茂褀伏法

  第七章rrr保山日报网

  昌宁剿匪记rrr保山日报网

  1rrr保山日报网

  1951年3月1日,不仅是永平县城的人在呼朋引友奔走相告,就连永平水泄乡与昌宁交界处的耈街、珠街,甚至昌宁县城的老百姓,都相约走几十公里路,赶到永平老街,想亲眼看看大匪首侯茂祺被正法的场景。对他们来说,随着侯茂祺的消失,他们的噩梦也就消失,提心吊胆的日子也就结束了。这一天,永平县人民政府在老街召开有各区代表参加的审判大会,依法判处侯茂祺死刑,立即执行。rrr保山日报网

  随着一声枪响,一颗罪恶的灵魂彻底从人间消失。rrr保山日报网

  侯茂祺是谁呢?1949年前后,他是国民党永平县军事科长、自卫总队长。rrr保山日报网

  1950年2月,侯茂祺抗拒解放,率部300余人逃到永平、昌宁、蒙化(今魏山)、顺宁(今凤庆)四县结合部的昌宁耈街,纠集国民党地方武装和地霸武装千余人,在打平寨自立亦龙县,自封县长。其盘踞范围,南至凤庆,北至永平厂街。在县政府的架子下,还设三个区。因为有武装,侯茂祺率匪众对当地百姓进行抢掠的时候很是肆无忌惮,据当时的统计,仅昌宁县的元龙、龙马两乡,受害者就有2232户,元龙乡被劫掠钱财折半开1.94万元,龙马乡被苛派壮丁40名,大米被抢797石,另有半开及枪支若干。rrr保山日报网

  面对嚣张的匪患,已南下进驻保山的41师派出侦察营侦察敌情,营长李福智派出一个16人的侦察班赶往永平土匪盘踞区,遭匪徒伏击,15人牺牲,仅1人突围。rrr保山日报网

  1950年4月18日,十四军警卫团团长韩家学、政委杨克敏率部奉命由下关赶到永平,将侦察营编入警卫团,攻下龙街和厂街,经水泄,直插匪巢打平寨。在滇西工委指挥下,驻临沧的41师101团1营从凤庆县西牛街出发,经珠街抵达打平;驻保山的41师120团1营赶至昌宁漭水,击溃守澜沧江桥的特务中队,直扑打平;驻防昌宁的41师基干团1营和自卫营1连也前往匪巢围剿。rrr保山日报网

  4月末,各路剿匪部队对匪部发起攻击,土匪一击便溃,我军俘获敌兵530余人,缴获迫击炮4门,各种枪439枝、弹药数十驮。部分土匪乘乱逃跑。侯茂祺也乘乱披上羊皮马褂,戴上头套化装潜逃。这次围剿,匪首侯茂祺虽然逃脱,但其苦心经营的亦龙县被摧毁。为彻底清除残匪,十四军警卫团继续留在永平,首先回师厂街,组织作战分队轻装打击散匪。在一篇冯耀新记录其父亲当年剿匪经过的回忆录里,曾记录过这个细节:1950年7月18日,侯匪的心腹干将字德文在解放军的搜缴下东躲西藏,走投无路之时,铤而走险窜回杉阳,杀害了粮工队员杨芬烈,再窜到永和包围了驻在小学的粮工组,杀害粮工队员5名,再窜回松坡。在附近活动的剿匪部队得知情况后,当夜包围了匪部。拂晓,剿匪部队四面出击,匪众纷纷缴械投降,唯一漏网的却是字德文。直到1951年夏,字德文才被剿匪部队击毙于永平县境内的白炭山。rrr保山日报网

  冯耀新记录说,1950年12月,躲藏大半年的侯茂祺化妆后,背着背箩走进昌宁羊街乡比此村的罗兆勋家歇脚,估计饿了很久,狼吞虎咽吃完饭后便登上罗家竹楼上吸大烟。另一个村民罗兆喜凑巧也到罗兆勋家,一样躲到楼上吸大烟,边吸边与侯茂祺聊天,侯茂祺躲躲闪闪,表情极不自然,罗兆喜认出了侯茂祺,边设法通知了民兵负责人罗兆有,罗兆有带领民兵和村民将侯茂祺抓获,后经昌宁押回永平。rrr保山日报网

  这是保山专区剿匪的第一胜战。rrr保山日报网

  2rrr保山日报网

  1950年初,昌宁县人民政府成立,一面是人民大众的欢欣鼓舞,一面是国民党残余势力的垂死挣扎。rrr保山日报网

  先后任国民党第10师、桂军101师少将副师长的袁可桢,在国民党残部特务组织的指使下,在昌宁、镇康、保山、龙陵、腾冲等地,组织“中国人民定国军暂编锄暴第一军”,配合国民党残部的边境窜扰计划而到处搞暴乱。1950年4至6月,袁可桢先后两次派国民党军统特务游仲华等,策动昌宁县一批豪绅地霸,如武联兴、潘升等,纠集数千匪徒,组成数支反共支队、反共大队的土匪武装,密谋在火把节在宝华、大田坝、勐廷等8个乡进行武装暴乱。8月初,暴徒们以极其残酷的手段分别在7个地方杀害9名解放军战士和20多名征粮干部,抢劫国家粮库和人民财产。rrr保山日报网

  8月1日,潘升(原宝华乡乡长)指使潘鑫、潘文正等匪徒,将粮工队员杨正光杀害于大田坝清河的独田垭口,同日晚,又命叶正贵、姜国才率匪徒用绳子勒住粮工队员张春林的脖子,从初五庙往白坡方向活活拖死。2日,粮工队员邵瑾、胡其圣分别在松坡、湾岗遇难。3日,宝华区粮工队组长萧嘉达到县城开会返回途中,被土匪惨杀于白坡。5日,解放军便衣侦察员段正龙、余河江在黄草坝被土匪抓住,受尽酷刑后壮烈牺牲。6日,大鹿山匪首夏正贵等将粮工队员杨春富枪杀于仙岳金家洼子。接着又把驻席子寨的粮工队员刘子云抓住,于8月9日杀害,邑等催粮积极分子于跃光也在当地遇难。同日,蒋襄朝、甘雨露(原国民党七十一军某连连长,流落在蒋家山蒋宗孟家当保镖)等率匪追杀到珠山区开会的粮工队队长刘志和3名队员未逞,残酷地枪杀了卧病在床的粮工队战士李瑞龙,截杀闻声赶回救援的李元浩、杨华山、段有贤、陈义元、王义章5名战士。同日晚,匪首潘升即率600余名匪徒由大田坝向县城逼近。获悉县粮库、金库集中在新城时,潘升率众匪向新城扑去。rrr保山日报网

  保山边防区基干团及昌宁县委动用昌宁各种力量,全力围剿土匪叛乱。rrr保山日报网

  这时,已于1950年3月随“边纵”七支队进驻保山的张芝和,已随王宁、王寿南到达昌宁好几个月。这时的昌宁县委由“边纵”七支队周铎、王宁、王寿南、王沛椿和41师干部孔繁耀组成,张芝和在县政府当干部。张荫南所在的第一政工队宣布下地方后,也随王野到达昌宁进行征粮工作。张荫南先是在右甸镇,征粮任务完成后,到王野蹲点的新城乡宝峰寺帮助工作。在这期间,袁可桢的各路土匪四处窜扰,张芝和、张荫南等再度经历了生死考验。2021年4月我在保山采访张芝和、张荫南两位老战士时,他们说,昌宁剿匪凶险异常,土匪自知已是穷途末路,所以孤注一掷,垂死挣扎,手段也格外凶残。张荫南说,潘升率土匪袭击大田坝时,她最要好的伙伴赵林英刚好在头一天被通知去保山开会,躲过一劫。赵林英后来一直在动力厂工作。当潘升率众匪向新城扑去时,王沛椿提前得到消息,从县城赶往新城,连夜将张荫南、赵林英带到县城,没有车,是急行军走回去的。想想,真是惊险一晚。rrr保山日报网

  《一段不能忘却的历史》一文记录说,1950年8月7日,潘升等匪众向新城发起进攻。这时昌宁县委政府已做好歼敌准备,41师民运队分队长刘贵成率全副武装的民运队员和部分自卫营战士沿达丙河北上,绕道秘密进入新城。同时驻守澜沧江的解放军某部三营八连,也奉命向新城进发。中国人民解放军保山边防区某团团长杨锡夔也率该团一营驰援。rrr保山日报网

  在潘升匪众攻城时,守城的自卫营战士和粮工队员在刘贵成的指挥下沉着应战,土匪久攻不下,只有撤退。此时,驰援的八连赶到并占领了新城北面的制高点松林山,经与守城部队取得联系,下山直插弥勒寺断匪退路。守城部队也编成两个突击组,分别由孔合英、叶植才率领,从东、西方向冲出追歼土匪。群匪经不住内外合击,如丧家之犬纷纷溃逃。rrr保山日报网

  次日,县委派杨能裕、周长禄、张仕荣、王寿南等人,分别带队向大田坝、大鹿山、大珠山和蒋家山一带追剿残匪。杨锡夔团长率队赶至大田坝,在一山洞内活捉了匪首潘升。rrr保山日报网

  这次反革命武装暴乱,涉及6个区(镇),参加者多达2000多人,经过3个多月造谣煽动和组织准备,除杀害粮工队员及解放军战士,还抢掠粮食15万多公斤,破坏通讯设施多处。暴乱平息后,县委及时领导全县人民结合减租退押运动,开展了清匪反霸斗争,并按照《惩治反革命条例》处决了一批罪大恶极的暴乱骨干分子,狠狠打击了阶级敌人的反革命气焰,巩固了人民政权。rrr保山日报网

  3rrr保山日报网

  昌宁剿匪,还有著名的泡石洞之战,剿灭声名远扬的惯匪李元灿。rrr保山日报网

  李元灿是昌宁卡斯老岚山人,从小住在云岩寺旁的莫老登村,到父亲这辈,已是破落地主。见过他的人都说他满脸横肉,凶恶似鬼。说他自幼不务正业,打家劫舍无恶不作。1949年前后,他纠集流氓赌徒在保山县东部山区西邑一带窜扰,到处危害人民。1950年初,李元灿纠集更多的土匪和国民党散兵游勇100多人,拼凑成一支反革命土匪武装,打出“反共救国军”华南纵队旗号,还被封为第一支队司令,活动范围扩大到柯街、施甸由旺等地。据说为了显示自己的枪法,他经常把匪众带到村子里,故意在他老婆头上练射击,制造恐怖,威胁民众。他曾威胁西邑附近鲁图寨的群众说,“你们不听我的,我就把寨子烧掉。”在“昌宁县自卫营”暴动之时,李元灿率匪众偷袭了保山县由旺区公所(今属施甸),杀害干部,劫走武器弹药。保山县委派钟绍贤到由旺当区长,白天到由旺,晚上就被土匪杀了。rrr保山日报网

  1950年秋,刚刚完成剿灭昌宁暴动土匪任务的保山边防军分区基干团(“边纵”七支队进驻保山后,主力部队整编为保山边防军分区基干团),奉命追缴李元灿部。rrr保山日报网

  李元灿把纠集的政治土匪100多人,大部分分散在老岚山一带。老岚山海拔2300多米,重峦叠嶂,涧深林密,地形极为复杂。李元灿股匪凭险顽抗,妄图长期盘踞。rrr保山日报网

  保山边防军分区基干团团长杨锡夔率部从保山西邑转南,直逼广邑。部队在离西邑不远的鲁土寨召开群众大会,了解匪情,观察地形,进行调查研究和访贫问苦工作。同时宣传“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者受奖”的政策,教育受骗跑出去的群众主动回村。rrr保山日报网

  担任主攻任务的三营指战员接受任务后,钻密林,过深涧,直捣匪穴,土匪仓皇逃窜,死伤大半,也有部分投降。李元灿则带着骨干和家小钻进了泡石洞。rrr保山日报网

  泡石洞位于老岚山中段,谷狭涧深,银瀑飞流。“边纵”老战士刘治生描述说,从谷底到洞口,有段300多米的峭壁,坡度达到六、七十度,泡石洞就藏在峭壁的半腰,洞口上悬吊着一块钟乳石,恰好把洞口挡住,要进出只能从左侧扶壁而入。洞中有内外两穴,进入内穴仅有一羊肠石缝,且只能一人侧身而下,全洞可住六、七十人。洞壁上有着若干小孔,可窥测洞外,洞内怪石参差,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天然暗堡。rrr保山日报网

  为了彻底歼灭李元灿残匪,追剿部队在广邑水平街等地深入发动群众,侦察土匪踪迹,当地群众先后出动过几百人次配合部队搜山,农民赵国阳冒着生命危险主动带领部队侦察匪徒驻地,发现了土匪引水进洞的竹槽。群众熟悉地形,献计献策协助部队制订战斗方案。担任主攻的八、九两连,先用机枪从东、南、西三面封住洞口,但由于洞口巨石呈垂直状,子弹打不进去。最后部队下了强攻硬夺的决心,组织突击队,由副连长刘志率领,在三面密集交替火力的掩护下,向洞口步步逼近,队员们交替掩护爬到洞口投掷手榴弹。rrr保山日报网

  由于敌暗我明,敌人凭借地理优势向洞口猛烈射击,战斗伤亡很大。刘治生说,和他一起入伍的洱源老乡卢征、赵自芳,丽江的牛绍基、李金龙,剑川的李元浩等战友就牺牲在这次战斗中。rrr保山日报网

  围攻的第三天后半夜,眼看就要全歼残匪,但天色骤变,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李元灿凭着熟悉地形及惯匪本能,丢下半死不活的大老婆,率残兵悄悄逃出包围圈,沿着大叠河峡谷南逃。逃至卡斯葫芦口,遇到剿匪部队的追击,一些匪徒为活命走出山林缴械投降,李元灿只身逃往湾甸。rrr保山日报网

  之后一段时间,李元灿诡秘地来往于姚关、湾甸、卡斯一带。1950年11月的一天,两名曾进山为匪的俘虏,在立功赎罪的心态下,接受追剿部队命令,在湾甸找到李元灿,谎称约李元灿回卡斯再干一场。李元灿大概也是穷途末路了,信了两人,当晚,这两人同李元灿由湾甸逆枯柯河北上,夜宿卡斯二母赖澡塘附近。李元灿熟睡后,两人将其打死在床上,并将首级提到西邑示众。至此,李元灿股匪被一网打尽,彻底覆灭。rrr保山日报网

  □ 刁丽俊rrr保山日报网

责编:刘自明rrr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