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龙陵

朱家璧(连载) 第十七章 解放腾龙

时间:08-16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15.96k

 iii保山日报网

1949年12月23日,腾冲县军民隆重集会,庆祝临时人民委员会成立。

  再说由朱家璧、张柏林所率第六团与杨守笃率领的第三团在云龙旧州分兵后,经漕涧进入保山境内,直向保山前进。敌人以为要攻打保山城,毕竟这是滇西重镇,把驻各地的部队,包括守桥部队都调回防守保山城。谁知朱家璧突然改变方向,绕过保山县城,经蒲缥直奔惠通桥去了,再一次展现出他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iii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非常清楚率部挺进滇西,目的是为了粉碎敌人的“围剿”,调敌人至滇西,打乱敌人的部署,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部队进入云南减轻压力;同时彻底破坏滇缅公路,截断敌人逃入缅甸的通道。这与滇桂黔边区党委1949年11月发出的《关于阻敌西逃的指示》不谋而合:“朱部到滇西后,电台不知何故中断……望通知其旧联络和转告滇西彻底破坏滇缅公路……请立刻告知泉、廉(指朱家璧、黄平),必须警惕溃敌仍可能沿滇缅(路)西逃。”iii保山日报网

  破坏滇缅公路,桥梁是重点,桥通则路通,桥断则路断,占领并破坏惠通桥,显然比攻陷保山城更有意义。朱家璧、张柏林和团营领导研究后,派出一个30人的突击队,配备三挺机枪、三支冲锋枪,每人两枚性能较好的短柄手榴弹,由九连副连长叶朝刚担任队长,四连副连长普万珍任副队长,换上国民党军保安团的黄色服装,在夜色掩护下奔袭惠通桥。iii保山日报网

  突击队赶到惠通桥时天还没亮,桥上的木板已被守军撤去,借着大雾的掩护,手扶桥两边的链子,脚踩着桥桁小心翼翼地过桥。对面桥头堡的灯光在雾中忽隐忽现,这是一幅惊心动魄却又显宁静的画面,突击队员们内心的焦虑和恐慌不断上升,但他们没有退路。他们相互间保持着一定距离,越接近桥西头,这种恐慌感也就随之增强。不论如何,他们都是当之无愧的勇士。iii保山日报网

  守桥敌人因桥链及桥桁的晃动而发觉桥上有人,看到穿着与自己同样的服装,便问是哪部分的,叶朝刚回答是保安13团的,奉命来守桥。又高声大骂哪个叫你们把桥板拆了?赶紧铺上,后面的部队要过桥。对方又说我们没有接到上峰换防的命令,你们先过来一个人,别的人原地不动。叶朝刚回答,说得轻巧,我们都来到桥上了,上不沾天下不着地的怎么可能不动,要不你们来试试。就在与敌人打“嘴仗”的时间里,突击队员们已到了桥头,在缴枪不杀的喊声中,敌人才知上当,自知在这种情况下抵抗也于事无补,有的投降了,有的从工事背后沿江边公路向北逃了,突击队顺利占领惠通桥。iii保山日报网

  这时天已大亮,为不违反“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突击队用100块银圆买了桥边两间临时房屋的铁皮和木板铺在桥面上恢复通行。为掩护大部队过江,叶朝刚带着突击队迅速爬上公路边一个山包,发现有一小队敌人背着枪,吊儿郎当地沿小路下来。叶朝刚带领突击队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缪元和更是端着机枪大喊不准动,把枪放下!对方嬉皮笑脸地说都是自己人,放下就放下。突击队一枪未发就抓了13个俘虏,缴获10支“三八”式步枪和1支手枪。iii保山日报网

  大部队过桥后,用仅有的30公斤炸药炸桥头龙门架未能成功。负责破桥的三营长赵西找到桥工班的姚维顺、寿章金等工人,在他们的帮助下,用大扳钳拧松桥西端固定钢索的9颗大螺丝帽,整个桥身即沉入江中,顺利地完成了拆毁惠通桥的任务。滇西北地委委员、随西进部队进入保山地区开展工作的杨苏回忆:“朱家璧率领我们在蒲缥稍做休整后,趁黑夜往惠通桥方向急进。朱家璧抽调由两个连长组成的三十人突击队,穿上罗茨起义的‘联防大队’的国民党军服,伪装成保安团,智取了惠通桥。我军人马过桥到达西岸后,立即破坏了惠通桥。无论是敌情突然发生变化或是陷入敌人的包围之中,还是攻击敌人的目标,朱家璧都随机应变,果断决策,充分体现出他的军事指挥才干。”iii保山日报网

  功果桥、惠通桥这两座滇西最重要的桥梁被破坏,对敌人的震动不小。腾冲国民党专员杨茂实1949年11月12日在给卢汉的电报中称:“(一)老鲁田(惠通桥东岸)已有匪窜至,约七、八十人。其另一部人员,破坏惠通桥,进至松山猴子寨一带等候。(二)请即派追剿部队飞速来腾,并空运部队增援。”卢汉也多次急电国民党行政院长兼国防部长阎锡山和西南军政长官公署主任张群,要求派飞机助战,但因中国人民解放军已发起西南战役,蒋军已无法抽出飞机支援。当然,我是严重怀疑卢汉此举是掩人耳目,是说给国民党蒋介石听的,因为仅在一个月后的12月9日,卢汉就在昆明宣布起义了。iii保山日报网

  1949年11月11日,朱家璧率部到达龙陵,意外与匡沛兴相遇,他们的双手再次有力地握在了一起。朱家璧非常惊讶,匡沛兴怎么会到这里?iii保山日报网

  匡沛兴,龙陵龙江乡匡家寨人,1938年3月奔赴延安,先后在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一大队、中共中央组织部训练班学习。在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共中央海外工作委员会华侨训练班都工作过,1945年9月受党派遣,离开延安到缅甸华侨党支部工作。朱家璧他们荫蔽境外时就是在匡沛兴、郑翔鹏的支持下,在荫蔽中作回国开展武装斗争的准备,如今又在龙陵意外相遇,怎能不惊讶!iii保山日报网

  事实上,匡沛兴与朱家璧再次相遇并非偶然。龙陵、腾冲地处祖国西南边疆,是云南最集中的侨乡和少数民族聚居区,有着特殊的战略地位。考虑到云南在滇东、滇南、滇西北已有相当规模的人民武装和根据地,只有滇西龙陵、腾冲还是空白,若不建立我党领导的人民武装,这里就有可能成为蒋残匪负隅顽抗的基地和溃退外逃的道路。受南方局指示,归侨党组织于1949年7月,派出由匡沛兴任组长、范正、李耀章为成员的滇西边区领导小组,另有青年团员郑华、李建民参加,经辗转跋涉后,于8月7日到达龙陵象达开展党的组织建设和组建人民武装力量的工作。iii保山日报网

  早在这之前的7月,侨党就与朱家祥取得联系,迅速复办晓东中学,由范正、李耀章以教员的身份,郑华、李建民以学生身份到晓东中学工作,在教师和青年学生中进行宣传教育,培养骨干。派梅学达、赵镁、蒋振华在象达镇和农村开展工作,又派人到平达、蚌渺、龙江等地发展党员,打下了建党基础。在组建人民武装力量方面,通过国民党龙陵县副县长赵仰之的关系,将赵钊、蒋振华派进县常备队,分别担任中队长和分队长,郑华到平达乡自卫队,控制掌握了这些武装力量。11月初,朱家璧率西进部队到保山老鲁田,派杨庆凯到龙陵与朱家祥联系。匡沛兴知道朱家璧率西进部队很快就到龙陵,于10日早晨赶到龙陵,住在龙陵革家坡赵镁家里。突然见面,要朱家璧不惊讶都难。iii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在赵镁家里召开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匡沛兴、六团团长王沛,副团长段峻德,政委陈仕林,政治部主任张柏林等。会议决定:①成立滇西工作领导小组,由滇西北地委保山地区工作组、归侨党组织滇西边区领导小组以及从西进部队抽出的部分同志组成,组长由匡沛兴担任,副组长由王以中担任,杨苏、李岳嵩、朱家祥为委员,对外称“滇西人民解放工作委员会”;②把三团二营留下做骨干,加上当地已有的武装力量成立一个团,可用“边纵”第7支队36团的番号。因三团二营是滇东来的,战斗力较强,但是否愿意留下,要等六团到镇康明朗与三团汇合后,才能最后确定;③在腾龙一带开展武装斗争的最大阻力和障碍,是龙陵敌伪副县长王建,此人思想顽固,很难争取,应迅速铲除。iii保山日报网

  龙陵革家坡会议当天,朱家璧就向负责与地下党联络的夏先周和夏先灿交代任务,要他俩送贾文成到腾冲去工作。贾文成是腾冲和顺乡人,旅缅华侨世家,云南大学矿冶系毕业,1943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曾任三支队政工队长,云南新中国成立后任腾冲县第一届工委委员兼两个区的区委书记、西南军区情报处参谋,1987年离休后,将自己的一生写成《风雨潇潇六十年——一个云南边纵老兵的回忆》一书,他在书中回忆:“11月10日下午,我随边纵西进部队司令员朱家璧率领的六团,从怒江西岸大松山的腊勐到达龙陵县镇安所。朱司令员将我介绍给杨苏同志,并把我的一切都交代给他后,我即作为边纵西进部队的一粒‘革命种子’,被播散到滇缅边境的腾龙地区,离开西进部队在‘滇西北地委赴保山工作组’领导下工作。”iii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要贾文成回腾冲,主要任务是侦察敌情。朱家璧对贾文成说:“你是腾冲人,派你提前走是要你利用本地人的有利条件,把腾冲敌人兵力部署、武器装备、配置、城防等情况搞回来,我们才好去打。你明天必须赶到腾冲城,后天就要把情报搞到手,交给同你一起去的人送回来。你完成任务后,就回家隐蔽。”朱家璧将写好的两封信交给贾文成,一封是给腾冲蒲川乡自卫大队长吴国才的,内容是要吴国才在西进部队过龙江时让路;另一封是写给腾冲专员杨茂实的,叫他不要坚持反动立场,不要继续与人民为敌,要他立功赎罪,否则将受到人民的严厉惩处。iii保山日报网

  护送贾文成的夏先周,腾冲蒲川人,曾在昆明建设中学读书,与贾文成认识,而夏先灿则是夏先周的堂弟,都是腾冲人,敌人不会对他们产生多大怀疑。他们就这样顺利过了江,把信送到蛮歧村吴国才家中,吴国才表示慑于西进部队的声威和朱家璧的威望,不会阻止部队过江。11月14日,朱家璧率部到达龙江以北的蛮歧村宿营,15日到达龙江渡口,顺利渡过龙江,开进勐连。iii保山日报网

  国民党在腾冲设有专员公署,由保安营、县常备队和地霸武装守城。得知朱家璧带着部队直驱腾冲,派出一个保安营和地霸武装400多人,在关坡设防坚守。关坡距腾冲40多华里,山高坡陡,地形险峻,是进入腾冲的咽喉要冲。另有敌保13团正在赶来,必须在敌援军到来之前结束战斗,以便腾出手来打击援军。iii保山日报网

  11月16日夜半两点,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一开始还寒风刺骨凉,走着走着就出汗了。越来越接近关坡了,尖兵发现有火光,是几个敌人围坐着烤火,一听有脚步声就喝问是谁?不等回答,就迅速进入阵地胡乱打枪。担任主攻的一营一连则迅速占领了西南高地,与敌主阵地形成对峙。iii保山日报网

  天破晓,战斗也开始了,从拂晓打到上午10时,在敌人援军到来之前结束战斗,毙敌11名,伤敌30余名,俘敌100余名,缴获轻机枪4挺,长短枪90余支。我们这里对战斗过程不做叙述,腾冲专员杨茂实于1949年11月19日给卢汉的电报中称:“一、朱匪被我阻止于官坡(距城15公里),18日拂晓与职署保安营及团队激战。另一股由抗坡迂回窜至罗汉冲(距城6公里),因我兵力单薄,于9时将职署指挥所转移下北乡公所(距城7公里),我官坡阵地,因受罗汉冲之侧击,截断联络,抵抗至午后4时,乃转芹菜塘靠近王团。该匪由罗汉冲窜至大董洞坪一带(距城4公里)止宿。未午今晨,王团与职署保安营、腾冲常备队,同时进入县城,我指挥所亦即回署。”杨茂实不知的是,西进部队六团在“大董洞坪一带止宿”,不进腾冲城,目的是要杀个回马枪,回到龙陵解决地主恶霸王建。iii保山日报网

  王建是龙江乡新寨村的恶霸,国民党中央军校云南分校14期毕业,长期在国民党军队中效力,任过营长,成都总校少校教官。1948年回龙陵组建保安队,配合保安团围剿“共革盟”出了名、发了财,被民国政府十二区专员公署提升为龙陵县副县长兼“剿匪”大队长,骄恣放肆,横恶乡里。中共地下党多次派人进行劝诫,但他秉性不改。iii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率部于突破关坡当晚,从洞坪村突然回师向龙陵急行军100多里回到勐柳,根据情报得知,王建以为西进部队都奔腾冲去了,就将手下武装人员解散各自归家,大部分武器放在老街子何世昌家,王建和两个侄子在家休息。iii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警卫员张建国、李成文、蒋成开携带手枪,由匡大超、李成文作向导,化装成民国县政府的人送信给王建,趁他拆信时抓捕,如若拒捕可当场击毙。同时命令六团副团长段俊德和二营副教导员魏林带一个突击排紧随张建国三人后一华里前进,先去解决集中在老街子的武装人员,然后对王建住宅实施包围,务必不让其脱逃。iii保山日报网

  正逢猛柳街天,张建国三名战士在街上遇着王建的侄子王尚洪,向导匡大超说他们是来给王副县长送信,我们一起回去吧。王尚洪于是跟着回到王建家,王建正在走廊上闭目养神。参与此次行动的六团二营教导员魏林叙述了王建被击毙的过程:“1949年11月17日凌晨3时,六团由腾冲县的大董村出发,下午5时到达龙陵县勐柳。家璧同志决定派副团长段俊德和六团二营副教导员魏林率领二营一个突击队去围攻恶贯满盈的龙陵县副县长兼‘剿匪’大队长王建。突击组以送信为借口到了王建家,对王建说刘县长(刘济生)叫我们送信来给你,告诉你共军来了,快去保卫龙陵县城。在王建拆信时,张建国左手抓住王建的衣领,右手持枪对准王建,要他投降。王建边拆信边骂,别开玩笑,你们是不是土匪?突击组李成文向他左腿开了一枪,他就拼命逃出门外,逃到100米远的小石桥,被追击的张建国击毙。”iii保山日报网

  王建被击毙,人民群众拍手称快,大赞朱家璧的部队是一支神兵,一口气跑了120里路,从腾冲飞到勐柳来了。铲除了以王建为首的地霸武装,也就扫除了在腾冲龙陵地区建立革命政权的一大障碍。11月19日,朱家璧率六团回到故乡象达,主持召开了干部会议,决定成立龙陵县临时人民政府,由朱家祥任县长,李耀章、杨永侯任副县长,县人民政府暂时设在镇安;成立以起义的龙陵县常务队为基干,有象达中学学生、蚌渺部分青年农民参加的龙陵人民自卫大队,由杨苏任大队长,匡沛兴任教导员,朱家品任副大队长,武器除原县常备队已有的外,朱家璧给人民自卫大队配备80支枪。12月27日,龙陵县临时人民政府接管了国民党龙陵县政府,县人民政府正式到龙陵县城办公。iii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率领六团从龙陵平嘎出发,从七道河渡口渡过怒江进入镇康县境,经根基、象脚水、勐板文曲、勐拱,27日到达明朗与三团胜利会师。两个团在明朗召开了联欢大会,先由两个团的领导分别向全体指战员报告了进军途中执行任务的情况和战果,接着进行了文艺演出,最后为在瓦窑战斗中牺牲的烈士举行了追悼会。iii保山日报网

  有心急的读者会问,西进部队就这样离开了,不是还有腾冲没有解放的嘛?iii保山日报网

  事情当然不会就这样结束,11月27日,西进部队东、西两路军于镇康明朗会合后,决定将三团二营留下作为开辟新区的骨干,与龙陵人民自卫大队组建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七支队36团,李岳嵩任团长,匡沛兴兼政治委员。新组建的36团于12月2日回到镇安,在镇安小学召开大会,李岳嵩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七支队36团正式成立。下辖两个营,三团留下的二营改称一营,营长陆之明,教导员顾昆;二营暂缺;三营为原龙陵人民自卫大队的250多人,营长朱家品、副营长赵镁、教导员王建华。iii保山日报网

  12月12日,36团在王以中、匡沛兴、李岳嵩等同志带领下从镇安出发,到黄草坝时遇上从保山派来的刘宗富同志,方才得知卢汉已在昆明宣布起义,这真是一个鼓舞人心的大好消息。战士们斗志昂扬地进入腾冲,受到腾冲各界的热烈欢迎。人们穿上节日盛装,在城内到城外两里多的马路两旁夹道欢迎,并摆了许多香案和用盆景搭成的花山。队伍走进欢迎群众的行列之间,歌声、口号声、鞭炮声不绝,直到队伍进到城里。iii保山日报网

  36团进腾冲后,一方面聘请寸树声为腾冲临时人民解放委员会主任委员,刘绍汤、刘绍和为副主任委员,委员有杨汝时、陈家安、张南溟、谢式南、董美和、李根瑄、汪开竹、卢汉白等,都是腾冲各方面的代表人士。12月23日,腾冲临时解放委员会正式成立,受卢汉起义的影响,顺利接管了专署、县府等机构。成立工商界和华侨、学生、农民、妇女等群众组织,1950年元旦召开了数万人参加的群众大会,各界人民庆祝解放。iii保山日报网

  保山到底又是什么时候解放的?1949年10月下旬,中共滇西北地委派出的工作组随“边纵”西进部队于11月6日到保山县后,留下赵丁、赵玲在保山县工作。11月中旬,工作组与中共保山县特支在远征中学召开党员会议,传达中共滇西北地委的指示,宣布建立中国共产党保山县工作委员会,赵丁任书记,张笛、赵玲、李自升、史建国任委员,机构设在县城陆家街。12月28日,中共保山地委成立,滇西北人民行政专员公署任命李铭勋为保山县县长,林毓杉、孟循时为副县长,前往接管政权。旧县长陆人耀交出了县政府大印,王以中宣布保山县人民政府正式成立。iii保山日报网

  至此,匡沛兴同志完成了中央交给侨党到滇西边区工作的任务,于1950年1月3日离开滇西,先后担任了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和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王稼祥的政治秘书。1950年3月12日起,中国人民解放军41师领导机关及所属各团先后进驻保山、腾冲、龙陵地区,原滇西地方党组织、边纵七支队各团和各县临时人民政权与解放大军胜利会师。从此,祖国西南边疆的保山地区的工作展开了新的一页。iii保山日报网

  □ 王琨楼iii保山日报网

责编:刘自明iii保山日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