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县区 > 龙陵

朱家璧(连载)(百年征程 峥嵘岁月) 第十九章 追歼残敌

时间:08-30 来源:保山日报网-保山日报 阅读:26.33k

 EEE保山日报网

 

  □ 王琨楼EEE保山日报网

  昆明保卫战结束之后,国民党军已然成了丧家之犬,于12月20日仓皇退向滇南,企图由空中、陆路逃往台湾或越南、缅甸。遵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制定的“对西南各敌均取大迂回动作,插至敌后,先完成包围,然后回打”的战略方针,1950年1月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党委在广西南宁召开扩大会议,研究进军云南的部署。兵团党委书记、司令员陈赓命令第四野战军第38军所属114师、151师组成左路大军,由百色经文山沿中越边界前出河口、金平一线,断敌逃往国外的陆路通道;令第二野战军第13军第37、38师组成中路大军,直出蒙自、开远一线,由南宁经富宁、砚山,袭占蒙自机场,断敌空中逃路;令滇桂黔边纵队1支队和2支队4团、独立第1团和卢汉起义部队一部作为右路部队,由昆明下滇中,在新平消灭李润之匪部后,配合主力作战。EEE保山日报网

  会议不但对进军云南做了部署,还从军大四分校和各军及兵团直属队抽调学员和干部2000名,集中学习政策,准备接管云南地方工作,这也就是“南下干部”的来历。EEE保山日报网

  朱家璧十分清楚,配合野战军歼灭滇南之敌,是实现党中央战略部署的最后一战。也深知远道而来的第二、第四野战军对滇桂边界、特别是滇南地形、民情不熟悉,与司令员庄田商量后特意派出久在滇东南活动的第1支队第15团、第4支队第31团3营、第33团2营配合第四野战军114师、151师;“边纵”第2支队、第4支队、第10支队配合第二野战军37、38师在滇南作战。有“边纵”部队配合,也就有了向导,就不会迷路,可以快速行军,民族问题也容易解决。EEE保山日报网

  至于组建右路大军,云南人民临时军政委员会主席卢汉、边纵副司令员朱家璧、起义部队暂编第13军军长龙泽汇一起商定:由起义部队暂编第13军第39师(原国民党第93军278师)及暂编第38师会同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第二支队组成联合指挥部,成员有司令员余卫民、师长陇生文、政委袁用之、副师长邹谷君、政治部主任张白林、参谋长朱家修。联合指挥部也称“宁应部队”,以边纵二支队司令员余卫民的号宁生的“宁”和暂编第39师师长陇生文的号应奎的“应”并在一起命名。所属部队有边纵第二支队和暂编第39师的暂编第34团(原保七团,团长王耀云),暂编第35团(原保八团,团长王国祥)、暂编第36团(原保九团,团长赵奉玺),暂编第38师的第33团(原保十团,团长夏际昌),配合解放大军,追歼国民党第8军、第26军残部。EEE保山日报网

  不仅如此,朱家璧还派第一支队张白林到起义部队暂编13军陇生文师担任政治部主任,又从昆明“学联”中挑选了一批进步学生中的骨干,派到陇生文师的营连去做政治工作。暂编第38师的第33团团长夏际昌(原保十团)在《参加滇南追歼战的回忆》一文中也说:“云南地下党还派了石鹏程同志来我团配合工作。”就在前一个多月,陇生文师还在滇西一路尾追朱家璧“西进部队”,如今却化敌为友,一起并肩作战了,形势变化之快,令那些士兵和下级军官犹如梦幻!EEE保山日报网

  部队出发前,卢汉和朱家璧又与“宁应部队”的领导一起分析研究了云南地理和敌情,认为敌人并不具备据守滇南的条件,所谓的据守只是一时之计,守是守不住的,敌人的唯一出路是外逃。外逃的路线有三条:一是向南,从金平一带逃往越南;一是过红河向西南,经思茅、普洱一带逃往缅甸;再就是由蒙自、建水、石屏、新平进镇沅、景谷逃出境外。前两条路沟壑纵横,丛林叠嶂,加之有滇桂黔边纵队第9支队在思普区阻击,想逃不易,选择第三条路出逃的可能性更大。于是将“宁应部队”分为三路:一路由副师长邹谷君,政治部主任张白林率领暂编第33团、第36团用汽车运送到易门,然后步行,直插新平戛洒、大坪掌、东瓜岭,在解决地霸武装李润之后出元江,协同友军阻止敌第8军外逃;一路由司令员余卫民、师长陇生文、政委袁用之率领边纵二支队、起义部队暂编第34团、第35团,经玉溪、峨山,到元江,扼守元江南岸要地,配合解放大军,追歼国民党第8军和第26军残部;一路由第一支队副司令员杨守笃率第一支队17团和第六支队56团,由呈贡经晋宁、通海、曲溪直插元江桥头,阻敌过江。EEE保山日报网

  不论是国民党第8军还是第26军,在大陆都已是孤军,已无立足之地,是真正的“丧家之犬”。要么通过空中逃向台湾,要么从陆路逃向越南或缅甸,要么就是被消灭。陆路只有河口,河口与越南境内的老街隔河相望,是唯一的边境出口站,由第四野战军第38军和滇桂黔边纵队第一支队组成的左路大军的任务就是封锁敌人从河口逃向国外的道路。EEE保山日报网

  第四野战军第38军所属114师、151师于1949年12月27日从广西田东出发,在滇桂黔边纵队第1支队的配合下,行军速度由日行四、五十里迅速提升到日行百余里。于1950年1月11日凌晨渡过南溪河,占领边境重镇河口,将鲜艳的五星红旗插上了河口桥头,封锁了敌人从陆上逃往越南的道路,彻底打乱了敌人的作战计划和兵力部署,也揭开了滇南追歼战的序幕。EEE保山日报网

  空中逃跑就是蒙自机场,不但军火等物资可以源源不断地从台湾运来,也是敌人逃往台湾的空中通道。陈赓司令员令中路军二野四兵团37师快速拿下蒙自,占领机场,封闭敌人空中逃路。四兵团从百色出发,只带轻武器和少量粮食,由“边纵”四支队的第31团、第32团各派出一个营作向导,急行军赶往蒙自。途中得悉敌人正利用蒙自机场空运26军直属部队和家属,于是以日行120公里的速度狂奔,北方兵达到了南方人都难以企及的脚力,这也是因为有了“边纵”的助力,不走弯路,直奔目标,犹如神兵天降,经过六小时激战,16日凌晨4时占领机场,并解放了蒙自县城。机场上来不及起飞的飞机,一架被击毁,一架被缴获。EEE保山日报网

  封锁河口,攻占蒙自机场,使得敌人逃国无门,上天无路,完成了“关门”的任务,剩下就是“打狗”了。1950年1月19日,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汤尧逃到石屏,将第170师、教导师和第3师残部组成右路纵队,由170师师长孙进贤指挥;第8军军部及42师组成左路纵队,由汤尧自己和第八兵团副司令曹天戈指挥,正如朱家璧所料,想从元江逃向境外,却不知已成无头苍蝇,到处乱撞了。边纵老战士赵西、芮自强、杨嵩回忆:“突然接到情报说,我二野四兵团已占领蒙自机场,解放了蒙自县城,断敌空中逃路;我四野38军和边纵1支队15、16团,已占领河口,封锁了敌人窜逃越南的通路;敌人已由开远、蒙自移至建水、石屏,有向元江、金平方向逃窜的迹象。部队首长要求我们封锁元江铁索桥,断敌逃路。”EEE保山日报网

  元江是红河的上游,水深流急,两岸山高坡陡,河谷幽深,渡口少船只更少,行人马帮主要依靠临近元江城的铁索桥过河,元江铁索桥也就成了两军必争之桥。国民党军170师师长孙进贤率领先头部队拼命往前赶,为激起其士兵的求生欲望,提高行军速度,还说“前面是土共,是小情况;后面是二野,是大情况。只有拼命突破土共,才有生路。”显然,这里的“土共”是指边纵了,还挺幽默的。EEE保山日报网

  暂编33团(原保安10团)团长夏际昌在《参加滇南追歼战的回忆》一文中说:“联合指挥部率边纵二支队及暂编第34、第35团进驻元江以后,据报残敌一部有由个旧、建水窜逃江外(金平、元阳)模样,指挥部即率边纵二支队、暂编34团进驻元江的猪街,派暂编第34团一部进驻司陀堵截残敌。暂编35团除以一部拆除元江铁桥桥板,加强堵击外,主力驻元江及沿江渡口。”EEE保山日报网

  当“边纵”一支队和起义部队暂编38师第35团先锋排赶到桥头,还来不及构筑工事,敌170师师长孙进贤率170师和教导师共4000余人也随之赶到。孙进贤见阻击部队不多,火力也弱,便下令先头部队奋力往桥西冲杀,起义部队后来虽然有35团主力加入,还是寡不敌众,在敌军接连3次冲锋下招架不住,只好往后退到峨郎山、银矿山一线,等待援军。当边纵第一支队3团1连、3连、8连和6团一个连在副司令员杨守笃率领下,赶到元江铁索桥,敌人已从元江桥过去了2000多人,其余的正在拥攘着向桥对岸逃去。杨守笃下令集中所有机枪压制敌人火力,掩护第一支队三团向桥头猛扑,机炮连赶到后用迫击炮和重机枪向对岸猛烈射击。二野37师也以团或营为单位大胆穿插,其中一个营利用拂晓前短暂的黑暗伪装成敌人,穿行在敌人的行军队列中,赶在敌人前面控制了营盘山制高点。EEE保山日报网

  敌人本来就是惊弓之鸟,敌第170师师长孙进贤的任务是作为右纵队先行,过江后据守大桥接应后续部队,待全军过江后从前卫改为后卫,然后炸掉铁索桥隔江据守以抗御人民解放军的进攻。不曾想形势变化如此之快,汤尧、曹天戈率领的大部队还在后边距离铁索桥五六十里,等他们到来这一天,状态紧急不由人,孙进贤估量着弄不好连这过了桥的2000来人也得搭进去,于是做了个“舍帅保卒”的决定,下令将桥上炸药引爆。边纵老战士赵西、芮自强、杨嵩回忆:“6团7连、9连和3团一部,随即迅猛向江边敌人发起追击。追到江边,发现大约两千多敌人坐在对岸江边休息;元江铁索桥上,溃逃的敌人像蚂蚁一样,把桥面挤得满满的。团长王沛一面命令部队拼命往前追,一面命令重机枪手居高临下,狠狠地朝元江铁索桥上的敌人射击。”EEE保山日报网

  “已过江的逃敌,在我军的穷追猛打下,为了保存自己,继续苟延残喘,他们既不顾桥东的主力部队,也不顾正在过桥官兵的死活,急令工兵把桥上早已绑好的炸药引爆。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大桥两岸火光冲天,黑烟滚滚,大桥被炸断了。桥上正在逃命的密密麻麻的人马,全部落入江中。元江大桥被敌人炸断后,未过江的敌人活像一窝散蜂子,到处乱窜。”EEE保山日报网

  果真,汤尧等率部于1月22日晚才到达元江东岸,得知桥被孙进贤所炸,暴跳如雷,想到过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处决孙进贤,前提是他要过得了江。汤尧下令修复铁索桥,可这是一时半间能修复得了的吗?走投无路之下,汤尧只好率部沿元江铁索桥下游逃窜,却又不知逃到哪里好,被杨守笃所率边纵部队在甘庄坝追上其先头部队,毙敌数十名,俘敌第170师第510团团长左豪以下300余人。还说什么“土共是小情况”,这不成了“大情况”了吗?连“土共”都没能突破,自然是只有投降“才有生路”了。1月25日,汤尧所率大部队则被解放军114团、110团和边纵二支队、起义部队围在元江东岸荒无人烟的红土坡、二塘山上。经过5个小时的激战,彻底粉碎了42师在汤尧亲自指挥下的8次垂死反扑,俘敌陆军副总司令汤尧和第8军军长曹天戈。EEE保山日报网

  接着就是墨江官厅之战。敌教导师由李桢干率领,从元江铁索桥撤下来后到了与普洱邻近的通关哨,考虑到难以突过已是“边纵”九支队势力范围的普洱,犹豫了一阵后,又折回来向西,想要经镇沅去往滇西逃往缅甸。不曾想“边纵”第九支队和主力第二支队第4团和卢汉起义部队的暂编33团、36团在哀牢山完成了歼灭李润之股匪后,正好沿红河上游的戛洒江南下翻山越岭赶了过来,于2月1日在墨江西边的官厅与李桢干率领的教导师相遇。起义部队暂编第38师的第33团(原保十团)团长夏际昌回忆:1950年元月元日,第33团和暂编第36团(原保九团,团长赵奉玺)在北门外云南大学运动场集中,陇生文师长作了简短的讲话,要求部队乘胜前进,一定要完成迫歼残敌的任务。元月十五日走到元江县城,听群众说元江东岸正在打仗,估计可能是“边纵”部队堵击敌军或是解放大军追着敌人了。后得知是敌教导师被边纵九支队主力和一支队第41团给堵住了……第二天暂编第38师第33团追至离官厅约二十华里的一碗水村子,途中听到枪声大作,确知是暂编第36团与敌人干上了。张白林命令33团从敌后包抄,重炮猛轰敌阵地,密集的火力倾泻而下,打得敌人在官厅街上乱窜,大火烧着了那些竹木结构的房屋,想躲也没处躲,想逃无处逃,由参谋长抬着白旗出来交涉,愿意缴械投降。EEE保山日报网

  官厅之战计俘国民党军教导师师长李祯干及其以下官兵1100余人,其中将校级军官60余名,缴获武器1000多件。官厅镇之战结束后,解放军第37师副师长吴效闵与先头部队一起赶到官厅镇,接见了“宁应部队”的领导同志和夏际昌、赵奉玺两位团长,赞扬战士们打得好,还把暂编33团留驻高寨的方思治连带来归队。对于刚刚起义的原卢汉部队来说,参加滇南追歼残敌打了胜仗,得到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领导的问候和肯定,既是鼓舞,也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EEE保山日报网

  敌人是深知“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但在滇南战役中,“识时务者”的最佳举措就是投降。由于大势已去,无战斗意志,投降成了他们的最佳选择。投降后的敌师长李桢干颇为后悔,不是为投降而后悔,而是后悔一个月前驻扎在大板桥时,他的老上级卓立、曹宗纯先后来劝他起义,他没有答应。如今从昆明、开远、蒙自、建水、元江绕了一大圈,狼狈地跑了近千里,最终被俘投降!如果早早起义,待遇与被俘是完全不一样的,世上从来没有后悔药,他只有黯然神伤。暂编第13军第39师(即原国民党第93军278师)参谋长朱家修在《昆明保卫战、滇南追歼战点滴》一文中回忆:“敌第八军教导师李祯干部,由元江上游抢渡窜逃,被我副师长邹谷君、政治部主任张白林所率暂编第33团、第36团在镇沅官厅地区围歼,战斗激烈,残敌不支,教导师师长李祯干率部打出白旗,缴械投降。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第13军第37师副师长吴效闵率部追击残匪到达,对‘宁应部队’官厅之战战果,嘉勉备至。当李祯干等人到墨江,‘宁应部队’指挥部即派队押送建水解放军部队,李祯干见到我们时,还愧悔原驻大板桥时没有接受劝告,随同起义的事。”EEE保山日报网

  类似的还有敌第8军第3师,在获悉蒙自机场已被解放军攻占,空中逃跑路线已被截断后,惶惶如丧家之犬,急忙从开远窜至安边哨东北部的螺狮塘一带。边纵10支队在支队司令员黄建函等率领下,挥戈北上,在长冲、螺狮塘一带占领有利地形阻击敌军。敌第8军副军长兼第三师师长田仲达眼见通道被截断,绝望地哀叹道:“一切都完了,只有投降,别无出路!”却又抱有一丝奢望,要求将投降说成“起义”,还事先撰好“起义通电”,与副师长常永燧一起到10支队指挥部谈判。司令员黄建函和卢华泽主任当即给予严厉驳斥:早先干嘛去了!现在是在战场上打败了,是投降,不是起义。田仲达也觉这事是有些荒谬,只好无奈表示:按你们的要求办吧!EEE保山日报网

  第二天,敌第8军副军长兼新三师师长田仲达、副师长常永燧、参谋长文钊、第七团团长刘宝一、第八团团长刘鸿斌等率敌官兵1800多人投降。收缴迫击炮20余门,轻机枪200余挺,自动步枪和手枪1200多支,还缴获了一大批弹药和其他军用物资。朱家璧回忆:“在断敌逃路的战斗中,我野战军114团赶到,西进部队即与野战军在战斗中胜利会师。尔后,在野战军统一指挥下,同野战军密切配合,在元江东岸围歼汤尧、曹天戈部。在这前后,我第2支队在开远县城东南地区歼敌第26军481团和578团。第10支队在建水县安边哨、白沙大山地区歼敌新编第3师师部及两个团。”EEE保山日报网

  敌170师师长孙进贤炸断了元江桥,将自己的上司汤尧丢在了东岸,他自己就逃脱了吗?否也!EEE保山日报网

  1950年1月28日,元江战斗刚刚结束,第二野战军13军37师师长周学义率109团和110团各一个营从元江向镇沅方向追击;吴效闵副师长率114团两个营和师机关部分作战科室及侦察分队,向墨江方向追击。2月4日拂晓,两路追击部队同时在镇沅县南京街追上敌人,抢在敌人前面控制了勐统及黄草岭制高点。战斗打响以后,滇桂黔边纵队二支队四团及时赶到,一、二营占领圈田街东南的恩乌山、白虎梁子,三营占领圈田街西面阵地,野战部队、边纵部队、地方民兵各路部队对敌人形成夹击包围。敌170师师长孙进贤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派其情报科长陈子强前来我军接洽,要求“和平谈判”。周学义师长派109团副团长周峰随陈子强到170师师部去谈判,敌师部在鹦鹉山半山腰的一个村子里,陈子强把周峰引进一间小土屋里,几个敌军官兵来到小土屋,问周峰是来干什么的。周峰说你们师长要投降,请我们来谈判。这些敌军官兵一听说是来谈判投降的高兴坏了:不打了,不打了,投降就好了。反映出当时敌军官兵的普遍心态。1950年2月8日上午,敌170师师长孙进贤带领2400多名残兵败将,按照我军规定的程序,将人员、武器、弹药清点移交完毕,接受投降。EEE保山日报网

  1950年2月19日,我南下野战军英雄部队与“边纵”游击战士一起,把五星红旗插到边境重镇打洛。至此,滇南大迂回、大包围的战略目标胜利达成,国民党在大陆的最后一支主力部队宣告覆灭了。EEE保山日报网

责编:刘自明EEE保山日报网